权臣 第1037章李代桃僵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韩漠听到这里,已经意识到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

  柳如梦被布速甘欺骗,离开了神山城甚至是风国,在布速甘的一手安排下,来到了东海。那么一个很敏感的问题就凸显出来,天下之大,柳如梦即使离开风国,也并非没有其他地方可去,却为何要前来东海韩府?韩家为何会接受柳如梦,布速甘能将柳如梦送至韩府,必然是与韩家有着极深的交情,可是自己身为韩族直系子弟,却为何一无所知?韩家与布速甘究竟有怎样的瓜葛?

  他脑中此时满是疑问,柳如梦也看到他脸上的阴晴不定,一时间也不知道韩漠心中究竟有何想法,她情不自禁地伸出一只手,抓住了韩漠的一片衣角,似乎想说什么,但是终究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韩漠转过头来,温柔一笑,柔声道:“如梦姐,你不必多想,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值得你信任。”

  柳如梦用力点头,韩漠牵着她手重新坐下,问道:“你姐姐为了一个人背弃了蛇神?如梦姐,这……从何说起?”

  “这一切,也是我回到风国之后才知道。”柳如梦眼眸子中带着苦涩。

  韩漠忙问道:“是否风国内乱停歇,布速甘前来带你回去?”

  柳如梦摇摇头,轻叹道:“我本以为内乱一息,我便能返回神山城。而且当时我一直相信,以布速甘的能力,想要平息内乱,并不是困难之事。可是……可是我在这花园里住了近两年,却是再也没有得到那边的消息。”她凝视着韩漠的眼睛,声音苦涩:“五少爷,你入京之后,这里再无声息,每一个夜晚,我都是一个人在这里度过,有时候,我……我真的很害怕,如果不是蛇神庇佑,如果不是相信我终会回到风国,我……我实在坚持不住……!”

  韩漠见她眼中含着难以掩饰的酸楚,想着无数个黑夜,这个女子一人孤寂地身处这间屋内,心中顿时一阵酸楚,握住柳如梦的手,自责道:“如梦姐,是……是我不好,让你受苦了。”

  柳如梦轻轻摇头,眼角微带泪水:“那些夜晚,我会时常惊醒过来,但是我总会想着,你就在外面保护着我,我心中便什么也不怕了……!”

  韩漠情不自禁地将柳如梦揽入怀中,心中酸痛一片,轻声道:“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将你留下来。”

  当初柳如梦并不轻易显露自己的感情,哪怕是分别在即,也是十分克制,但是岁月如水,两年过去,柳如梦这两年受了太多的委屈,也受了太多的苦难,今夜见到韩漠,这是让他唯一感到温暖之人,那种感情总是情不自禁地便显露出来。

  黒木迪此时就在门外昏暗之处,保持着绝对的警惕,屋内的声音隐隐传入他耳中,他面无表情,但是眉头却时不时地跳动两下。

  “布速甘没有过来接你,那你又是如何离开的?”韩漠抱着柳如梦,轻声问道。

  柳如梦松开手,轻轻从韩漠怀中离开,犹豫了一下,终是伸出右臂,轻轻撸起衣袖,韩漠定睛看去,只见在那白皙无比的手臂上,竟然有一道清晰地疤口,处于手脉之处,触目惊心。

  韩漠大吃一惊,抓住她手,失声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我要离开这里,回到风国。”柳如梦神色坚决:“谁要阻我,我宁可死!”

  韩漠闻,心中为之一震。

  回到东海之后,韩漠和二宗主十分默契地都没有提起柳如梦的事情,韩漠只知道柳如梦已经离开了韩家西府,但是并不知道她是何时离开,更不知道她如何离开。

  从某种角度来说,柳如梦的问题一直是韩家的忌讳,从不放在台面上说起。

  但是此刻见到柳如梦手脉处那清晰的疤痕,他瞬间就猜到一些什么,眼眸子之中显出震惊之色,而且这个时候也隐隐明白了黒木迪刚才的那句话。

  “究竟是保护,还是监视,你自己心中清楚!”

  黒木迪这句话在韩漠的脑海中闪过,他的脸色沉下来,难道韩正乾吩咐自己照顾保护柳如梦,不让任何人靠近甚至是见到她,并非为了保护,而真的只是监视她?

  柳如梦的这道伤疤,已经表明她从韩府离开,乃是以死相逼,韩家很有可能是面对着柳如梦的以死明志,最终选择了妥协。

  柳如梦平静道:“我并没有死成,我最终还是回到了风国。但是……我没有能够回到神山城,而是被布速甘软禁在听风谷……!”说到这里,她闭上眼睛,半晌过后,她才缓缓道:“那里是风国与世隔绝之地,几乎没有人能够找到,而且地势险峻……布速甘既不想杀我,或许他心中对蛇神还有一丝畏惧,不敢真的将我杀死。他以为将我软禁在听风谷,我便再也无法出来,但是他终究没有想到,蛇神始终在庇佑着我,蛇神指引着黒木迪找到了听风谷,更是以巨大的牺牲,将我从听风谷救出来……!”

  韩漠皱起眉头,沉吟片刻,才道:“你在听风谷被软禁之时,风国已经出兵魏国……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

  柳如梦痛苦道:“是我看错了人,轻信他们的话,让我风国子民陷入了战火之中。我在这里两年,与世隔绝,不知外面发生的事情,而他们却在这两年之内,用血火打破了南风的安宁,击败红头人之后,拓胡风横征暴敛,招募兵员,如今我五万南风健儿已经挥刀杀入了魏国疆域……我风国百年平静,毁于一旦……可是我不能就这样坐视不理,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我风国健儿无畏地倒在沙场之上……!”

  韩漠微一沉吟,这才问道:“如梦姐,你是风国的大祭司,以你在风国的威望和影响,只要出了听风谷,自能招揽到一批人。而且你是蛇神化身,风国百姓都是信奉蛇神,你只需振臂一挥,风国百姓自然会听你号召,便是已经出兵到魏国的风国将士,如果得到你的召唤,如果他们真的还敬畏蛇神,或许能够就此退兵也未可知啊。”

  柳如梦苦笑道:“你当我不想这样做吗?可是我身为风国大祭司,又有几人能够知道?神山城圣坛之中,我的姐姐假扮成我,神山城上下都以为她才是真正的大祭司……我的身份,已经没有几个人相信。”

  韩漠疑惑道:“既然如此,为何黒木迪会相信你是大祭司?”

  “他不只是黑木堂的儿子,他还是布速甘的徒弟。”柳如梦平静道:“他自幼便拜在了布速甘门下,是布速甘唯一的弟子。而且从十二岁开始,黒木迪便被编入了白蛇众,在布速甘的安排之下,在十六岁的时候,便成为圣坛白蛇奉司,专门负责我的安全……!”

  韩漠张了张嘴,半晌才道:“如此说来,他……是你的贴身护卫?”

  柳如梦微微颔首,平静道:“他在圣坛护卫我许多年,自然也是见过我,对我的性情也是有几分了解。拓胡风定计诛杀三大落长,其中就有黒木迪的父亲,他担心黒木迪到时候会引起变故,所以事先便安排黒木迪出城办事,准备在城外秘密刺杀黒木迪,但是却被黒木迪逃过……黒木迪知道其中大有诡计,躲过拓胡风的重重追杀,回到黑木寨,听说拓胡风的恶行,便即举起战旗,挥刀而起……!”

  韩漠仔细聆听,并没有插。

  “三寨合兵,进军神山城,其目的并非为了真的攻打神山城,而是为了让我知道此事,出面裁定,以揭穿拓胡风的诡计。”柳如梦黯然道:“可是……我相信了拓胡风和布速甘的话,不但没有平息纷争,而且还在布速甘的劝说下,来到了东海……!”

  韩漠轻叹一声,道:“这怪不得你。我听说布速甘乃是风国第一名将,在风国有着极高的威望,只是没有想到,他竟然也是如此卑鄙。”随即又道:“是否因为你没有出城相见,所以黒木迪有所怀疑?”

  柳如梦摇摇头,“那时候他还并未怀疑。只是后来从圣坛传出蛇神卜,声称红头人若是继续为乱,必将遭受蛇神惩罚……黒木迪这才怀疑。他兵败之后,秘密潜入了罗如落,确定我的那位姐姐已经不在罗如落中,便确定神山城内发出的蛇神卜定然是假的,而我这位大祭司……也很有可能已经被替换。”

  韩漠摸着下巴道:“他的脑子倒也不笨。只不过……你那位姐姐为何会与拓胡风他们走在一起?黒木迪怎敢确定你已经不在神山城?”

  “我很小的时候,便被前任大祭司指定为接班人,而且很小的时候就入住了神山城。自幼与家人分离,难以相见。”柳如梦缓缓道:“但是我每年可以与姐姐秘密见上一次,从我入住神山城之后,从未中断,而且很少有人知晓此事,也没有几个人知道我还有一位双生姐姐。黒木迪成为圣坛护卫奉司之后,与姐姐秘密相见,也就由他来安排……所以他是为数不多知道我身世的人……黒木迪也知道,如果我没有离开神山城,以我的性子,绝不会发出那样的蛇神卜,他心中怀疑,又秘密查知我的姐姐突然从罗如落失踪,心中便肯定神山城圣坛大祭司已经被替换……!”</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