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1027章东海鹰巨鲨和黑珍珠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韩正乾的病情,让韩漠升起了一股极其不详的预感。

  他心中不是没有想过,韩玄道的种种计划,未必没有与韩正乾商量过,更有可能韩正乾便是在后面做出决策之人,但是自小到大生活在东海,凭他对韩正乾的了解,这个老人家对于族群还是十分的尽心,处理事情也素来是以整个族群的利益为重,正因如此,他才能在韩族有这谁也无法比拟的威望,如果说韩正乾并无恶心,那么这个世界上他也是唯一能够对韩玄道形成真正制约的人。

  这样一位老者一旦出现意外,那么束缚在韩玄道身上的最后一根绳子也会被解开,以韩玄道之用心,韩漠不知道到时候他还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韩漠对与韩玄道所处的位置十分了解。

  韩族在燕国立国以来,始终是处于不上不下的地位,亦从来没有在朝堂之上真正风光过。

  但是如今风云大变,韩玄道实际上已经在韩族上下的努力下,成为了当朝第一权臣,权倾朝野,这里面的功绩,韩漠自然是占了极大的份额。

  一个在朝堂上始终处于压抑状态的家族,一个在朝中几十年不曾扬眉吐气的世家巨头,如今陡然间大权在握,朝中上下任人卑躬屈膝,韩漠心中十分肯定,在这样的环境下,韩玄道的城府便是再深,心理状态也会随着手中权势的增大而发生巨大的改变。

  古往今来,权势的陷阱一旦跌进去,就会让人变得疯狂起来。

  韩漠不知道韩玄道是否会因为手中的大权会变的疯狂,但是压抑太久,如今大权在手,他一定会渐渐发泄心中多少年来的压抑情绪。

  而且为了保住手中既得的权力,韩玄道也一定会毫不留情地铲除任何威胁到他权势的势力。

  韩正乾在府中休养,韩漠这两日每天一大早就往镇抚军营过去,跟着几名统领对镇抚军进行更全面的了解,甚至上了战船,对战船的整体结构进行了细致的观看,弄清了船上每一处结构的用途。

  他虽然进京之前亦曾时不时来到镇抚军营,但是却很少登上战船,而且对镇抚军的战船并没有系统性的了解,如今经过部下的解释,这才对战船的构造有了一个极为清晰的了解。

  不过他心中最记挂的却是两件事情,第一件自然是彭班研制竹龙喷的进程,第二件事情却是海上船队迟迟未归,让韩漠心中担忧不已。

  彭班在韩漠的帮助下,一面亲自研制竹龙喷,另一面却是派出了大批人搜罗碧龙竹。

  碧龙竹乃是东海的一种特产,这种竹子最喜生长于靠近海边之地,而且竹筒极巨,许久之前就有人利用碧龙竹制成水管,引水为田地灌溉,便是中原内地,也有许多地方往东海这边采购碧龙竹,所以要寻找碧龙竹,在东海恰恰是地方。

  东海有一群百姓是专门栽植碧龙竹,而且以此为生,韩漠花了不到两千两银子,令人采购了近千支碧龙竹,做好了制造竹龙喷的准备。

  营中上下虽然有些奇怪,但这是韩漠的事儿,谁也不敢多说。

  虽然韩漠坚决在北上之前依然由韩源主持镇抚军军务,但是于公他毕竟是朝廷下令委任的代任总督,于私也是堂堂韩家五少爷,所以镇抚军统领们都是不敢怠慢,而其他镇抚军的将士,却都是将其视为西北军主将,虽然不知道五少爷为何突然来到镇抚军,但是稍微精明一些的隐隐觉得这有可能是朝廷方面一个重大的安排,而且镇抚军中已经有不少人视韩漠为偶像,所以对于韩漠都是无比的敬畏。

  彭班倒也甚是争气,他自从接到韩漠的任务之后,便独自一人埋头琢磨,按照图纸的样式,做出了数种模具,但是稍有不妥,他便重新研制。

  他接到任务第二日上午,便已经造出了大概的摸样,吩咐部下试了试,只是喷水距离连他自己都难以满意,所以不眠不食,继续改良。

  装备营不缺乏器械材料,彭班能够成为镇抚军装备营的都尉,自然有着其超出常人的天赋,实际上这竹龙喷倒也算不上有多巧妙,彭班接触过比它更为巧妙的装备亦有许多,所以到得半夜,他又修改出一支水龙喷,再次试验,依然没有达到他想要的效果。

  在他看来,韩漠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那是他的荣幸,所以发挥了自己最大的才能,他知道这竹龙喷最大的一个作用就是“喷”字,想要造出符合韩漠要求的竹龙喷,就必须从“喷”字着手。

  而竹龙喷要喷出更远的距离,最主要的就是竹龙喷的后座机关,后座发射的机关必须有足够的推力才能喷射出水柱。

  军中有一种注水筒,小巧灵活,其操作乃是靠人手推动后面的推杆,喷射的距离并不远。

  彭班琢磨了老半天,知道这样的东西如果只是靠人从后面用力推杆,所产生出来的推力定然不会有太大,而且速度也会很慢,想要让水柱喷的远,不但要推发的力气巨大,而且还要讲究速度,凭借人手是很难达到这样的要求,必须在后座制造出有足够推力的机关。

  他一夜未眠,想到第二天上午,终于想出一个法子,让人去寻找弹力十足的牛筋,以牛筋的弹力来取代人的推动。

  知道次日凌晨时分,他又是一夜未眠,领着众人造出了一支新的竹龙喷,注水试验过后,喷出的距离果真是极远。

  虽说如此,彭班心里还是没底,不知道是否达到了韩漠的要求,亲自带着两人抬着竹龙喷去见韩漠,在韩漠面前演示了一遍。

  韩漠看过之后,大喜不已,连声夸赞,彭班这才松下心来,听着韩漠夸赞他技术胜过古之鲁班,彭班心花怒放,随后韩漠便与韩源商量,从营中调集了五百名兵士划归彭班调遣,用来制造竹龙喷,韩源自然是无二话说,大手一挥,五百兵卒直接调给了彭呆子。

  这五百兵卒加上装备营的二百多人,有七百多人,在彭班的调派下,开始令他们极其纳闷的竹龙喷制造。

  韩漠这边事情安下心来,可是距离船队预期抵达的时日过去了三日,依旧没有船队的影子,心中更是忐忑不安。

  他往关少河那边去了一次,却也是没有收到消息,关少河好生安慰一番,又提议一同去看看镇抚军私下为船队制造出来的三艘战船。

  韩漠也正想抽个时间看一看,关少河这提议正中下怀,两人相伴往黑水崖而去。

  这黑水崖距离东海城倒是有好几十里地,韩漠一身便装,便是跟随的御林卫也都是轻衣简从,二十多骑到了黑水崖,远远就望见在海上停泊的三艘巨大战船,如同三座伏在水面上的小岛,漆着灰褐色的船身,庞大无比,那桅杆冲天而立,直耸向天,似乎是要刺破天空一般。

  为了建造这三艘战船,事先在黑水崖修建了一个临时的码头,此时在码头上依然有许多营帐,尚有许多修造船只遗留下来的材料,韩漠亦是看到在船上人头攒动,兀自有人在敲敲打打,进一步改装这三艘海船。

  “五少爷,这三艘海船可是花了无数的心血啊。”关少河望着那三艘庞然大物:“且不说花了无数的银子,就是为了早日造出这三艘战船,我和四少爷暗中招募了近千人,没日没夜,花了大半年时间,终是不负所望。”

  韩漠望着三艘战船,心中陡然间升起一种惊叹之感,相比起镇抚军的大型战船,这三艘战船固然偏小一点点,但是整个战船的气势,绝不下于镇抚军的大型战船。

  韩漠一行人下了马,那头早已经有一群人迎上来,大都是赤着上身,皮肤黝黑,甚至有些人身上还有伤痕,韩漠看在眼中,心中十分清楚,为了早日打造出这三艘战船,这些人没有少吃苦。

  烈日当空,他们却依然精益求精,看着那一个个黑黝黝的身体,再看看那三艘庞然大物,韩漠感慨于人类智慧之强大时,亦在心中由衷感谢这些默默无闻的人们,正是由于他们的付出,才有了眼前这样的辉煌。

  跟在韩漠身后的御林卫们,也都是一个个睁大了眼睛,目瞪口呆。

  迎上来的那群人,当先一人却是穿了一件极薄的短衫,短衫破旧的很,而且早已经被汗水浸的湿漉漉的,但是脸上却满是得意之色,快步上前来,向着韩漠行礼道:“五少爷!”

  关少河笑道:“五少爷,这位是船舶营的梁校尉,四少爷对我说过,论起造船技术之精湛,在镇抚军中,梁校尉若是第二,那就无人敢称第一。梁校尉当初乃是工部船舶司的人,是韩总督听闻过梁校尉的大名,好不容易才调动过来,如今在镇抚军已经八年了。”指着那三艘战船:“这三艘船,就是梁校尉一手设计出来,没有他,今日咱们只怕是看不到这三艘船了。”

  韩漠打量梁校尉一眼,只见梁校尉年近五十,比起东海汉子的粗壮,他却是显得矮小许多,但是一双眼睛很有光芒,而且浑身上下就透着那股子自信的味道,韩漠已经笑着上前,也不虚礼拱手,而是一把抓住梁校尉的手,“梁校尉,感谢的话,我韩漠也不多说,梁校尉能带领着大伙儿制造出这三艘战船,实在是……了不起!”

  他握着梁校尉的手时,却发现梁校尉的脸上微显痛苦之色,寻思自己也没有用力气,怎会引起他的痛苦之色,只是觉得梁校尉的手粗糙不已,忙拿起他的手,却发现他的手中却满是横七竖八的伤口,自己握他手,竟是已经弄破了几处伤口,鲜血冒出。

  韩漠吃了一惊,梁校尉已经笑道:“无妨。五少爷,这船可还满意?”

  韩漠点头,还是问道:“梁校尉,你这手?”

  旁边立刻有人道:“五少爷,梁校尉不但指挥咱们干,而且还与我们一起干,这伤口都是在造船的时候弄伤的。”

  韩漠问道:“梁校尉,你这是为何?瞧你身子文弱,怎地……怎地能亲自做这样的粗活?”

  梁校尉却是拱手道:“五少爷,我该感谢你。这三艘船,乃是我十几年前就想亲手制造出来,船上的一仓一室,一根桅杆甚至一块甲板,那都是我十几年前就在心中勾画出来。只是这样一艘船,每一艘都要花费无数的银钱,朝廷这么多年虽然拨下了修缮战船的银子,但是却从无打算再造新船,我只以为此生宏愿不能实现。实在没有想到,五少爷竟是让我实现了我心中宏愿,我谢过五少爷!”深深一礼,这才战船道:“五少爷,这三艘船,每一处我都是用心设计,按照五少爷的吩咐,船上的武器我都进行了伪装,我敢保证,此船出海,便是遇到大风大浪,也会稳稳当当如在地面上一般,而且船上的各处空间,我都进行了最合理的安排,正要打起来,我也敢保证,此船罕有敌手……五少爷,关东家,请登船!”

  韩漠与关少河当即跟着梁校尉一起上船,梁校尉介绍道:“五少爷,你看船身四周是灰褐色,那是外面加了一层木板,在木板里面,还有一层钢板,若是敌船也有投石车,石头砸在船身,那是很难对传神造成巨大伤害。”

  “这还是铁甲船了。”韩漠顿时笑起来:“如此说来,比那镇抚军的战船还要强?”

  梁校尉笑道:“关东家造船之前就说过,要造出最好的战船,不用考虑银子,所以我便从不考虑要花费多少银子,只是依照心中所想,造出最好最强大的战船。”

  从板梯登上了战船,只见整个战船上的一切都是新的,在战船守卫却是竖立着极宽大的四方刑正木,就如同参天耸立的木盒子,韩漠正不知是什么东西,梁校尉已经解释道:“五少爷,这外面看似是四方木,但是里面却是藏着投石车,只要拆卸木盒,里面就是已经装备好的投石车,可以任意调整方向,这可是装备营彭呆子好不容易琢磨出来,到时候用不着匆忙装卸整个投石车,只需要装卸这掩藏的四方木就好。”

  “妙!”韩漠竖起大拇指,群众的智慧果然是无穷的。

  梁校尉又带着众人到得船舷边,只见船舷上有一个个凸起的铁制巨鹰造型,有人头大小,在整个战船的船舷上,每隔一臂远就安置了一个,乍一看去,就像是船舷上的装饰,威风凛凛。

  “五少爷,这可不是用来好看的。”梁校尉道:“这便是弩箭,只要扣动机关,就能发射弩箭,外形做成这样,只是掩人耳目而已!”

  韩漠含笑点头,在梁校尉的带领和介绍下,从船头走到船尾,又一层一层地进了船楼。

  这战船正中央,有两层船楼,船长的指挥处,便设在第三层船楼之上,站在三楼,极目远眺,能够望出许远。

  而且三艘战船的船头,都是造出了雄鹰的摸样,从对面看船头,就如同一只雄鹰正气势汹汹扑过来,那雄鹰的鹰钩嘴,巨大无比,正要是用来撞击敌船,巨鹰刚嘴比能给敌船致命打击。

  韩漠三人站在船头,感受着迎面吹来的海风,关少河笑道:“五少爷,这三艘战船尚未命名,如今你亲自前来,正好为三艘战船取上名字。”

  梁校尉也道:“请五少爷赐名!”

  韩漠知道一艘战船出现之后,通常都会取上船名,镇抚军的所有船只,都有名字,自己这三艘战船,自然不可或缺。

  韩漠沉吟许久,才缓缓道:“东海鹰号、巨鲨号……黑珍珠号!”</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