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1025章竹龙喷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韩漠和蔼地笑着,抬手笑道:“诸位不必客气。”转头看着韩源,道:“四哥也不必着恼,实话实说,我在西北立下的战功,运气倒是占了极大的原因……!”

  韩庭戈已经摇头道:“五少爷,末将斗胆说一句,打仗这事儿,便是有运气,也不过占两分,真正能够打下胜仗,战前部署,战时指挥,战后谨慎都是不可或缺的,五少爷能够击溃魏国铁马骑,大败魏军于南洋,咱们这些人平日说起来,那都是好生相敬。南阳大胜,这绝非运气使然,也确实是五少爷有领兵之才,五少爷也不必谦虚。”

  无论怎么说,韩漠取得燕国立国以来最精彩最关键的一场胜利,却是足以让每一个燕国人自豪,更是让每一个东海人脸上有光。

  韩漠摇头道:“韩伯伯过奖了。”正色道:“其实我对水师军务一窍不通,四哥这两年在镇抚军中历练,单就镇抚军而,比我是强出许多的,所以我仔细想了想,在水师北上之前,一切军务暂且由四哥打理,我在旁边向诸位慢慢学习便是,到时候北上大战,若无丝毫经验,那是断然不行的。”顿了顿,肃然道:“在北上之前,镇抚军仍以四哥的军令为最高命令,不过等到他找朝廷下来兵书,令我等沿海北上,那个时候,我估摸着也能对水师有个大概的了解,到时候北上的战术,便需由我来决策,诸位看这样可好?”

  众将面面相觑,韩源皱起眉头,还要说话,韩漠已经拉着他手臂,含笑道:“四哥,外行管内行,若是我将镇抚军弄得一塌糊涂,反而会耽搁我大燕战略大计,我在你身边向大伙儿学习,这才是最佳方法,你若不答应,我可真的转头就走。”

  韩庭戈微一沉吟,终于道:“四少爷,五少爷说的也未尝没有道理。五少爷虽然天纵英才,但是在镇抚军呆的时间很少,若是能先熟悉一下,再慢慢统领,无论对镇抚军还是对五少爷,那都是大有益处。”

  韩源想了想,点头道:“小五,这样也好,你多看看,亦想向韩伯伯黄伯伯他们多请教。你虽然说没有统领过镇抚军,但是自幼生养在东海这边,进京之前,你也没有少往镇抚军来过,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再由韩伯伯黄伯伯帮衬着,以小五你的智慧,用不了多久,自然可以正式统领镇抚军了。”他指着总督大椅道:“四哥可以帮你暂时顶下去,但是朝廷的军令总是不能违背的,这把椅子你还是坐上去,免得大家为难。”

  韩漠微笑点头,只觉得经过这两年多的军队历练,韩源比之两三年前确实要成熟稳重的多。

  各安坐后,韩源等统领也不啰嗦,将目前的镇抚军状况一一道来。

  实际上镇抚军如今的差事倒还是清闲的很,近百年来对大东海构成一定威胁的海匪,因为商贸线的开通,十成之中如今倒有七成归附在韩漠的旗下,剩下的三成,有的固然是不愿意投靠韩家,还在走着自己的海匪之路,亦有的是作恶多端祸害过不少百姓,臭名远播,便是连韩漠也不敢违背民意轻易收纳,这三成海匪又分成了好几路人马,势力十分的薄弱,时不时地在东海游弋,镇抚军则是时不时地派出几艘战船在海上溜达一圈,例行公务。

  除此之外,镇抚军最主要的还是后勤以及训练方面的军务,镇抚军自从韩天涯创建以来,一直都是严厉带兵,便是天下太平景象,也从不间断一日的训练。

  俗话说得好,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若千日只是养出一群无能之兵,那真到用兵之时,只怕连一日也用不了。

  正因如此,韩家手下的镇抚军,从韩天涯的时候,就制定了严格的军事训练计划,百年来一步步完善,镇抚军的训练方法也越来越全面,越来越有效,头系黑头巾赤裸着身子在沙滩上呼喝有声发出嘹亮的的杀声,已经成为镇抚军驻地的一道独特风景。

  不过韩漠今日却对镇抚军的后勤方面似乎十分感兴趣,而其中对于那些武器装备询问得颇为细致,知道镇抚军专门有一支装备营,里面不乏能工巧匠,战船上的诸多武器,便是装备营制造出来。

  战船上最通用的武器,自然是远距离攻击武器,与敌船尚未接近之时,水兵的弓箭,还有设于舰船两边的超强力弩箭台,更有专门用来在海上作战的战船投石机,都是要发挥出巨大作用,而镇抚军装备营一直致力于优化战船的结构,不但要加强武器装备的战斗力,更是要压缩武器装备所占空间。

  在韩天涯的时候开始,镇抚军就将陆地上使用的重型武器搬上了战船,只不过初期使用的投石车是从陆上照搬,所占空间巨大,而且还需要储存大量石块,除了大型战船能够配置,中小型战船却是无法配备。随着装备营努力的改进,投石车也是进一步改进,变得越来越小,但是投射能力却也不弱,中型战船也已经可以配备数架。

  镇抚军的后勤,如今正是由韩庭戈负责,韩漠仔细听着韩庭戈叙说了半天镇抚军后勤情况,特别是关于战船的配置情况,频频点头,最后终于含笑问道:“韩伯伯,如今的装备营是由谁负责?”

  “彭班。”韩庭戈立刻道:“彭家从天涯公开始,世世代代就有人在装备营办差。彭家的祖上是木匠出身,一代代下来,很有些手段,这彭班是如今彭家最高超的能人,在镇抚军中已经待了许多年,如今装备营变全都交给他去负责。”

  “他如今可在营中?”韩漠显然对这位彭班很感兴趣。

  韩庭戈笑道:“这家伙有些呆,不过干事却十分负责任。平日里很少出营,整日里在装备营琢磨着东西,身边随时跟着五六个小校,但有想法,立刻传令去做,大伙儿都称他为彭呆子!”又道:“五少爷应该清楚,当年你还小的时候,他可是给你造了一匹木马,让你兴奋好一阵子。”在场诸将顿时都笑起来,这笑声无丝毫嘲讽之意,却都隐隐带着一丝对那位彭呆子的钦佩之意。

  韩漠想了想,恍然大悟:“原来是他?记起来了,哈哈,原来他一直在镇抚军。”转头向韩源道:“四哥,要学东西,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学的会,从长计议。我知道你们手头上都有军务,你们且去忙去,我自己琢磨琢磨。”

  韩源点点头,道:“如此也好。你有事情,尽管叫我,若是军务,我都会在旁边的营房之中!”

  “该是你有事情尽管吩咐我。”韩漠笑道:“你莫忘记咱们说好的,在镇抚军北上之前,这镇抚军所有一切都是你做主。”又向韩庭戈道:“韩伯伯,不知能否将那位彭呆子传唤过来,小五有些事情要询问他。”

  韩庭戈点头道:“我这就派人去叫来。”韩源也起身来,又说了几句话,一众将领这才离开。

  韩漠靠在椅子上,两只手按着自己的太阳穴,让自己放松一些,想想今日的事情,若不是韩源站出来力挺自己,只怕还真是要遇到一些麻烦。

  并没有让韩漠等太久,帐外传来一个粗重的声音道:“末将装备营都尉彭班奉将军之令,前来拜见!”

  韩漠起身来,口中已经道:“是彭呆……哦,是彭都尉?快请进来吧!”

  很快,门外守卫掀开大帐,一名皮肤黝黑身材粗壮的大汉快步进来,貌不惊人,年过四十,这样带有东海特色的海边汉子,在镇抚军营并不少见,但是他左眉之上却有一处伤疤,很是显眼。

  这人自然就是彭呆子彭班,上前来,单膝跪地,拱手道:“末将彭班,参见将军!”

  韩漠担任镇抚军暂代总督一事,除了统领一级,并无他人知道,这彭班自然也不例外,但是韩漠身为西北军主将的消息却是天下皆知,所以彭班只以西北军将军的称呼尊称韩漠。

  韩漠上前扶起,笑道:“彭大叔何必如此客气?这里只有你我二人,都是家里人,这些俗套之礼就免了。彭大叔可还记得,小五八岁之时,你可是亲手为小五制作了一匹木马,那时候可真是喜欢不已啊。”

  彭班憨厚笑道:“将军还记得?”

  “不要成我将军,叫我小五就成。”韩漠笑道。

  “好,小五。”彭班倒是老实,韩漠刚说完,他便叫出口。

  韩漠呵呵一笑,拉着彭班手臂走到铜案边上,正色道:“彭大叔,小五今日找你来,乃是有一件事情要向你请教!”

  彭班一怔,在他眼中,韩漠如今可是名动天下的人物,怎么会向自己一个区区的水郡都尉请教问题?但是他心中却很是欢喜,能够被韩漠这样的大人物请教问题,那可是十分荣幸之事,问道:“小五,你想问什么?如果我知道,能告诉你,我就告诉你,否则我也没法子。”

  韩漠点点头,从怀中取出一副卷轴来,随即在铜案之上打开,却是一副画像,只是画像上面的东西却极其古怪,就如同一条抬头斜而望天的长龙一般,其下面却还有底座,彭班看在眼中,皱起眉头,露出几分疑惑之色。

  “这是竹龙喷!”韩漠轻声道:“今日请彭大叔来,就是商议这竹龙喷!”</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