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1006章一只羊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韩玄道果真来了。

  在他身后,竟是跟着大批的忠义营官兵,不下千人,浩浩荡荡,瞬间就布满了乾心殿前的广场,那些守卫在乾心殿前的守殿卫士面面相觑,他们自然也一眼就认出所来官兵皆是忠义营的同伴,只是他们一时间却颇有些疑惑,这皇城四周都是由龙骧营官兵守卫,忠义营的官兵却是如何长驱直入?

  他们自然不知道,韩玄道早就收买了皇城其中一门,那条道路已经是畅通无阻。

  陈鸿道确定韩玄道到来,终是松了口气,打开殿门,尚不及迎上前来,却见得韩玄道已经令人登上殿来,那口中更是急声道:“圣上如何?圣上在哪里?”

  陈鸿道听韩玄道这般问,心中只觉得事情大是古怪,韩玄道明明知道皇帝已经死去,为何一来到这里却反而问皇帝如何?

  他一时间尚未明白过来,却见到韩玄道已经走到自己身前,正要拱手行礼,韩玄道却已经厉声道:“阉贼乱宫,你好大的胆子!”他手中提着长剑,那长剑剑光匹练,已经入毒蛇般刺出,穿透了陈鸿道的心脏。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韩玄道身后涌上几十名官兵,将陈鸿道身后的一干太监围将起来,二话不说,刀枪齐出,对那群太监无情地展开屠戮。

  冰冷的长剑刺入陈鸿道的心脏,即便是这样,陈鸿道还是没有回过神来,他的双目圆突,眼眸子深处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他不敢相信,韩玄道这把剑,为何会刺向他这位有功之臣。

  凸起的眼珠子盯着韩玄道那冷漠的眼睛,这位本无大才的陈鸿道陈公公,在这临死之前,却陡然间灵光乍现。

  只是短短的时间,他似乎想明白了许多的事情。

  陈鸿道此前一直觉得自己只是时来运转,才有机会遇上韩玄道,更是被韩玄道看中,随后更被皇后直接提拔为后宫总管太监。

  当日被提拔为后宫总管太监之时,陈鸿道心中就明白,虽然是皇后下了旨意,但是真正起到作用的,那肯定是韩玄道韩大人。

  扬眉吐气,这位在宫里受过无数欺辱的太监顿时对韩玄道生出了再生父母之感。

  随后,他成为韩玄道在宫中最大的一枚棋子,韩玄道的吩咐,他无条件地服从执行,固然是含有那么点以报知遇之恩的心思,但是更为重要的原因,却是这位陈公公也能看清一些事实,知道韩家如今势头如日中天,自己只要靠着韩玄道这座大山,那么前途自然是风光无限。

  韩玄道让他参与了隐瞒皇帝死讯的事件,更让陈鸿道感觉韩玄道是真的器重自己,是真的将自己当成了心腹。

  能够被内阁首辅当成心腹,这位做惯了奴才的陈公公内心深处竟是有一种极强烈的自豪感。

  但是韩玄道这一剑,顿时让陈鸿道心中的希望破灭,而且他在短时间内就意识到,这一剑,只怕在韩玄道准备起用自己的那一刻就注定要刺入自己的心脏。

  宫中有那么多的太监,比自己能力强的不在少数,而且在这种情况下,想要投效宫里太监绝不在少数,为何韩玄道却偏偏选中了自己?

  陈鸿道现在总算是明白了,归其原因,只因为自己和白异有过节,欲杀白异而后快,这一点,韩玄道肯定是暗中做过调查,才会启用自己。

  也就是说,韩玄道在提拔自己之前,就已经计划用自己来对付白异,让自己成为一头替罪羊。

  自己当日主动提出要对付白异,还自以为是借韩玄道之势来报自己的私仇,但是却没有想到,自己的提议正中韩玄道的下怀。

  想利用韩玄道之势,最终却恰恰被韩玄道反过头来狠狠地利用了一回。

  陈鸿道称得上是死不瞑目,他倒下去的一刹那,眼眸子带着无比的怨怒等着韩玄道,一如白异方才临死前看他的眼神。

  韩玄道冷漠地抽出剑,在殿门之处,那些陡然被攻击的太监们已经死伤大半,剩下的不到十名太监则是负隅顽抗。

  冲上来的御林卫,俱都是悍勇之辈,虽然也有近十人被太监所杀,但是乾心殿外的御林卫多如牛毛,太监一个接着一个倒下,直到最终尽数倒在了大殿之上。

  韩玄道只是蹲下身子,似乎在陈鸿道的身上搜找什么,片刻之后,他手中拿着一封信起身来,就在官兵面前打开了信,扫了一眼,冷笑道:“果然是狼狈为奸……!”瞧向大殿中央尚未处理的白异尸首,摇头叹息道:“白将军一世英雄,没想到竟然丧生在这群阉贼之手,真是令人扼腕痛惜!”似乎想到什么,将手中长剑丢下,急步进入殿内,连声唤道:“圣上,圣上……!”

  乾心殿处于皇城中央,骚动很快就惊动了驻守在皇城正门处的洪宗明。

  洪宗明全副武装,已经集结了皇城正门处的一千五百名龙骧营官兵,只待宫中传来白异的讯号,便即封锁皇城,入宫控制守卫乾心殿的忠义营卫士,保护皇帝。

  但是左等右等,不见白异回来,甚至连讯号也不得见,心中顿时升起一阵不安之感。

  他也不是没有想过白异此去宫中或许有些凶险,但是这个念头只是微一升起便即消弭,如今皇城在龙骧营的控制下,白异又是一身武艺,又深得皇帝信任,绝不至于有人敢在皇宫之中对白异动手。

  他在营中来回踱着步子,皱着眉头。

  正在满腹心事之时,一名小校飞步而来禀道:“参领大人,兵部尚书范大人正在宫门外!”

  洪宗明微微一怔,眼见得快要到凌晨,这范云傲陡然进宫做什么?

  他来到宫门之上,往下看去,只见宫门之外停着一辆马车,马车四周有数十名随从,兵部尚书范云傲正背负双手站在马车边上,似乎在想着什么。

  “范尚书!”洪宗明在皇城之上拱拱手。

  范云傲听得洪宗明声音,骤然抬头,眼神犀利,沉声道:“打开宫门,本官要入宫!”

  “圣上龙体欠安,颁下过旨意,不见任何人,此事范尚书应该知道才是。”洪宗明高声道:“末将奉旨行事,这宫门……却是打开不得!”

  范云傲厉声道:“白异在哪里?让他出来见本官。”

  “白将军军务繁忙,暂时无暇出见。”想到很快便要行动逮捕世家官员,洪宗明也不对范云傲客气:“范尚书还是回去歇着吧。”

  “洪宗明,你真是无能至极。”范云傲厉喝道:“你现在还有心情在这里与本官为难?你可知道,忠义营秘密调集了一批军队,已经入了皇城,你难道一点儿也不知道吗?”

  洪宗明豁然变色,皱起眉头,眼中却有几分怀疑:“范尚书,军情大事,可不能说笑。我龙骧营镇守皇城,各门紧闭,忠义营怎么可能进城?”

  “本官身为兵部尚书,统管军务,岂会有心思与你说笑?”范云傲神色极是难看:“你龙骧营之中,早有人被收买,你们竟然毫不察觉,简直是一帮饭桶。”

  洪宗明这下子还真是有些心惊。

  不可否认,白异在龙骧营多年,在龙骧营内威望极高,整个龙骧营也可说尽在白异的掌握之中,其心腹遍布营中上下。

  但是人心隔肚皮,数千人的军营,若说所有人都与白异一条心,那却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为权为利,有人被收买,也未必是不可能的事情。

  洪宗明立于皇城之上,转身向皇宫之内望去,皇城广阔,宫殿层层叠叠,乾心殿处于皇宫中央深处,他却依稀能够看到,在那皇宫深处,果然是火光点点,宛若星辰般,那处所正是乾心殿所在之处。

  洪宗明心中一沉,正在此时,瞧见一名兵士连滚带爬上来,跪倒在地:“报……报参领大人,大事不好,西侧门……西侧门打开,涌入……涌入大批忠义营官兵入宫……!”

  “什么?”洪宗明大手握住刀柄,眼眸子中喷射出怒火:“李军那个吃里扒外的奸贼,他……!”沉声叫道:“准备入宫护驾!”

  范云傲已经喝道:“洪宗明,还不打开宫门,这事儿……你能处理得了?”

  洪宗明已经感觉到此事事关重大,白异身在宫中,而忠义营官兵已经进入皇宫,白异如今形势如何,实在令人担忧。

  他微一犹豫,终是令人打开了宫门,放了范云傲一干人进来,随即又令人关闭宫门。

  范云傲入了皇城,沉声道:“速带人入宫,圣上一旦有事,你我臣子万死莫赎。”

  洪宗明道:“范尚书,忠义营是想干什么?他们是要造反不成?”

  “御林外营轻入皇宫,大有蹊跷。”范云傲脚步不停,步伐轻盈,速度极快:“洪宗明,若他们真是入宫谋反,无论是谁,定要剿除。”

  除了留下少部分的兵士继续看守皇宫正门,超过千名龙骧营守卫已经随着范云傲和洪宗明,如狼似虎往深宫之中扑去。

  洪宗明领兵入宫前脚刚走,却听得宫门之外传来“轰隆隆”之声,又是一批如海浪般的御林官兵纷涌而来,当先一人,正是韩漠。

  韩漠率领大批的豹突营兵士,只是片刻间就云集到皇城之下,抬手指着城上守卫道:“宫中有变,速开宫门!”</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