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223章欺凌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半下午时分,燕儿的屋子也算是暂时修整好,至少可以用来抵御风雨的侵袭,燕儿母女自是又一番千恩万谢。

  见到天色渐晚,韩漠也是觉得霜儿太晚回去,家中人会担心,这才劝说霜儿回去,霜儿将点心都留下给燕儿,想留些银子,一摸身上,却是没有戴银子,她倒没迟疑,正要摘下手上的碧玉手镯,韩漠已经上前拿出银子来塞到燕儿的手中,笑着柔声道:“燕儿,这是你姐姐这几年的积蓄,让我们带回来交给你和你的母亲……!”

  燕儿眼圈一红,问道:“我姐姐什么时候回来?”

  “很快!”韩漠微笑道:“我想用不了多久,你们就会见到她的。”

  当韩漠二人上马准备离开时,燕儿跟在骏马后面,竟是一脸的不舍,望着霜儿,问道:“霜……霜姐姐,你们还回来看我们吗?”

  霜儿和她相处了半下午,只觉得燕儿年纪虽小,却乖巧的很,很是喜欢,但是下次还能不能过来,那却是难说得很,不由然将目光投向了韩漠。

  韩漠已经笑道:“当然,如果有机会,我们当然还会来看你们!说不定到时候你姐姐已经回来了,那个时候,你还做野兰春的米粥给我们吃,好不好?”

  燕儿用力点头。

  村边的小林子里,黄历骑在骏马之上,身后簇拥着几骑,远远从林中望着韩漠和霜儿离开了杨树村,直到身影完全看不见,黄历才淡淡道:“这个韩漠,比他的年纪要成熟的多。”

  身后的雨亭神色宁静,缓缓道:“殿下与他一谈,有何打算?”

  “他的口很严。”黄历轻轻道:“但是我能看得出来,他的心是有松动的,他说话的时候,虽然难以看出他心中到底在想什么,不过他眼睛里有奇怪的神色……并不能解释为激动,但是他的心里还是有想法的。”

  一阵平静,几匹骏马打着响鼻。

  “他对殿下是否很重要?”雨亭沉吟着,终于再次问道。

  黄历点点头,“我要做的事情,虽然很冒险,但是如果将每一个环节都设计好,那么所面对的险情将会大大的降低……韩漠就是其中最主要的一个环节,我需要他帮我做一些事情……事关计划成败的大事,我需要他的能力和他毫不畏惧的性子!”

  “他确实毫不畏惧!”雨亭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他的胆子足够大,这一点我是知道的,虚张声势和骨子里的气魄是有区别的,他就是骨子里带着杀气的人。”

  黄历微笑着点头,微一沉吟,才道:“虽然很困难,不过我还是希望我们能够想一些法子……这个人如果不能为我们所用,就只能成为我们最大的敌人,你知道,我们真要做事之前,是不允许这样的敌人存在的……!”

  燕儿远远望着韩漠二人离开,拭去眼角的泪水,手里攥着韩漠留下的银子,虽然不是很多,但是她知道,这是姐姐辛苦积攒下来的。

  “燕儿,他们究竟是什么人?”一个阴森森的声音从旁边传过来,杨焦背负着双手,从旁走过来,那双冰冷的眼睛死死盯在燕儿的身上。

  燕儿立刻将手放在背后,有些畏惧地看着杨焦,“是……是……!”

  “死丫头,到底是什么人?他们说是你家亲戚,嘿嘿,你们家祖上三代我都是清楚的,哪里跑来这两个亲戚……!”杨焦恶狠狠地道:“你若是说不清楚,老子就将你拿送到官府去,无缘无故来了两个人,不定就是奸细……你还不知道有多大罪吧?我可告诉你,真要是奸细,你全家一个都逃不了……!”

  燕儿怯生生地道:“那……那是我姐姐的朋友……!”

  “你姐姐?”

  “嗯。”燕儿往后退了退,杨焦那阴森森的目光让她感到浑身战栗。

  杨焦摸着小胡须,嘿嘿笑道:“你姐姐去了哪里,我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她哪里能有什么朋友?你还要糊弄我吗?”

  “没有,确实是我姐姐的朋友……!”杨焦一步步上前,燕儿只能一步步后退。

  杨焦打量着燕儿,小姑娘虽然年纪还轻,但是已经开始发育,虽然消瘦,但是该长的地方也开始长起来,嘿嘿笑着,见燕儿双手放在后面,问道:“你手上拿着什么,拿出来我看一看!”

  “没……没什么……!”燕儿惊恐地道。

  杨焦怒道:“快拿出来!”

  燕儿无奈,只能伸出手去,手里那十几两碎银子便显露出来,杨焦见到银子,眼睛亮起来,问道:“银子从哪里来的?”

  “是我姐姐捎回来的。”燕儿见到杨焦神情贪婪,忙收回手。

  “你姐姐捎回来的?”杨焦冷笑道:“京里有东西过来,都是要从我这个村长手里过,是要检查的,你姐姐捎回来的银子,我怎么没见过?这是不是那两个奸细收买你的银子?好啊,你这死丫头胆子倒大,与敌国奸细勾结……!”

  “我没有!”燕儿眼圈泛红:“就是我姐姐捎回来的,他们是我姐姐的朋友,不是奸细……而且,而且我们一个小小的村子,你……你说的奸细往这里来做什么……!”

  燕儿知道杨焦的花招,但凡要整治村里的村民,动不动就抬出“奸细”这一套说辞。

  其实对于这些普通百姓来说,“奸细”这个词实在很陌生。

  杨焦恶狠狠地道:“你还狡辩,这村里上下什么事儿我不知道,无缘无故来两个人陌生人,又给你修房子又给你留银子,若不是想从你口里得到些东西,他们凭什么对你这么好?你姐姐去的地儿,怎会有人来看你一个死丫头,你可知道你姐姐到的是什么地儿?谅你也不知道……!”伸出手来,道:“把银子给我,我要交给官府,查查看这些银子的真实来历……!”

  燕儿立刻摇头道:“不行,这……这是我姐姐捎回来的,我不能给你……!”

  杨焦凶狠狠地上前来,一脚踹向燕儿,燕儿虽然想躲开,还是被踹到腰儿,她身子弱得很,这一踹,顿时便倒在地上,杨焦恶狼般上前,从燕儿手里抢过燕子,揣进怀里,凶神恶煞地道:“不识抬举的死丫头,你还要不要命?和我作对,能有你好果子吃。惹恼了我,将你和你那瘸了腿的娘赶出村子,饿死在外面……!”

  燕儿抿着嘴,眼泪直往下落,杨焦站起身来,嘿嘿笑道:“过了两年,等你长的成了,嫁到老子的家里,给你吃香的喝辣的……!”嘿嘿笑着,哼着小曲,扬长而去。

  阳光渐渐西沉,韩漠二人离京城还有十里来路是,渐渐放缓了马速,阳光照耀在二人的身上,温暖而祥和。

  “漠哥哥,谢谢你!”霜儿转头看了韩漠一眼,轻轻道。

  韩漠温柔笑道:“谢我领你出城?”

  霜儿嫣然一笑:“谢你带我出城,也谢你帮助燕儿……!”她忽地指着不远处道:“漠哥哥,那里有一个池塘?”

  韩漠转头望去,果然见到路边不远处有一个小小的池塘,池塘边生着几棵榕树,四周一片青葱,地上是一层嫩嫩青青的草儿,更有几只野雀儿站在榕树枝头,吱吱地叫个不停。

  “想过去坐一坐?”韩漠笑呵呵地道,看到霜儿今日在杨树村的表现,韩漠对这个小姑娘更是喜欢,有着她这样精致似天成的面孔已经很难,更有一颗同情弱者扶住弱小的善良之心,那更是难得,两点集于霜儿一身,韩漠越看越觉得这个姑娘好看。

  霜儿确是好看,虽然年纪不大,但是眉眼子已经长成,她不是那种妖媚入骨倾国倾城的容姿,而是那种精致清纯,让人产生怜爱的纯美。

  粉嫩嫩的肌肤,宝石般的眼睛,粉嘟嘟的小鼻子,组合在一起,轻轻一笑,透着一股子清泉般的味道,水嫩嫩的!

  霜儿甜甜笑着,“可以吗?”

  “天还早,能歇一会儿!”韩漠点头。

  将马匹系在榕树下,坐在池塘边,水面清澈,甚至可以清晰看到在池塘里面游动的鱼儿,湖面已经钻出一些水草儿来,看上去幽静而美丽,官道上虽然时有人过,但是很少有人会将注意力投到远离大道的池塘边。

  霜儿呼吸着野外这沁人心脾的空气,只感觉说不出的舒服,也说不出的轻松,更加上身边还有大哥哥般的韩漠,她脸上一直带着笑,很欢喜。

  伸起双臂,感受着飘动在空气中的风儿,霜儿闭着眼睛,似乎在聆听什么。

  韩漠笑如春风,就坐在霜儿的身边,野外青草的芬芳和霜儿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处女幽香,让他的鼻子里一片香意,侧头看时,只见霜儿坐姿很是优美,衫儿不算厚实,胸前含苞轻放的蓓蕾微微凸起。

  阳光照在水面上,波光反射在霜儿的脸孔上,更添纯美。

  一切幽静祥和,却不妨霜儿猛地一颤,闭上的眼睛豁然睁开,脸上竟是一脸的惊恐之色。

  “霜儿,你怎么了?”见到霜儿面色大变,韩漠关切问道。

  霜儿眼中充满恐惧,看着韩漠,忽地抱住韩漠的腰,将脸庞贴在韩漠的胸口,心有余悸地道:“漠哥哥,我……我脑子里有噩梦……好可怕……!”

  韩漠皱起眉头,他还记得,在燕京府衙大狱中,霜儿也曾做过噩梦,这可爱的小姑娘究竟有什么样的可怕事情印迹在她的心中?

  他轻轻抱着霜儿,抚摸着她的玉背,柔声道:“霜儿,漠哥哥在这里,你什么都不用怕!”

  在韩漠的抚慰下,他感觉到霜儿发颤的身体渐渐平和起来。

  霜儿的发丝柔软而清香,闻在鼻中,很是舒服,不过韩漠此时却没有心情感受这软玉温香,轻轻扶正霜儿,凝视着她,轻声道:“霜儿,我送你一件礼物好不好?”

  霜儿扎着宝石般明亮的眼睛,眼中兀自有一丝泪珠儿,带着疑惑之色,“漠哥哥,你要送什么礼物给我?”</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