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221章村长家的那摊子事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韩漠一阵恶寒,这妇人竟是如此的风骚,只瞧了一眼,就明目张胆地勾搭自己,他只能为这妇人的丈夫感到悲哀,这样水性杨花的妇人,也不知为她丈夫戴了多少绿帽子。

  若是换做一般男人,有这样白生生丰满肉感的女人勾搭,说不定就会被勾住,然后成奸,但是韩漠见过的女人实在太多,比这女人漂亮十倍百倍的不计其数,又有《长生经》平心静气,岂会被这区区淫妇勾搭意动,只是淡淡一笑,道:“大姐说笑了,就是过来买些木板瓦料,过去修房子用。我是村头燕儿家的亲戚!”

  他心中还真是有些奇怪,村子里的老小一个个面黄肌瘦,偏这妇人不但丰满,而且细皮嫩肉,若不是看到她住在这里,还真瞧不出她是这里的村民。

  “呸!”妇人掩着嘴痴痴地笑,道:“那死丫头哪里还有什么亲戚。更不会有你这样的富亲戚。”她上前用胸脯蹭了蹭韩漠的肩膀,抛了个媚眼,低声道:“死家伙,白天不好,晚上你来,我给你留门!”

  这女人的胸部倒是很有弹性,蹭在韩漠的肩头,韩漠更是感觉到一阵柔软,听她最后一句话,几乎要吐出来,这个女人是不是欲望太深啊,都不知道自己的来历,就给自己留门,这要是土匪,她可不完蛋了。

  韩漠心中又一次为这个妇人的丈夫祈祷。

  那女人风骚地笑着,还要说些什么,就听咳嗽声响起,后面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道:“哦,来客人了,这是谁啊?打这里可没见过啊。”

  那女人立刻收起风骚之姿,拉下脸来,回头骂道:“死到哪里去了?又是去沾惹哪个骚娘们吧,让我逮到,剁了你那玩意!”瞥了韩漠一眼,扭着个肥硕的大屁股回到了屋子里。

  韩漠回过头,见是一个年近五十岁的小老头,穿着长衫,手里拿着一根烟杆,倒也是气色很好,不像种地的农民,留着一绺胡须,只看面相,还真是个奸猾之辈,不似善类。

  这小老头死死盯着妇人扭动的磨盘似的大屁股,待她进屋子,才吐了口吐沫,低声啐道:“贱货!”瞥向韩漠,一开始还是脸色阴沉,但是见到韩漠身上的衣裳质料华贵,顿时堆起笑脸来,笑呵呵地道:“哪家的小哥,找我可有事情?”

  韩漠含笑道:“您是?”

  “哦,我是杨树村的村长。”小老头笑眯眯地道:“小老儿叫杨焦,未请教公子?”

  “我叫……韦水!”韩漠笑吟吟道:“过来只是想买些木板瓦料,过去修修房子。我是村头杨二槐家的亲戚!”

  “杨二槐的亲戚?”小老头眯着眼,眼中露出狐疑之色,但很快就消失,道:“孤儿寡母,倒也可怜,我正张罗着给他家修修房子,一直不得空闲。”

  韩漠指着几块好板子道:“杨村长,你看这些东西要多少银子,我现在就用。”

  “本不能收银子的,都是乡里乡亲,我又是村长,能帮上自然是要帮的。不过这都是村里的公产,是有数的,嘿嘿,公子若要用,三百文钱拿去就是。”杨焦皮笑肉不笑地道。

  韩漠道也不打哈哈,身上没有铜钱,最小的碎银子也是一两,递给杨焦道:“这银子你收好,是有剩的,我就多拿些木料,房子上大修一下,可以的话,能不能帮我找两个人手。”

  杨焦接过银子,大喜过望,毕竟他已经狮子大开口,那几块板子也不过百来文钱,不想韩漠连价钱也不还,还多出几倍,收好银子,忙不迭地道:“好好好,我这就去找人。”他转身便出去找人,韩漠瞅见那妇人正躲在门后向自己张望,怕弄出更多事情,也急忙出了门去,恨得那妇人咬着牙,恨恨道:“没用的小子,想弄老娘又没胆子!”

  韩漠回到燕儿屋里,霜儿已经笑道:“漠哥哥,燕儿做的粥可真香,快来吃粥。”进到屋里,韩漠瞧见燕儿母亲已经醒来,一脸的欢喜,显然是知道了小倩还活着,这才高兴。

  小半碗米,做出来几碗粥,燕儿有些羞涩道:“就这些了,是用野兰春掺着煮的。”

  那野兰春是春天里最早长出来的野菜,穷苦人家掺在粥里,既有些香味,又能当菜吃。

  本来燕儿母女坚持要将这简单的野菜粥留给韩漠二人吃,但是霜儿非要一起吃,母女执拗不过,也就凑在一起吃粥,不过那两个鸡蛋,却是非要韩漠二人一人一个。

  这顿连粗茶淡饭都谈不上的午饭,或许是韩漠和霜儿此生最简单的一顿饭,但是二人却默默地将野菜粥吃了个干干净净。

  韩漠心中感觉异常的压抑,他忽然感觉到,如果这个国家不能有所改变,那么燕国的百姓还会这样困苦一生。

  纳皇粮的已经如此贫苦,那么其他世家地面的百姓又如何?各大世家积蓄力量,暗中囤积银饷,这自然都是从百姓身上盘剥下来。

  看到霜儿没有一丝嫌弃,而是老老实实将一碗野菜粥吃完,韩漠暗暗点头,不过二人并没有吃鸡蛋,而是夹在燕儿的碗里,强迫式地让她吃下去,执拗不过,燕儿和母亲一人吃了一个。

  刚放下碗,就听外面响起脚步声,那杨焦已经进了屋来,看见霜儿,先是一怔,见韩漠正盯着自己,忙笑道:“公子,东西都拿过来了,可以干活儿了。找了三个人,这活儿很快就能干完。”

  韩漠出门,只见三个村民用牛车拉了木板瓦料来,抱拳道:“谢谢几位了。”

  燕儿母女很是惊讶,待听韩漠解释,是要给自家修房子,感激不尽。

  这几个村民倒是好手,将稻草掩盖的屋顶都扒去,然后准备以木料搭上,再在上面铺上瓦片,那样一来,土坯屋子里就是风雨不侵了。

  几个农民干活,韩漠也在一边看着,那杨焦拍了几下马屁,也就去了。

  等杨焦离开,韩漠才故作随意地道:“我瞧着村子里的房子都不牢固,杨村长院子里多得是树木瓦料,怎么也不给大伙儿都修修屋子啊。他的屋子倒是青砖亮瓦!”

  一名年纪较轻的村民冷笑一声,道:“人家是村长,咱们能比吗?他后面有人,就算将全村人都吃了,也没人敢说话,更别说帮大伙儿了。”

  一名年纪大的村民立刻咳嗽两声,骂道:“三娃儿,不说话,没人将你当哑巴!”

  韩漠呵呵笑道:“大叔莫多心,我是燕儿的亲戚,就是随口问问而已。哎,燕儿这屋子实在要修修,也不知道她们母女一个冬天怎么过来的。”

  那大叔叹了口气,摇摇头,苦笑道:“谁说不是,孤儿寡母在家,可怜可怜!”

  年轻人终究是封不住嘴,三娃儿立刻道:“我们倒是早就想将这屋子修补一番,可是这村里一土一木都是村长的,没有料子,咱们想修也修不成。”

  韩漠听出三娃子是满肚子的委屈和怨气,感觉此中事情很是不一般,忽地笑道:“几位都下来歇息一下,先吃点东西吧。”叫道:“霜儿,拿些点心给几位尝尝!”

  双儿答应一声,用瓷盘子装了几个点心过来,递给韩漠。

  韩漠道:“几位都下来吧,尝尝鲜!”

  他手里的点心秀色可餐,那是上等的点心,散发出的香味就与众不同,三个农民互相看了看,都下了来。

  韩漠让他们都拿了点心,几人见到这样的好东西,也不拒绝,都拿了,坐在墙角吃起来,连声道:“好吃好吃,我这一辈子都没吃过这样好的东西,可多谢公子了。”

  韩漠笑呵呵地点头,也不嫌弃地上脏,在他们旁边坐下,问道:“我这人喜欢听故事,听过就忘记,呵呵,这癖好就是改不了。是了,这村长背后能有什么人?村里的东西又怎会全都是他的,真叫人想不通。”

  三个农民互相看了一眼,往远处瞅了瞅,见不到杨焦的身影,那老农民才叹道:“公子,有些话本不该说,但是瞧着公子也不是起是非的人,咱们也有些话憋在心里难受,说出来只怕痛快些,也就告诉公子,公子听过就算了,切莫起是非就是。”

  韩漠点头笑道:“放心放心。”

  “前两年倒也无事,不过两年前开始,这村子就变了些味儿。那日京城里过来几个人,看起来都是当官的,凶的很,找上了村长,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自那以后,咱们除了每年纳给皇帝的税,还得多加两成交给村长,大伙儿问是什么情况,村长说是京里要这样的。”老农民叹了口气,又往四周看了看,瞧见无人,才缓缓道:“大伙儿不服,一开始都没交,后来那京里的官儿又过来,当场抓了几个人打了一顿,那时打的皮开肉绽,都要死过去,村长……哼,狐假虎威,帮着那官吓唬大伙儿,大伙儿知道斗不过,也就多交两成税钱。自那以后,村长越发地霸道,但非村里的东西,他都说归他管,哪怕是一棵树一块石头,咱们也不能擅自动。”

  三娃儿已经气呼呼地道:“还不是靠了他那婆娘卖肉!”

  老农民打了三娃儿一下,骂道:“你不想活了。”

  “本就是卖肉,就是个婊子,有什么怕不怕,她做得,我们还说不得!”三娃儿恼怒着,压低声音道:“我听说燕儿爹爹早就死了,好像朝廷还发了抚恤银子,不过……不过都被村长那黑心的家伙给吞了。要不是她的骚婆娘,他有这个胆子?”

  韩漠大是疑惑,心道:“那风骚的妇人难不成还有见不得人的事儿?”</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