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旭出游的时候,只带着陈小刀、农泉和残剑胡阿,并没带其它人。

  他是出来旅游的,就没兴师动众。再说,“猎户门”、“天王集团”和“黑金集团”的人已经离开了贵省。

  以陈小刀、农泉和残剑胡阿的身手,又怎么会将这些人放在眼里。

  别说是二三十人,就算再多三四十人,也拦不住陈小刀、农泉和残剑胡阿。

  叫修老板的人,口里叨着香烟,慢吞吞向赵旭等人走了过来。

  他的目光猥琐地在李晴晴、李妙妙和华怡的身上瞄来瞄去。不得不说,三个都是一等一的美女。

  平时景区美女虽多,但是像李晴晴这种出众颜值的人,还是少之又少。

  “我的兄弟,是你们打伤的吧?”修老板问道。

  赵旭从衣兜里摸出烟,也点燃一支抽了起来,慢条斯理地说:“不错,是我们打伤的。”

  “你知道我是谁吗?”修老板问道。

  “修老板嘛,我耳朵又不聋。”赵旭吐了几个漂亮的烟圈。

  “小子,打了我的人,给你两个解决办法。要么拿一万块钱出来私了,要么我把你的手打骨折。另外,把这三个漂亮的妞儿借我一宿。”

  李晴晴、李妙妙和华怡听了神色大变,这男人也太猖狂了。居然口出狂言当众说出这种话,这平时得有多狂!

  赵旭听了修老板的言语,不由哈哈大笑了起来,说:“修老板,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管你是谁?来我的地盘,就算你是龙也得给我盘着,是虎也得给我卧着。”

  “口气倒是不小,就是不知道你的本事和你的口气成不成正比。”赵旭说:“你说得两种解决办法我都不准备选,我准备选第三个办法。”

  “什么办法?”修老板问道。

  赵旭说:“带上你的人滚出去,在外面决斗。要么你的人趴下,要么我的人趴下。赢了随便你!”

  修老板目光再次瞧了瞧李晴晴、李妙妙和华怡,心里泛起了荡漾。点头说:“好!那我们就外面解决。都出去!”

  二三十号人,纷纷转身走了出去。

  赵旭不想在饭店里打架,主要是不想让女儿小叶子看到这种血腥的场面。再者,还有别的客人在吃饭呢。

  赵旭对农泉说:“农泉,你一个人行不?”

  农泉高兴地咧嘴笑了起来,说:“少爷,放心,交给俺!两分钟,你出来验货。”说完大摇大摆走了出去。

  赵旭夹了一块肉给女儿小叶子,说:“叶子,继续吃饭吧!”

  “爸爸,我想瞧瞧农泉叔叔和别人打架。”小叶子稚声地说道。

  “没什么好瞧的,等你再长大一些,爸爸再让你瞧。”

  “好吧!”

  小叶子很乖,也没吵也没闹。

  李妙妙按捺不住,起身向门口走去。趴在门边,偷偷向门外望去。

  当修老板等人看到只有一个人走出来的时候,个个都大吃一惊。

  这也太瞧不起人了吧?

  修老板见农泉长得一副憨乎不太灵光的样子,对他说:“喂,傻大个,不会就你一个人要和我们打吧!”

  “妈勒个巴子的,你骂谁傻大个呢?”

  “当然骂你!”叫阿宾的小子说道。

  他的手就是被农泉给捏骨折的。所以,对农泉怀恨在心。

  农泉眼睛一瞪,对阿宾说:“你小子真是欠打啊!”

  “修老板,就是这小子把我的手给弄骨折的。”阿宾对修老板告状说。

  修老板掐灭了手中的烟,在地上踩了一脚烟蒂,对手下一挥手说:“上,给我把这小子放倒!”。

  屋子里,赵旭心里默默计算着时间。差不多两分钟左右的时候,他站起身来对华怡说:“华医生,你们慢慢吃,我出去解决一下。”

  当赵旭来到门口时,只见李妙妙一副震惊的表情。

  赵旭在小姨子脸上托了一下她的下巴,说:“别惊讶了!嘴再长大点,下巴要掉下来了。”

  “哎呀,姐夫讨厌。农泉也太厉害了!”

  李妙妙亲眼目睹,农泉将这二十多个人全部打趴在地上。

  赵旭走出饭店后,发现小姨子李妙妙也跟着走了出来。他没理踩李妙妙,径直朝修老板走了过去。

  农泉一只脚踩着修老板的头,对农泉咧嘴笑道:“少爷,吃完饭活动一下筋骨,真爽啊!交给你了啊。”说完,把脚撤了下来。

  赵旭瞧着修老板问道:“修老板,你的那位叫阿宾的兄弟恐怕没对你讲实情吧?怎么样,我给你选的第三条路,不错吧?”

  修老板一副惊恐的眼神,瞧着赵旭问道:“你是谁?”

  “赵旭!”

  修老板总觉得“赵旭”这个名字很耳熟,可是想了半天,也没有想起来,在哪儿听过。

  “怎么不服气啊?还想报复我?”赵旭对修老板问道。

  “小子,你走不出安顺的,我姐夫就是安顺的三老板。只要让他知道,你打了我,你逃不掉的。”

  “三老板?谁啊。”

  “哼!你是外地人,说了你也不知道。”

  赵旭对修老板说:“我在这儿等着你,去把你三老板叫来。我今天让你心服口服!”

  “好,你有种就别走。”修老板哆哆嗦嗦从衣兜里摸出电话,说“姐夫,我被人打了,在水城饭店呢。”

  “什么?在安顺谁敢动你?”电话里的人咆哮着怒吼道。

  “是个外地人,你快来吧!”

  修老板挂断电话后,对赵旭说:“小子,你最好现在向我赔礼道歉。等我姐夫来了,你想走也走不了了。”

  赵旭笑了笑,说:“我压根儿就没想走!妙妙,进屋帮我拿把椅子。”

  “好咧姐夫,我这就给你去拿!”李妙妙屁颠屁颠进屋去拿椅子去了。

  她从来没见过姐夫赵旭这么霸气过。

  虽说赵旭被赵家逐出了门弟,但这好像丝毫不影晌赵旭的威武霸气。

  李妙妙搬出椅子后,让赵旭坐了下来,还顺便从饭店借了把伞,给赵旭撑了起来。

  赵旭倒也没反对,小姨子李妙妙既然愿意对他拍马屁,那就由着她好了。

  这时,“水城饭店”老板走了出来,见到外面的场景大吃一惊,对赵旭苦苦相求道:“这位先生,拜托你别在这里闹事了。我们是小本买卖,根本得罪不起修老板和三老板。”

  赵旭对饭店老板问道:“三老板是谁?”

  “是安顺最大公司,合众集团的三当家。”

  “合众集团?”

  赵旭听了之后,对饭店老板说:“放心吧老板。保证今天的事情过了之后,你的饭店会红火起来。”

  “先生,我哪有心情和你开玩笑。您那桌的饭菜我给您免了,还不成吗?”

  “不成!你既然是做生意的,哪有免单的道理。一会儿我让修老板替我买单。”

  “先生,修老板到我这里都是免单,我哪儿敢收他的钱。”

  赵旭不再和饭店老板废话,掏出手机拨打了许全荣的电话。

  “许会长,你认识安顺合众集团的三老板吗?”

  “合众集团?我认识他们的大老板,怎么了小兄弟?”许全荣对赵旭问道。

  赵旭笑了笑,说:“其实也没什么啦,就是来瀑布这里旅游,和当地合众集团的人发生了点冲突。他们的三当家要来找我的麻烦。想问你认不认识,怕是自家人伤了和气。”

  “什么?三老板要找你的麻烦?小兄弟,你现在在哪儿?”

  “在瀑布附近的水城饭店。”

  “你放心,我马上给他们的大老板打电话!”说完,急匆匆挂断了电话。

  修老板偷偷听着赵旭在打电话,只听见他和一个叫“许会长”的人打电话。

  他心里在猜想,这个“许会长”是谁?想来想去,也想不到哪儿许会长。若是论名气最大的,当属西南第一商王的许全荣会长。可要说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能认识“西南第一商会会长”,就算打死他也不愿意相信。

  修老板以为赵旭在装腔做势,根本没当回事儿。

  一分钟之后,赵旭的电话晌了起来。他见是个陌生的电话,已经猜到了是谁打来的电话,便直接接了起来。

  电话里的人对赵旭恭声问道:“喂,是赵旭先生吗?”

  “对,我是赵旭!”

  “赵先生,你在那里等着,我马上就到!”</div>123xyq/read/3/33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