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旭一听华怡叫这个男人“鲁大师”,不由大吃一惊!

  先是男人和小偷之间,是父子这种微妙关系,就够赵旭惊讶的了。没想到,失主的身份,居然是自己要拜求的鲁全。

  鲁全见到华怡也微微惊讶了一下,随后笑道:“原来是华医生啊!这位是......”

  “他就是我要带来见你的赵旭,赵先生。”

  赵旭手里捏着的小偷,瞪了他一眼,冲着赵旭嚷道:“你还不快放开我!”

  赵旭“哦!”了一声,急忙松开了手中的小贼。

  他这才仔细打量起眼前的小贼,长得眉清目秀的,竟然是个风度翩翩的少年。

  鲁玉琪揉了揉被赵旭捏疼的手腕,对鲁全告状说:“爸,这人把我手腕都捏青了,你别理他。”说完,跑到华怡的近前,笑嘻嘻地说:“华姐,你好久没来了!”

  就听华怡对少年取笑道:“你这丫头天天女扮男装玩什么呢?”

  赵旭一听“女扮男装”四个字,不由惊得目瞪口呆。

  难怪自己觉得这少年非常俊俏,原来是女扮男装的。仔细一看,不仅脖子没有喉结,胸部也微微凸耸。

  鲁玉琪见赵旭眼神落在自己的胸部上,瞪着他冷声说:“你看什么看,再看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华怡听了鲁玉琪的言语,不由莞尔一笑,对鲁玉琪说:“玉琪,你怎么对谁都凶巴巴的。小心嫁不出去!”

  鲁全笑哈哈地接口说:“小琪已经快嫁不出去了。谈了几个男朋友,都没有一个超过三天的。分手之后,那些男人都闹了一身的伤。”

  鲁玉琪听了鲁全的话后,跺了一下小蛮脚,撒娇地说:“爸!你是不是盼着我嫁出去?”

  “对啊!省得你天天在家烦我。华医生,你来得这么早呢?我不是告诉你约在上午十点钟吗?”

  “今天没什么事儿,就先来了!”华怡用手轻轻碰了碰赵旭,意思是你怎么不说话。

  赵旭反应过来,对鲁全说:“鲁大师,刚才不好意思。我没想到这个小贼,是你的女儿。”

  鲁玉琪冲着赵旭凶道:“你才是小贼呢?我只是和我老爸开开玩笑。”

  “在公众场合开玩笑?你不知道自己这样的行为很危险吗?小心被逮起来。”

  “我愿意!你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鲁全见女儿又和赵旭吵了起来,对两人及时制止说:“好了,你们两个别吵了!也不怕让人笑话。”说完,对华怡说:“华医生,你既然来了,就到我们鲁家坐坐吧!”

  “好吧!赵先生,我们一起随鲁大师去鲁家吧。”

  华怡的声音刚落,就听鲁玉琪叫了起来,冲着华怡说:“华姐,你怎么和这样的登徒子在一起?他的品行不端正,还是别让他进我们鲁家了。”

  “这......”

  华怡一脸为难的神色,目光望向鲁全。

  鲁全对女儿鲁玉琪教训说:“小琪,人家华医生和赵先生来者是客。哪有将客人拒在门外的道理。”

  “我不嘛。”鲁玉琪摇着鲁全的手臂,嘟着嘴说:“爸,你没看到这小子,一直在瞄我的胸部。他根本不是好人!”

  赵旭真是受不了鲁玉琪,冲着她发火说:“我瞄你?就你太平公主,连个A都算不上,我会瞄你?”

  “你......”鲁玉琪气得上去就要动手打赵旭。

  “哼!你是羡慕嫉妒我吧?”

  “我嫉妒你?”赵旭冷笑了几声,说:“你可以问问华医生,我老婆是大美女,比你好看一s千倍!”

  鲁玉琪哪里肯信,对赵旭反唇相讥说:“你这样的人,居然会有老婆?老天真是瞎了眼。”

  见鲁玉琪又和赵旭吵起来了,华怡急忙劝道:“好了,玉琪!赵先生是个好人。你们刚才只是误会,就不要再吵吵下去了。”

  “华姐,我只是气不过,这个人对我一脸猥琐的样子。”鲁玉琪噘着小嘴说。

  华怡劝道:“玉琪,我们找你爸爸真得有要紧事!等事情忙完了,华姐请你吃饭行不行?”

  “我不要你请我吃饭,我要你留下来陪我三天。”

  “三天可不行,我的医馆很忙的。”

  “那一天总行了吧?”鲁玉琪眨着美眸问道。

  华怡这才点了点头。寻思:一天时间也耽误不了太大的事情。

  鲁全最头疼自己的这个女儿了。

  鲁玉琪像个假小子似的,整天出去惹事生非。好不容易托人给她介绍几个男朋友,处不上三天,就被鲁玉琪给打跑了。

  鲁玉琪和华怡的关系不错,见华怡总算是劝动了女儿,鲁全这才招呼着众人说:“我们走吧!”

  圈楼附近,有一座像四合院的建筑,这里就是鲁家的宅院。

  赵旭跟着鲁全来到鲁家后,见鲁家的宅院到处摆满了手工制作。

  什么古老样式的钟摆啊!

  斧头啊!

  木制小人啊!

  陶土制作啊......鲁家这些东西,简直是琳琅满目,看得赵旭应接不暇。

  赵旭真的确信鲁全是鲁家的后人了。

  在现代这种科技,真得很难见到这些东西。只不过,这些普通的刀斧工具,又和传统的款式看上去有些不一样。

  鲁全带着赵旭、华怡离开后,故意支开了女儿,让她去给客人沏壶茶。

  鲁玉琪一脸不情愿的样子转身走了出去,临走时还不忘瞪了赵旭一眼。

  鲁全拿女儿没办法,摇头笑了笑,对赵旭说:“赵先生,你别介意啊!我这个女儿真的是让我惯坏了。”

  “鲁大师,你女儿虽然刁蛮了一些,但还是挺可爱的。”嘴上说可爱,心里却在想。娶到这样的女人回家,简直如同娶了一只母老虎。

  鲁全虽然精通铸匠之术,却少于人情事故,压根儿就没听出赵旭这话的弦外之音。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鲁大师在家吗?”

  鲁全一听这个声音,不由皱起了眉头。

  华怡看到这一幕,对鲁全问道:“鲁大师,怎么了?”

  鲁全对华怡说:“华医生,你帮我应付一下。如果有人来找我,就说我不在家。”说完,手指在桌角转动了几下。

  轧的一声,屋里赫然出现了一个密室。

  鲁全“嗖!”的一下进了密室,密室的挡板很快又关上了。

  如果不是赵旭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简直是匪夷所思。

  这种巧妙的机关术,一般人真得造不出来。</div>123xyq/read/3/33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