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同甫向邓思婕和李晴晴逼近过去,一脸凶神恶煞的表情,盯着李晴晴恶狠狠地说:“拿来!”

  李晴晴躲在邓思婕的身后,被庄同甫的眼神吓得瑟瑟发抖,强装镇定地说:“我没有!”

  “那你就别怪我搜你的身了!”

  庄同甫嘴角露出一抹猥琐的笑容,快速欺身向前。手呈鹰爪的形状,向李晴晴抓来。

  “鹰爪功!”

  邓思婕大惊失色,将李晴晴向后一推,挺身迎了上去。

  庄同甫绰号为“黑狼”,但真正的功夫却是“鹰爪功”。

  这种“鹰爪功”是指上的功夫,练之前经过特殊的药水浸泡,指尖磨了一层又一层的老茧。一爪下去,轻则抓坏树皮,重则直插体内。

  邓思婕挥拳抵挡,两人只交手了不到五招,她的手臂就被庄同甫抓伤。

  邓思婕左胳膊鲜血淋漓,没想到庄同甫这般厉害。

  庄同甫之所以叫做“黑狼”,是因为他像狼一样生性残暴。

  李晴晴见邓思婕为她受伤了,心里害怕的不行。

  这些人冲着戒子而来,就更凸显戒子的更重性了。不到生死关头,她不打算交出戒子。

  赵旭和叫“伙夫!”的人交手,失去了腰带做为武器,一直落于下风。

  终于被“伙夫”找准一个机会,一棍子打在赵旭的胸前。

  赵旭被打飞跌到了李晴晴的近旁。

  赵旭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胸前隐隐作痛。心里暗暗焦急,影子怎么还不出手帮忙?还有陈小刀,再不来得话就顶不住了。

  李晴晴关心地对赵旭询问说:“赵旭,你没事吧?”

  “没事!要不是我的腰带断了,这家伙不是我的对手。”赵旭信心十足地说。

  因为是深秋的天气,李晴晴穿着件风衣,腰间系了条束腰的带子。

  她灵机一动,将腰间的带子解下来抛给了赵旭。

  “你用这个!”

  赵旭接到束腰的带子后,面露喜色。

  有了这条带子,虽然不比长鞭,但总比赤手空拳好多了。

  在实际的打斗中,讲究一寸短、一寸险;一寸长、一寸强!

  伙夫见赵旭手中多了条束衣的带子,大孔一声冲了过来,举棍就向赵旭的脑袋砸来。

  赵旭闪身一避,手中的带子快速抖出,“啪!”的一声,抽打在伙夫的脸上。

  伙夫脸上传来一股火辣辣的疼痛,抄着手中的短棍,再次和赵旭战在了一起。

  庄同甫没理会赵旭和伙夫的打斗,他身边还有不少高手呢,压根没将这场争斗放在眼里。

  庄同甫再次向邓思婕攻来。

  邓思婕不顾手上的伤势,娇叱一声迎了上去。

  没过十招,就被庄同甫反扭住手臂,掐住了脖子。

  庄同甫掐着邓思婕的咽喉,盯着李晴晴冷声地问道:“李小姐,把戒子交出来。否则的话,我立马掐死她。”

  邓思婕被庄同甫掐得直翻白眼,李晴晴毫不怀疑,如果自己不答应庄同甫的要求,他一定会掐死邓思婕。

  虽然,邓思婕是自己的雇员。但二人朝夕相处,情同姐妹!

  李晴晴是个心慈面善之人,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邓思婕为自己而死。

  邓思婕喉咙里艰难挤出几个字,“晴晴,你......你不要管我。”

  庄同甫手上又加了几分力道,邓思婕白眼翻得更厉害,到了呼吸困难随时要窒息的地步,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交还是不交?”庄同甫盯着李晴晴厉声问道。

  李晴晴对庄同甫说:“你别伤害她,我这就给你拿!”说着,把手伸进了衣兜里。

  “你最好别使诈,否则我立马掐死她!”庄同甫对李晴晴恐吓说。

  李晴晴的衣兜里,除了摘下的那枚戒子以外,还有一枚五角钱的硬币。

  这枚硬币原本是在她办公的抽屉里,她闲暇无事的时候,见这枚硬币是早年印发的,具有收藏价值,打算带回家投到家里的储钱罐里。

  她摸到硬币后,猛地向庄同甫身后一抛,喊了句:“给你!”

  庄同甫顺势在邓思婕的背部一拍,人快速纵了出去,朝李晴晴扔出去的硬币接了过去。

  邓思婕一口血箭喷了出来,把李晴晴喷了一身。

  李晴晴没顾这些,接住邓思婕,对她关心地询问道:“思婕,你没事吧?”

  邓思婕面色惨白,虚弱地说了句:“没事,死不了!晴晴,你怎么把戒子给他了?”

  李晴晴朝邓思婕眨了眨眼睛,邓思婕秒懂,知道李晴晴扔出去的东西,不是庄同甫真正想要的东西。

  扔出硬币后,李晴晴原以为庄同甫会带着手下找上半天。没想到,扔出去的硬币会被庄同甫接住。

  庄同甫手里捏着硬币,面色狰狞地向李晴晴和邓思婕走来,冷声说:“用一枚硬币来骗我。我可给过你们机会了,是你们不懂得珍惜的!都给我上,不余活口,一个不留!”

  就在这时,一辆车飞速赶到,向后面堵截的车辆撞来。

  车头都撞变形了,可还是没将对方的堵截车辆撞开。

  影子停车后,快速飞身而下,跳进了人群里,一言不和就和对方的人打斗在一起。

  影子以一敌六,丝毫不落下风。

  赵旭这边就吃紧了,算上庄同甫他这边还有十个人呢。虽然伤了董家兄弟,只有八个人还有战斗力。但邓思婕重伤,赵旭不可能一个人能对付得了这么多人。

  就在这时,空中传来一阵“桀桀!”阴侧侧的叫声。

  在这漆黑的夜晚,听得让人毛骨悚然。

  这段路是通往临府家园的必经之路,但是路灯不知道为什么坏了。

  当然这和庄同甫这伙人脱不开干系。

  一团黑影的物事几个闪落到了李晴晴的近前,伸手抓住她的衣领,薅着她就走。

  目前,可以确定戒子在李晴晴的身上。

  见李晴晴被人给掳走了。

  庄同甫大惊失色,赵旭更是吓得魂飞魄散,冲着那团黑影喊道:“放下我老婆!”一招连环鞭将“伙夫”迫开,几个纵跳当先向那团黑影追了过去。

  庄同甫对手下吩咐道:“迅速把这两人解决掉,跟上来!”说完,身形一纵,追了上去。</div>123xyq/read/3/33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