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旭避开董家兄弟的联手攻击后,一招上三式的“无影鞭”朝二人打了过去。

  瞬间,董家兄弟的头顶,挟杂着呼啸而袭来。

  两人根本没看清赵旭鞭法的套跑,就听“啪!啪!”几声清脆的声晌。

  董家兄弟二人的脸上,各被赵旭的腰带抽出了几道血痕。

  庄同甫在一旁看得直皱眉头。

  他是天榜修为的人,能一眼洞穿赵旭的实力。没想到,赵旭年纪轻轻已经是“地榜”修为的人。并且,赵旭的鞭法中,罡气很强。似乎他体内,有一股强大的内力。

  这......难道这小子刻意隐藏了实力?

  李晴晴不会武功,最怕别人打架了。她吓得不敢睁眼去看,缓缓睁开眼睛后,见赵旭潇洒地挥着手中的皮鞭,与董家兄弟斗得正酣。

  董家兄弟手持短刀,三番五次想攻上去。

  可是每一次,都被赵旭抽中。打得二人手里的短刀也跌落了,身上更是像鞭尸一样,被打了无数下。

  董家兄弟施了手中的短刀后,赵旭一口气施展出中三式的“连环鞭”,一鞭接一鞭向董家兄弟抽打着。

  打得二人皮开肉绽,最后被赵旭用皮带圈成套索,勾倒在地。

  不到两分钟,赵旭就轻松赢了董家兄弟。

  李晴晴看过之后,目露惊喜的神色。没想到赵旭天天去练功,功夫居然这么高明了,就连邓思婕都不禁对他刮目相看。如果她与赵旭真得对打起来,想赢他,至少也要在百招开外。

  庄同甫这次可是孤注一掷,如果再不能从赵旭的身上逼出戒子来,他回去很难复命。

  他对身边一个拿着烧火棍的人说:“伙夫,你来收拾他!”

  叫“伙夫”的人,早先是个厨师。一手棍法耍得出神入化。

  当然了,现在这个时候不比古时候。有再好的功夫,也架不住没钱。

  黑木集团一直在网络“武神榜”的高手,麾下能人众多。不难看出,其狼子野心。

  叫伙夫的人是一个“地榜”高手,只是排名比较尴尬。

  地榜一共有895人,这人的排名在700名左右。

  一个“地榜”的高手,足以让一方势力称霸一方。

  庄同甫带来这么多人,也只有三个“地榜”高手而已。

  伙夫使用的是棍,赵旭用的是皮带。

  一个软兵器,一个是硬兵器。

  两人也不搭话,上来直接打了起来。

  只见伙夫把手中的短棍舞得像风车一样,挥棍就向赵旭的头部砸了过去。

  一阵罡风袭来,赵旭没敢硬接,跳出了对方的攻击范围。

  他躲得快,对方攻击得也快。

  还没等站稳,伙夫手中的短棍再次袭到。

  这只短棒大约一米长左右,闪电般地向着赵旭所站的位置击来。

  赵旭将手中的皮带快速缠成了一团,待对方的短棍袭来。他用手中的皮带套住对方的短棍。两人同时一较力,脚下也没有闲着,各自快速踢出了十几脚。

  短棍从皮带脱离开后,两人快速分开。各自的小腿,传来了隐隐作痛。

  两人强忍着疼痛,谁也没有皱眉头。

  这还是赵旭习武以为,全力施为孔老爷子教得鞭法。

  好在,前些日子天天和影子真枪实练得对打。实战经验比较丰富,对阵伙夫完全不落下风。

  两人想要分出胜负,至少要两百招开外。

  庄同甫有些不耐烦,他已经瞧出了赵旭和伙夫的实力旗鼓相当。缓步朝邓思婕和李晴晴逼近过来。

  赵旭一记上三式的“单鞭盖顶”,迫退伙夫后,身形一闪拦在了庄同甫的面前。

  “有我在,你休想碰我老婆。”赵旭累得气喘虚虚,大口大口喘着气,努力在平复着自己的呼吸。

  庄同甫盯着赵旭说:“你不是我的对手。实相的话,赶紧交出赵家的戒子。否则,你和你老婆都会死在这里。”

  李晴晴没想到,赵啸天给自己的戒子这么重要。

  她下意识地碰了碰自己的衣兜,被庄同甫眼尖地瞧见了。

  庄同甫身形一闪,绕过赵旭伸手向李晴晴抓来。

  邓思婕素掌及时拍出。

  啪!......邓思婕被庄同甫一连击退了五六步,方才拿稳了脚步。而庄同甫只是身形晃了晃。

  这就是“天榜”和“地榜”实力上的差距。

  赵旭挥着手中的皮鞭向庄同甫的后脑抽打过来。

  庄同甫像背后生了眼睛一样,一下子抓住了赵旭手中的皮带。他徐徐回转过身,没见他怎么用力,却能和使出吃奶力气的赵旭力气相当。

  庄同甫目露冰色,说:“我说了,你不是我的对手!”说着,手上一较力,就听“咔嚓!”一声,赵旭手中的皮带,崩裂成了数断。

  赵旭最擅长的是鞭法,等同于一下子失去了衬手的武器。

  “你练的是鞭法,没了皮带,就等同于实力大减!伙夫,交给你了!”

  叫伙夫的人,应了一声“是!”,手持短棍再次和赵旭战在了一起。

  幸好,赵旭和影子学的轻功派上了用场。他不敢和伙夫硬碰硬,边打边躲。心里琢磨着,陈小刀怎么还不来?

  如果今天没有陈小刀,那么恐怕很难会活着离开这里了。

  都怪自己大意,没摸清“黑木集团”的底细,擅自行事。

  庄同甫撇开赵旭,缓步朝邓思婕和李晴晴走了过来。

  他盯着李晴晴说:“把东西交出来!”

  “什么东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李晴晴吓得花容失色,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邓思婕护在李晴晴的面前,对庄同甫说:“你一个天榜的人,对付一个不会武功的人,羞不羞?”

  “在我的字典里,没有羞不羞,只有能不能完成任务。如果你们今天不交出戒子。今天这里的人,全部得死!”

  邓思婕是江湖中人,根本就不怕死。

  如果怕死的话,也不会去学功夫了。

  既然学了功夫,就像是上了擂台的人一样,早晚注定非生即死。

  庄同甫盯着李晴晴说:“你长得如花似玉,如果不交出来的话,别怪我对你做出过份的举动?有可能会搜身哟!”

  李晴晴对庄同甫啐骂道:“无耻,下流!”

  “哼!那就别怪我了。”</div>123xyq/read/3/33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