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旭能顺利当选临城商会会长,心里非常高兴!当场宣布,晚上六点钟要在“宴宾楼”宴请商会全体会员。

  他想借此机会,和商会会员熟络熟络,以便日后方便联系!

  接下来,陈天河和赵旭做了会长交接工作。

  赵旭接任商会会长后,主持了第一次商会的工作。

  商会成员遍布各行各业。不仅有本市房地产大佬,更有电商大佬,新零售大佬,药业大佬,酒业大佬,矿业大佬......开完商会后,王雅在赵旭的胳膊上使劲拧了一下。

  赵旭强忍着痛意,狠狠盯了一眼王雅漂亮的脸蛋儿。意思不言而喻:你这丫头给我等着,一会儿再好好收拾你。

  商会结束,众人陆续离开后。

  沈鑫和闫俊杰上前对赵旭恭贺了一番。见王雅瞪了他们一眼,二人识趣儿地麻溜离开了。

  会厅里,只剩下赵旭和王雅两个人,就连农泉都出去了!

  王雅朝赵旭走来,紧贴着赵旭站到了他的面前。两人的面孔不足一拳的距离。都能清晰感受到对方的呼吸和心跳!

  王雅嫣然一笑,吐气如兰地对赵旭笑着说:“赵会长,看来我王雅也要恭喜你了!”

  “王大小姐,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有事情就直说吧?你这样盯着我,我心里好怕怕的感觉!”

  “哟!还有你赵旭怕得事情啊?”王雅媚眼如丝,笑嘻嘻地说。“赵旭,既然我们明人不说暗话,那我就直说好了!刚才,我让我父亲第一个表态公开支持你。要不是我在我爸的耳边,说尽了你的好话,恐怕你要当这个会长很困难吧?”

  “王大小姐,算我赵旭欠你个人情如何?”

  “你当然欠我的人情。不过嘛,你要怎么还我这个人情呢?”王雅又挨近了赵旭几分。

  两人的嘴角都快挨在了一起,看起来比情侣都要亲密!

  “这个......”

  赵旭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怎么酬谢王雅了。要说给王雅钱吧?人家压根就不缺钱。要说给王雅买贵重礼物吧?人家身为临城的天之骄女,又怎么会缺少贵重礼物。

  思来想去,赵旭对王雅说:“要不我请你吃饭,你看怎么样?”

  “一顿饭就想把我打发了,你打发要饭的呢。”王雅撇了撇嘴,明显不买帐。

  赵旭挠了挠头,实在想不出该如何报答王雅,无奈地叹了口气,说:“王大小姐,那你说怎么办吧?”

  “这个嘛......”

  王雅故作沉吟的样子,妩媚一笑,说:“我先想一想,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

  “好吧!不过事先说好,你可不准让我做犯法的事情。”

  “当然!”王雅踮起尖脚,在赵旭的嘴唇上轻吻了一下。

  赵旭伸手搂住王雅的纤腰,一个背转将王雅的身体抵在了会议桌上。

  王雅嘴角含着笑靥,对赵旭妩媚地笑道:“赵大会长,我赌你不敢!”

  赵旭被王雅这么一激,直接吻住了王雅。直到王雅透不过气来,两人这才分开。

  赵旭将王雅扶正后,舔了一下嘴唇,得意地笑道:“王大小姐,你最好别来招惹我。就没有我赵旭不敢的事情!”说完,大踏步离开了商会。

  “赵旭,你等等我!”王雅在后面向赵旭追去。

  她这不喊还好,一喊赵旭反倒走得越来越快。

  “你个混蛋!得了便宜,就想脚底抹油。”

  望着赵旭远去的背影,王雅气得直跺小蛮脚,对赵旭破口大骂道:“哼!吻了本小姐,别以为我会轻易算了的。”

  赵旭出来后,农泉上来对他急声说:“少爷,小刀一直昏迷不醒,我也没有办法弄醒他,这可怎么办?”

  赵旭听了大惊失色,如果失去了陈小刀,他将失去一员大将。所以,无论如何也要保住陈小刀。

  “先送去医院。对了农泉,阿枫怎么样?”

  “风哥还好些,吐了几回,好多了!”

  赵旭“嗯!”了一声,说:“咬小刀的那条蛇,是一条罕见的毒蛇。这毒我也没法解,我们快送他去医院吧!”

  于是,几人匆匆忙忙,开车载着陈小刀去了临城市医院!

  鲁南离开商会后,他宛如行尸走肉一般,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这次,他们鲁家栽了!

  看似天衣无缝的计划,却没想到陈天河和赵旭都没有死。现在,鲁家包庇通缉犯的事情东窗事发,鲁南知道,鲁家完了!惟一还有一线希望的,就是求“天王集团”帮忙。

  魏家原来是商会的成员,魏豪诚从里边的人中,得知了里面发生的一切。

  见到鲁南失神落魄从商会走了出来。魏豪诚开车路过鲁南身边的时候,按了几声喇叭!

  嘀!嘀!......鲁南见是魏豪诚,淡漠地说了句:“魏豪诚,你怎么来了?”

  魏豪诚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对鲁南说:“南少,上车说话!”

  鲁南点了点头,绕到副驾驶的位置,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上车后,魏豪诚对鲁南问道:“南少,事情进行得怎么样了?听说,你爷爷没有死,一定重新夺回了商会的控制权吧?”

  “控制个屁!陈天河和赵旭那小子压根儿就没有死。”鲁南气愤咆哮着怒吼道。

  “不会吧?”

  魏豪诚故意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

  鲁南正无处发泄。于是,向魏豪诚讲述了商会里边发生的事情。

  魏豪诚听过之后,对鲁南劝说了一番。让鲁南先冷静冷静,该找朋友找朋友,该托关系托关系,先把鲁家这劫化过去再说。

  鲁南摇了摇头,说:“不可能了!陈天河和赵旭既然没有死。我们鲁家包庇通缉犯的事情,一定被捅到了警局。我父亲和我爷爷等待他们的,一定是牢狱之灾!”

  魏豪诚又对鲁南劝说了一番,见鲁南兴致一直不高。便对鲁南说,开车带他兜兜风,让他散散心,或许能想出好办法!

  在一个未开发的“湿地公园”,魏豪诚将车停了下来。

  他和鲁南下了车,向湿地公园走了过去。在一座拱形桥上,鲁南自己点燃了一根烟。说他和魏豪诚都是失败者,最后都败在了赵旭这小子的手里!

  魏豪诚先是把赵旭奚落了一通,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别看赵旭现在蹦哒欢,早晚会让他拉清单!

  鲁南一番感慨,感觉人生过得真失败!本是临城赫赫有名的富二代,如今不知道被谁打成了太监不说,恐怕鲁家也要步入魏家的后尘,要破产了!

  魏豪诚一拍鲁南的肩膀,对鲁南劝道:“南少,你......”

  话说到一半,突然一手抓着鲁南的后衣襟,一手抱起他的大腿,将他扔进了湿地的沼泽泥水中。

  就听“噗通!”一声,湖中溅起一蓬水花。

  鲁南向魏豪诚挣扎着求救说:“魏豪诚,救我!我不会水......”

  魏豪诚嘴角露出了阴森地笑容,冷声说了句:“我当然知道你不会水!鲁南,我魏家破产,你这个小班跟想骑在我脖子拉屎,这就是你的代价!”</div>123xyq/read/3/33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