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以前,别人说李晴晴拥有赵旭这样的老公是一件幸福的事情,那一定是贬义词。不过,现在赵旭知道上进了,而且在各个方面都表现得有担当,也很出色。

  李晴晴清楚,柳媚是在真心夸自己的老公,不由嫣然一笑,说:“他哪儿有你说得那么好?媚娘,你要是喜欢就拿去好了。”

  “可惜啊!你老公对你情有独钟。我看就是想挖墙角,都没得挖!”

  赵旭端着最后一盘菜,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对老婆李晴晴还有柳媚招呼说:“你们在那儿聊什么呢?快过来开饭了!”

  李晴晴招呼着秘书邓思婕,让她和自己进了卫浴间洗了手。

  赵旭开了一瓶红酒,给一人倒上了一杯。

  小叶子对赵旭稚声地问道:“爸爸,你们都喝酒,那我喝什么啊?”

  赵旭拿了一罐饮料,给女儿开启后,放在了她的面前。目光充满爱意,摸了摸女儿的头,笑道:“叶子,又怎么会少得了我大宝贝儿的。”

  邓思婕是第一次看见小叶子,对李晴晴说:“李总,你得女儿真心漂亮!看来,基因遗传蛮强大的。”

  小叶子歪着脑袋,眨着扑闪扑闪的大眼睛,萌萌地说:“阿姨,你也很漂亮!”

  众人一听,都被小叶子逗得笑了起来。

  小叶子的神态萌萌达,又聪明、乖巧、伶俐,的确很讨人欢喜。

  李晴晴举杯,环视着众人笑着说:“谢谢你们来参加我和赵旭的乔迁之喜。来,这杯酒我敬你们。祝你们单身的赶紧脱单,也祝你们事业有成。”

  一阵觥筹交错碰杯的声音晌起后,众人各自干了杯子里的酒。

  “菜快凉了,大家快吃菜吧!”一杯酒落肚后,李晴晴对众人招呼说。

  柳媚笑道:“我可要好好品尝一下赵先生的手艺。”说着,先动了筷子,在一条红烧鲟鱼的鱼肉上夹了一口。

  尝过后,向赵旭一竖大拇指,眉飞色舞地说:“晴晴,你好有福气啊!赵先生烧得菜也太好吃了吧。”

  李晴晴得意地笑道:“你们不知道,以前我老公在家带孩子的时候。别的没琢磨,就光琢磨做饭了。我们刚结婚的时候,烧菜那叫一个难吃。现在的厨艺真的好多了。”

  “岂止是好多了,简直是专业级的。”一直默不作声地邓思婕,开口赞道。

  赵旭是一个善于动脑琢磨的人,家里的菜谱买了一大堆,没事儿就看烧菜的节目,就连刷小视频,也是看各种美食节目。

  这一桌子菜,从卖相上来看,色相味儿俱全。味道儿属实不错,虽然无法媲美米其林店的大厨,但是比起一般厨师来,也不遑多让。

  赵旭见大家都夸他做菜做得好吃,高兴地说:“既然大家喜欢吃,那就多吃点儿!”一边说着,一边又给倒满了酒。

  柳媚半开玩笑地说道:“赵先生,你这是让我们不醉无归的意思吗?”

  “大家尽兴就好!”赵旭咧嘴笑道。

  李晴晴担心柳媚脑瘤的病情,对她小声地劝道:“媚娘,你少喝点儿酒!喝多了,对你身体不好。”

  她没直接说“脑瘤”的病情,就算人家是病人,也是非常在意隐私的。

  柳媚淡然一笑,说了句:“晴晴,我没事!人活一世,不就图得潇洒快乐嘛!如果不快乐,我宁愿......”

  李晴晴打断了柳媚的话,说:“媚娘,你不许说傻话。我托省城的朋友,在省医院联系了一个专家。等我忙过这几天,就带你去瞧瞧。”

  李晴晴感觉柳媚这人不错,才真心与她相处。说得话也都是肺腑之言。再说,大家从以前的老房子,又同时搬到一个小区来,也算是很有缘份。

  柳媚听了李晴晴的话,让她非常感动。

  她脑瘤的事情,对鲁老爷子说过。可鲁老爷子说,让她先执先完任务,再去医院做手术。说白了,就是担心柳媚在手术台上下不来。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岂不是白白培养了。

  柳媚身边没有亲人,她自己也害怕是恶性肿瘤。就一直拖没做手术。见李晴晴为了自己,四处托关系。又怎么能对李晴晴和赵旭下得去手!

  李晴晴见柳媚神情微微发愣,好像走了神儿,出声对她唤道:“媚娘!媚娘!”

  柳媚回过神儿来,“哦!”了一声。

  “媚娘,你在想什么呢?”李晴晴问道。

  柳媚握住李晴晴的手,感动地说:“晴晴,谢谢你!你不必为我的事情劳心费神了。人的命运天注定,还是凭天由命吧。”

  邓思婕不清楚发生什么事情,就没敢胡言插言,而农泉只顾埋头吃饭。一只烧鸡,被他吃了大半个,还啃了两只猪蹄,干掉了四只螃蟹、大半盘酱牛肉,吃得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赵旭见话题有些沉重,急忙岔开话题,说:“来,我们继续喝酒!柳媚,你还是听晴晴的话,少喝点儿酒吧。”

  “行!”

  柳媚不想扫大家的雅兴,再次喝酒的时候,只喝了三分之一。

  赵旭故意对老婆李晴晴说:“晴晴,我下周一要和陈老去外地,可能要去住上一个月左右。接送孩子不行就雇个保姆,或是让农泉帮着接送吧。”

  李晴晴听了微微吃惊,没想到赵旭会要出差。眨着美眸问道:“你和陈老要干嘛去?”

  “陈老在北河市有个疗养中心。他不是年岁大了嘛!要去北河疗养。”

  “哦,那你去吧!孩子让农泉帮着接送就行。”李晴晴对埋头造饭的农泉问道:“农泉,你接送叶子行吗?”

  农泉信誓旦旦地保证道:“放心吧,少夫人!保证没问题。”

  农泉做别的事情,虽然有些傻乎乎。但胜在他对叶子特别好,又会驾驶,武功又厉害。

  小叶子也喜欢和农泉玩耍。所以,让农泉接送孩子,是个不二人选。

  赵旭在说出这件事情的时候,用眼角的余光仔细观察着柳媚的面目表情。

  果然,柳媚听到自己要和陈天河外出疗养,情绪上起了波动!</div>123xyq/read/3/33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