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最快更新女神的上门豪婿(又名:女神的超级赘婿,主角:赵旭) ! 今天是陈升“金盆洗手”的大日子,一旦陈升出手,那么他就永远不可能退出江湖。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这句话,就是最真实的写照。

  原本,张初怡是来报道陈升“金盆洗手”的事件,可突发的状况,让她茫然不知所措。

  这种江湖恩怨,一旦被曝光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她内心有些紧张,偷偷瞄了一眼赵旭,见赵旭负手而立,一脸淡定神闲的神色,心里很是钦佩他的这份淡定从容。

  想走吧!又不甘心。

  留下吧!又担心被秧及池鱼。

  陈升的儿子陈天瑞,继承了父亲的衣钵,是一名“地榜”高手。武功修为还不错,位列“地榜”前一百名。

  陈天瑞指着青年怒道:“你真是欺人太甚,我陈天瑞今天要好好教训教训你!”

  说着,向青年扑去,一拳向青年的胸口捣去。

  青年闪身一避,对陈天瑞讥笑道:“你火候还嫩,不是我的对手!让你老子和你一起上吧?”

  “哼!杀鸡焉用宰牛刀。”

  陈天瑞再次扑向青年。

  二人拳打脚踢,战在一起。

  以赵旭现如今的实力,能轻易看穿青年和陈天瑞的修为。

  青年的功夫,至少能排在“地榜”前二十名。那陈天瑞又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两人交手五十招过后,被青年逮住机会,一脚踢在陈天瑞的腹部。

  陈天瑞被踢飞出去,身体刚好砸在那口棺木上,复又滚落在地上。

  “天瑞!”陈升急忙将儿子陈天瑞扶起。关心地询问道:“天瑞,你怎么样?”

  陈天瑞捂着胸口,回了句:“爸,我没事!”

  他趁机调整着紊乱的内息。

  陈升盯着青年,面露怒色,一只拳头握得“咯咯!”作晌。

  青年冷眼瞧着陈升,说:“陈老头儿,是不是忍不住想出手了?只要你一出手,你的金盆洗手大典,对于江湖朋友来讲,就是个天大的笑话。哈哈哈!......”

  “爸,不可!”陈天瑞对父亲陈升摇了摇头。

  前来参加陈升“金盆洗手大典”的好友中,也有几个是天榜之人。

  其中一个四十出头,文士打扮的人,走出来对青年说:“小兄弟,得饶人处且饶人。不管以前你们发生了什么恩怨,但陈老已经要金盆洗手,从此不理江湖是非,你这样苦苦相逼,实乃有失风度。”

  青年瞪着文士打扮的中年人,怒道:“酸秀才,你少在那里说风凉话。若是陈升杀了你父亲,你会不找他报仇吗?”

  “我忍辱负重近三十年,才有了报仇的机会!今天,我乔子骞放出话来,谁要是敢插手我们乔家和陈家的事情,别怪我不给他情面。”

  “大奎,谁要是敢出手,出手不用留情!”青年,对身边那魁梧汉子命令道。

  “是,乔少!”叫大奎的壮汉,回应说。

  这个叫“大奎”的壮汉,身高两米开外,长得虎背熊腰,身上的肌肉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看上去,就像外国大片里的肌肉猛汉一般。

  这人能将棺木,当作暗器一样精准扔掷过来,砸翻了金盆。不用想,也知道身手极为恐怖。

  大奎站在乔子骞的身边,一双牛眼大的眼睛,瞪着场中的诸人。

  众人被大奎的气势所慑,纷纷选择向后退了开去。只有被叫做“酸秀才”的那个文士,没有向后退去。

  赵旭带着张初怡和曲峰站得位置较远,三人站在原地,继续驻足观望着。

  酸秀才走到陈升的身边站定,对陈升说:“陈老,今天是你金盆洗手的大日子,你不能出手,还是由我来代你出手吧!”

  陈升对酸秀才一抱拳,感激涕零道:“谢谢秀才兄!”

  乔子骞见酸秀才要替陈家出头,对身边的大奎命令道:“大奎,去把这个酸秀才解决了!”

  大奎“嗯!”了一声,猛地朝酸秀才扑了过去。

  酸秀才手里多了把精致的扇子,一招“仙人指路”,戳向大奎。

  那大奎避开之后,一脚朝酸秀才踢去。

  擅长使用扇子的人,都是练“短打”的高手。

  所谓的“短打”,就是以打击对手穴位为主。

  只见那酸秀才避开之后,手里的扇子快速戳向大奎腿上的“丰隆”穴。

  一击敲中后,酸秀才心中暗喜。

  原以为,对方中招,一定会缩腿,中招的那条腿会暂时陷入麻木的状态。却没想到那大奎腿势未停,荡开酸秀才的扇子,一脚踢在酸秀才的腹部,将其踢飞出去。

  酸秀才中招倒地后,立即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眼神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神色,盯望着大奎。

  场中一些高手,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明明大奎先中招,却像是没事儿人一样。

  赵旭皱了皱眉头,知道酸秀才要遭秧了。不过,他并没有选择立即动手帮忙,而是继续旁观着。

  对方明显有备而来,他想瞧瞧还有什么花样儿。

  大奎厉吼一声,再次向酸秀才扑去。

  论拳脚功夫,那酸秀才手中虽然有精致的扇子,仍然不是大奎的对手。被大奎抓住臂膀之后,直接一记过肩摔,给摔飞出去。

  不等酸秀才站起来,大奎身体高高跃起,一记重重的肘击,狠砸在酸秀才胸口的位置上。

  噗!

  酸秀才吐出一口鲜血,胸前的肋骨,至少断了两三根,已经丧失了战斗力。

  那大奎双手一抓,直接将酸秀才的身体抓了起来。

  场中诸人看得一阵目瞪口呆,不知道这叫“大奎”的人想做什么。

  只见他抓起酸秀才之后,猛地双手下落,提膝向酸秀才的腰部撞去。

  这要是击中,那酸秀才的身体会立马瘫痪,下半生可能就要在轮椅上渡过。

  电光火石之间,赵旭屈指一弹,一粒衣服纽扣从他手中飞出,正中“大奎”右臂的“肘髎”的穴位上。

  大奎“啊!”地叫了一声,身体迅速向后暴退,手中的酸秀才直接掉落在地上,发出一声“嘭!”的声晌。

  乔子骞对大奎质问道:“怎么了?”

  大奎面露惧色,环顾着场中的诸人,说了句:“有高手!”123xyq/read/3/33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