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旭和小姨子李妙妙正在一边吃饭,一边聊天。房门再次“咚咚咚!.....”被敲晌。

  赵旭和小姨子李妙妙对望了一眼。

  赵旭朝门口走去,当打开门的时候,只见一个穿着一件衬衫西裤,衣着标准的男人站在门外。

  “你是......?”

  男人对赵旭问道:“是赵旭先生吧,有人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赵旭低头一瞧,是一个亮灿灿的金币,中间写着一个“赵”字。

  赵旭收了金币,对男人询问说:“她人在哪儿?”

  “她会去陈天河那里等你。”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去。”

  赵旭关上门后,表情复杂的走了回来。

  李妙妙好奇地问道:“姐夫,刚才那人是谁?”

  “哦,陈老的一个朋友保镖。妙妙,你在家帮我照顾一下叶子。我要去陈老那里一趟!”

  “好,你去吧!”李妙妙点了点头。

  就在那男人离开赵旭的家后,柳媚悄无声息出了门。她快速向男人追去,那男人似乎察觉到了有人在跟踪他。

  他没有直接回车上,而是绕到了另一个胡同。可刚拐进胡同里,柳媚就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柳媚学过伪装术,来之前经过简单地伪装。不是熟人的话,根本认不出她来。

  男人盯着柳媚冷声地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要跟踪我?”

  柳媚说:“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为什么要找赵旭?你是什么人?赵旭又是什么人?”

  “哼!我看你居心叵测,一定不是好人。”男人说着,一拳向柳媚的胸口捣了过去。

  柳媚对男人啐了口,说了句:“下流!”,侧身一避,避开了男人的袭击。

  接着,她一腿向男人的面门扫去。

  男人用手一挡,一股大力传来,身体连连后退了两步。

  他大吃一惊,没想到眼前的女人劲力这么大。男人从裤管里掏出匕首,向着柳媚一连刺了几刀。

  柳媚轻松避过后,瞅准机会,直接抓握住了对方的手腕。反向一折,就听“咔嚓!”一声,男人的手腕被柳媚折断。

  柳媚抓握住对方的匕首,直接将刀横在男人的脖子上,威胁着说,“我再问你一次,你去找赵旭做什么?他倒底是什么人?”

  她费尽心机在赵旭家附近呆了这么久,总算等到个有来找赵旭的人。自然不会放过刺探赵旭身世的最佳机会。

  男子冷笑了一声,脖子向前一挺,在锋利的匕首刀刃上划过。

  一道血痕在男子的脖子上绽开,嘴角挂着淡淡地笑容,倒了下去。

  柳媚大吃一惊,没想到男子会为了隐瞒赵旭的身世,而自寻死路。

  柳媚急忙用男子的衣服擦试了一下匕首上的指纹,接连几个纵跳,快速消失在案发现场。

  等赵旭出门后,就听有人慌乱地喊道:“不好了,出人命了!”

  赵旭皱了皱眉头,见很多人急匆匆向着前边拐弯处的弄巷里奔了过去,估计都是一些看热闹的。他心想:“这个地方真的不能再住下去了,又是遭贼又是出人命的。再住下去,早晚要出事。”

  出于好奇,赵旭也向弄巷走了过去。到了弄巷之后,那里已经挤满了人。他身材算不上魁梧,但胜在身体素质特别好,硬是从拥挤的人群里挤了进去。

  当赵旭看到死者是刚刚找过自己的那名男子时,不由大惊失色。没想到这人前脚刚来找自己,就被我杀死了。

  看到这一幕,赵旭敢百分之百的肯定,凶手是冲着自己来的。

  赵旭又悄悄退了出去,然后来到了车里,打电话给陈天河问道:“陈老,我让你派人保护晴晴和我女儿的人呢?”

  “你在家,我就让他们回去休息了。不在家的时候,我再让他们暗中保护晴晴她们母女。”

  “现在即刻派人过来,我家里这边出事了。对了,小晗在你那里吗?”

  “她还没到,已经给我打过电话了,在来的路上。”陈天河对赵旭问道:“少爷,出什么事了?”

  “见面再说!你先把人派来,他们到了我就去你那儿。”

  赵旭担心女儿和小姨子李妙妙会有危险,坚持等到陈天河派人来,再离开。

  一阵“威武!威武!......”警笛的铃音晌了起来。

  赵旭见警察来了,一直坐在车里没有露面。死去的这个男人刚刚来找过自己,警察一查,肯定会审问自己。他现在要急着出去,没有时间去警局录口供。

  等了一会儿后,赵旭见有两人向自己打了个手势。

  赵旭在确定是陈天河派来的人之后,开车向陈天河的家里驶去。

  到了陈天河的家里后,赵旭原以为妹妹赵晗已经到了。陈天河告诉他,赵晗临时有事,可能晚些过来。

  陈天河连忙向赵旭询问,倒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于是,赵旭把刚才发生的命案,对陈天河讲了一遍。说赵晗的保镖刚找过自己,结果就被人杀了。当时,他急着要来这里,就没仔细查看现场。还说警察已经到了,勘察过现场后,一定会去他家里找他。所以,他一会儿还要赶回去向警方说明情况。

  陈天河点了点头,说,“清者自清,这点儿倒不用怕!只是,谁要杀小晗的保镖?又怎么会知道他出现在你家里呢?”

  赵旭闻言惊出了一身冷汗,对陈天河说:“陈老,你得意思是说,那个凶手可能就在我住的附近?”

  “这个可能非常大!你那里太不安全了。赶紧带着晴晴和孩子搬出来!你不是开了那么多星级酒店吗?在没住新房子之前,可以住酒店里。至少安全上有保障。”

  赵旭点了点头,觉得陈天河说得非常有道理。要是李晴晴和孩子真有什么三长两短,那就要抱憾终生了!

  “陈老,小晗此行来临城,除了开演唱会,还有什么事?”赵旭对陈天河问道。

  “你是他哥,我哪儿知道!这丫头就说让我给她好好接封,其它什么也没说。”

  就在这时,陈天河的贴身保镖阿枫走了过来,对陈天河说:“陈老,赵晗小姐来了。”

  话音刚落,就听一个好听的声音叫道:“陈老!”

  陈天河和赵旭同时站了起来。只见不远处一个穿着公主裙,中短发的漂亮女生向他们跑了过来。

  女人正是红遍大陆和东南亚的明星赵晗。

  赵晗在国内以及东南亚有很高的知名度,几乎是家誉户晓的大明星。

  陈天河笑眯眯地瞧着赵晗说:“晗丫头,你长得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陈老,人家压根儿就没丑过,好不好?”

  “好好好,是我说错话了!”

  赵晗和赵旭凝目互望着,她美眸里溢出了,轻启朱唇对赵旭叫道:“旭哥!”

  “小晗!”

  赵晗一个乳燕投巢钻进了赵旭的怀里,她紧紧拥抱着赵旭,伤感地哭着说:“旭哥!你怎么就狠心离开了赵家呢?连我也不要了吗?”

  赵家几个堂兄妹里面,赵旭和赵晗的关系最好。

  赵旭轻拍着赵晗安慰说:“哥哥没有不要你,但我必需离开赵家!妈妈不在了,老爸又结了新欢,我留在那个伤心地,只会徒增烦恼。”

  “可你毕竟姓赵,为什么要脱离赵家?你分了赵家的家产,赵家那些人准备将你除名了!”

  赵旭一副无所谓的表情,耸了耸肩,说:“无所谓了!他们想要把我除名,就让他们除好了。说白了,还不是怕我回去继承我爸的产业。”

  “旭哥,你不知道赵家现在都乱了套了!三叔还有赵高,准备弹劾你爸,让他交出啸天集团董事长的席位呢?”

  赵旭不耐烦地说,“小晗,我不想听赵家的事情。你来看哥,哥很高兴!等你演唱会结束,哥带你在临城好好玩一玩。不过,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赵晗眨着美眸问道。

  赵旭一字一顿地说:“你派去找我的那个人,被人杀死了!”

  “什么?”赵晗听了顿时惊叫起来。

  赵旭之前的电话卡,一直处在关闭,不在服务区的状态。赵晗来的匆忙,就派最信任的保镖去找赵旭,让他来陈天河这里见面。没想到,自己派去的人,会被人杀死。

  赵晗缓过神儿来,问道:“旭哥,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div>123xyq/read/3/33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