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最快更新女神的上门豪婿(又名:女神的超级赘婿,主角:赵旭)最新章节! 赵旭和杨兴的关系,一直不是很好。

  杨兴知道赵旭不待见自己,没想到他会出言挽留自己,颇感意外。

  杨兴趁机说道:“那就却之不恭了!”挨着杨岚坐了下来。

  杨岚有些郁闷,没想到赵旭会让杨兴留下来。她还准备和赵旭聊一些私密的事情呢。

  有杨兴在场,只能把这些话憋在肚子里。

  唤过服务生,杨兴点了一杯蓝山咖啡后,他对赵旭说道:“赵旭,之前我有得罪你的地方,希望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我杨兴在这里给你赔个不是!”

  赵旭笑了笑,说:“没想到杨兄弟这么豁达,如果我再和你斤斤计较,倒是显得我赵旭小气了。其实,你是杨伯伯的义子,我们的关系应该可以相处得很好。只要你别站错队伍就行!”

  杨兴一听,就知道赵旭这番话,是在含沙射影地说自己。

  “其实,我是误会了你和小岚。你也知道,我一直很喜欢小岚,见你和小岚走得很近,心里难免有嫉妒心作祟。现在才知道,一切都是我多虑了。以你们的关系,又怎么可能干出那种苟且之事?”

  “杨兴,你说什么?”杨岚一脸冷艳冰霜的表情,瞪着杨兴叱问道。

  “是我用词不准确!”杨兴急忙解释说:“我是说,你和赵旭还有金中,都是青梅竹马的关系。再说,赵旭都是一个成家的男人了,他怎么会和你发生暧昧的关系。”

  “赵旭,你说是不?”杨兴灼灼逼人的目光,向赵旭望了过去。

  赵旭笑了笑。

  两人一见面,就互相向对方试探。

  赵旭就喜欢和杨兴这种聪明人过招。

  赵旭点了点头说:“小岚美丽可人,又冰雪聪明。要是我没成家,真得会娶小岚为妻。”

  杨兴听了脸色微变,赵旭这番话明显是在向他炫耀。意思是说:杨岚的心在他赵旭这里,你杨兴还差得远呢。

  杨岚一副羞涩的表情,没想到赵旭会说出这番话。

  杨兴尴尬笑了两声,说:“只可惜,你已经成家了!”

  “没什么可惜的!晴晴很好,我现在又有了小岚这样的好妹妹,已经知足了。”话锋一转,赵旭对杨兴说:“杨兴,我不管小岚最终的归宿会不会选你。但你既然知道我和她是青梅竹马的关系,就应该知道我赵旭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要是娶小岚的那个男人对她不好,我会亲自出手收拾她的。”

  “我也一样!”杨兴瞧了杨岚一眼。

  赵旭见杨岚神色扭捏,岔开话题说:“我们还是别谈么事儿了。正好你今天也来了,我们谈谈新经济特区的规划吧!”

  赵旭故意让杨兴发表他的建议。

  不得不说,杨兴这个人很有商业头脑。将“怀安集团”在新经济特区的规划商业区域,讲述的头头有条。

  赵旭听了杨兴的陈述后,对这人真得是刮目相看。

  怀安集团,自杨怀安退休后,一直是杨兴在把持。后来,杨岚归国,杨兴才把公司CEO的位置让给了她。

  这人的确有才华,是个干大事的料。

  只可惜,赵旭已经知道杨兴是“东厂”的人,两人注定是敌对关系。

  在咖啡厅里坐了两个多小时,赵旭并没有从杨岚和杨兴的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只是,杨兴最近行为变得反常,天天安心在杨家打理一切,这引起了赵旭的注意。

  上次,参加厂狗大聚会的时候,赵旭可是探知杨兴在“东厂”是一个举重若轻的头目。

  按理说,以他的身份,应该很忙碌才对,怎么会突然间闲下来了?

  从咖啡厅离开后,杨兴带着杨岚先一步离开了。

  赵旭开车返回到了“杏府园”。

  听到房门传来动静,陈小刀打开房门,对赵旭打着招呼说:“少爷,你回来了?”

  赵旭“嗯!”了一声,对陈小刀问道:“小刀,向魁离开了吗?”

  “没离开,刚才透过窗帘的缝隙,我看到向魁了。”

  “那再继续等一会儿!”

  赵旭进了屋子后,他和陈小刀坐在房子的阳台上。

  两人一边抽着烟,一边聊着天。

  赵旭对陈小刀讲述了杨兴最近举止异常的情况。

  陈小刀听了之后,皱起眉头对赵旭说:“少爷,按你得说法,杨兴没参与刺杀谷方的行动?”

  “不能这么说!”赵旭摇了摇头,说:“对付谷方这样的角色,根本不用杨兴亲自出手。只要有谷方盟的内应,他随便派个人去,都能解决掉谷方。”

  “那他怎么会这么闲?你不是说,他在东厂的身份应该不低吗?”

  赵旭皱着眉头,说:“我也闹不清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这时,对面房子的灯攸地熄灭了。

  陈小刀目光望向对面的别墅,说:“少爷,该我们行动了!”

  “不急,一个小时之后再行动!”赵旭非常有耐心地说。

  两人在阳台上又聊了一个小时,然后悄悄出了门。

  对面的别墅里,早已经漆黑一片。

  床上,一对男女互相搂抱着,睡得正浓。

  陈小刀在一楼弄出了动静,将一个花瓶给打碎了。

  听到有东西破碎的声音,把睡梦中的向魁和女人吓了一跳。

  女人对向魁说:“魁爷,怎么好像有东西破碎的声音?”

  向魁掀开被子从被窝里跳下床,拿过床头柜上一把明晃晃的尖刀,对床上的女人说:“我去瞧瞧!”

  女人“嗯!”了一声,将被子紧紧裹住身体。有些害怕地说:“魁爷,那你小心些!”

  就在向魁离开房间后,房门再次打开。

  女人刚想张口说话,只觉得眼前一花,脖子就挨了一下,眼前一黑,晕倒在床上。

  从头到尾,除了女人瘫倒在床上,没发出一点儿的声音。

  陈小刀将女人击晕后,又出了房间,想瞧瞧赵旭演得这场好戏。

  就在向魁拿着尖刀走到一楼后,见地上一个花瓶碎了一地。

  客厅里,一扇窗子是开着的,被风吹开后,窗帘在随风飘动。

  向魁以为花瓶是窗子开了之后,再吹倒打碎在地的。

  他走到窗前,正要伸手去关窗户。

  一只冰凉的大手,突然摸到向魁的手上。

  赵旭用口技学着谷方的声音,声音嘶哑地叫道:“向魁,我死的好惨啊!”

  一句话,把向魁吓得魂不守舍,身后急忙向后退去,一个咧咀绊在椅子上,摔倒在地。123xyqx/read/3/33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