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若烟冷眼瞧着赵旭,一张俏脸变得冷若冰霜。

  “好!很好。赵旭,这就是你对我的态度?我刘若烟自认没对你做过什么坏事,可你的无情却深深伤害到了我。”

  “错就错在,你是刘文茵的妹妹!”赵旭说。

  一听赵旭说出“刘文茵”这三个字,刘若烟这才清楚赵旭为什么冲自己发火的始末。

  她回头瞪着施浪质问道:“是你告诉赵旭的?”

  施浪理直气壮地说:“不错!”

  “刘若烟,别忘了!你是一个有婚约的女人。你整天和赵旭这个有妇之夫混在一起,算怎么一回事?再者说,赵旭的老爸,是你姐夫。赵旭应该管你叫小姨才对!”

  “你闭嘴!”刘若烟出声对施浪厉声喝道。

  她和赵旭的这层关系一旦被披露,那么两人的关系注定无法挽回。

  刘若烟对施浪冷声说:“施浪,我现在明确告诉你。我刘若烟悔婚了!我不会和你结婚的,你们施家死了这条心吧!”

  “若烟,你!......”

  施浪大惊失色!

  他原以为,断了刘若烟对赵旭的念想,刘若烟就会死心踏地的跟自己结婚。没想到会弄巧成拙,刘若烟直接要与自己解除婚约关系。

  林俏站在一旁,她见小姐刘若烟,一张俏脸变得冷若冰霜。

  冷得让人心疼,冷得让人害怕!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刘若烟这副表情模样。

  林俏身为刘若烟的婢女,太了解刘若烟了。她出声对刘若烟说:“小姐,我们还是走吧!”

  再留下去,只会徒增悲伤。林俏不想刘若烟再执着的继续下去,出声劝道。

  刘若烟仿佛听而未闻一样,一双美目盯着赵旭,贝齿都快咬破了嘴唇,眼泪汪汪,努力没在赵旭的面前哭出来。

  “赵旭,我恨你!”说完,一扭头,急步匆匆离开了王家的碧湖墅。

  林俏叹息了一声,急忙跟了上去。

  刘冠上前扶起施浪,见赵旭一副抓狂的样子,说:“赵旭,今天的事情,我希望到此为止!”

  “你说到此为止,就到此为止!你算老几?”赵旭一双眸子似要喷出火来,缓步朝刘冠和施浪走了过去。

  就在这时,站在一旁的赵康和赵高,突然“啊!”的一声大叫,纷纷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

  赵旭停下了脚步,瞧了赵康和赵高二人一眼,不知道他们在捣什么鬼。

  他刚准备去收拾刘冠和施浪,却见赵康和赵高不像是在弄虚作假。

  赵康和赵高疼得死去活来,不住在地上翻滚着,二人眼神中流露着恐惧,望向赵旭说:“旭哥,救!......救我们。”

  赵旭急忙蹲了下来,瞧前赵康和赵高问道:“你们怎么了?”

  “不.....不知道!肚子好疼,我是不是要......要死了!”赵高断断续续说道。

  赵旭的目光向刘冠望去,厉声问道:“是不是你干得?”

  刘冠恣意哈哈大笑起来,说:“赵旭,要是没有把握,你以为我会单刀来赴会,连个保镖也不带?”

  赵旭鼻里冷哼一声,对刘冠说:“哼!我已经不是赵家的人了,你以为用赵康和赵高他们两个人的性命,就能要挟住我?”

  刘冠冷笑道:“要是你以为我就这点伎俩,那你就大错特错了!你可以不在乎赵康和赵高的性命,我就不信你不在乎赵家所有人的性命。只要伤到我一根头发,你们赵家所有的人,都得给我陪葬!”

  “你把他们怎么了?”赵旭怒目圆睁对刘冠问道。

  “你还是自己去问赵啸天吧!哈哈哈哈......”

  刘冠随手向赵康和赵高丢来两颗药丸。说:“把这个服下去,暂保你们的狗命!哼!一群废才。”

  赵康和赵高急忙将裹有蜡层的药丸打开,取出来了里面的药丸,哆哆嗦嗦塞在嘴里后,身上的疼痛这才感渐渐消失。

  刘冠扶起施浪,对赵旭说:“赵旭,你只不过是赵家的弃子而已。只要我愿意,有的是办法对付你!”

  望着刘冠和施浪离开,赵旭并没有上前阻止。

  从赵康和赵高刚才犯病的情况来看,赵旭就知道刘冠所言不假。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么这个刘冠就是控制赵家的那帮人。

  如果贸然追上去,杀一个刘冠倒是容易,但整个赵家真得有可能全部陪葬。如此看来,这帮人就是用这种手段控制了整个赵家。

  赵旭将目光投向了赵康和赵高,问道:“你们倒底怎么了?”

  赵康和赵高都是一脸茫然的神色,摇头说不知道。

  从二人的面部表情来判断,赵旭能判断出,赵康和赵高有可能真得不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那么只有一个可能,赵家只有他老爸赵啸天那一辈子人,知道实情。

  赵旭对赵康和赵高,说:“你们走吧!”

  赵康和赵高对望了一眼,最后二人一言不发,垂头丧气地离开了,哪还有豪门家族阔家公子哥的样子。

  金中知道赵旭心情郁闷,走上前来,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阿旭,别想太多了,晚上一起好好喝两杯吧!”

  赵旭“嗯!”了一声,说了句:“好!”

  人家金中为了帮赵旭对付施浪,特意将京城的张子安请了过来。于情于理,他都不能太私人化情绪,怠慢了朋友。

  见一个医生模样的人,拎着一个医药箱匆匆赶到李晴晴的身边,赵旭目露惊色,顾不得和金中打招呼,口中惊呼了一句:“老婆!”

  人一溜烟,朝李晴晴和王雅所在的位置跑去。

  到了李晴晴近前后,赵旭关心地对李晴晴询问道:“晴晴,你怎么了?”

  王雅在一旁解释说:“晴晴她突然肚子痛,我就喊陈医生来给晴晴看下。”

  医生替李晴晴查看过后,说:“李小姐,你最近可能因为太劳累,情绪太过于激动了。的确动了点儿胎气,得注意多休息啊!”

  “谢谢大夫!”李晴晴微微晗首,以示对医生的谢意。

  赵旭对陈医生问道:“大夫,那需要服用安胎药吗?”

  “对,得服用安胎药。”

  赵旭准备去华怡那里,给李晴晴抓几副安胎药,对陈医生道了声:“谢谢!”

  原本好好的一个生日派对,被施浪给生生搅和了。

  王雅也没心情再继续下去,对赵旭建议道:“赵旭,先扶晴晴进屋休息一下吧!我有事找你说。”</div>123xyq/read/3/33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