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香江警队的日子 第320章 盲女72小时(下)

小说:我在香江警队的日子 作者:梨花清明 更新时间:2022-11-11 10:44:59 源网站:乐文小说网
  关家琳醒来时,不知是日是夜。

  她觉得有些冷,窗门应该是开着,有风吹进来,鼻子还可以闻到一股清新的玫瑰花香。

  关家琳慢慢支撑着起来,这次眼睛倒没有那种刺痛感,应该是何医生下的止痛药起作用了。

  现在是她醒过来的第三天了,再醒来的时候,眼前仍然一片漆黑,什么东西也看不见。

  在白天的时候,父亲和母亲都陪着她,都在安慰她不要担心,相信医生会医治好她的。

  其实她知道情况不乐观,恐怕这辈子都看不见,但是为了安慰她,他们也只好往好的方面说。

  她心底越来越感到了悲观失望,她现在是眼睛盲了,脸也毁容了,明白一切实在是完了。

  “唰—”

  关家琳伸手摸索到床边的护士召铃,刚想按下去,仿佛听见有人翻阅白纸张的声音。

  护士告诉她这间是高级私人病房,这里只有她一个人躺着,不会有其他人来打扰她。

  那么一定有人在。

  关家琳咬了咬苍白的嘴唇,略略有点紧张的低声问:“有人在吗,是谁?”

  没有人回答。

  难道是她疑心了,还是出现了幻觉,她现在这种情况,哪怕是有鬼在,她也看不见。

  关家琳只好躺回床上,没有吭声,然而怕还是怕的,如果真瞎了,哪怕是鬼叫也没有用。

  她一个人靠躺在病床上,不由悲观的想着自己的未来,如果自己真的瞎了,以后该怎么办呢。

  怎么办呢?

  关家琳想哭,却哭不出来。

  这里这么静,一个人躺在医院里,让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和无助,像是被全世界遗弃了。

  关家琳用手缓缓地摸着头上的绑着的纱布,真想解开的时候,可以看到那些斑斓色彩。

  她的运气真太坏了,竟然会遭遇这么危险的事,不但失去了眼睛,还差点要毁容了。

  忽然有人提醒:“不要动纱布。”

  关家琳吓一跳。

  她下意识地往里面缩了缩身体,不禁惊恐地嚷起来,“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的?”

  对方温和地笑,“我是李仁杰警司,你忘记了,三天前我们还在美国领事馆见过面的。”

  关家琳惊异转身,他怎么在这里?

  这好像真的他的声音,这把温柔的声音,给人一种安全无害的感觉,让她慢慢放下警惕。

  接着他的脚步声响起。

  他走过来了,站在她身边,伸手去扶住她的手,让她的身体慢慢舒服地靠在床上。

  李仁杰略带歉意的说:“真是对不起,关小姐,对于这次不幸意外,也是有我的错。”

  关家琳不禁一愕,只抓紧着他的手,什么也说不出来,怎么会是他的错呢?

  那些恐怖份子去袭击领事馆爆炸,是她正好陪妈妈去办理签证业务,这种意外关他什么事?

  关家琳连忙摇着手说:“李sir,请别误会,这与你完全没有关系,是我自己运气不好”

  李仁杰解释说:“我是警方反恐怖活动警司,却疏忽这次恐怖份子袭击,造成了对你的伤害。”

  关家琳摇摇头,也打断他,“这实在不是你的错,这是一场意外的,我不会怪你的,你放心。”

  李仁杰不响。

  关家琳心里不禁有些过意不去,他应该是个好人,一定是在为我的受伤内疚死了。

  她还想要说些什么,安慰他一下,但是这刻脑子不灵光,想了半天,想不出话来。

  李仁杰换了轻松话题:“有没有闻到花香,我今天给你送了一束玫瑰,是粉红色的。”

  关家琳脸上不禁有一丝暖意,“原来是你送的呀,是不是之前还有康乃馨、百合花。”

  李仁杰不由笑出来,“没想到你除了冰雪聪明之外,鼻子还真灵,这都能被你猜出来。”

  关家琳慢慢露出一丝笑容,“我家的小花园里也种着,我自小就能分辨出来的。”

  李仁杰打量她脸上,笑说:“看你的气色,今天恢复好多了?”

  关家琳轻轻点头,“嗯。”

  李仁杰像是叮嘱小孩子那样,“接下来你要听医生的话,按时吃药,按时睡觉,知不知道。”

  关家琳觉得这位李sir人很好,对她的关心丝毫不作假,不是那种流于表面的关心。

  她和他相处的时候完全没有隔阂,像是认识很久的朋友一样,谈话气氛很轻松。

  关家琳忽然想到了什么,缓缓抬起头,“李sir,我能不能请你帮我找一个人。”

  李仁杰略带意外看她一眼,然后不动声色地问:“找人,你想找什么人?”

  关家琳脸上露出疑惑,“他叫吴彦祖,是我学校的代课老师,但不知道他为什么失踪了。”

  李仁杰嘴角有一丝笑意,“恕我冒昧问一下,你为什么一定要找到他呢?”

  关家琳没有说出来,只是一昧坚持说:“我一定要找到他,我要跟他说,会完成我们的约定。”

  李仁杰爽快答应下来,“没问题,等你眼睛恢复的时候,我保证你就能马上见到他本人。”

  关家琳心情低落地说:“李sir,谢谢你这么帮我,不过我可能会是瞎子,永远都看不见他了。”

  她那双明亮的大眼睛,失去了往日的动人明媚,变得那么空洞无神,真是让人我见犹怜。

  李仁杰笑着鼓励她:“不要怕!,只是暂时性的失明,很快就可以重新看到这个世界了。”

  他伸手去摸了摸她的侧脸,“你这么美丽的女孩子,老天怎么会让你失去最宝贵的东西呢。”

  关家琳有些羞涩的低下头,“李sir,你不用安慰我,何医生几乎已经给我判了死刑了。”

  李仁杰拍拍她肩,“我把你的病情告诉了一位美国著名眼科医生约翰逊,他十分肯定认为你的危险程度不大,只是视觉神经严重点,但绝对不至于失明的。”

  他接着又说:“我已经帮你预约了,约翰逊医生明天会在飞过来的,亲自替你诊断和治疗。”

  关家琳失声的啊的一声,情不自禁伸手出去,一手去握紧他的手,“真的吗?”

  她现在就像是溺水的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抓住那根救命稻草,便紧紧地捏着不放。

  本来她的跌落到谷底,这个男人的,忽然燃起了希望,期望这有失而复得的惊喜。

  李仁杰把手按在她的手上,肯定地说,“傻孩子,这当然是真的了,这种事我骗你做什么。”

  关家琳不好意思地笑笑,把手放了下来。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有那么肯定的态度,仿佛是一件微不足道、轻而易举的小事,但是她不认为他会故意来骗自己。

  她愿意相信奇迹会发生。

  关家琳心头最沉重的一块大石完全落地,轻轻吁出一口气,手心中不知不觉都是汗。

  李仁杰站了起来,“时间不早了,等下护士又要来赶人了,我明天早上再来看你。”

  他扶着她躺下来,替她盖上了毯子,“关小姐再见,好好地睡,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关家琳听到了他话,点点头,脸上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轻声说:“晚安,李sir。”

  随后听到他轻轻关门的声音。

  他走了。

  关家琳现在心情与昨夜完全不同了,上天仿佛给她开了个玩笑,让她虚惊一场,失而复得。

  她现在不但可以恢复光明,还可以见到她想见到的人,这对她来说,是最期盼的事情了。

  关家琳睁着那双看不见的眼睛,向着天花板,一只一只地数着绵阳,好让自己快点入睡。

  但是她现在又害怕这只不过是她幻想出来的美梦,明天一觉醒来,还是什么都没有了。

  大概是真累了,最后还是睡着了。(suya/64/6444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