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猛地出现拦在大黑骡前,沈正文赶紧拉住缰绳停下骡车。

  定睛一看,原来是李守德追了上来。

  沈正文和李守德没什么好说的,甚至都不想多看他一眼,调转车头就想从另一边离开。

  对于以前欺负他家娘子的人,他没有上去揍一顿就不错了。

  “等一下!等一下!你们先别走!”

  李守德再度拦在了大黑骡前。

  大黑骡虽然不知道站在他前面的中年男人是谁,但它感觉到了沈家人对这人不待见。

  既然如此,它也就不客气了,打了两个响鼻,把鼻涕口水甩了李守德一身。

  李守德被大黑骡吓了一跳,赶紧后退两步。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他的身上脸上已经沾染了许多淡黄色的液体,还散发出阵阵恶臭,让他恶心不已。

  “你想做什么?”沈正文冷冷看着拿帕子擦脸的李守德。

  李守德胡乱擦了几下脸,怕沈正文又要走,赶紧走到板车旁,面向李如兰。

  这一次,他再也没了之前的高高在上,态度变得客气了不少。

  虽然有些说不出口,但为了儿女们乃至李家的未来,李守德想了想,还是支吾着开口道:“如兰,你我那个,你能不能帮我求求县令大人,咱们好歹是血脉相通的兄妹,玉莲她可是你的亲侄女啊,你忍心看着她平白遭受牢狱之灾吗?”

  “呵”李如兰冷笑着对李守德说道,“你怎么还有脸跟我提兄妹二字?”

  “敢问李大官人,你何曾将我当作妹妹对待?”

  “当初你诬陷我与他人私通,将我赶出李家的时候,怎么不见你想起我和你血脉相通?”

  “如今到了需要我的时候,你想起血脉相通了?可惜,晚了。”

  “你们一大家子的嘴脸,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如今对我来说,你们连大街上行走的陌生路人都不如,更何况,是你那宝贝女儿先来惹事,我有何不忍心的?”

  原来是这样啊!

  小念念看着李守德窘迫的模样,心里气愤不已。

  她就说娘亲不可能会做出什么越轨的事情,原来都是眼前这人害的。

  这人明明是娘亲的兄长,却对娘亲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情,简直不配为人!

  想想自己的五个哥哥,每一个都对她很好,更何况她还不是娘亲亲生的。

  同是兄妹,这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你”李守德被李如兰说的脸色通红,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以往都是他教训李如兰,他何曾被李如兰这般奚落。

  可李如兰说的都是事实,他也无话反击。

  更何况,现在是他有求于人,就算李如兰说什么他也只能忍着。

  想清楚了这些,李守德咬着牙说道:“如兰,以前的事情是我不对,你就别计较那么多了。你看你现在不也过得很好么?可玉莲她不一样,她还只是个孩子啊!要是去坐牢,这辈子恐怕都过不好了”

  “她过不过的好与我何干?”李如兰转过头去不再看他,“李家的事和我没有半点干系,你走吧,我不想再看见你了。”

  话已至此,沈正文也看出自家娘子不想再多说了,驾着骡车往前走。

  “等等!”李守德站在原地冲着慢慢驶离的骡车喊道,“如兰,你就算不为我们想,连重病的父亲也不管了么?”

  李如兰闻言,心里有一丝丝的疼。

  她的父亲李成仁,小时候对她还是很好的。

  只是后来,在她克死母亲的谣言下,这才逐渐疏远。

  可即使是疏远了,事事也没将她落下,外出回来必会给她带礼物。

  若是知道了李守德欺负她,也会站在她这边教训李守德。

  父亲曾是她在这个家唯一的光与温暖。

  可惜李守德和他母亲林氏在李府一手遮天,父亲又忙于奔波,许多事情力不从心。

  李如兰也明白过来,这个世上是没有人会一直保护她的。

  人微力薄的她,自此学会了隐忍,变得沉默寡言。

  直到后来,李守德联合其母亲和妹妹一起诬陷她私通。

  父亲没有相信她的解释,而是选择将她逐出李府。

  她才明白过来,父亲对她所谓的爱,也不过如此。

  伤心之下,她选择跳湖自尽。若是没有遇见沈正文的话,她此刻已经是一具白骨了。

  她算是已经死过一次了,那一次,她就当是还了父亲的养育之恩。

  所以此刻,即使她想起父亲会有些心疼,还是忍住了没有回头。

  她不再理会身后的声音,李守德后来说了什么她也听不清了。

  她的往后余生,她要好好过,再也不要浪费在那些不开心的人和事上面。

  倒是小念念,临走前有些不甘心的瞪了李守德一眼。

  就这样放过坑害娘亲的人,也太便宜那人了。

  下次若再让她遇见,她一定替娘亲好好教训那人。

  正想着这件事呢,大黑骡的声音突然响起:“对了小丫头,你有没有跟那个县令问起怎么修成人形的事情?”

  小念念表情一僵,这事儿她还真给忘了。

  主要是当时那么多人在场,她也确实不便多问。

  “咳咳”小念念尴尬的清了清嗓子,隔空传音道,“刚刚太多人了,我不好问出口。还是等晚些时候,咱们专门去问他吧。”

  大黑骡又高兴了,屁颠屁颠的赶路。

  一家人也都不把今天的小插曲当回事,坐在骡车上开心的吃着冰糖葫芦。

  虽然被恶人先告状,但好在结局是好的。

  不过说起来,今天这县令大人的态度转变太快,对小念念又太好了,让他们到此时都还觉得有些奇怪。

  铁子嘴里吃着冰糖葫芦,口齿不清的问道:“妹妹,你以前认识那个叫县令大人的吗?他怎么对你那么好?”

  小念念摇摇头,头上绑着两个小揪揪的红绳子也跟着晃呀晃。

  “没有呀,我怎么会认识他呢。”

  “就是!”虎子表情憨憨的,“咱们妹妹都没出过咱们村呢,哪儿有机会见过那个什么县令大人。”

  团子跟着点头,“对对!我看呐,是那个县令大人看咱们妹妹长得好看,所以上来献殷勤。”

  “是啊!”圆子赞同道,“咱们可得把妹妹看好了,我看走的时候,那个县令大人可舍不得妹妹,小心他跑来把妹妹偷走了!”

  “那还了得!”虎子惊呼一声,想出了一个好主意,“咱们要不找根绳子把妹妹绑起来拴在身上吧?省的被人偷走!”

  小念念听哥哥们越说越离谱,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三锅锅,我看这样不太好吧”

  沈正文和李如兰则是直接笑了出来。

  “呵呵呵呵”

  骡车渐行渐远,撒下了一路笑声。(suya/62/6247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