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念念也不在意,盛姨娘脾气喜怒无常她是知道的。

  水被倒了,她再喝一杯就是了。

  可还没等她说要喝水呢,盛姨娘又开始下起了逐客令。

  “好了念念,你现在可以去看你的昀之哥哥了。我想休息一下,你自己去吧。”

  盛子宜丢下这句话,转身往屏风后走去。

  小念念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

  没关系,到了昀之哥哥的房里再喝也是一样的。

  她跳下美人榻,抱着那只盒子快速跑了出去。

  “哎!”扶柳拿起她落在榻上的琉球。

  “念念你忘记拿这个了!”

  小念念跑的飞快,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哪儿还听得到后面的声音。

  盛子宜无奈摇头,“罢了,终究只是个孩子,随她去吧。”

  扶柳走到屏风前,语气有些不解。

  “娘子,刚刚您为何不让她喝下那杯水,万一她把事情说出去让别人知道了......”

  “她不过才是个不足一岁的孩童而已,你看她方才那模样,傻里傻气的,一问三不知。”屏风后传来盛子宜的声音。

  “那忘忧散对幼儿副作用太大,我想了想,还是先不给她用了。山里发生的事情,或许她已经忘了。就算还记得,她连我都不告知,又怎会说给他人。”

  “这段时日,你多注意点村民们的动向就行,若有人知道了山里的事情,一律杀无赦。”

  “可是......”扶柳还想说些什么。

  “好了出去吧,我乏了......”

  盛子宜的语气中已经有了不悦,扶柳只好退了出去。

  守在门口,扶柳还是有些愤愤不平。

  她真是搞不懂,为什么自家娘子对小公子那么严苛,对隔壁沈家的小丫头却那么宽容。

  娘子明明是一个很理智的人,养在身边的小公子都被喂了忘忧散,所以小公子昏迷到现在还没醒。

  可那小丫头,娘子就这么轻轻松松放过了,未免也太区别对待了。

  她知道娘子和小公子的家族有仇,她一开始也很理解娘子的做法。

  因为她和娘子一样,身上也背负着血海深仇。

  可后来,她逐渐开始心疼起小公子来。

  小公子根本就不知道家族间的仇恨,他只是个想要得到关心的孩子而已。

  那样努力又那样可怜的小公子,怎能让人不心疼。

  盛子宜看着窗外光秃秃的海棠花树,心里有些烦闷。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面对念念那小丫头时,总是不自觉的心软。

  或许,是由于小丫头那双和某人有些相似的眼眸吧。

  小念念跑到谢昀之的房间,先是给自己倒了一大杯水。

  咕咚咕咚喝下肚后,她又倒了一杯。

  喝了两大杯水,口渴的感觉这才消失。

  谢昀之仍然在安静的沉睡着,模样看起来很安详。

  小念念想伸手摸摸他的额头,无奈腿太短够不着。

  她只好哼哧哼哧爬上了谢昀之的床,再把手探向他的额头。

  可就在这时,谢昀之突然睁眼醒了过来,猛地一巴掌拍开了那只小手。

  “你要做什么?快给我下去!”

  谢昀之的眼中满是戒备,仿佛小念念是什么洪水猛兽。

  话一出口,他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嘶哑不堪,讲出的话也有气无力。

  他撑起身子想要起身,可还没起来,手臂突然一软,他又瘫倒在了床上。M.

  小念念见状有些担心,小眉头都皱在了一起。

  “昀之锅锅,你刚醒过来,身子还很虚,还是晚点再起来吧。”

  谢昀之丝毫不领情,反而怒气冲冲看着她。

  “你对我做了什么?我怎么会全身酸痛无力?”

  小念念跳下了床,有些无语的看着谢昀之。

  “什么对你做了什么?我只是想来看看你怎么还没醒的。”

  她满脑子都是问号,明明自己什么都没做,他干嘛这副样子对自己。

  要真做什么,那她也是想给他体内注入灵气想让他早点恢复而已。

  她以前好像对谢昀之是不怎么好。

  但自从前天他们共患难以后,她认为她和他之间已经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更何况,前天她还救了他好几次呢。

  再怎么说,她都是他的救命恩人。

  可谢昀之一醒来,就对她这副态度。

  还把她的手都拍红了,实在是太过分了。

  谢昀之见小念念满脸疑惑,看起来真的不知道他是怎么回事。

  可就算他现在这样和小屁孩无关。

  但小屁孩趁着他睡觉的时候跑过来,肯定又是想捉弄他。

  谢昀之的小脸冷冰冰的,说出来的话也没有丝毫温度。

  “你给我走,我这里不欢迎你。”

  “我说你这人......”小念念被谢昀之这幅态度给气到了。

  亏她一大早就跑来看望他,亏她还想着给他注入灵气。

  没想到这人属白眼狼的,变脸这么快。

  明明前天他们相依为命的时候,他对她可温柔可体贴了,还会对着她笑。

  现在倒好,还不如从前了。

  小念念伸出一只手,气呼呼的说道:“我走可以,你先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谢昀之皱眉,冷眼看着面前气的嘴巴撅起来的小屁孩。

  “我可没拿你的东西,你的东西那么脏,就算送给我,我也不会要的。”

  小念念更加生气了,谢昀之居然嫌爹爹做的馒头脏!

  她把自己的口粮省下来给他吃,他还嫌脏。

  早知道她在山里的时候就不给他吃了,饿死他拉倒。

  小念念双手叉腰,摆足了架势,朝着谢昀之就是一顿输出。

  “怎么会有你这种忘恩负义、背信弃义、狼心狗肺的人!”

  “现在你知道嫌脏了?次的时候你怎么次的那么香,也没见你嫌脏?”

  “早知道我就不给你次了,宁愿拿去喂狗狗也不给你次!”

  她觉得自己很凶,可小奶音听起来更像是撒娇,根本就没多大威力。

  谢昀之听完这番话更加疑惑了。

  他吃她什么了?

  她怎么这么生气?

  小念念见自己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谢昀之都不知道反驳,觉得有点没意思。

  她再度把手伸到谢昀之面前,“我懒得跟你废话了,先把我的馒头还给我!”

  “馒头?什么馒头?”

  哟呵,小念念都要被气笑了。

  这个臭脸王,敢吃不敢认啊,看来她有必要好好提醒一下。

  “什么馒头?当然是我的馒头!那天我们在山里迷路的时候,你次了我一个馒头不记得了嘛?”

  “我要你现在、立刻、马上还给我!”

  M.(suya/62/6247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