饕餮福宝有空间,荒年带全家躺赢了 第59章 吓哭念念

小说:饕餮福宝有空间,荒年带全家躺赢了 作者:莉莉呀 更新时间:2022-10-04 07:03:13 源网站:乐文小说网
  席上没有酒杯,大家就用碗倒酒。

  程广碗里才倒上酒,就迫不及待的喝了一口。

  酒入喉中,他过瘾大呼:“好酒!好酒!”

  程阔见状,赶忙也喝上一大口。

  程胜看着他们兄弟俩猴急的样子,无奈的笑着摇头。

  盛子宜和王延在同一张桌子边落座,王延亲自给她倒了一碗酒。

  两人碰杯,盛子宜浅浅尝了一口。

  这酒入口的瞬间有丝丝的甜味,但随即甜味消失,只剩下浓郁的醇香。

  咽入腹中,口中还残留一丝丝的苦。

  这酒先甜后苦,倒是与她平日里喝的酒有所不同。

  但却回味悠长,让人欲罢不能。

  她忍不住又喝了一口,“王公子的酒果然好喝,就是不知这酒叫什么名字?”

  王延目光灼灼看着盛子宜,轻声提醒道:“盛娘子慢点喝,我这酒名唤暗思,容易使人沉溺其中。盛娘子若醉了,只怕会徒增感伤。”

  “暗思么......倒是名副其实。”

  盛子宜轻笑,似是被勾起了往事,眼中情绪莫名。

  暗自思慕一个人可不就是这样的感觉么,刚开始是甜的,因为思慕之人的一句话就能高兴好久。

  这种感觉容易让人沉溺其中,可暗思也只能是暗思,思慕再深也只能徒增感伤,最后只剩下苦涩。

  “好酒,今日王公子如此慷慨,我自当要喝个痛快,就算醉了又何妨。”

  盛子宜说着,把碗中剩余的酒一饮而尽。

  王延也跟着把碗中酒喝干,“那我便陪盛娘子一同沉醉。”

  李如兰看着盛子宜欲言又止,罢了,她难得想放纵一回,就随她去吧。

  房间内,小念念躺在摇篮里,和站在摇篮边的谢昀大眼瞪小眼。

  今天晚上家中实在事多,栓子和铁子带着弟弟们在外头吃饭,李如兰和沈正文在招呼客人。

  只有谢昀是吃过饭来的,于是看护小念念这个重任就落在了他的头上。

  说是看护,其实也算不上。

  毕竟小念念还小,没法翻身也没法走动,只能静静躺在摇篮里什么都干不了。

  但谢昀却把这事儿当了真,一脸严肃的站在摇篮边认真的看着小念念,生怕她跑了似的。

  小念念原本想睡一觉来着,但有人这样严肃的盯着自己,感觉实在太奇怪,想睡也睡不着。

  于是她百无聊赖的玩起了自己的手指,偶尔还放进嘴中啃上一啃,看得谢昀眉头紧皱。M.

  他嘴巴张了张想说点什么,想到小念念这么小估计也听不懂,于是又忍住了。

  但他又觉得,吃手指这件事实在不好,太脏了,于是试图用眼神来告诫小念念。

  小念念正啃着自己的手指,幻想自己啃的是一只大鸡腿。

  抬眼一看,发现谢昀正凶巴巴的盯着自己。

  这人怎么了?干嘛这么凶?

  不会是之前口水淋到他身上了,现在想伺机报复吧?

  想到此,小念念有点慌。

  不对,她有什么好慌的?

  她可是神兽,有灵力在身,对付这么一个小屁孩还是轻轻松松的。

  想到此,她低头继续玩手指。

  正在这时,她忽然感觉小腹一阵尿意,然后便控制不住倾泻而出。

  她尴尬的看了一眼谢昀,谢昀仍然是凶巴巴的瞪着她。

  尿布湿哒哒的贴在身上的感觉实在是难受,若是不及时更换,等下凉了冷冰冰贴在身上更加不舒服。

  不管了,小念念扯开嗓子嚎了起来。

  谢昀原本一本正经的想用眼神让小念念迷途知返不要再吃手指了,可没想到小念念直接哭了起来。

  他的表情一阵慌乱,他没想着把小念念吓哭的。

  刚刚那个温柔的婶婶让他看好小念念,他却把她吓哭了,岂不是辜负了婶婶的信任。

  谢昀手忙脚乱的拿过一个拨浪鼓,一边摇一边说道:“别哭,别哭,我玩拨浪鼓给你看。”

  小念念哪儿有什么心思看拨浪鼓,把头扭到一边去继续放声大哭,想让爹爹或者娘亲听见,来给自己换尿布。

  可外头众人正开心的喝着酒,程广程阔兄弟俩正鼓动大家一起玩行酒令,喧闹声震天,根本没人听见这里面的动静。

  谢昀见小念念哭得更大声了,慌得不行,又拿起别的玩具来哄,可同样不起效。

  他的心里一阵自责,自己刚刚不该那么凶,都把小孩子吓哭成这样了。

  既然是由他引起的,那必须要由他来哄好。

  玩具不管用,那他再试试别的。

  于是他伸出一只手抵住鼻尖,再用一只手拉长耳朵,两只眼睛故作斗鸡眼,喉咙里还哼哼唧唧的发出猪叫声。

  小念念愣愣看着他的样子,一时忘记了哭泣。

  因为一开始他的样子实在是高冷,和此时的搞怪模样反差太大。

  但不得不说,他这猪头扮的还挺像那么回事。

  谢昀见这招有效,接着又用力把两边的嘴唇吸入口中,扮起了尖嘴公鸡,然后又扮起了凶猛的老虎。

  小念念有些无语的看着他不停变换。

  她看出来了,他真的很希望自己不要哭了。

  但是湿哒哒冰凉凉的尿布贴在身上,难受的是自己,不是他。

  而且他真的好傻,见自己一直哭,都不知道去外面帮自己把爹爹和娘亲找过来嘛?!

  “呜哇呜哇......”

  小念念再次哭了起来,谢昀停下扮猴的动作,急的汗都出来了。

  “你,你能不能别哭了,我给你一个宝贝。”

  谢昀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刻有昀字的玉佩塞到小念念怀里。

  小念念停止哭泣,拿起玉佩瞧了瞧。

  玉佩通体碧绿,种水极好,在昏暗的煤油灯下发出莹莹的绿光。

  嗯,是个好东西,想来应该值不少钱。

  “娘亲说,这是我家的传家之宝,你可千万不要摔坏了。”

  想起娘亲,谢昀有些黯然神伤。

  他有些紧张的看着小念念手中的玉佩,生怕她随手一扔摔到地上。

  没想到这玉佩这么管用,还真能让她停止哭泣。

  既然如此,那就借给她玩一玩吧,等走的时候再拿回来就是了。

  小念念听到传家之宝四个字,双眼一亮。

  传家之宝,那应该很值钱了。

  那好吧,看在这枚玉佩的份上,她打算忍一忍不再哭了。

  反正外面那么吵好像也听不到她的哭声,哭了也是白哭,还是留着力气等爹爹和娘亲进来再哭吧。

  李如兰在外头吃着饭,感觉好像听到了小念念的哭声。

  等她走近房门边再听,发现又没了哭声。

  她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于是继续回到了席间。

  不过她心里还是有些不安,才一坐下就感觉又听到了小念念的哭声。

  于是她迅速扒拉完碗里的饭,洗洗手回到了房中。

  小念念见娘亲回来了,又开始哭了起来。

  谢昀一脸紧张的看着李如兰,生怕被她是自己把小念念凶哭了。

  李如兰却是抿嘴一笑,“乖囡囡,肯定是尿裤子了吧?”

  然后想也不想就去打热水给小念念擦身子换尿布。

  念念只有饿了或者尿了才会哭,刚刚才喝过羊奶,总不可能是饿的,肯定是尿了。

  换过干爽的尿布,小念念可算舒服了,抱着那块玉佩玩了起来。

  冤种谢昀站在一边目睹了全部过程,心里也想明白了一件事。

  所以,这小孩不是被自己吓哭的,而是因为尿裤子才哭的?(suya/62/6247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