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撩人 147米愚人,乐己,人生两大喜事——

小说:军婚撩人 作者:姒锦 更新时间:2020-11-20 00:49:18 源网站:123言情
  > 这天晚上,连翘一直没有睡好。

  很久没有纠缠过她的恶梦又来了。

  断断续续,反反复复,像电视连续剧一样,来回播出着,而男主角就是火锅同志。

  大概是受了火哥眼睛这事儿的影响,她睡觉前虽然心里挺平静的,甚至都没有流露出任何的异样儿。但或者潜意识里,已经置入了脑部细胞,一直梦着。

  梦里的场景,全都是他的眼睛看不见了,然后她牵着他的手,在沂蒙山的麦田里唱小调。

  被这恶给吓醒了两次,可是再睡下去,她又接着了刚才的梦。一晚上折腾下来,本来睡眠挺好的他,一直没有消停过。

  醒来,睡去,再醒来!

  梦魇了!

  梦里,她明明知道是在做梦,可就是醒不过来,也叫不出声儿。

  梦里,她还跟自己说,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把这个问题解决了。火哥这样的男人,若真让他的眼睛看不见,单单是这个尊严问题就能让他难受得不行。

  ……

  就这么乱七八糟地半梦半醒着,始终处于浅睡眠状态的她,睡在梦魇里,突然间,感觉到有人在撩她的头发。

  这一下,梦魇醒了。

  她疲惫地半眯着声,低低呼了一声。

  “火哥……”

  黑夜里,男人沉默了半晌,语气轻柔,全是宠溺的浅笑:“你怎么了?一晚上都睡得不好稳,是不是咱儿子又作你了?”

  “呃,好像是……”连翘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地又问:“现在几点了?”

  “快6点了吧!你再睡一会儿,不要胡思乱想。”邢爷轻搂了搂她丰腴的腰身,伸手过去,耐心地替她掖好被角。

  连翘轻轻‘嗯’了一声儿。

  却没法儿闭上眼了。

  既然都凌晨六点了,火哥到底是没有睡着,还是刚刚被她的恶梦给吵醒的?他又在想些什么呢?

  心尖上像有绳子束缚着似的,连翘想到火哥这事儿,心里老大不舒服了,堵心得慌。这个男人为了她,付出得实在太多太多了。

  “火哥,你刚才是不是在数羊啊?”

  低低笑着侧过身来,邢爷将右手的手指轻轻地插入她柔软的头发里,有节奏地缓缓替她按摩起来,不轻不重,这个动物是她喜欢的。他经常睡觉的时候替她揉揉,大多数时候,就这么揉着揉着她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连翘心酸,恶梦里醒来的语气更酸,“火哥……我好喜欢你……”

  “少废话,快点儿睡觉。你不要睡,是不是想为我做点啥服务?”

  他这话说得极低,不过,语气里的暧昧又不是寻常求欢时的那种暧昧,而是淡淡的,温馨的,没有**的一种夫妻间的表达和示好。

  连翘被他给逗乐了,闭着眼睛享受他的指上按摩,低声带着回忆的口吻说:

  “我怎么不记得,你啥时候变得这么贫的?!你还记得刚刚认识你的时候吧?那样子可严肃了,就跟我欠你钱似的,那么狠,那么讨厌!脸上见天儿的没有半点动静,吓得我肝儿颤肝儿颤的,还以为你要生吃人肉的呢!”

  “生吃人肉,亏了你想得出来。别说话了,乖乖地睡觉。”

  将她移过来靠近自己胸前,火哥笑着又顺着她的头发轻揉起来,动作熟悉。

  孕妇最好的睡姿是左侧卧位,现在他给她摆的正好是这个姿势,脑袋也正巧靠在他胸前。

  两个人离得很近,呼吸可闻,肢体交缠,亲密得依偎着。火锅同志也没有生出什么歪心思,只是静静地躺着,感受着彼此身体的相依。

  他们不仅仅是爱人,也是亲人。

  良久……

  连翘虚虚地打了个哈欠,还是没有睡着。

  其实,她真的没有睡够,但真要让她这样儿闭着眼睛就能入睡,还真是不可能。

  自己的男人承受着这样的压力,她又如何能安枕呢?将身体老老实实地缩在被窝里,她攀着他结实的手臂,牢牢地抱在自己怀里,阻止了他的动作。

  “火哥,别替我揉了,你也睡吧……咱俩一起找老周去,看谁跑得快!”

  “嗯,好吧。”男人低低应道,一个轻吻就落到了她的额头上,轻轻呢喃:“宝贝儿……”

  欲又止。

  连翘轻轻一颤。

  她想,他也是矛盾的吧,一方面想告诉她,一方面又想为了她隐瞒。

  “嗯!?”她换上了一辈子都没有用过的温柔嗓音,轻轻问他:“我在啊,火哥,你有事要说么?”

  如果他这时候能告诉她,是最好的。

  如果他一直不说,她也不会勉强,直到她找到办法解掉这万毒的毒性为止。

  然而,良久……

  他一直保持着这个动作,一动不动,迟疑了一会儿轻声笑了出来,说的是和她想象的完全两码事儿。

  “连翘,明儿约卫燎两口子一起,咱们找个清净的地方,透透气儿吧?”

  黑暗里,听着他低低的声音,连翘讷闷了:“你不是不喜欢我出去么?说要多休息,怎么想让我去玩了?”

  大手轻拍着她的后背,邢爷低下头,在她头顶蹭着,声音便从头顶传了出来。

  “你怀孩子不是挺辛苦吗?眼看越来越大,等到了**个月以后,会更不方便动弹的,生完孩子还得在家憋一段时间,所以啊,趁现在出去走走好。”

  连翘睁着眼睛,望他,但是,窗口透过来的光线太微弱了。

  她瞧不见他的表情,不过却知道他的意思,他大概是怕他以后眼睛真有什么毛病,就没有机会带她去玩了。

  心里一叹,她顺从地点了点头,随口问:“部队不是在搞特种兵大比武么?你明儿不去,这事儿怎么办?”

  邢爷沉默了一下,说:“大比武的事儿,我都交给冷枭了,这些天休息一下。”

  连翘愣了愣,没有说话。

  是不是他的眼睛情况已经很不好了?

  不由自主的,她哆嗦了一下。

  火哥感觉到了,搂了她一把:“你怎么了?抖什么?”

  “没……我……”想了想,连翘笑着往歪了说:“每次我听到冷枭的名字,就想到他那张脸,还有天蝎战队那些恐怖的传说……”

  轻笑着抱紧了他,这话邢爷听她说过,也便信了,转而单刀直入地问。

  “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么,你怕冷枭?!”

  “呃……也没有,就是不知道一个人为什么会那么可怕!”

  呵呵笑了两声,邢爷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莫名其妙又将话题扯了老远。

  “连翘,你想知道卓云熙去哪儿了么?”

  废话不是?

  自从卓家倒台以来,卓父退居二组,卓兄被捕,连翘已经很久都没有听到过关于卓云熙的消息了。

  乍然在火哥嘴里听到,便想起她恶毒的想害自己孩子那些伎俩来。

  不由得咬了咬牙。

  虽然她明知道火哥是不会放过她的,还有非常好奇,卓云熙究竟怎么样了。

  于是乎,她飞快地摇了摇头。

  想了想,才想起黑暗里他瞧不见她的摇头,又补充了一句。

  “我就是想知道啊,都好奇死了,快点儿告诉我。”

  邢爷敛了敛神,正色说:“案子是冷枭派人审讯的,审讯结束后,我直接就把她交给他了,约摸还在天蝎吃苦头呢。”

  约摸还在?天蝎!

  “火哥,你准备把她怎么处理啊?”老实说,这才是连翘比较关心的问题,毕竟那个女人也是他的一支桃花么,虽然含含从花枝儿上冒芽就被她掐死了。

  说起卓云熙,男人冷了语气,声音也变得硬邦邦的,没有半点儿温度了。

  “本来我是想亲自处理她的,但是那女人作恶太多,得罪过冷枭,顺手人性,我就把人给她了……呵,到了天蝎那地方,可比栽在我手里惨多了,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冷枭,卓云熙?

  这么八卦江湖的大事儿,连翘有点儿小兴趣了:“他们有过节?能什么过节啊,我瞧着,是不是因爱生恨啊?”

  噗哧。

  黑暗里,传来火哥忍俊不禁地笑声,大巴掌拍在她后脑勺——

  “怎么可能啊!?看来三七说得没有错儿,你的小看得太多了,想象力忒丰富。”

  连翘纠结了:“那是什么事儿?”

  “他的私事,我不方便过问。”

  “呃……”

  大手转而轻拍她的后背,邢爷的思绪飙得有点儿遥远了,竟然又将刚才的话题绕了回来,不经意地说:“我现在着重培养他,以后好接我的班。”

  “哟,你这是要提前退休?”

  连翘明知故问。

  ‘咯噔’一下,她心里像压了块儿大石头,很明显,火哥真在为他眼睛的事儿做准备了。

  沉默了一下,邢爷不太自然地笑了笑,敲她的脑袋:“傻丫,你怎么就没往好的方面想呢?难不成我这辈子就不会往上升职了么?解放军四大部,总参谋长,总政治部主任,总后勤部部长等等……难道不比我这个官大么?”

  连翘将脸埋在他的肩窝里,没有拆穿她,声音闷闷地。

  “说得有道理,算一算啊,就你这年龄,怎么着将来也得是中将啊,上将啊,大将啊……”

  被她的话逗乐了,邢爷笑着捏了捏她的脸,说:“是嘛,这种可能太靠谱了!到那时候,我一手带出来的红刺可怎么办才好?所以,我总得找一个信得过的人备选。”

  嗤嗤笑着,连翘打趣他说:“我以为你会先考虑谢队?妹夫不是?”

  说起部队的事儿,火哥兴致就来了。

  挪了挪身子,他侧翻过来,目光炯炯地盯着她的轮廓,就像打了鸡血似地,似乎精神头儿都比刚才好了数倍。

  “你以为,老子是任人唯亲的人?”

  连翘莞尔一笑:“……不敢这么以为。”

  怕她不相信似的,邢爷就事论事,一一道来:“谢铭诚也好,卫燎也好,范铁也好,还有红刺其他几个大队长也好,个个都是我自个儿选出来的,都是非常优秀的军王,但是从综合素质来考虑,最适合的人选就属冷枭了。”

  连翘忖了忖,跟着就笑了。

  “这样也好,你啊,以前就是对自己的要求太严格了。说实话,你看看有多少到了你这位置的领导,还自个儿亲力亲为的?人家天天喝喝小茶,饮饮小酒,看看报纸,泡泡小妞,日子过得多舒心……”

  暗叹了一声,邢爷的手上越发柔软,低声笑着。

  “宝贝儿,你觉得那种日子,真的舒心么?”

  心里像藏了根儿针,连翘被这话刺了一下,“还成吧。除了泡泡小妞那一条,我都能接受……知道为啥么?”

  “为啥……”

  似乎很得意自己独创的这个脑筋急转弯,她笑得咯咯直响:“因为我是女的啊,要泡的话,也是泡男人啊。”

  “你敢!”邢爷提高了嗓门笑骂。

  说完,缓了几秒,他又把脸贴在她细软温热的脸颊上,摩蹭了起来,“打断狗腿!”

  “嘿,我当然不敢。”

  连翘亲了亲他的脸,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没法儿,周公再一次召见她了。

  见状,环住了她的侧腰,邢爷仰躺下去,抿了抿唇,眼里的笑加深。

  “睡吧,看你困成啥样儿了,咱明儿再聊,明儿不够,还有一辈子呢……”

  “聊一辈子你不烦我么?”

  “只要跟你在一块儿,不管怎么样,不管做什么事都是好的,聊天更是享受……”

  “我知道。”

  说完,她放松身体了靠过去。

  就这么样吧!

  她暗暗发誓,不会给他机会‘退休’的。

  她相信纳兰女士一定解得了,即便她解不了,不还是她自己么。她可以慢慢研究,一年不行,就二年;二年不行,就三年,三年不行,那就十年,甚至一辈子,总有一天能治好他的。

  她有信心。

  ——★——

  翌日。

  连安邦在京都国际机场起身之前,给连翘打了一个电话。

  因为火哥就在旁边,连翘也没有和他多说什么,只是嘱咐着爸爸要多注意身体什么的,反正她老爸听得懂就成。

  关于老爸的去向,他俩昨晚上商量过了。

  连爸告诉火哥说,他这几天想去陪陪连翘的小姨父,索性就在他家住几天了,两个糟老头有共同的话题,年纪也差不了多少,没事儿下下棋,喝喝酒,日子也能过得快一些。

  按理说,他现在还在甄别期间,是不能随便走动的。但邢爷觉得他说得话有道理,也就没有反对。

  连翘接电话的时候,正和火锅一起在赶往郊外某乡村农家乐的路上。

  这次他们出行,火哥之所以叫上卫燎两口子。一来是为了让连翘有人陪着说话解闷,二来这小两口儿的感情一些胶着状态,也没个出路了似的。作为战友兄弟,在适合的时候推动他们一把也是好的。

  其实,在这之前,连翘已经就此次多次‘采访’过爽妞儿的心路了。

  但是,每一次她都坚定地摇头。

  对此,连翘除了叹息和劝慰,完全没有别的办法。那家伙,倔强起来比她有过之而无不及。

  何况,站的角度不同,考虑的问题就不同。

  她还是尊重爽妞儿自己的想法的。

  ……

  上午十一点左右,两辆汽车先后驶进了那个远离城市喧嚣的乡村农家乐。

  鸡犬相闻,草露飞霜,乡村盛景。

  好几天没有见到舒爽了,他们也好久都没有单独四个人一起玩了,心情似乎都挺不错的。平日里大家都是抛儿带女的,今儿孩子都送了幼儿园,一身轻松。

  连翘站在院门口,打量着这个农家小院儿,越看越觉得顺眼儿。

  不奢华,但干净。

  朴实,自然,这才是农民伯伯的真实生活。

  最主要的是,没有被城市严重污染过的好空气,真的相当的爽,就这么站在这儿,她似乎就已经能闻到了泥土地的清香味儿了。

  “老大,我们去田地里摘菜吧。这是农家乐新开的项目。在这后山坡上有好几亩蔬菜地,专供客人们自摘自用……”

  搂着爽妞儿的水蛇腰,卫燎说完的时候,心情颇好。

  瞧着爽妞儿的水蛇腰,连翘看看自己的肝子,心情很不好。

  不能比较,真不能比较。

  玩味地看了她一眼,邢爷的眼神儿越来越犀利哥了。

  他笑着冲卫燎点了点头,便转过身来替连翘将脖子上的围巾拉好,然后拉着她的小手,扶着她的腰,慢慢跟着他们的脚步往后上坡走。

  拉开了好一段距离后,他突然俯下脑袋凑到她耳边,低声说。

  “你的腰,绝对比她有个性。”

  啊哦!

  连翘哀鸣一声,掐了他一把,“邢烈火同志,你越来越不正经了,对于怀孕妇女,哪儿有这么打击的?”

  盯着她愠怒的脸儿,邢爷哈哈大笑。

  连翘望着他,也笑。

  如果真能放下身上所以的包狱,过过这样的日子,真挺好的,以前的火哥心弦绷得太紧了。

  福祸相依,谁说又不是呢?

  ……

  很快,四个人便在农家乐老板的指引下到了后山坡的蔬菜田岸。

  现在是十二月份,京都的冬季刚刚好拉开了序幕。

  所以,这几亩蔬菜地上,还架着一个温室大棚,而没有大棚的菜地,就种了一些比较能耐寒冷的小白菜,胡萝卜,土豆,葱,蒜苗等等,另外就是两块菜苗儿……

  见到绿油油的一大片,爽妞儿和卫燎搓了搓手,跃跃欲试。

  很快,两个人在脚上套着农家乐事先准备的塑造袋儿,打了个结就跳进了人的田里。回归到自然世界的都市人,如同反璞归真了似的,也顾不得自身的形象,咧着嘴在里面乐得手舞足蹈。

  大着肚子的连翘站在田岸上,手心痒痒,却也只有看戏和羡慕的份儿。

  火哥陪着她也没有下田去,还让老板找了根长条凳儿来,扶着她坐下。

  他们虽然不能娱乐,可是,看人家娱乐也是蛮好的。

  今儿的舒爽特别兴奋,叉着腰站在田里,高声尖叫着喊——

  “连子,姐给你拔几根儿胡萝卜,带回家去慢慢吃……”

  连翘就知道这家伙是没个正经的,红着脸瞥了一眼火哥微勾的唇,中气十足地回敬了过去,“甭了啊,让你家卫队帮你拔吧,拔大点儿的今晚就好下锅。”

  嗤嗤笑着,两个女人开着彼此的玩笑,听着远处村落的狗唳。

  这种纯粹的乡村感觉,让他们不禁都同样想起了沂蒙山区来。

  这种感觉,很熟悉……

  不由自主的,连翘握着火哥的手紧了紧。

  而他的回握,也非常用力。

  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田里的两个人就玩够了。卫燎提着一个装满了各种蔬菜的大菜篮子上了田岸,又将舒爽拉了起来,兴冲冲地晃动着菜篮儿邀功。

  “来来来,赶紧瞧瞧啊……老大,嫂子,咋样儿?我挑的菜,块儿头都大吧?”

  邢爷失笑得摇了摇头。

  老实说,好久没有见过卫燎这么开心了。

  “还不错,好今儿中午的菜,就由你来做。”

  挑了挑眉,卫大少爷大不惭:“嘿,你不要以为我不行啊!你问问我媳妇儿,我这手艺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啊?根本就不怎么样,压根儿就是糟蹋粮食!”

  爽妞儿非常不客气地翻着白眼儿损他。

  别说,他俩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斗嘴了,你抻掇我,我贬损你了,以前都是夫妻情趣。

  这种温馨的场景,瞧得连翘在旁边都不禁直乐呵。

  玩笑着,四个人正准备打道回府,带着胜利果实回去,就听到远处的菜田边儿,传来了挺大的吵闹声。

  远远的,他们看到有一帮子男男女女吵吵嚷嚷地过来了,越走越近,但他们走的是菜苗的地里,一边儿走,一边儿在幼苗地里拼命地用脚踩,一些人在哄笑,一些人在骂骂咧咧。

  他们的屁股后面,有一个心疼自家菜殃子的老农难受的不行,双手合十直说:

  “小哥儿们,你们要玩就摘已经成熟了的菜吧,这些都是菜殃子啊,踩坏了多可惜啊……”

  那帮城里来的公子哥儿,哪里知道‘汗滴禾下土’的滋味儿?个个带着女伴儿,喧闹着瞎起哄,带的女伴儿们,也跟着瞎捧,压根儿就不理那个快急哭了的老农——

  “小爷又不是付不起你的钱?你叽叽歪歪做什么?”

  “对,就是,不识好歹。你这些菜值几个钱啊?甭坏了爷们的兴致。”

  “……哎呀,冬少爷,你真帅。”

  一路打着嘴仗过来,连翘怔了怔,望了一眼旁边的爽妞儿。

  因为,在这帮子公子小姐们里面,俨然有孟若珍的身影。

  而她此刻,正被一个有些流气的男人搂在怀里。

  看年纪,那男的还得比她还要小几岁呢,一脸全是青涩的稚气。

  老草吃嫩牛啊!

  回视了连翘一眼,舒爽抿起了唇,撇了撇嘴,并没有说话。

  人不找事儿,事儿却会找人。

  那几个女的估计都是和孟若珍认识的,对于她和卫燎两口子之间的过节也知道得清楚,当然,都是孟若珍的片面之词。见到舒爽,几个女人仗着人多势众,便姐妹儿义气的悄悄耳语了几句,然后酸溜溜地暗损起舒爽来,一句句不堪入耳的话传了过来。

  “阿珍啊,你看看人家那样子,骚劲儿多大啊,你怎么会是人家对手……”

  “嘻,玫姐,你怎么看得出来的?”

  “一对勾魂眼,两个屁股蛋子翘成那骚样儿,一看就不是好货……就是不知道啊,被多少男人搞过了……”

  女人们很兴奋,哄的又笑了起来。

  可是,几个姐妹淘在为她出气,孟若珍却有些不厚道了。大概因为她在这事儿上吃过亏,始终没有吱一声儿。而旁边的几个公子哥儿年纪都不大,显然认不出来邢爷和卫燎,也跟着女人们笑。

  这些孩子啊,傻得一呵。

  这一下,连翘怒了,跟着就要站起来,却被火哥给按住了手。

  作为当事人的爽妞儿,反常的平静着,她只是似笑非笑地望着那几个女人,什么话也没有说。

  多反常啊!

  当然,气得最厉害的人,当数卫大少爷。只见他铁青着脸就放下手里的菜篮子,心里的火气排山倒海,他哪儿还压抑得住?走到田岸边儿,他咬牙切齿地爆喝着。

  “哟嗬,你们他妈的说什么呢?!站过来点,说给哥哥听听。”

  瞧到他脸上暴怒的表情和气势汹汹的样子,刚才还笑得挺得瑟的几个人,面面相觑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了。

  欺软怕硬,人之常情。

  何况,他杀气腾腾的架势,真的有些瘆人。

  “他妈的,你们到是说话啊,刚才不是挺能说吗?继续说啊——”卫燎的声音几乎是从胸腔里发出来的,就像训练场上喊口令似的,那样子瘆得那些人更不敢说话了。

  骂了一圈,最后,他的目光落到孟若珍身上。

  “你想找事儿是吧?!”

  “卫子,我可什么都没有说……”孟若珍的声音有点儿颤。

  自从上次连翘在校门口搞那个‘巫师事件’后,她的光辉形象便上了网,连带着潘碧的‘抛弃’,她现在的性子软了许多,说这话的时候,竟带着点儿哭腔。

  这时候,刚才搂着她的那个小公子看不下去了。怎么着也是个带把的男人,硬着头皮他也得吼一吼。

  何况,他对比了一下敌我双方的势力,虽然那两个男的块儿头大,但自己这边儿人多,他们那边儿还有孕妇,哪儿敢真怎么着啊。

  这么一想,他底气就足了许多。

  “喂,我说你什么意思,骂我女朋友干嘛,想打架是吧?”

  嗤笑了一声,卫燎晃了晃拳头,挑着眉:“打架?!老子很多年没遇到过,敢和哥哥挑战的人了!”

  老婆被人洗刷了,他一肚子火儿,正愁找不到发泄口呢。

  既然有人想当炮灰,他自然也乐于效劳。

  话落,他二话不说,甚至连就放在旁边的铁揪子都没拿,三两步过去,一个横踢就将那个男的踢翻在了地上。旁边的几个公子哥刚想出手的动作,迟疑了几秒后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他重重的拳头便如雨点般招呼了过来。

  于是,几个人打成了一团。

  田岸上,火锅同志好整以暇地‘观赏’着卫大队长的空手斗恶少,瞧那神色,完全没有要帮忙的意思。

  一个人打五个人,卫大队长游刃有余。

  很快就有两个男人被打趴下了,另外的立马做鸟兽般,抱头鼠窜地开始讨饶。

  “哎哟……大哥,别打了,别打了,咱们有话好好说……”

  停了下来,活动活动胳膊,卫燎打了一架后,心里已经舒服了许多。再说,这些都是半大不小的孩子,他也没想真把他们怎么着,吓吓得了。

  于是,他沉下脸来,恶心恶气地恐吓:“你们听好了,男的给老子把裤裆夹紧了,不然割了你们的小鸟。女的嘴巴闭紧了,小心割掉你们的舌头。”

  “是,哥哥,我们知道了!”

  认怂不是错,危难临头不认怂才是错,这几个人认罪的态度很良好。

  见到少爷小姐们想哭又不敢哭的憋屈样子,卫大队长想了想,邪恶地弯了弯唇角。

  “我说,你们想要将功补过吗?”

  “想,想,想。哥,你说我们就办……”

  摸着下巴,卫大少爷痞笑着:“那成,今儿中午你们就别吃饭了。给我监督着这几个女人,让她们把这两块菜地的幼苗全给扶正了,怎么踩死的,怎么一棵一棵买来给我补上,弄完为止。另外,每棵菜苗按20块钱计算,好好统计统计赔给人家——”

  这话刚落下,孟若珍便白了脸,急急地辩解:

  “卫子,这可不关我的事儿啊,我又没骂你老婆,你刚才看到的,我什么话都没有讲,就她们几个在这儿说。”

  情气之下说出来的话,多膈应人姐妹的心啊!

  的确她什么话都没有讲,可是几个姐妹淘却炸开了锅了,“孟若珍,你他妈什么意思?我们还不是为了帮你出气么?谁让你没事儿总在我们面前做祥林嫂的叽歪?妈的,真没义气!”

  “对,我们跟她绝交好了……”

  “事都是由她引起的,就让她栽,谁也不许帮她,我们今天守着她来栽菜……”

  临阵倒戈来得如此之快,现实报来得更快!

  一时之间,这菜地边总共有十几个人,再没有了她的同盟和朋友了。

  孟小姐急了,急忙摆手:“我,我不是那个意思,真的,你们听我说……”

  她越想解释,事情就越乱。结果终于惹毛了那个玫姐,咬着牙,她一巴掌甩到她脸上。

  “贱人,我这辈子最讨厌你这种女人,没义气没血性的东西,老娘真是瞎了眼跟你做朋友……赶紧去栽菜,别磨叽。”

  捂着脸,孟若珍脸红得能滴出血来。

  气急攻心之下,她眼睛一黑,竟然‘扑通’一声就栽倒在了菜地上。

  ……

  真的假的?

  爽妞儿望着连翘。

  连翘望着天。

  这么一来,谁也不想帮她收拾剩下来的烂摊子,很快就有人掐她的‘人中穴’,给弄醒了过来。

  现在不用卫大队长招呼,那几个小姐就开始自觉地充当了监工的角色。

  他们一致对外,将责任推给了孟若珍。

  苍白着脸的孟小姐,面若死灰,后悔不已。

  而她刚谈的那个小男朋友,刚才挨打挨得最厉害。现在缩到了人群的后面,哪儿敢再为她出头打报不平啊?

  好吧,事情得到了圆满的解决。

  爽妞儿的气儿也出了,卫大少爷的架也打爽了,当然,连翘和火哥俩的热闹也看爽了。

  回到农家乐,他们洗过手坐在房里,就等着刚才摘出来的食材加工成食物了。

  今天,还真是愉快的一天。

  虐人,乐己,人生两大喜事!

  至到他们在农家乐儿吃饱了,喝足了,又摸了会儿牌,下午四点离开的时候,据‘探子’来报,孟大小姐还在菜田里贡献着自己的劳动力呢。

  自己种下的苦果,总得尝一尝的。

  在出发回城的时候,舒爽将连翘拉着走到了一边儿,笑着对她说。

  “连子,有个事儿和你说,我和卫燎商量过了,等卫舒子放假的时候,准备再去一趟沂蒙山,带着孩子去看看石头妈和石头奶。”

  “应该去的。”连翘点了点头,有些感慨。

  卫燎和舒爽在前几年,差不多每年都会抽时间去一趟。

  最开始,两个人是分开去的,总会遇上。结果就合着伙去,再最后,就是带着孩子一块去了。

  毕竟当初认了个干娘,带着孩子去看看干奶奶,干曾奶奶也是应该做的。

  欠石头的情,他们估计得念一辈子了。

  想到沂蒙山,爽妞儿又笑着撺掇:“等明年你生完了孩子,咱们再一块去玩。”

  抿了抿唇,连翘握了握她的手,笑了,还真有点儿向往。

  “说真的,要不是怀孕,我还真的想和火锅去一趟……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去了……”

  这话里的苗头不对啊!?

  舒爽怔怔思索了几秒,拧着眉头望她。

  “连子,你是不是有啥事儿?可别瞒着姐妹!”

  “没啥事儿,这不是孕妇定时抽风么!”

  “丫的,你傻叉吧!”

  笑了一下,连翘挽着她的手往车走去。

  一路上,车窗外,掠过的是一望无际的旷野。

  宁静,幽远。

  她注视着,借着大自然的力量,在心里默默祈祷着,爸爸一定要快点为她带来好消息。

  ------题外话------

  妞们,更迟了,对不住你们。

  不好意思,各种不好意思,年底了,事情比较多……

  另外推荐一下本人的旧文:《强占,女人休想逃》,霸道男主极宠女主,欢迎阅读,呵呵——</div>123xyq/read/3/32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