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撩人 146米父女团聚,皆大欢喜

小说:军婚撩人 作者:姒锦 更新时间:2020-11-20 00:49:18 源网站:123言情
  > 在赶往机场的路上,邢爷想了想,还是决定给连翘打个电话。

  电话节奏均匀的嘟嘟着响了好几声儿,才有人接了起来,很不巧,接电话的正是连翘同志。

  “喂,火哥,你没在基地看大比武?”

  女人脆生生的声音从电筒里传过来,听得邢爷心里特别暖,冷硬的脸庞不知不觉得放柔和了许多,握着手机的手指摩挲了几秒,低沉磁性的声音也软如春水。

  “连翘,今儿中午,你让厨房多准备几个菜。”

  景里的大客厅里,连翘正在和沈老太太在下国际象棋。

  不对,严格意义上来说,她这个菜鸟三段正在被老太太狠狠虐待。所以,这会儿她的心思全放在那边儿的棋盘上,问得特别随意。

  “哦?!有客人要来么?”

  “是的,很重要的客人。”

  火哥的声音有些小兴奋,很反常和难得的小兴奋,惹得连翘立马就从棋盘上拉回神来,“谁啊?”

  “你猜猜?”

  “猜不着。”连翘嗤道。

  “呵呵,猜不着就乖乖等着!就这样,我挂了!”

  说话就挂,下一秒,那边儿就没声儿了,连翘暗暗低咒一声,磨着牙齿,恨不得咬死好个可恶的男人。

  有这么吊胃口的么?

  有么?有么?

  害怕她追问似的,她连简单的再见都没说,这不诚心让她不好过么?这好奇心憋着,她心里猫挠挠似的。

  屁股挪了挪,她目光又回到棋盘上,沉吟着走出一子。心里,却在暗忖着,大概是他哪个久别重趁的战友吧。

  这个男人,真喜欢勾搭人的神经!

  “翘丫头,你怎么了?神思恍惚可是下棋的大忌。”沈老太太查觉到她不在状态,微笑着问。

  连翘心里直哀叹!

  大忌小忌都没用,她压根儿就不是老太太的对手。

  但她是个孝顺的好孩子,抿嘴微笑着,没有将这话说出来,而是简单地将火哥刚才在电话里的意思传达给了老太太。

  “哦?!”老太太听完,笑着点了点头:“那下完这盘儿,我去厨房准备吧。”

  连翘赶紧阻止:“妈,不用了,让厨房准备就成。你啊,多歇着,累着了你,我可是会心疼的。”

  没有人不喜欢听恭维的话,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就是这个道理。沈老太明显很高兴,“呵,瞧你这嘴啊!我老骨头一把,就得多动动,舒活舒活筋骨才能多活几年。”

  “妈,你长生不老!”

  “那不成老妖婆了么?”

  “老妖婆才漂亮呢!对了,那天我给你调试的面膜你用了觉得怎么样?”

  “还成!”

  两婆媳边笑边聊边下棋,大约十五分钟后,就让人来收拾了棋盘,老太太说干就干,回房换了衣服,围上围裙就进了厨房。

  对厨房的活计,她很娴熟。

  连翘皱了皱眉,有些看不过去,于是乎,也挺着个肚子跟在她后面,屁颠屁颠地进了厨房。

  “好吧,妈,我也陪你运动运动!”

  “不成不成,你先出去。怀着身子你得多休息,我一会儿就弄好,很快的。”

  老太太关心她,连翘也乐呵:“我没事儿,妇幼院那个医生说了,孕妇适量运动对胎儿是有好处的——”

  老太太起初还是不太乐意她动手,奈何连翘也是个执着的主儿,架不住她软的硬的齐齐上阵,最后,老太太想一想,在厨房打打下手,也累不到哪儿去,只有妥协着摇头。

  “你啊,也是个牛性子的孩子,真拿你没办法。你要是腰酸了,哪儿不舒服了,就赶紧歇着去啊?”

  “知道了,妈。”

  连翘笑着瞥她一眼,老太太语气里的担忧和关心,都真真切切的,听得她挺窝心。

  不得不说,沈老太太在厨房是真心有一套的,动作娴熟雅致,刀功极佳,让她这个还上了半吊子厨艺班的伪厨师也不免有些汗颜。

  “哇,宫保鸡丁,番茄虾球,海参全家福,酸菜炖排骨……啧啧啧,妈,你真厉害……”

  “呵呵……”

  沈老太太轻笑了一声,没有再继续说。

  为心爱的男人洗手做羹汤,这事儿曾经是让她家庭生活里极暖的组成部分。所以,不管对色香味儿的掌握,还是对菜式的营养搭配,她都大费过苦心钻研,就为了养好男人的胃。

  现在发现,男人么,胃的适应能力其实挺强,什么样的都能下咽。

  抿了抿嘴,连翘观察着她的脸色,也没再吱声。

  大家都是女人,老太太心尖尖上扎过多少刺儿,她清楚得很。所以平日里不管是她,还是火哥和小久,在辞之间都会尽量避免触及老太太那些不愉快的往事。

  然而,别人如何避免,做为当事人的老太太,又哪里能真正忘掉呢?

  她之所以天天微笑,不过是不想让家人跟着她一起难过。

  婆媳俩搭配干活儿,麻利儿又自然,一边做菜,老太太一边儿将自己多年的心得教给她,配料技巧,火候的掌握。费嘴不费手,她速度极快地就做出一顿丰富的大餐来。

  饭菜弄好了,想到火哥说客人挺重要,两个人又回房换了件儿比较庄重的衣服。

  杀鸡宰羊,就等贵客上门儿了……

  可是,左等右等,耐心都快要磨掉了,火锅同志还没有回来。

  连翘正踌躇着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问问,沈老太太就安慰地说:“别急,中午这会儿,京都的交通都拥挤,那汽车密密麻麻贴得跟肉夹馍似的,估计他们是堵住了。”

  这么一说,连翘讪讪一笑,不好意思催促了。

  和老太太的贤惠比起来,她觉得自己真心蛮浮躁的。

  姜,果然还是老的辣!

  这么个完美的女人,怎么给安排这样的结局?

  心里暗叹,她逗乐似的眨了眨眼睛,笑说:“估计今儿有贵客压轴,太沉了,汽车辘轳都转不动——”

  “呵呵,你啊!”

  沈老太太笑着,这丫头很贴心,没事儿总逗她开心。

  对于烈火能娶上这样的媳妇儿,她心里是各种满意的。

  正在叨叨这会儿,景里大门的方向就传来了战神汽车的鸣笛声。

  “终于回来了!”

  连翘松了一口气,笑着扶着老太太就去了大客厅。既然有客人,还是火哥这么重视的客人,她出去相迎也是表示尊重。

  几分钟后,大客厅的门儿被推开了——

  推门儿的人是火哥,然而,走在他后面的竟然是……

  一时间,连翘微张着嘴,不会动弹了。

  第一反应,她以为自己眼花了,眼睛眯了又眯,揽着老太太胳膊的手收了又收,紧了又紧。脑子里‘嗡嗡’着,耳朵里似乎什么也听不见了。

  就连火哥的喊声,她也浑然未觉。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她的爸爸?

  爸爸死的时候,她十二岁,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十五年。十五年前就被烧成了灰,入了土的人居然会活生生的站在她面前,这让她一时半会儿哪里接受得了?

  “翘翘……”

  站在门口,离她大约五米的距离,身形高大的连安邦,眼圈红了又红。他是一个内敛沉稳的男人,再加上十五年的卧底生涯,早就历炼出了处世不惊的个性。

  但是这一刻,他完全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激动,心潮澎湃——

  惦记了整整十五年的女儿就站在面前,可是,他除了叫她的名字,竟然什么都说不出来。

  亏欠女儿的,实在太多太多。

  作为父亲,他真的不合格。

  邢爷柔和的视线望着互望着的父母俩,心里有些感慨。

  他特别理解连翘现在的心思,赶紧先招呼着怔愣的老丈人在沙发上坐下,才小心地扶着如同见到了火星撞地球,而惊掉下巴的连翘,声音又柔又低,就怕她接受不了受点儿啥刺激。

  “连翘,爸爸回来了,爸爸叫你呢?”

  微微动了动,连翘转过身子,大眼珠子铮亮铮亮的。

  视线与爸爸撞上,不是假的,不是假的,真的是她的爸爸。

  终于,她相信了这个判断,眼眶湿润了,嗫嚅着唇,好半晌才将生疏了十五年的称呼喊了出来——

  “爸,爸,真的是你么?我怎么感觉像在做梦?”

  女儿的呼唤,让连安邦眉头拧成了‘川’字,将沉浸在过往与现实的冲击情绪里纠结的思绪拉了回来,歉意地沉声道:

  “孩子,是爸爸对不起你,这么多年对你不管不顾……”

  说到这儿,他顿住了。

  同样的,他也需要时间进行空间的转换。

  他心里的情绪太过复杂,惊喜,难过,歉疚,激动,麻绳一般交缠在了一起。

  记得他走的时候,女儿才十二岁,小小的一个不点儿。十五年过去了,她现在已为人归,更是两个孩子的妈了。

  其实这些年,关于连翘的一切他通通都知道。

  烈火说得虽然不够详尽,但基本上的大事都悉数告诉了他,免得他担心。另外一方面,对于女儿这段姻缘,实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在刚刚得知的时候,他曾经追问过烈火,问他是不是觉得对他有歉意,或者其它原因将帮他照顾女儿。当时,他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那时候,他很担心。

  但是现在,见到她生活得很幸福,他的心里多少也安慰了一点。

  “爸——”

  连翘终于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了,这一声爸喊得很脆,很开心,很激动。

  见她又哭又笑的样子,邢爷怜爱的拂了拂她的头发,挑着眉玩笑道:“好了,你们父女俩再这样看来看去的,饭菜都该凉透了吧,吃饭吧,边吃边聊。”

  父母相聚的情形,也感动了沈老太太。她强压下心里带来的悸动,微笑着说:“烈火说得对,亲家公,请吧……”

  “好,好,好……”

  连爸笑着道了三声好。

  紧扣着着火哥的手,连翘觉得有种天降陷儿饼的感觉,有些不敢置信,又不得不相信,刚刚哭过,现在又笑着,样子有些逗有些别扭。

  餐桌上,连翘手里端着碗,视线每膈两秒就要往她老爸脸上瞅。

  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世界上有这么玄幻的事儿。

  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让她忍不住看了又看,连眼睛都舍不得眨。她就怕眨那么一下,老爸就飞走了。

  行为很幼稚,但这种心情,却是千真万确。

  同样儿,望着自己十五年没见的女儿,连安邦心里的激动不亚于她,眸底那抹慈爱的光芒始终落在她的身上。

  父女团聚,家庭和睦,甚欢!

  这个下午,连安邦都没有离开,久别重逢,想唠的嗑儿自然很多。

  而且,他还得留下来瞧瞧,烈火嘴里那个特别调皮特别可爱的外孙女儿小三七。

  几个人坐在大客厅里,喝着沈老太太泡的茶,不徐不疾的聊着天,渡过了一个难得的悠闲下午。

  聊天中,难免涉及到他怎么会在十五年前‘死亡’,现在又怎么活着回来了这事儿。

  因为确实涉及国家机密,连爸和火哥两个人都不约而同隐晦的避重就轻。

  对此,连翘懂,不再多问。

  看到女儿,想到十五年前的往事。这一刻,对于连安邦来说,一点儿也不轻松。

  事实上,十五年前那出连环计,正是他和邢烈火一起设计的结果。

  纳兰敏睿的真实身份,他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当时知道原来他只是她利用的对象时的痛心,现在想想心脏还抽得痛。但是,他存着饶幸的心理。

  他愿意赌,赌她不会真的利用他。

  他曾经和烈火说过,只要她不出手,他就不会计较她的身份,可以替她扛下一切的好好过日子。

  结果,他很失望,她真的做了。

  他让她顺利地拿到了位于大草原上的绝密军事基地的相关资料和图纸。只不过,那些通通都是假的,这招引君入瓮,他们悉数捕杀了前去伪基地的nua组织成员若干。

  她逃了,是他默许的。

  而剩下来的事,就全是烟雾弹了。

  邢烈火对军方内部的高层宣布连安邦泄露了国家军事机密,执行秘密枪决,而且他会亲自动手。对外面和家属宣称他有重大立功表现,为了国家英勇就义,成了一名光荣的烈士。

  这么虚虚实实,欲盖弥彰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就是为了让他顺利出国执行谍伏计划。

  而他之所以愿意这么做,完全基于两个原因:一方面是感情受到他伤,被纳兰敏睿的情感利用,让他一时回复不来,恨不得死掉。另一方面,当时军内急需要一个安全可靠的人去执行这个谍伏计划,在军人血性的推动下,他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这条路。

  正如他在那本书上题的字,他是个真正的军人。

  苟利国家生死已,岂因福祸避趋之!

  在这长达十五年的时间里,他为国家为军队搜集了大大小小的情报若干。就在不久之前,他终于掌握了一直想要拿到的某**事绝密情报。然后,为了他的自身安全,决定功成身退。

  “爸……这些年,你吃苦了……”

  看着父亲脸上若明若暗的情绪,连翘心疼不已。

  她没做过间谍,但好久看过关于间谍的电视剧,她可以想象长达十五年的日子,爸爸是怎么熬过来的,眼睛红红的,她接着又低低出声:“妈他一直以为你……以为你死了,所以,后来,她做出了许多疯狂的举动来——”。

  对于父母之前的前尘往事和恩怨,连翘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但是她感觉得到,爸爸他并不开心。

  俗话说解铃还需系铃人,爸爸老了,妈妈也老了。作为他们的女儿,这件事儿梗在他们中间,要是不能彻底打开心结,这辈子日子都不会好过,始终是个困扰,是横在心里的包狱。

  “翘翘,有些事儿,你不懂。”沉默半晌,连安邦喟叹着说。

  连翘知道爸爸不愿意提起妈妈,也许是他还怨着,也许是因为爱得太深,转成了怨……

  眉梢微挑,她岔开话题,眸底闪着担忧的光芒,轻问:“爸,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怔了怔,连爸转过头去望了望旁边的邢烈火,微微一笑,打趣起来。

  “现在啊,我还在等着组织的政治审查和甄别,没有什么的打算。”

  对于执行特殊任务的谍伏人员,重新回来后,要进行为期一年的身份甄别,这是传统。

  毕竟谍伏人员在人家的地盘上呆的时间太久,究竟有没有被别国策反,谁都不敢保证。听上去这事儿有些残酷,但事实上的确如此。

  按规矩来说,连安邦回国之后都是不能先见亲人,而是应该先膈离甄别。

  不过,谁让他是邢爷的老丈人呢?

  这也算是破例了。

  事实上,对于他的人品和对国家的信仰,邢爷是深信不疑的。所以,听了他这话,他不由得笑了。

  “爸,常规的程序咱们还是得走,不能让人说闲话,你也趁这时间休息一下。房子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就离景里不远,没事儿的时候,你就能来陪陪连翘。”

  其实他的考虑还有,在甄别期间内,暂时不能给老丈人安排职务,他也可以趁这段时间好好休息,彻底放松放松。

  这女婿,做得到位吧?

  邢爷太懂了。

  老丈人十五年的间谍生涯,那种心理的压力绝对不是普通人能承受的。

  现在的他,真的太需要休息和放松了。如果让他太快恢复工作,依他的性格又得紧张起来,年纪不小了,对身体反而不好。

  连安邦理解,点了点头,望着女儿,从她面容上依稀可以看见另一个影子,他的视线,不免又有些恍惚。

  一晃,就是十五年。

  算了,还能见到女儿一家生活幸福,好歹,老天也算眷顾他了。

  ……

  黄昏的时候,门外终于传来了连三七女士笑嘻嘻的尖叫声。

  “妈,爸,奶奶,哈哈,可爱的连三七小朋友回来了!”

  话音刚落,风风火火推门而入的小丫头,像只花蝴蝶儿似的,直接就扑了过来。

  在看到客厅里坐着的陌生男人时,三七小美妞歪了歪脖子,撅着嘴便用审视的望了过去。

  她确定自己没有见过这个人的,可是为什么,就这么瞧了一眼,就觉得他有些熟悉呢?

  而且她知道,他喜欢自己。

  欣喜地拉过女儿的小手,连翘让她靠在自己膝盖上,“三七,快,快叫姥爷。”

  “姥爷?我姥爷?”小声咕哝着,三七指了指自己的鼻头儿,还没回魂儿,“妈,你不是说姥爷早就上天堂了么?”

  噎了噎,连翘不知道该怎么和女儿解释,说得太深她也不能理解,不说吧,她又得穷追不舍地问。

  于是乎,她笑着捏了捏她的小鼻子,尽量往简单了说。

  “姥爷是去执行很重要的任务去了,而这个任务又很机密,不能让别人知道的,所以……”

  “哦!妈妈,我明白了!”不等老妈说完,三七小美妞恍然大悟地打断了她的话,笑眯眯地接着说:“姥爷就是奥特曼,他为了拯救地球,去外星球打小怪兽了。”

  一时间,小屁孩儿稚气又搞笑的话,惹得几个大人开心得直笑。

  连翘无奈地翻了翻白眼,“好吧,你也可以这么理解。”

  见到果然活泼又可爱的小外孙女,连安邦心里充满了亲情的饱胀感。带着对孩子的歉疚,他小心地向三七伸出了手,轻声说:“丫头,过来,姥爷瞅瞅你。”

  像三七这个年龄的小姑娘,虽然不至于太怕生,但有点儿小扭怩是才是正常的。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小丫头几乎没有考虑就靠了过来,蹭蹭坐在他的腿上,叽叽喳喳地说了起来,像只小麻雀似的,就开始追问他做为奥特曼打小怪兽有什么感受。

  无语……

  三七是个聪明又可爱的小孩,说话跳跃,思维有时也挺抽象,几句话下来,问得他都有些回答不上来,只会乐呵呵的发笑。对于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小外孙女,他简直稀罕到骨子里了。

  这就是为什么每个家庭都需要一个孩子的原因了。

  小孩子是生活的调剂品和必需品,他们的思想单纯,能缓解大人焦灼的心理。

  听着三七怪腔怪调,不走寻常路线的论调,大客厅里,时不时的爆发出或高或低的欢声笑语来。

  这情形,委实让人觉得有家庭的温暖。

  哪曾想,等到大家都笑得快要合不拢嘴的时候,三七小美妞突然转动着大眼珠子,在他们面儿上溜了一圈儿,贼兮兮地笑问。

  “亲爱的家长们,请问,你们开心么?”

  噗!~

  连翘没好气地瞪她,“你啊,又来了!”

  “开心,姥爷很开心。”连爸的确很开心。

  大小人似的,三七蛮成熟地点了点头,然后滑溜儿的从他怀里滑了下来,又站到沙发上去,叉着腰开始宣布。

  “好吧,现在,我告诉你们一个事实。世界上其实是没有奥特曼的,更没有小怪兽,那都是大人忽悠小孩儿的东西……”

  “……既然知道,那你还说?”连翘好笑。

  “妈,这你就不知道了,我也是为了逗你们开心啊,你们开心,三七也开心?哼!真以为小孩儿不懂啊?姥爷是去执行机密任务了,这就是爸爸常说的军事机密,不能说的那种……”

  屁大点儿小孩儿,说起话来老气横秋的。

  对于她这副样子,火哥夫妻俩和老太太是见怪不怪了。然而,初次见到的连爸真的有些接受不良了,他想不明白,现在的小孩儿脑袋都是这么好使的么?

  面面相觑之后,再次爆发出一阵大笑。

  饶是三七再聪明,也是个孩子。

  对于这阵阵的大笑她有些摸不着头脑了,摸了摸自个儿脑袋上的小辫儿,她嘟着嘴巴自自语地咕哝着:

  “人长大了,果然脑子都不好使了……”

  “连三七,没礼貌!”连翘瞪她。

  在她和火哥面前,三七怎么说成,她从来不认真纠正她。可是在长辈面前,她还是希望孩子有礼貌。

  吐了吐舌头,三七小美妞撇着嘴,傲娇地望向她老爸:“爸,你看看我妈,又作上了。”

  将她从沙发上拉下来,邢爷笑着拍了拍她的小屁股,轻斥。

  “小丫头,净瞎说,妈妈说得对。”

  瞪大了眼儿,三七不爽地望着老爸,嘟着的嘴都快要跷上天了,一时口快,不择了:

  “啊!老爸,你也不帮我。哼,你忘恩负义,我要把你的军事机密告诉我妈——”

  “三七!”

  狠狠打断了女儿的话,邢爷不敢看连翘迟疑着望过来的视线,笑着抚上女儿红润的小脸。

  “遥控飞行器好不好玩?”

  对上老爸的目光,小三七缩了缩脖子。

  小丫头年龄不大,但是常常看故事书。书里说,做人得讲信用,说过的话就一定要办到。因此,对于刚才差点儿违背了诺的话,让她有些懊悔。

  她虽然调皮搞怪,但是原则性却挺强。

  调皮搞怪这一点像连翘,原则性强这一点像火哥。

  没法儿,这小家伙儿就是他俩的一个综合体。

  “爸爸,对不起……”

  邢爷心肝儿一颤,这丫头的话,不是越描越黑么。

  轻咳了一声,他炯炯有神的目光盯着她,说:“去,给姥爷剥点儿橙子!”

  “哦!”

  在家里,三七是经常被父母使唤的小丫头。让她做些力所能及的小事儿,也是连翘和邢爷都认为理所应当的培养。没有犹豫,她立马就蹦哒着给姥爷剥橙子去了。

  话说,连翘同志生活安逸了,有些放松革命警惕性,但并不代表她脑子笨。

  女儿和老公明显有事儿瞒着她,她自然是瞧明白了。

  不过么……

  此时,此处,此环境,都不适宜对他俩‘刑讯逼供’,这个男人的嘴有多严实她太知道了,而她那个女儿也不是那么好哄的。

  思来想去,要说这两块儿硬骨头谁比较好啃,她觉得,还得从小的身上下手。

  接下来,她没有点破,佯做不知地笑着,照常和连爸闲话这些年的家长里短和心路历程。

  在讲起在m国和纳兰女士相处的那几年时,不禁有些唏嘘。

  谈到纳兰女士的时候,连爸状似无意的打听了几句,话虽说得云淡风轻,但是连翘知道,要说他半点儿不想老妈,肯定是假的。

  但是现在的情况是完全联络不上她了,就连艾擎也联系不上了,隔着遥远的大洋彼岸,亲肉分离——

  她的心里,突然涌起一阵隐隐的失落感。

  揪着了心。

  纠结。

  ——★——

  晚饭还是在一派安宁和谐又热闹的气氛中结束的。

  吃过饭,父女俩依依惜别似的又聊了一会儿。在连爸和火哥都再三保证,明儿还会再来看她,连翘才含着泪放连爸走。

  之前从老爸嘴里说出来的甄别和政治审查期,其实让她心里有点儿膈应。

  为了国家抛去家庭,豁出性命付出了整整十五年,人都老了回来还需要审查么?哪怕明明知道组织原则这东西,是对事不对人的,她还是有些纠结。

  可以理解,但真要落到连爸身上,她又有些不能接受。

  因为她的爸爸,在她心里就是正义的化身,从小崇拜的偶像,还甄别个屁啊。

  可是现在,除了任由火哥安排,她什么都做不了……

  等火哥送连爸一走,她就笑着将老太太哄回了房。

  然后,拽着三七小丫头就往房间走,她那阴沉着脸的样子,一眼看上去就是要刮风下雨了。

  “妈妈,你慢点,慢点,你怀着小弟弟呢……”

  三七偷瞥了老妈的脸色,心脏怦怦通通跳了。慢吞吞的任由她拽着,脑子里飞快地思索着对策。

  很明显,老妈的样子是要找她秋后算帐的。

  她这个老妈吧,别看平日里是个不发脾气的大好人,可是她一旦发起脾气来,简直就不是人……

  呃,貌似说错了。

  连翘完全不理会她的咕哝和挣扎,直接将小丫头拉进房间,关上了房门。撑着腰坐在她的床沿上,盯着她的眼睛,沉声问:“连三七,老实告诉我,你和爸爸知道的‘军事机密’是什么?”

  “妈妈,你在说什么啊?我刚才是瞎说的……”三七垂了垂头,没说实话。

  挑了挑眉,连翘忽地直起身来,挺着大肚子,望着小丫头因为紧张而不断来回绞动的手指,厉色道:“呵,连三七小朋友,你知不知道你撒谎很没有水准?难不成,你妈我还成敌特份子了是吧?什么事儿你们父女俩要瞒着我?”

  扁了扁嘴,小三七知道,老妈真的快要生气了!

  “妈妈——”三七扁着嘴走近她,将脑袋搁到妈妈的腿上,小手轻轻抱着她,“我答应过爸爸不能说的,好孩子不能说话不算话……”

  这话到是提醒了连翘。

  到底有什么事儿值得火哥瞒着她呢?

  今儿,非得问出来不可。

  她冷哼一声,继续用低气压敲打三七小丫头,声音很骇人:“赶紧说,你还要死倔到底是吧?”

  拉耷着眼皮儿,三七纠结了:“妈妈……我是个讲信用的好孩子……我得讲义气……爸爸给我买了遥控飞行器……”

  “好啊,你不说也可以,我现在就去找根儿棍子来,我看是你的嘴巴硬,还是你的小屁股硬,我还真就不信了,你还能受得了我的严刑拷打。”

  说完,她甩开三七的小手,‘腾’地就站了起来,不再理会她,径直往门口走——

  她当然不会真的去找棍子,说白了,这就是给三七的下马威。

  长这么大还没有挨过打的三七小美妞儿,瞪大了眼,“妈妈,你不是吧,你来真的?”

  她的小心肝都颤了,严刑拷打,有这么严重么?

  可是……

  咬着下唇,她愣是没有吱声儿。

  见到她偷偷委屈的小样子,连翘知道火候差不多了。又轻轻转过身来,叹息着瞟了她一眼,将她的小身板拉过来靠着自己,放柔了声音引导她。

  “三七,大人的世界有时候很复杂,和你想象的完全不一样。爸爸让你瞒着妈妈也许是为了妈妈好,但是有可能对爸爸却不好,你想想,要是因为你这什么义气和信用担搁了事儿,可怎么办?”

  “……”三七咬唇。

  “说话啊,你说妈妈说得对不对?你觉得哪儿不对,可以反驳。”

  扁了扁小嘴巴,三七过了好半晌儿才讷讷吱声儿,“妈妈,好吧,我说……”

  其实三七对这事儿知道的并不清楚,甚至可以说完全不知情。事际上,她所知道无非就是那天在亲子活动上爸爸的异常罢了。

  但是,她嘴里这些信息,却足够连翘整理思维。她将前因后果,还有以往的那些异样,火哥提到的沂蒙山,火哥提到的体香味儿,火哥提到说怕什么看不见……

  联想,整理,通透了之后,她浑身冷汗。

  最后,她推断出了结论,火哥的眼睛出问题了。

  究其原因,一定是和她身上的味道有关系。

  ……

  等火哥送了连爸便安顿好再回来时,三七和老太太已经各自回屋睡觉了,只有连翘斜靠在大客厅的沙发上等着他。大概是等得久了,她的长发通通散了开来,低垂在沙发上,一只手臂枕着脑袋,大眼睛直盯着她发愣,纤细的眉头蹙成了一团。

  “火哥,你回来了?”

  邢爷是一个判断能力多么强的男人?从她注视的目光里,他就知道他家小媳妇儿不对劲儿了。

  掩上门,他走过去抱起她,打着马虎眼儿,虚应着。

  “嗯,新房子,我怕爸一个人不适应,又陪他又多坐了一会儿。”

  “谢谢!”

  “傻了?”听着她客气的道谢,邢爷心里直犯抽。

  这女人对关系好和熟悉的人说话最不客气,一旦客气起来,不是脑子抽了,就是出鬼了。

  瞥了他一眼,连翘轻笑,“火哥,你和三七有什么事儿瞒着我?是不是外面养小情儿了,被女儿撞见,然后你买东西封女儿的嘴?”

  “什么乱七八糟的!老子怎么可能?”

  她笑,直盯着他。

  其实,她也没有真希望他会给她坦白眼睛的事儿。这个男人的骄傲她太了解,这个男人有多顾惜她的身体,她更理解。她之所以这么问他,说白了就是要通过观察来确认那件事。

  确认了之后,她才能想办法。

  连翘这姑娘,柔中带刚,刚中带柔。她并没有火哥想象中的那么脆弱,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事儿,既然发生了,她觉得自己都得扛住了。

  而她这样的女人,认了真要忽悠男人,虚虚实实之间,也不是那么容易让他猜透的。

  偏偏她身上这种如同两极般相斥的个性,都是邢爷最稀罕的,甚至可以说,是他一辈子都没法儿戒掉的瘾。

  谁让他爱的就是这一杯?

  在她的目光注视下,邢爷有些口干舌燥,浑身上下的细胞都下意识地紧绷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告诉她,不是害她白白担心么?

  可是,如果不告诉她,依她的小性子,这事儿一旦怀疑上了,指定会没完没了的纠缠。

  略一思索,他牵着嘴唇摇着头,轻声哄着:“宝贝儿,我知道怀孕的女人都容易胡思乱想,想来你连翘同志深明大义,知书达理,温柔贤惠,不应该和普通女人一样才对啊?”

  要搁平时他这么逗她,她指定开怀大笑起来。

  可是这会儿,她就那么直勾勾望他,视线里带着似是要看透他的光芒,好半晌儿,压根儿没有反应。

  “连翘——”

  他长臂伸出揽她到胸前。

  刚才还没动静的女人,突然剧烈地挣扎起来,仰着头瞪着他,视线仍旧盯着他的眼睛,丝毫没有要挪开的样子。

  “邢烈火,你还要垂死挣扎是吧?说还是不说?”

  红刺培训时的心理学课上曾经讲过,眼睛是直入人内心的窗户,想要看透一个人,必须先看清他的眼睛。

  所以,她就这么盯着他。

  依火锅同志的镇定功夫,按理她是不可能看出来什么的。

  可是现在不同,他的眼睛,是他现在最脆弱的部分。

  有些别扭地挪开视线,邢爷撩了撩她的头发,哄着她:“乖,咱别置气了,孕妇发脾气对孩子可不好……走,我抱你上去替你洗澡,然后咱们滚被窝了……”

  连翘默了。

  不用再问什么,她已经看出来了,差不多可以确定,火哥的眼睛的确出问题了。

  这种情况下,她没有和他斗气儿的劲儿了。

  一反刚才的刁蛮的横眉绿眼,她忽地伸出手主动揽紧他的腰,将头靠在他的胸前,贴得紧紧地,小声轻笑:

  “呵,看来你真没级着我干坏事儿,这么诈你都没有诈出来……算你乖!”

  邢爷一怔。

  随之牵着唇笑了,拦腰将她抱了起来,往楼道口走:“呵呵,走吧,都几点了,还折腾个什么劲儿。”

  软软地靠在他怀里,连翘双手圈着他的脖子,眼圈儿有些发红,但脸上一直笑着。

  上了楼,进了卧室,她借口刚刚又加了餐,胃里撑得难受,问他要了连爸家里的新电话号码,说想再和爸爸聊聊天儿,支使他自个儿先去浴室洗澡。

  点了点头,邢爷又低下头亲了亲她的额头,没有起疑。

  毕竟她爸爸刚刚回来,心心念念着想和他说说话也是人之常情。

  告诉了她号码,他进浴室前,心疼地再三叮嘱:

  “就讲一会儿啊,千万别累着,等我洗了出来就替你洗。”

  “嗯,赶紧去吧,磨叽。”连翘笑着点头。

  望着他高大挺拔的伟岸背影,连翘决定这事儿不再追问他,因为她,必须尊重他的决定。

  但是,他们是患难的夫妻,她和他,不管福祸,不管荣辱,不管好的还是坏的,这辈子都得一起共享。

  他能为她遮风挡雨,她自然也能为了他全力以赴!

  现在,她脑子里的条理,分析得很清楚了。

  她身上的体香是纳兰女士的杰作,更准确说,这一切都是纳兰女士搞出来的。而她之所以恨火哥,要报复火哥,纠其原因还是因为她老爸的死。

  现在,他老爸活生生的回来了,她心里的结自然也能够放下了。

  谁种的毒,谁会解!

  这话是纳兰女士告诉她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急迫地要找到她妈。

  而最适合去找她的人,除了她老爸,再没有别人了。既然是她自己,不说她怀孕,就算她没有怀孕,真走到了纳兰女士的面前,依她那个倔性子,也未必肯信。

  所以这事儿,她只有委托给他。

  拿起电话,她听着浴室里哗哗地水声,拨通了连爸的电话。

  “翘翘,这么晚了,你还没有休息?”对于她的突然来电,连爸有些诧异。

  听着爸爸亲切的声音,连翘嗓子痒痒的,有些哑,有些哽咽。

  “爸爸,你的我说啊,时间紧急,现在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儿,只有你才能帮我……并且,为我保密。”

  “什么事儿这么严重,你好好说。”

  迅速组织起语,连翘尽量让自己语气平稳,又清晰又简要地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讲给了老爸听。

  听完,那边儿沉默了。

  良久之后,才传来连爸无声的轻叹。

  “好,我明儿就起程去m国,我,去找她——”

  ------题外话------

  好吧,我受打击了……

  呵呵,好在,又周五了,也是个安慰……</div>123xyq/read/3/32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