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撩人 144米大nue邢婉,给劲儿求票

小说:军婚撩人 作者:姒锦 更新时间:2020-11-20 00:49:18 源网站:123言情
  > 秘书出去后顺手带上了门儿。

  看到邢老爷子脸上的表情,火锅同志眉目微微一动,随口就问了一句:

  “有事儿?”

  自从上次的事儿发生之后,他和老头子的关系虽然还是没法回复如初,像他小时候那样亲密。但是,事过境迁,母亲也回来了,毕竟又是亲生父子,能有多大的仇,多大的怨呢?

  没有刻意,但两父子之间的关系,的确有了很大的进步。

  见他脸色不太好,他关心一下自然也是应该的。

  儿子问话了,老头子朝沈老太太的方向望了一眼,目光有些闪烁。

  “绍天打电话给秘书说,邢婉失踪三天了……”

  邢婉失踪了!

  简单的几个字入了一干人的耳朵,可是,对每一个人的影响都是大不相同的。

  连翘表情没有变化,还维持着微微掀唇的笑意,不过耳朵却竖了起来。其实这样的消息,现在对她来说谈不上什么悲与喜,甚至也不会影响她多少情绪。只不过,作为一个女人,多多少少都有点儿八卦精神的,好奇之心,更是人人皆有。

  沈老太太则是完全没有动静,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比看了一条新闻,听了一个别人的故事还要没反应。

  在大家伙儿疑惑的注视下,邢老爷子清了清嗓子,没有将秘书的话转述。

  因为那实在太丢丑了,病房里除了邢家人,还有外人在,他真不好意思说出来。

  其实,秘书的原话是,易绍天来电话说,邢婉已经走了三天了,听说是和一个男人一起走的。这话说得虽然委婉,但其中的意思他听明白了。

  到底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他当然也不知道,只有无良的作者本人才知道事情的始末——

  这事说来话长,但简单概述也不过几句话。

  要说人做一件坏事儿不难,难得是一辈子总做坏事儿,估摸着邢婉同学就是这样的女人了。

  在她还没有见过易绍天之前,其实是有过一个男朋友的。那时候的邢婉还没有回到邢家,家庭条件不太好,日子过得紧巴。不过好在她模样儿长得还不错,尤其总是梨花带雨,可怜巴巴的样子挺容易引起男人的保护**。

  那男的叫方维波,刚刚大学毕业不久,在一个国企工作。家庭条件中等,虽然算不上特别好,但比起那时候家里一穷二白的邢婉来说,简直就是上天了。

  他接济她,帮助她,明里暗里都护着她,其实就是心里挺稀罕她。

  邢婉同学在那断苦难的日子里,着实也特别需要爱啊温暖啊,一来二去,两个人就这么看对了眼,谈上了朋友。男的得偿所愿,更是把她当宝似的供着,做牛做马的伺候着,跟伺候自家老祖宗没啥区别,捧在手里怕掉,含在嘴里怕化的那种。

  要说邢婉这辈子,真正享受过的爱情滋味儿,估计了就那两年了。

  按理说,如果她懂得知足的话,和这男的继续发展下去,顺顺当当的恋爱结婚生子,说不定也能获得一段美满姻缘。

  奈何,世事就是这么无常。

  后来,邢婉认识了同样挺照顾她的好朋友连翘。

  再后来,她通过连翘认识了她的男朋友易绍天。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

  比起她那个长相平平,身高平平,条件平平的男朋友,易绍天的出现如同瞬间注入她心里的一剂强心剂,让她所有的细胞都活跃了起来。

  他,是邢婉见过最耀眼的男人。

  他的条件,他的俊朗,他的气质,他的风度一件不落的全往她脑子里钻,每次见到他,她激动得都挪不开眼睛,却又不敢真正注视他的眼睛。

  从此,邢婉变了。

  没有嗅过了别人家的饭菜香味儿的人,永远不会知道自己吃的是粗茶淡饭。

  日子一天一天下来,她越来越觉得嚼着自己碗里的饭香不合口味了。

  每次想到易绍天,她对着自己那个男朋友,那是横挑鼻子竖挑眼儿,各种嫌弃看不惯。

  嫌约会她的地方不够高档,嫌他买的衣服廉价又土气,嫌他穿衣打扮不够好看出挑。总之,人只要看不对眼,看什么烦什么。

  可是,男人有时候也挺犯贱的,谁让方维波爱她啊?接下来的日子,他更是小心翼翼的对待她,生怕哪里触着了她的逆毛了。

  千般讨好,万般殷勤。

  为了满足她日益膨胀的物质需要,连父母都没有来得及孝敬,他就将每个月的工资和奖金一分不落的如数奉上,还另外干了两份兼职,早出晚归给她做饭洗衣。

  普通女人要是遇到这样有情有义的男人,估计睡着了都能笑醒。

  然而,人心不足蛇吞象。邢婉每天脑子时里想的都是易绍天,分分秒秒忘不掉,如同吸食了毒品似的上了瘾,呈现着一种想要占有的变态。这时候的她,就像一只钻入了死胡同的野狗,为了争夺那块儿骨头寝食难安,又不敢越轨。

  事情的转机,对她来说无异于天上突然掉下来的陷儿饼——

  她正式踏入了邢家大门,从此,身份地位男人还不由得她挑么?眼睛上了天的她,更加看不上那个倒霉催的男朋友了。回到邢家,她没有与任何人提起自己与那男人之间的事情,不过从此以来,她再也不理睬他的邀约,就连以前维系他们之前的金钱,她都不再需要了。

  无数次,他打电话,她都直接掐断,想要就此掐断彼此的联系。有这样一个男朋友,对这时候的邢婉来说,觉得非常的丢脸。

  可是,方维波哪里肯依啊?他付出了那么多的情感和金钱,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终于,他在学校堵住了她,她溜了,他再接着各种堵,爱能让人迷失心智,他实在太爱了,完全放不开手。

  邢婉那时候真是恨透她了,她已经着手搞易绍天了。所以特别害怕方维波坏她的好事儿,可是他却死死纠缠,让她烦躁不堪,然后心生毒计。

  她敷衍他,约他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说要和他好好聊聊他们的未来。结果,却为这个一心对她好的男人设了一个局。

  男人如约来了,一起吃了饭,她骗男人喝了点儿小酒,情浓意浓地一起逛月下的公园。公园里,正当他抱着她意乱情迷的时候,突然窜出来几个小流氓要侮辱她。方维波年轻气盛,也算有血性的男人,他挥舞着她事先就放在那儿的一根钢条与那些人厮打起来。

  那几个小流氓被骗了,以为几个人不怕一个男人,收了钱就替人办事儿。而邢婉是了解方维波的,他真的会拼了命地维护他,保护她,所以,他把那些人往死里揍。

  结果,重伤两人,一人生命垂危,一人眼睛被钢条捅破,彻底坏了。

  严格说来,他这也算是正当防卫,最多算是防卫过当。可是万万没料到,在警察赶到录口供时,邢婉却概不承认那几个小流氓有过想要侮辱她的事实,只说方维波是喝了点酒,脑子糊涂了。

  这么一来,犯罪性质就完全变样了。原本就已经不可避免的牢狱之灾,年限又往远了说。

  说白了,这正是她求之不得的,她巴不得他关上一辈子,最好永远别出来挠她的好事。

  方维波当时瞪大了眼睛,完全不敢相信,手指捏得发了白。

  含冤入狱的可怜男人活生生判了有限徒刑十三年。从此,多少个牢房里的日日夜夜,他都生生咬着血肉恨着她,恨不得她去死,或者自己去死。靠着这股子恨意,他支撑着苟且活了下来,总算着要报复的一天。无数次,他咬破手指在监狱的墙壁写上柳婉的名字,然后狠狠划上一个大‘x’,诉说他的恨意。

  他运气还算不错,因经常在监狱里‘表现优异’,七年间不断获得减刑,直到前不久最后一次减刑,他刑满释放了,刑期短了近一半。

  当然,他永远都不会知道,在这七年间,易绍天处长替他使的那些劲儿。

  说到这儿,又得提一嘴,不得不承认,易绍天是一个思想和行为都很谨慎的男人。至少,他没有想过要为邢婉去陪葬。他要的结果是——他笑着,邢婉哭着,他站着,邢婉跪着。

  所以,他绝对不会为了报复邢婉把自己给弄进去玉石俱焚。

  方维波有多恨邢婉,易绍天通通知道。

  所以,他隐忍了七年的时间,也让方维波积累了长达七年的绵绵恨意。

  出狱后的方维波,自然会去找邢婉的。

  当然,易绍天没有机会也会为他创造机会见着的。

  那一天,是他这些年来对邢婉最好的一天,他温柔地望着她笑,带她到了最好的酒店吃饭,亲自给她夹菜,亲自给她倒酒,用尽了自己全部的耐心……

  被他的**汤灌得三迷五道都弄不清的邢婉,真的以为自己的痴心终于换到了他的回头,开心得都找不到北了。

  乐极生悲的事儿真多!

  当她一抬头,看到站在角落里朝她阴恻恻冷笑的前男友,会有什么样的感觉?

  她怕,怕从易绍天这里好不容易得来的好,被那个男人破坏。

  而另一方面,在监狱里活活受了七年罪的方维波,在看到这个毁了他一辈子的女人在这儿吃香的喝辣的,家庭温馨美好和谐,又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恨!恨!恨!

  方维波似笑非笑的望了望她,走了。

  邢婉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易绍天接到了警队的紧急电话,有重大案情发生。警情重于山,他歉意的望着她,轻软语地告诉她,让她自己回家等他,然后,他便在众目睽睽之下穿过大堂匆匆离开了。

  夫妻和睦的一幕,结束了。

  当然,戏剧的效果就是这么神奇,邢婉等到的自然不是他。

  易绍天走后不过两三分钟,她就感觉自己有些不劲儿了,浑身难受,燥热不堪,像有一团火在燃烧,那种急切渴望男人的感觉主宰了她的大脑思维——

  她酒量不大好,自觉是刚才那几杯喝醉了,完全没反应过来自己喝的酒里有烈性的大剂量媚药。

  而这药,正是她正在想的天哥放的。

  她想天哥了……

  没有任何时刻,有过那么疯狂想要他的念头……

  她咬着燥红的下唇,匆匆打开自己名贵的lv小包,掏出里面镶着钻的精致手机来。心里忖着,她醉了,她要打电话给天哥来接他,如果他实在忙,她就找人来接她。

  然而,她拨号的手却被另一只手按住了。

  男人掌心里的老茧咯着了她,而男人的声音更像一只钢针猛地扎入了她的心脏。

  “你还记得我么?柳婉!”

  柳婉两个字,她有多久没有听人叫过了?

  心脏骤然一紧,可是,意识却不能指挥她的手脚了,她的脸上染上了红霞。

  微微一怔后,她舔了舔有些干涩的红唇,微微拉低了自己的领口,露出一小片染得绯红的肌肤来,眼睛热情地望着他。

  她很晕!

  她明明是想推他的,明明是想让他滚远点的。可是,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脚似的,蛇一样缠了上去,不管不顾得抱着他,搂紧他,拼命往他脸上亲。

  对于她这样的反应,方维波明显一怔。

  接着,就笑了。

  他当然看出来了她的不对劲儿,十有**是嗑药了。不过,这样最好,对于他要做的事儿来说,更是简单方便……

  他扶起了她,沿着易绍天走过的路,往大门口走去——

  酒店的大厅里,食客,大堂经理以及服务人员在内的一干人等目睹了这一场旧情人相聚的戏码。目瞪口呆之余,在他们的身后留下了憎恶的窃窃私语,感叹世风日下。

  “真不要脸,老公刚走就偷人……”

  “是啊,没看出来么,那男的是她的旧情人?人家就问她一句,立马就扑了上去,太欠操了!”

  “……你真粗鲁!”

  “对这种不要脸搞破鞋的婊子,这句话算客气的!”

  “……”

  对于这些语,邢婉其实听见了。但是,这时候的她已经完全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行为,更没有办法反驳。如同垂死挣扎的人突然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似的,她紧紧攀附着方维波的样子被酒店的监控实时的记录了下来,事后,成为了最有力的证据。

  在未来的陈堂证供里,自然也少不了这些‘正义之士’的慷慨证词。

  因为这儿的所有人,都清清楚楚地看到这个女人是自愿,而且主动勾引着旧情人离开的,绝对没有任何人胁迫过她。

  感叹一句,易处长,玩得真妙!

  ——★——

  邢婉有多久没有挨过打了?

  自从踏入邢家,她已经过惯了公主般的生活,突然间挨了这么一个重重的耳巴子,她怎么受得了?

  泪水滚了出来!

  然而挨了耳光的疼痛感,也没有减轻她身上的药性。短暂地捂了一下脸,她立马又像狗一样的爬了过去,四肢交缠在男人身上,不受理智支配的往他身上去拱,那只手更是不要脸的去拉他的皮带。

  她要!

  她想要,她觉得浑身上下有千万只蚂蚁在爬,很痒,很痒,痒到骨头缝儿里了。

  其实,这时候她已经看不清楚眼前的男人了,视线完全模糊成了一片,嘴里低低的只顾着呻吟一般叫唤,“要我,求求你……要我……”

  “你知道我是谁吗?”

  方维波恨恨的盯着她,慢吞吞蹲下身来,猛地抬起她的下巴,目光阴冷。长期的牢狱生涯,让他的声音变得沙哑不堪,浓浓的恨意无法掩饰。

  “天哥……要我……天哥……”邢婉意识完全焕散,下意识叫着易绍天。

  “贱货!看清楚,我是方维波……看清楚了吗?你想要我?要我做什么?说,说了就给你!”

  估计方维波的名字唤醒了邢婉少许的几个良知细胞,她抬起眼皮儿看了他一眼。不过两秒后,她浑浊的眼神里,又只剩下**的灼烧了。

  不管不顾,她死死缠着他的脖子,手往下滑,想去摸他,可怜地嗫嚅着唇要求。

  “要……要你……要你上我……”

  “是吗?”方维波脸上挂着鄙夷的冷笑,突然,他腾地站起身,狠狠一脚就她踹了过去,“婊子!本来看你饥渴成这样打算满足你一回。可是,你也摸到了,见到你这么让人恶心的女人,我都硬不起来!”

  太恨!太恨!

  七年的牢狱之灾,留给他的,只有恨了!在面对这个曾经让他恨不得心疼到肺里的女人,哪怕她现在的姿态足够撩人,他却提不起半点儿性趣。

  被踢到墙角的邢婉呜咽着,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被下了药的女人,哪里还有羞耻感?

  顾不上疼痛,她又慢慢地爬了过去,抱住他的腿,头脑发热地喃喃着重复那几句话,要她,要她,要他上她……

  男人憋足劲儿,用尽全力,又是一脚踹开她,但并不走远。

  似乎,他爱上了这种游戏,像猫玩一只发疯的母老鼠。

  半边脸红肿的邢婉,泪水湿了脸颊,身上的疼痛,心里的酥痒让她不由自主地开始拔自己的衣服,到到拔光,再将白晃晃的身子在地上打起滚儿来,“啊……难受,我难受……上了我吧,求求你……”

  ‘啪’的一声响过——

  她另外一边脸,又挨了一耳光,脸瞬间就肿了起来,清脆的巴掌声还伴着男人的怒骂。

  “柳婉,看到你现在下贱的样子,真他妈过瘾。狼心狗肺的臭婊子,我宁愿找只母狗也不要你……不过……”

  说到这儿,他顿了顿,阴阴一笑,抬着她的下巴,仔细看了看,“长得这么漂亮,不用也浪费了。别急啊,我马上就找人来满足你!”

  将她提了起来,男人抓着她的头发使劲儿往墙上摔了过去。

  邢婉疼得惨叫一声,但这种身体的疼痛不如心里的痒痒难受。意识迷糊之中,她竟然顾不得身上的疼痛了,伸出手指就往下,自个儿戳戳。

  男人见状,抓过她的手一阵拉扯,两三下撕了床单捆缚住,接着又给了她结结实实的一巴掌。

  “贱人,让你想,折磨死你……现在给你太便宜,等你药性过了,再给你找男人!”

  邢婉手不能动,现在就连腿都被捆住了,她想要借着摩挲缓解那种痒痒都不能够。

  挠心挠肺!

  然而,脸上火辣辣的耳光,身上被他脚踹的疼痛,都敌不过那药性的十分之一折磨!

  时间,过得很缓慢!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冰里火里,明明灭灭的灯光里,她求生不死,求死不能的煎熬着,痛苦得恨不得马上死。当然,最想的还是在临死之前能有个男人来捅捅她解去她如蚁钻心般的难受。

  终于,她晕了过去。

  身上全是冷汗,头发也被汗水打湿了。

  她是被痛醒过来的,醒过来的时候,屋子里已经没有了灯光。

  黑暗里的某一处,有一小团火光一闪一闪。

  她困难地睁着眼睛,用模糊的视线企图看清楚那个男人。

  是他……

  理智慢慢回拢,她想起来了,那个躺坐在角落里无声抽烟的男人,正是被她抛弃,被她鄙夷,恨不得他进了监狱永远都不要出来的前男友。

  “醒了?”

  随着男人不冷不热的声音,房间的灯光亮了。

  光线,昏暗。

  但她还是能够看清楚男人虽然不帅但还算端正的一张脸。

  还有,男人的眼睛,满是怨毒。

  神智恢复,她立马反应过了,尖声大叫起来:“维波……你到底要干什么?你放开我,放我回去,放我回去。”

  方维波笑了。

  下一秒,手边的烟灰缸就飞了过来,‘嘣’的一声,直接砸在了她红肿的脸颊上。

  “柳婉,你以为我还是七年前那个被你呼来喝去的傻逼男人?你以为还可以随便把我踩在脚下?那时候,我为什么顺着你对你好?不过就是因为我爱你。而你,就是仗着我爱你,肆意玩弄我,践踏我,甚至亲手把我送入那种地方,你太狠了你……你以为你现在对我说话,还好使么?好使么?”

  听着他愤怒的叫嚣怒骂,邢婉终于明白自己的处境了。

  刚才还带着怨恨的眼睛惊恐地瞪大了许多,她手足并用地想要挣扎,但是又怎么能挣脱得开?

  而身上,酸软,疼痛,折腾,她不由得屈辱地失声尖叫。

  “放开我,你对我干了什么?我要告你,我要告你强奸我……”

  “强奸?!真他妈好笑,你值得我强奸么?你看看你自己现在,脱光了在我面前都没劲。你知道我看到你这样是什么感觉么,你柳婉,连条母狗都不如!之前我还想,见到你一定先狠狠干你解恨……可是,你真让人倒胃口,连我这种在牢里饿了七年的男人都勾引不了……”

  越听,她的心越寒。

  而看到她苍白的脸,看到她痛苦的表情,方维波心里却很爽,很爽!

  这一刻,是他七年牢狱生涯里天天幻想的。

  邢婉满头是汗,惊恐地望着他,再次露着可怜巴巴的眼神来。

  这时候的她,已经被易绍天的药物和方维波的殴打弄得浑身虚弱不堪,不得不放软了语气求饶:“维波,求求你放了我吧,求求你了维波,好歹我们好过一场……不要这样对我……你刚从里面出来,一定很缺钱吧?我现在有钱了,我包里有卡……我放了我,我告诉你密码,我有很多钱……”

  “钱?滚你妈逼!”方维波眼神一沉,咬着牙冲过来对着她白花花的身子就是一脚狠的。然后,脚尖儿踩在她的胸口,狠狠踩踏:“柳婉,你到底知不知道你欠我的是什么?知道吗?我现在只想看到你痛苦,懂吗?你懂吗?”

  流泪!泪水流干了!

  哭,对这个男人完全不管用。

  身上火辣辣的疼痛传来,考虑再三后,她转而开始威胁:

  “你最好放了我,我老公是警察,他很快就会找到我的……你这样对我,你死定了……”

  “你老公?哈哈,天大的笑话!”

  “……你什么意思?”

  似乎怕她还不够痛,方维波这次真笑了,“你知道你昨晚想男人那狗样谁搞的么?就是你亲爱的老公!”

  邢婉停住了的抽泣声,脑子‘嗡’的一下炸开了。

  她反应过来了,是他,真的是他!

  他说过的,要让她尝一尝那种被人下药的滋味儿!

  心,揪成了一团,痛得她要命。

  瞧到她一脸痛苦的表情,方维波尤不解恨地嘲讽:“现在知道了吧?话又说回来,你老公到底饿了你多久啊?饥饿成那样儿……昨晚,我本来是想找几个里面出来的哥们儿搞你的,后来想了想,那样岂不是太便宜你了?昨晚上你的那种下贱样,我很喜欢!今天我们继续玩……不过,我不会给你男人……”

  笑眯眯地放开踩住她的脚,男人没有给她穿衣服,顺手捡起地上她昨晚自个儿脱掉的内裤就塞到她的嘴里,在她的‘唔唔’声中冷笑。

  “好好呆着吧,一会儿给你送饭,不对,是媚药伴饭……晚点儿,我会找个妹子回来办事儿。唉,七年了,还真想干了……你也想吧?但我就不给你……”

  说完,他长笑离去。

  睁着他的身影,邢婉被虐得残破不堪的在地板上扭曲着。

  如同,一只路边的流浪狗,露出无神的双眼。

  被堵住的嘴,唔唔的,不会有人知道她究竟要说什么。

  ——★——

  翌日。

  消息终于确认了,邢婉真的失踪了。

  不对,更准确的说法是,她和一个男人旧情复燃,私奔了。

  对邢家人来说,虽然不太敢相信。但是,铁的事实都一一摆在面前,却又不得不承认。

  酒店的监控录相里,看不出来邢婉红扑扑的脸,但却可以看到他俩相依相偎离开的身影。而当时酒店里,至少有七**十往上飙的相关人证,足以证明这一点,甚至添油加醋的……

  如此一来,证据确凿,她婚后出轨在前,与人私奔在后,还能有什么说的?

  邢老爷子对于这个女儿,本来就生出了几分嫌隙,除了对易绍天有些愧疚之外,也就没有想过要去找这个不争气的东西回来了。

  或者,下意识里,对于她这么离开,消失在了邢家人的眼里,他还有几分不敢说出口的情绪。邢婉在,他出轨的证据就在,他和沈老太太之间的隔阂也会永远都在。

  如果她不走,他会好好待她,虎毒不食子,他一直都这么想的,该有的,该给她的,他都会给,尽可能的满足她的物质需求。然而,现在是她自己走的,他没有对不住她,作为父亲,他觉得自己该做的都做到了。

  所以,这样也好!

  老头子隐晦难明的情绪里,易绍天看懂了。

  同时也知道,这一局,他赢了。

  他对老爷子说,没事儿,我跟她好聚好散,我已经向法院提交了离婚诉讼。

  邢老爷子,摆了摆手,只是叹息。

  转过身,易绍天脸上浮现起一抹笑意。

  随即,那笑容,又被痛苦所取代。

  他赢了么?

  很早以前,他就已经恨不得撕碎了邢婉,但是那时候的他不能。因为,邢婉是邢家的女儿,他不愿意自己的生命是为了这样不堪的女人而结束。

  现在,他终于成功地报复了她,而且还没有让自己惹上半点儿血腥味儿……

  隐忍了这么多年,做了这么多年邢家的好女婿,终于该结束了!

  可是,他真的赢了么?

  他没赢,输得惨不忍睹!

  自从输了连翘,他就知道自己已经输得一败糊地。

  而且,这辈子,永远都不会再有翻盘的可能。

  ……

  吃过午饭,还躺在医院里保胎的连翘啃着火锅同志给削的苹果,脑子都快要不会转盘了。

  在邢婉私奔这件事儿的余波里,估计她是最想不明白的一个人。

  邢婉有多爱易绍天啊!

  邢婉为了得到易绍天不惜耍那么多手段,怎么可能莫名其妙和别的男人私奔了?

  这事儿,丫的,真玄幻了,打死她都不敢相信。

  她瞥了一眼将公事儿带到病房里的男人,等着他打完电话交待完事情后,才清了清嗓子,拧眉问道:“邢烈火同志,这事儿有蹊跷啊,你不觉得奇怪么?”

  看着她娇俏的脸蛋儿上疑惑的样子,邢爷今儿的心情似乎非常好,走过来撩了撩她的头发,笑问:

  “怎么奇怪?老爷子都不管的事儿,难道你要管?”

  邢老爷子不管了?

  可怜的邢婉,估计在邢家,邢老爷子不管了之后,也就再没有人管她了。

  火哥这话的意思?!

  一念至此,她挑眉:“喂,你丫的明知道这里面有问题是吧?”

  “对,这里面跑不了易绍天的干系。”邢爷点头。

  对他这句话,连翘也有同感,想了想,轻嗤一声:“你江湖百晓生是吧?”

  手握成拳凑到嘴边儿笑着轻咳了咳,邢爷坐到床边搂住她,手在她后背滑动:“小东西,爷虽然说不上是江湖百晓生,但这京都城里,大大小小的事儿,知道得**不离十吧?”

  “呵,臭屁了!你怎么知道的?”

  “昨晚上夜观天象,掐指一算——”

  “滚!”连翘笑着拍开他的手,乐不可吱,将手里的苹果凑到他嘴边儿,示意他也啃。

  邢爷平时不太喜欢吃水果,可是他小媳妇儿都喂到嘴边儿了么,又另当别论了。

  就着她的手轻轻啃了一口,他又重新搂着她,就这么腻乎着,聊起这档子事儿来。

  直到她吃完了苹果,邢爷才拿了张抽纸替她擦嘴,然后盯着她的眼睛,那眸底的暖意,柔软得能化出水来。

  他媳妇儿,真好看!

  尤其这刚吃了苹果那润润的小嘴儿!

  不由自主的,他暧昧地俯下头咬了咬两片粉润的唇,低声问:“宝贝,吃饱了么?”

  咂巴咂巴嘴,连翘环住了他的腰,语戚戚:“吃饱了,吃饱了。咦……火哥,我怎么觉着你这两天对我特别好呢?本人掐指一算,喂,你是不是总觉得对不住我?”

  邢爷默了!

  实事上,他真有点儿。这次害她住院,还差点儿孩子不保,完全就是他自个儿下半身禽兽惹的祸。

  心里这么想,但这位爷哪里会承认啊?!

  将伏在自己怀里的小女人拉开些许距离,他伸手替她捋顺了头发,又抬起她的下巴来,用大拇指摩挲着她的粉唇,笑得忒贼。

  “少废话,现在你吃饱了,该换我吃了吧?”

  “吃什么……喔……”

  将她的问句含进了嘴里,他的唇小心翼翼地覆盖住她的,轻柔的,熟练的碾磨着那诱人的两片儿,舌尖一点一点撬开她的阻碍,往她甜美的小嘴里探去。那嘴里,带着清香的苹果味儿,彻底盅惑了他的神经……

  唇与舌的游戏,纠缠与夹裹,你追我逐着,格外撩人。

  接吻,是男人和女人之间最神圣的举动。

  有人说,其意义甚至超越了真正的**。

  因为那不仅仅是生理上的慰藉,更是灵魂深处的颤栗与交融。

  这吻,如火,如荼,慢慢升温,婉转,流动,让浓情蜜意肆意纠缠和绽放。

  一吻再吻,良久之后,还不舍得分开。

  如果不是因为出了这档子事儿,这位爷现在指定又该犯禽兽了!

  片刻后,他终于恋恋不舍地放开了她湿漉漉的小嘴,还暧昧地舔吻了一下,才可怜地搂着她喟然长叹:“妈的,我这儿子啊,啥时候才能出生啊?也不知道看不看得见……”

  心里一顿,连翘诧异:“看得见什么?”

  自然地抚过她的脸,邢爷揶揄着岔了开话,说:“看不看得见生一只哪吒出来!连翘,我怎么感觉,你这怀孕比哪吒他妈怀得时间还长啊?”

  笑了笑,连翘被他的热吻弄得脑子不太好使,小脸儿红扑扑的,忍不住顺着他的话题坏笑着又凑上去吻他:“老公……其实,我也等不及了,喂,我想看看你……”

  自作孽的女人真多!

  闻眼眶一红,邢爷翻身上床搂住她就亲,顺手拉过被子将两个人裹在里面,大手就在她身上游弋起来。

  咳,望梅止渴啊!

  不过他想,就算干不了什么,解解馋总是好的!

  磨磨叽叽,哼哼唧唧一会儿,某男人的脑袋猛地被子里钻了出来,大口喘气:“喔,不行了,我不行了……连翘,老子总得交待到你手里才行,不能这么饶了你!”

  连翘唇角一抽,赶紧将他按了回来,“嘘,你小声点。不怕人家听见?”

  “听见就听见,谁还敢来看老子的活春宫不成……”捏了捏女儿满脸通红的小脸儿,邢爷这话拔高了说的,声音似乎又大了几个分贝。

  一把捂着他的嘴,连翘可没他那么大的胆子,嗔道:“说你,你还来劲儿了是吧?”

  拉开她的手,邢爷凝神盯住她的眼睛瞅,那期期艾艾的眼神儿,半点儿不像平日里拽得二五八万似的男人了,压根儿就是一个被人调戏了之后,弄到一半又被抛弃了的可怜虫。

  “连翘,你得管我,你得负责。”

  “要我怎么负责?”连翘好笑。

  邢爷咬了咬牙,加重了语气:“你懂的,火儿撩了,你不灭谁灭。”

  动作永远比语快,他说话间已经揽住她的腰,再次将被子拉了上来,大手拽紧她圆润了不少的小手,催促道:“快点儿,赶紧的,你摸摸我,摸摸我……”

  对他偶尔露出来的孩子气,连翘心里其实挺喜欢。

  据说每一个男人的心里都住着一个孩子,如果他肯在你面前表现出最孩子气的一面,那么只能证明一点,他爱你,他依赖你,他离不开你……

  “火哥,说你爱我……”

  “我爱你…唉,女人啦……”说完,不知道是他嫌话太肉麻了,还是别样的刺激,身子微微颤了颤,嘴唇凑了过来。

  不管邢爷有没有被他的话恶心到,但这话很明显取悦了连翘同志。一听这话,她就跟打了鸡血似的,也激烈地回吻起他来,嫣红的唇瓣很快便从他的唇滑到了他的下巴,侧着身子轻轻浅浅地亲吻他。

  手,一点一点的抚过他,慢慢加重,声音柔软似水,一边吻,一边说:

  “谢谢你爱我……记得,你要一直爱……”

  被她折腾得快要崩溃的邢爷,有些无奈,低低直喘:“能不能专心点儿,宝贝,给点劲儿啊……”

  撅了撅嘴,连翘恶狠狠咬了一口他的下巴。

  然后,滑落……

  唇终于停留在了他的喉结上,一圈,又一圈,来来回回地舔吻。

  书上说,喉结是男人的敏感带,她记得。

  被她这么用心的伺候,邢爷美得都不行了,赤红的眼睛里满是欲的火,在她柔软的双唇滋润和夹裹下,他心里像有只小猫儿在挠痒痒,喉结不自觉的上下滑动着。

  而他刚才还觉得肉麻得掉渣的话,随口就说了出来:“连翘,我是真的爱你……”

  “你……怪不得都说男人在床上说的话不可靠!”

  好吧,表白换了驴肝肺。

  他一怔,心里正纠结呢,连翘又笑着低下头,安抚似的再次埋头亲吻着他,一点一点移动,在他爽得忍不住半眯着眼睛的时候,她趁他不注意,伏在他身上,唇角,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

  脸上,梨涡乍现。

  她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题外话------

  妞儿,最后两天求月票。

  以后,俺都不求了,哈哈!月底留着没用的妞使劲砸我。同时,感谢给票的,再次给票的,多次给票的,你们嫖了我,是要负责的啊。

  另外,推荐好友文若曦的文,《娶个滟星当老婆》,嘿嘿!</div>123xyq/read/3/32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