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撩人 137米戏已落幕,记忆恢复——

小说:军婚撩人 作者:姒锦 更新时间:2020-11-20 00:49:18 源网站:123言情
  > 在四合院的门儿关上的刹那,小久姑娘终于感觉出来这院子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劲儿了。

  怪怪的,密不透风的,如同被一股超低压的气流给笼罩了似的。

  心,莫名慌乱。

  一瞬间的怔忡后,她娇俏的脸孔满是疑惑,望望这个,又望望那个。

  “哥,嫂子,宣姨……你们,你们这里怎么了?奇奇怪怪的。”

  “没事儿,吃水果——”连翘笑着拿起水果刀,捏了只苹果在手里,慢慢地削,一点一点的削,动作缓慢而细致,视线却往宣姨身上瞅去,含糊地笑着说。

  “宣姨,要吃苹果么?”

  她脸上的笑容蛮自然的,自然得像是压根儿啥事儿都没有似的。

  宣姨愣住了。

  按照连翘的交待,沈老太太临走之前和她说了一句话,这句话其实挺简单的——那些事,他们都知道了。

  所以这会儿,她的笑容越淡定,宣姨的心里越是慌得发毛,脸色也愈发的褪败。

  嗫嚅着唇,她说:“谢谢,我喝水就好。”

  她的态度,和初见时已经大不一样了。甚至带着点瑟缩。

  连翘牵了牵唇,还是只望着她笑,却不再说话。

  这是一种心里的施压方式,为了彻底瓦解她心里防线而打的心里战。

  静静坐着,冷得像座冰雕似的火锅同志终于开口了,一出口,也不过简单的两个字。

  “说吧!”

  夜晚的院子,光线不太好,但当他冷冽的目光落在宣姨身上时,那种犹如钢片儿划过骨头般的痛楚,让她不禁骇然,身体微微一抖。

  “什么?说什么?”

  沉默了一下,邢爷忽然冷笑了一声,“你是了解我的,你自己说出来,和我说出来,结果会有什么差别!”

  骤然一阵心跳加快,是的,宣姨是了解这个侄子的。

  了解他到底有多狠,有多毒辣。一种不安的情绪涌了上来,她觉得耳朵边儿似乎安了消音器,什么也听不见了。

  血液逆流!

  心,怦怦直跳,惶恐不安。

  连翘将削好的苹果放到果盘里,推到她的面前,微笑着说:“宣姨,来,边吃边说,夜晚还很漫长。”

  宣姨推开果盘,又拿起面前的水杯,握在手里,却并不喝,表情看着还算平静。只不过,那只透明水杯里轻漾的水波,一晃一晃的,出卖了她并不平静的内心。

  老实说,能有这样的定力,连翘其实挺佩服她的。

  “嫂子,你们这是干嘛啊?让宣姨说什么?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吗?”见到他们之间的诡异互动,表情有些紧绷的小久姑娘,终于忍不住又唤了一声,问了出来。

  挑了块儿苹果递给她,连翘笑,“没事儿,吃苹果,听宣姨给我们讲故事。”

  “故事?宣姨有什么故事要讲?”

  对小久的疑惑,她没有办法解答,只得笑着摇了摇头,继续说,“咱们啊,就洗耳恭听,就知道了!”

  沉默着的谢铭诚心疼地望向邢小久,紧紧抿着嘴唇,伸出厚实的大手来握紧了她的手。

  望着他的眼睛,小久与他对视了两秒。

  慢慢地,她放松了下来。

  宣姨低下了头,陈年旧事如同波涛在她脑子里翻滚,很想做出一副淡然的模样儿。可是,在火哥冷冽的目光下,她始终无法克制不住手的摆动。

  思索了片刻,她轻叹,“既然你们都已经知道了,干嘛还要来问我?”

  “说吧。”邢爷的声音低沉压抑的,没有气急败坏,也没有大声嚣骂,还是那两个字儿,冷硬锐利的目光却聚焦到了对面的墙上,不知道他的脑子里,究竟在思考些什么。

  不用说,他心里并不好受。

  毕竟面前的女人是他嫡亲的小姨,打小儿对他就不错,完全像亲妈一样照顾他和小久。三十多年来,虽然他天生使然对她并没有过多的热情,不过,他对这个姨的好也是有目共睹的。

  今天这样的结果,他不愿意,却又不得不面对。

  在来的老宅的路上,他还不停的思考着,如果这件事儿真是宣姨干的,他究竟该怎么处理?

  沉寂了良久之后……

  紧阖着眼的宣姨突然睁开眼定定地望了过来,一双饱尝苦涩的目光里,满是痛楚。

  “没错,我恨她。”

  这个她,指的是沈老太太无异。

  似乎笑了一声,邢爷声音有些嘶哑:“为什么?”

  仓惶的脸上露出一抹恨意来,宣姨这时候说话非常的利索:“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她更可恨。她占尽了天时地利,占尽一切好的东西,凭什么?我和她都是爸妈的女儿,我和她都喜欢远征,凭什么都属于她?我呢?我得到了什么?”

  终于,她还是说出来,把心底里埋藏了三十几年的怨恨爆发了出来。

  真好,秘密藏在心里的感觉并不好受。这么些年来,她觉得就像在怀里放了一把会刺伤人的尖刀,那刀尖儿时不时地蹭刮她一下,那种痛彻心扉的滋味儿,一直伴随着她。

  可以说,这些年来,她过得没有想象中的好。

  说出来,也就解脱了。

  如同被重锤砸过,邢小久双眸一红,身体不由自主的瑟缩了一下,似乎不敢相信的望着她。

  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谢铭诚握紧了她的手。

  终于听她亲口承认,邢爷彻底炸毛了,刹那之间,他心底的怒火如同烧开水,沸腾到了极点,恨声问道:“所以,你一直处心积虑地害她?理由就是她拥有得比你多,因为她得到的东西,恰好也是你喜欢的?甚至不惜枉顾伦常,亲手烧死自己的姐姐?”

  一刻钟前,他甚至希望,不是她。

  “是啊,我恨她,就是恨她……这种恨,永远也不可能消失掉,哪怕她死!”那种嫉妒如同毒蛇一般吞噬她的内心,宣姨说着突然疯狂地笑了起来。

  笑容凄怆得如同鬼魅。

  实事上,心里藏了太多丑恶的人,本身便已经成了魔。

  接下来,在邢爷咄咄逼人的冷冽目光逼问下,她将自己如何利用姐姐的信任,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在渭来苑的建材里搞鬼,然后亲手放火烧毁了渭来苑的事说了出来,甚至包括她在看到熊熊火光一飞冲天刹那,心里有多么的痛快和满足。

  也正是因为她想享受这种痛快,站在了离火极近的地方。她要近距离地欣赏姐姐被大火烧得面目狰狞的丑陋模样,亲眼看着她的痛苦。

  那一刻,她一边大笑,一边儿大声地诅咒着‘沈雅如,你去死吧……你去死吧’,她不一定非要得到邢远征,她心里完全变态了,只要姐姐得不到,她便满足了。

  乐极生悲,笑得太过开心的她没有查觉得突然倒塌下来的门梁,门梁砸伤了她的手臂和肩膀,痛得她直接晕厥了过去……

  她没有料到的是,姐姐竟然会没有死。

  也没有料到,她自己会在大火中受了重伤,然后,整条手臂残废掉了。

  而连翘和火哥二人同样也没有料到,宣姨嘴里说出来的事实真相,竟然与他俩之前推测的一般无二。

  嫉妒成魔,谋杀亲姐姐……

  想一想,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冷峻的脸孔上神色莫辩,邢爷这时候已经冷静了下来,望着如同霜打茄子似的宣姨,他声音冷硬。

  “还有一件事儿,你如实回答。”

  宣姨望着他,声音嘶哑,“你还想知道什么?”

  “柳眉母女俩在那场火灾中,充当的是什么样的角色?渭来苑失火那天,恰好邢婉生病,医院下病危通知……是你让她把我爸引过去的?”

  半晌,宣姨点头。

  意外地,邢爷这次没有发火,定定地看着她,嘴角上扬:“这么说来,当初,我父亲出轨,也和你脱不了干系吧?”

  “柳眉那个贱人。”

  垂着的头突然昂了起来,宣姨恶声恶气地咒骂一声,嘶哑的声音满是颓败,带着咬牙切齿的怒气,颤抖着身子说,“她太下贱了,我当她是朋友,她却反咬我一口。”

  邢爷抿了抿嘴唇,沉了嗓子:“继续说——”

  想到这一段,沈雅宣已经泣不成声,娓娓而诉——

  那个时侯,郁郁寡欢的她在一次同学集会上认识了同学的同学柳眉,不知道怎么的,两个人竟然一见如故。而心里藏着这不伦之恋的她,心里憋闷着急需要找人倾诉。

  于是,朋友多不多的她,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柳眉,自己如何爱上了亲姐夫,如何如何的痛苦。柳眉是个会察观色的女人,出身并不好,从沈雅宣的外表着装也知道她的家境殷实。她特别会说话讨人喜欢,长吁短叹的同情她的遭遇之余,和她的私交愈发好了起来。

  从此,柳眉因了她的关系得以有机会频频出入邢家。

  然而结果,说来又是搞笑又是让人忍不住唏嘘一声,沈雅宣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朋友,被她当成闺蜜的女人竟然会对她的远征哥哥一见倾心。

  更没有想到,她比自己更技高一筹,将心思隐埋得更深,自己没有吃到嘴的肥肉,会被她给抢了……

  事情的经过,狗血的让她说着便泪流满面。

  柳眉向她献策,贼溜溜给了她一粒据说能让男人‘失性,忘情’的极乐药。

  对,当初,她就是这么形容的。

  她甚至还记得柳眉说起这话时兴奋的动作和表情,她说,只要男人吃下这种药,绝对不可能会控制得住自己,甚至,他都不会看明白自己上的究竟是谁,于他而,一个梦境,一个幻觉罢了。而她,却能一尝所愿。

  她心动了。

  等啊等啊,终于,机会终于来了。那一天晚上,远征哥哥打电话回来说,他要在单位加班到很晚,叫他们不要等他吃饭。她那可怜又可恨的姐姐哟,为什么偏偏要这么贤惠?这种贤惠,让她又讨厌又憎恶。

  因为每一次,他加班,她都会亲手弄好饭菜给他送过去。

  这次也不例外,可是,送饭过去的却不是她的姐姐。因为,她提前在姐姐的饭菜里下了极重的泻药,拉得她都直不起腰来了。

  就这样,她提着混了那种药物的食盒,带着柳眉去了邢远征的办公室。

  这是让她后悔了一辈子的行为,为什么她那天要带着柳眉去呢?因为柳眉说,怕他做完了不认帐,她会在关键时候进去,拍下照片为她做见证,毁掉她姐姐的婚姻,并要求她姐夫对她负责。

  她信了。

  事情很清晰了,两个姑娘笑嘻嘻的提着饭菜,说是替姐姐送过来的,正忙得不可开交的邢远征没有怀疑。

  毕竟那不是一个人,是俩姑娘。

  只不过,沈雅宣没有想到的是,她自己也是被柳眉算计的一个。在寂静的办公室里,在她坐等她的远征哥哥‘吃完饭收拾食盒’的过程中,她喝了柳眉递过来的水。

  ……等她醒过来,呵,她成了他们的目击者。

  赤身**的男人明显因为中了药昏睡了过去,而柳眉对着她痛哭流涕,说自己不是故意的,因为太爱了,太爱太爱他了,她只要这一次,又磕头又保证,说她马上就离开京都,离他们远远的,从此以后不再出现在她的面前。

  多讽刺啊!

  木已成舟,她恨透柳眉,但是比较起来,她更恨自己的姐姐。气死之下,她狠狠甩了柳眉两个巴掌,她没有反抗,之后果然听话地离开了她的视线。

  而她知道,依柳眉的身份和背景,没有了她做桥梁,她这辈子都再没有机会和远征哥哥有交集,而他也不会记得她究竟是谁。

  所以,她暂时忍了,图谋着以后。

  然而,她万万没有料到,她漏掉了一个关键的问题——千想万想,她也想不到,柳眉竟然会怀孕。

  事后,摸不着头脑的邢远征是从办公室里间休息室的床上醒来的。望着空荡荡的屋子和一丝不挂的自己,他心里忐忑不安之余不是没有疑惑。

  但是这种事情,于公于私他都不能闹大,雅如的性格和脾气他再清楚不过,要是知道他和其它女人干了那事儿,她绝对不会原谅他,说不定能活活气死。

  出于对自己婚姻的维护,他整天惶惶不可终日,却始终半句都不敢提起,又哪里敢向小姨子求证?那时候的他,所祈祷的,无非就是希望这事儿永远都不要东窗事发罢了。

  如他所愿,此事,似乎还真就这么过去了。到后来,他自己慢慢地也开始相信了,那不过就是他的一场梦境罢了,根本就没有这么回事儿存在过。

  慢慢地,他解下了包袱,夫妻依旧情浓。

  沈雅宣独自舔着伤口,寻找着机会,可是至从那件事儿之后,邢远征更加注意自己的行,小心谨慎,对她似乎也若有若无的有些疏远。

  这事儿,一晃就过去了十年。

  她没有想到,在小久九岁那年,柳眉竟然抱着孩子找上门来了。

  一步错,步步错,那成了她败在柳眉手里的关键。

  她记得那天,远征哥哥并不在家,而姐姐知道这事儿的第一反应是完全不敢相信。

  接着,她带着孩子做了dna亲子鉴定。

  沈雅如不是一个盲目相信男人不忠的女人,更不会完全相信哭哭泣泣找上门来的小三,那时候,她对自己和丈夫的感情有绝对的信心,想用事实说话,让这小三闭嘴。

  然而,事实的真相,残酷得她痛不欲生。

  邢婉,不,那时候还叫柳婉,竟然真的是邢远征的女儿。

  她怒了,邢远征疯了——

  那简直就是骤风急雨的一段日子,风口浪尖之上,沈雅宣没敢淌这场浑水。更不敢说出那件事儿来,因为,那药是她亲手放的。

  而且,她也乐于见到这个局面。因为,姐姐很痛。

  沈雅如要离婚,邢远征不同意。可是她多骄傲多死心眼儿啊,她把爱情想得多么的纯洁,她不敢想象自己的丈夫和其它女人滚到一起的情形。

  想一次,脑袋爆炸一次。

  她的性格看着温婉,骨子里极倔,她既然认定了这件事儿,又怎么还会还有回旋的余地?任凭邢远征赌咒发誓都没有用,最后,她一怒之下带着妹妹搬出了邢家,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她修建了渭来苑。

  那时候,伤心欲绝的沈雅如,觉得世界上除了两个孩子,唯一的亲人就剩下这个妹妹了。她将渭来苑的一切事情都交给妹妹来打理,哪里会知道自己身边就有一头豺狼,吸着她的血,啃着她的骨头,最后,甚至差点儿就要了她的命。

  说到这儿,宣姨已经泣不成声了,又哭又笑,喉咙一度干涩得不能成。

  几十年的老皇历了,如今翻出来说给小辈听,她觉得自己心里轻松了不少。

  死死地盯住她,小久姑娘的声音沉痛得无以复加:“既然你那么恨柳眉,为什么又要和她一起串通害我妈,后来为什么又要放过柳眉?”

  被小久咬牙切齿的声音骇住了,待连翘回过头来望向火哥时,见他的脸上满是怒容。

  捂住胸口,宣姨喘了口气儿,喃喃地恨声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想利用她的女儿,调过头来再收拾她。哪知道,等我收拾掉姐姐再回头时,已经再没有办法对付她了。我没有想到他会接她的女儿回邢宅,而她,比我狠,比我毒,比我会演戏,最终竟活得比我风光。”

  “为什么不告诉我爸真相?”

  “……不。”痛楚地闪着双眸,宣姨的脸上罕见地出现了片刻的柔情,“告诉了他,那不是让他更加恨我么?那样的我该有多么不堪啊。他不知道至少还能看在姐姐的面子上照顾我一辈子,我还能看到你们两个在我跟前晃悠,而他每次看到我被烧伤的手,不管是为了谁,我至少能从他眼睛里看到痛惜……”

  “你……你这个……这个……”听到这儿,心肝儿比较脆弱的小久姑娘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愤怒了。

  这些过往,这些故事如同魔咒一般从四面八方涌进她的耳朵里,荒谬,真是荒谬得不可思议。

  她觉得自己都要听疯了,脑子里嗡嗡响着,依她单纯的感情路线,完全无法想象得出来,一个女人的嫉妒和恨意会癫狂到这种地步。

  可是,连续说了两遍‘这个’,她到底还是说不出来下贱女人或者烂女人这样的话来。

  牙齿被她咬得‘咯咯’作响。

  她恨,恨极了。

  “这么多年,你关心我和哥哥,有几分是真,有几分是假?”

  宣姨看着她,眼睛一瞬不瞬,一字一句:

  “全都是真的,小久,我爱你爸爸,也爱你们。”

  “你凭什么爱我爸爸,你不要脸……”

  好吧,不要脸已经是小久姑娘的极限了。

  老实说,如果这些话不是宣姨亲口说出来,谁告诉她都不敢相信,真的不敢相信。听着这些细节,想着她可怜的妈妈,还有……可怜的爸爸,苦不堪。

  这个世界上,竟然会有人因为恩爱而被这些恶毒的女人陷害。

  “冠着爱情的名义,就可以肆意的伤害别人了吗?”

  小久摇着头,喃喃自语。

  她的父亲,她的母亲,她的家庭,她的小姨……一直以来,被她视着母亲一般的小姨。

  怎么会是这样的一个女人?!

  喉咙如同被绳缚一般,她瞪着宣姨好半晌都说不出话来了。

  最后,身体瘫软在谢铭诚怀里。

  终于,这出华丽的大戏要落幕了,连翘听着,觉得心肝有些颤。

  柳眉的手法,和邢婉简直如出一辙,怪不得她俩是母女,天生的。

  说不定邢婉当初抢易绍天,也是柳眉献的计谋。

  只不过,唯一不同的是,她被抢了男人,得到了另一个更好的男人;而她家老太太就不走运了,被抢了男人却换了一场九死一生的轮回,背负了十三年的痛苦,还有,终生的遗憾。

  “留下那只好用的手,然后,远远地离开京都。”冷冽得如同寒冰的话语,从邢爷轻启的唇间溢了出来,而他锐利的视线一瞬不瞬的盯着宣姨。

  斩手?!骇!

  一时间,他的话如同一枚炸弹,在宣姨的耳边炸开。

  “烈火,我都老了……”宣姨面如死灰。

  “你要相信我,这是我能为你所做的那些孽想到的最为轻松的处理……把你脑子里作的孽,都归罪到了你的手……还不好么?”

  男人的面上没有表情,但是连翘从他的声音里听得出来,他心里非常非常的难过。

  宣姨望着阎王般冷冽的侄子,全身发冷。

  想哭,却哭不出声儿来。

  嘲讽地掀起唇,邢爷突然又补充了一句,“其实,我妈什么也没想起来……而我们,什么也不知道,一切全都是你自己说的。”

  心里猛地一窒,宣姨怔愣着,下一秒,整个人抖动得像如同一片儿秋天的落叶。

  “你,你们合起伙儿来骗我?”

  “这不是你喜欢用的招儿么?”

  泪流满面的小久姑娘,可怜巴巴地将脑袋埋在谢铭诚的怀里,任由他顺着她的后背,她没有哭出声来。

  不过,很显然的,她不会为宣姨求情。

  事情,已成定局。

  一段跨越了三十多年的过往,在拨开层层迷雾之后,如同一张龌龊不堪的大网,压得院子里思维还算清晰的众人,有些透不过气儿来……

  可是,既然有再多的痛恨,再多的冤屈,也已经无法改变既定的事实,于事无补。

  院子里,夜风拂面,接着便是死一般的寂静。

  几个人,如同木制的浮雕般怔坐着。

  宣姨如同被宣布了死刑的囚犯一般,缓缓转过视,泪眼落在那窗雕花的木窗上。视线里,她似乎看见了曾经在这个院子里恣意挥洒着青春的小姑娘,还有恣意欢笑着的两个小姐妹,她俩在这院子里欢笑着奔跑啊。

  奔跑……

  她突然想:如果当初,她没有做出这样的选择,那结果会不会不同?

  ……

  过了很久,似乎又是一次轮回的世纪之后,邢爷的手机铃声打破了夜的沉寂。

  看着号码,他皱了皱眉,接了起来。

  “什么事儿?”

  静静地听完对方的话,只见在大家的注目里,他突然起身暴跳如雷地低骂起来。

  从他的口气里,大家听得出来,电话那边儿的人是他老爹。

  连翘知道,他脾气再横,再冲,也从来没有对自己的老爹爆过粗口,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

  能把他气成这样儿的事,是什么?

  狠狠地挂掉电话,他别开了脸,目光也移向到扇雕花长木窗,沉声对众人说。

  “我妈,醒了……”

  “醒了?”

  醒了是什么意思?她走的时候不是本来就醒着的么……

  “她恢复记忆了,什么事儿都想起来了,气得晕厥了过去……现在,老头子正把人往医院送。”

  想起来了?!

  怎么面对妹妹背叛,丈夫又迎了另外的女人进门?

  ——★——

  医院的急诊室,灯光如昼。

  走廊上,来来回回的医生和护士小姐们脚步不停的忙碌,医院的院长也被一通紧急电话从被窝里挖了出来。

  大晚上的,神经都绷紧了,医院里有些嘈杂,可嘈杂声里,却又十分有序。

  十分钟前,医院里送来了一个特殊的病人,医院的领导班子都到齐了,一个个噤若寒蝉地前前后后伺候着,医生护士们自然都得进入紧急状态,小心翼翼的奋战。

  于是,一番紧急救治后,病床上苍白着脸,手背上输着液体的沈老太太,紧阖的双眼终于睁了开来。

  醒了,目光不动,眉头紧锁着。

  坐在病床头的邢老爷子抿紧了唇,伸出手去牢牢地握住她输液那只手,包裹在自己的手里,轻轻的摩挲着。他记得她最怕输液的,她总说,手会痛,会麻,还会冷。

  她没有拒绝,因为这沈老太太现在,压根儿就像一个木偶似的。

  不看他,也不理会他的动作。

  他看着她,目光怅然若失:“雅如,你好点儿了吗?”

  雅如……

  雅如……

  不知道他说了多少话,唤了多少遍之后,她布满红丝的眼睛,才渐渐的浮上了一层水气。

  老头子的心,潮湿了,伸出手来,想去替她擦眼泪。

  一触之下,老太太瑟缩了一下,别开脸,冷声说。

  “你走吧,我已经不怪你了,我以后跟着儿子过,姑娘也有了可心的人。这辈子我没有什么遗憾了。”

  邢老爷子眼睑一阵颤动。

  这是她这么长时间来,和他说得最长的一句话。

  可是,她现在的样子,让他心里更是一阵紧似一阵。比起十三年前,她对他的态度,看着似乎好了不少,其实那距离,那冷漠,有过之而无不及,毕竟这些年,她受的伤害太多,哪能是那么容易弥补得了的?

  老头子也懂。

  他看着她,目光有些贪婪地看着她的样子,竟然舍不得移开视线……

  他知道,老妻这一辈子,都砸在了他自己手里了。

  他爱她,却没有保护好她。而他何尝又好过过一分一秒?如今,他唯一的愿望,不过是在他的余生里,能好好照顾她罢了。

  虔诚的握着她的手,他声音哽咽:“雅如,我们都快要错过一辈子了,以后让我来照顾你,好吗?”

  “不用了。”沈老太太不动声色,不抬眼,也不望他,神情相当冷漠。

  接下来,无论他说什么,她始终一不发,三不政策,贯彻得相当彻底,压根儿就当这老头子是个隐形人。

  静谧的时间,流逝着。

  在这对曾经恩爱准备共渡余生的老夫妻身上,一分一秒过得都是那么的艰难。

  几十分钟后,接到电话的连翘四人急匆匆地从邢家老宅赶了过来。

  一进门儿,望着床上的母亲,邢爷满脸焦急地轻唤,“妈,你怎么样了?”

  小久姑娘更是地接就哭了,“妈……”

  做为儿媳和女婿,连翘和谢铭诚站得稍微远了一点儿,毕竟那都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一家人。可是,望着病床上一动不动只是沉默的老太太,他俩心里也是万分的酸楚。

  火哥说得对,其实她想不起来才是好事儿,可是,她到底还是恢复记忆了……

  想起来了,又该怎么样来面对这个糟烂的局面?

  良久,沈老太太没有出声,而她第一个喊的名字……

  “翘丫头……”

  站在床前的连翘,愣住了。

  好吧,她真没有想到恢复记忆后的沈老太太会第一个叫她的。闻,她赶紧地坐了过去,握住老太太没有输液那只手。可是,那指尖,竟然也是冰冷冰冷的,她心里怔了怔,脸上的招牌笑容却不变。

  “妈,你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喝水?有没有哪儿不舒服啊?”

  “谢谢你!”

  望着她,沈老太太只说了三只字。是打从她心里冒出来的三个字。

  她不知道,如果没有这孩子,她这个时候会在哪儿?是早就已经死在了路边,还是继续行乞过活?

  不敢想象!

  她完全不敢去想自己那段狼狈的经历,在记忆涌现的刹那,当脑子里一个个闪现那些片断的时候,她真的希望自己什么都想不起来。

  尤其是那幢着了火的房屋,她的渭来苑,她的妹妹,她的丈夫。

  这一切,全都是切肤之痛!

  微笑着露出两只小梨涡,连翘浅浅地呼吸着,害怕打扰了老太太的气场,轻声笑道:“妈,你可不要说谢,你啊,现在想起来了就好,以后大家就都好了……千万,千万不要想那么多?”

  好了么?会好吗?

  笑着摇了摇头,老太太慢慢地调过视线,又望着自己的儿子,身体还是没有动弹。

  “烈火……”

  “妈,有事您说。”邢爷唤得很小声,生怕吓到了母亲。

  没料到,老太太先问的却是:“宣姨呢?你把她怎么样了?”

  病房昏暗的灯光下,邢爷看着母亲苍白的脸上露出来的悲伤,冷硬出声:“还在老宅,我让人控制住了。”

  沈老太太看着他。

  “你打算把她怎么样?”

  梗了梗喉咙,邢爷没有说话。刚才在宅子里说的那段话,他哪里敢告诉老妈啊!

  “我问你呢?”

  “妈,你好好休息,这些事儿你就别管了!”一时间,邢爷心乱如麻。

  老太太目光柔和了下来,好半晌,叹了一口气:“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让她好好过完剩下的日子吧。要不然,等我以后在下面遇见你姥姥和姥爷,又怎么和他们交待?”

  听到母亲明显灰心丧气的话,邢爷心里不由得钝痛。

  然而,咬着牙齿,他也只能应允下来。这时候,他绝不能让母亲再受到任何的刺激。

  见连翘和小久陪老妈说着话,他想了想将老爹叫到了病房外面的走廊里。

  接着,他将今儿晚上在邢家老宅的戏码,毫无保留的如实说了一遍。

  “什么?!”

  得之真相的邢老爷子满目震惊之余,整个人几近虚脱。喘着大气儿,他伸手扶住了走廊的墙壁,好不容易才阻止了自己的身体软下去。

  心里一惊,自己老爹的身体状况,火哥清楚,赶紧扶住他。

  眼睛里,少了以往一贯的讥讽。

  “你怎么样?要不要叫医生……”

  他摆了摆手。

  脸上浮现,一脸冰寒。

  只见医院走廊昏黄的灯光下,老头子脸上,黑沉黑沉的难看,那双阴郁而锐利的眼睛,带着恨意渗出来的怒火,已经完全无法掩藏。

  ------题外话------

  妞儿们,大概这文会在春节的时候完结,昨晚上姒锦同志上吐下泻,吃错药了似的,弄得好难受……

  不知道会不会错别字多,一会下班后,我再来修一下错别字。

  盼,见谅!</div>123xyq/read/3/32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