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撩人 120米躺着也中枪啊——

小说:军婚撩人 作者:姒锦 更新时间:2020-11-20 00:49:18 源网站:123言情
  > 然后,她华丽丽地就看到他脸上强忍的痛苦,和轻皱的眉头——

  “谢铭诚,是不是我弄疼你了?”

  有些恼恨自己刚才没控制住理智,她这声音说得吟吟哦哦的,像询问,更像是自责似的,用小脸轻轻蹭着他的脸颊,将脸上那热烫的温度传递到他的脸上,羞得眼睛也不敢睁开。

  “没,事——”刚才属实是弄到了他的伤口,但暗暗咬了咬着牙,谢铭诚还是摇了头。

  被她这么蹭着,呼吸又开始不稳了,放在她腰上的力道越来越重,忍不住又去亲了亲她的小嘴儿。

  老实说,在那么浓情蜜意迅速攀升的时刻发生这种事儿,的的确确是大煞风景的,如果用一句更**的话来形容,那就是——

  真他妈的操蛋啊!

  看来他俩不仅仅是情路坎坷,连这性福生活也蛮坎坷的,活生生折腾了两次都弄成这副不上不下的德性。

  不得不说,如有雷同,全靠佛祖保佑。

  尴尬的一刻,你看看我,我瞧瞧你!

  小久姑娘窘迫得小脸蛋胀红成了桃红色,垂下美眸,顾左右而它地说。

  “来,我看看你的伤口,是不是又出血了!”

  知道她担心自己,谢铭诚赶紧摆了摆手,捂了捂胸口笑得挺不自在的。

  “没事,没事,我没事儿……”

  他急着说没事儿的意思挺简单的,既然没事儿,那咱该干嘛继续干嘛好了,可这家伙是个闷**,尽管心思想得要命,却不想为难她半丝半毫,见她窘迫了,他也说不出口了。

  现在该怎么办?

  小久姑娘很纠结。

  俩人儿的衣服都已经不整了,继续或者是停止似乎都有些傻傻的。

  沉默间,尴尬的气氛便越积越浓,下一秒,她几乎未加思索,腾地就直起了身来,盯着谢铭诚的眼睛,讪讪说:“我去……我去……那个……卫生间……”

  慌乱之下就尿急,人之常性。

  可是她这种逃避的方式实在太雷人,太傻冒了,话一说完,她自己脸先红了,又羞又急之下,便开始语无伦次地辩解:“那个,我不是,不是……”

  “我知道!”

  谢铭诚的话也有些急,他知道什么?

  噗,小久姑娘自己也不知道要表达什么,他哪里能知道?

  话又说回来,这没有突破最后一道防线的男女在一起,总会产生这种别别扭扭的情绪,你猜我猜大家猜——

  咳!

  只见她嘴唇张了又合,合了又张,最后被窘迫给逼得,干脆转过身去,打算下床逃生了。

  然而,乍一转身就感觉到腰上一紧。

  是谢铭诚却从背后抱住了她,他的声音有些凌乱。

  “小久,那个……对不起。”

  被他这么紧箍着,小久身体微微一僵不敢动弹了,紧张得连呼吸都差点儿停滞,也不知道他说的对不起是什么意思,乱糟糟的思维里更没有办法去分辩,只能口随心动。

  “你,对不起我什么啊!”

  “刚才那事儿……我不好!”谢铭诚又紧了紧手臂,俯下头来将自己的脸轻轻埋在她的脖颈之间。

  抱着她,其实什么也不干他心里也特满足。

  这么思索着,他有些贪婪吸取着她身上好闻的香味儿,他说不上来是什么香,也没见她用香水儿,但就觉得她特别特别的。

  同样的,这老实的孩子也是以他之口说他之心,不由得就轻轻喃喃出声了。

  “小久,你好香。”

  大约这是谢铭诚说得最为煽情的一句话了。

  小插曲似乎也就这么过去了,心里暗窒的女人软了身子,两个人搂抱得似乎更紧了。

  情不自禁地,她就将自己更紧地依偎到了他的怀中。

  可是,一转念的激灵后,她又转过了身来,小手顺着他的胸膛便爬了上去,缓缓地将他的衣服撩开。

  “谢铭诚,我看看你的伤口,不行我得叫医生。”

  “不看,绝对没事,我向你保证。”

  其实谢铭诚自己知道,伤口肯定有些崩了,但为了怕她难过,他干脆隐忍不说,大老爷们儿,这点儿伤算什么,过几天不照样儿的生龙活虎了么。

  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他索性俯下头去,一点一点靠近她的唇,那滚烫的气息就轻轻喷洒在她的脸上。

  然后,他的唇,缓缓贴上她的。

  温热的,柔和的,那唇便在彼此的唇上滚动。也许是因为刚才那‘事故’,这次的亲吻更是极尽温柔和缠绵,不敢再疯狂的索取。

  微微脱离他的唇,小久脸贴着脸的问他。

  “谢铭诚,你跟她没有……那个……那有没有接过吻?”

  她觉得自己蛮贪心的,以前完全不敢相像他和那个女人没有做过那事儿,得知了这个消息本来是雀跃万分的,可现在又开始计较起一个亲吻来。

  是不是恋爱中的女人,都像她这么不知足呢?

  给予他的,是她的全部;想要的,也是他的全部!

  “没有过!我对她半点儿那种心思都没有过……不过……”

  心里一窒,小久急着反问:“不过什么?”

  “她到是勾引过我几次,但是我也不知道为啥,没那种感觉。”说到这儿顿了顿,谢铭诚又俯下头望她:“但是对你不一样,实话告诉你,五年前我就恨不得干脆要了你,反正你对我好,不如将生米煮成熟饭……”

  “你这人,还五年前呢?五年前你可是正眼都懒得看我!”很明显,小久姑娘不信!

  嘿嘿笑了一下,谢铭诚将心窝子里的话都掏了出来,实话实说:“那都是我装的,我想要你,但是不敢要你……现在我都想好了,小久,我只要你,除了你,我谁都不要!”

  “真的?”

  “骗你不得好死!”松开搂住她的一只手,谢铭诚举起来就要发誓。

  “不许胡说!”

  心里一慌,小久赶紧捂住他的嘴,眸光里,一片迷离之色……

  女人么,总是容易被感动的,她也不例外!

  轻轻泛着红的脸蛋儿看着格外娇嫩,谢铭诚温柔地拿过她的手,然而拨弄了一下她的头发,哑着声音再次补充。

  “小久,我谢铭诚不说假话,我会对你负责的!”

  嗷!

  多么老套的台词儿,可是谢大队长说得却特别顺溜儿,要得到人家女人的身子之前,先把责任说好,也完全符合他的性格。

  而邢小久的脸,越发红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唇再次吻上了她的唇,他的手搂上了她的腰将她紧紧的扣到了他的怀里。

  女人的温软,男人的钢硬,相得益彰的紧贴在一起……

  好一副迷人的暧昧风光。

  热度越来越浓,谢铭斋此刻觉得自己真的快被这女人弄疯了,身体快要爆炸燃烧了似的,真的很想很想要她。

  身上的伤,他半点儿了不在乎。

  可是小久姑娘却很在乎,骤然想到这事儿,就稍微地推了推他,略略喘着气儿的问。

  “谢铭诚,你身上的伤真没事吗……能做那个……那个事吗?”

  未经人事的姑娘,说起这种事总是特别的别扭和害羞。

  能问出这一句来,她挺佩服自己的。

  上一次大胆完全是因为喝了酒,这次在未喝酒的清醒状态下,这绝对属于她人生史上的奇迹。

  大姑娘这么问,真的有些丢人。

  再老实说的男人也是个男人,哪怕谢大队长生性憨直,在这种情况下也还是会捉弄女人的!他闷声笑了笑,又情不自禁地吻了吻红得通透的脸蛋,将她抱得更紧了一些,低声反问。

  “你是怕我不行?没上过战场哪知道战斗能力,欢迎领导检阅!”

  “……谢铭诚,原来你装老实。”

  见她娇俏的脸,谢大队长再一次愉快大笑:“你又不是别人,你不是我媳妇儿么,两口子说这个就不老实啊?”

  “就不老实!”

  “小久……我都三十四岁了,还没干过这事儿,挺不容易的……”

  这话说得有些可怜巴巴的。

  不过这也是实话,现在连高中生都知道干的事儿,他一名堂堂的上校军校还是个处,说出去绝对没有人会相信。

  血气方刚的军龄,血气方刚的年龄,不得不说,谢大队长属于异类!

  他五年前没有接受她,却为了她守了五年。

  对此,邢小久很感动。

  五年前其实她就知道,谢铭诚要是爱上了哪个女人,一定是那种又专情又忠诚的男人,以前遗憾的是那个人不是自己,而现在愉快的是,那个人刚好是自己。

  “谢铭诚……”望着他黑沉沉的双眼,她唤了他的名字后,有些窘迫地躲开了他专注的视线,垂下了眸子——

  只是眼前的画面更为美感了!

  他上身的扣子已经扯开了,露出了哪怕是受伤依旧壮硕的胸膛来,看起来特别具体男性的性感美。

  然而,美的另一边儿那纱布下就是狰狞的伤口。

  她心里忒矛盾了,一边儿是期待,一边儿又是害怕。

  不过,不管什么,都没有谢铭诚的身体来得重要。

  心口一阵猛跳后,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面红耳赤地克制着心里的念想,缓缓地解开他搂着腰身的大手。

  “谢铭诚,你别这么抱我,一会儿伤口又该崩开了……”

  “我喜欢抱着你。”感觉到怀里的女人在轻微的挣扎,谢铭诚的语气里带着浓浓的渴望,还有更多的深情。

  小久姑娘强忍着心里的丝丝情愫,有些艰涩地开口。

  “谢铭诚,不来了,等你好了的。”

  然而,谢铭诚这会儿也固执起来,准确来说不是他固执,是全天下男人都一个样儿,那精虫上了脑,诸事皆浮云。搂住她的腰就不放,木鱼脑袋想了很久的对策,终于带着眼睛里**不得纾解的情绪,更加灼热地盯着她。

  “小久,咱们再来,好不好?”

  噗!

  再来好不好?多幼稚啊!

  听到他说这么傻的话,小久姑娘羞涩了,羞涩的心肝下感受得更多的却是甜蜜。这种甜蜜在这两天的相处里扩散开来,已经渗透了她久旱的五脏六腑,让她拥有了过去几年都没有想到过的那么多开心。

  而这样的过程,一分一秒,都是她愿意倾其所有去换的。

  终于,一咬牙,她舍不得看他的难受劲儿,点了点头,从嘴里吐出一个轻飘飘的字来。

  “嗯。”

  嗯就是好,好就是同意,同意就是决定再来……

  好吧,来就来!

  也许是经过刚才那一幕太过‘惊险’的战斗体验,这回两个人亲吻和拥抱都小心翼翼的。

  而这一次,谢铭诚发誓,既然伤口痛死了,绷裂了也不能表现出来疼痛。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着了什么魔了,对这个女人的感觉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狂热程度,也许是敞开了心扉的轻松感,让他有些迫不及得的想要得到她,得到完完整整的她,让她永远只属于自怀一个。

  爱情,都是自私的!

  然而,爱情这个东西,在谢大队长以往的意识里,不过一种可有可无的东西,绝对不是生活的必需品。

  现在呢,邢小久这个女人,已经如同他生命里的水一般重要了,而他就是水里那只张着嘴呼吸的鱼。

  为了她,他宁愿将自己的尊严和未来的一切全部都搭进去。

  至死方休。

  虽然他不说,也说不出口,但是他心里承认,他很爱很爱这个女人。

  “那个……嗯……谢铭诚……小心一点……那个伤口……”

  怀里的女人羞红了脸蛋儿,磕磕巴巴的说着。

  “我会。”低下头轻轻地吻住她,两个人的唇再次缠绵在了一起,不再有激烈和疯狂拥吻,只有彼此间浓浓的喜悦和深情。

  然而,老天折磨人,一般都不会只有一次二次,再来第三次真心不奇怪。

  这时候,邢小久的手机铃场就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唱着一首酸酸甜甜的歌儿,将沉醉的两个人震醒了过来。

  可怜这对一把年龄还未开荤的大龄青年,苦逼的四目对视,神色都有些愕然。

  有没有这么巧合的事儿啊?

  要不要这么衰啊!

  蝴蝶效应,果然无处不在!

  虽然极其不愿意,但对于邢小久来说,毕竟身上一大摊子责任摆在那儿,公司的事儿她已经都交给别人办了,电话是不能不接听的。

  绯红着脸蛋儿,她倾过身体下床,从旁边的挂衣架上取下包来。

  掏出里面的手机一瞧,电话是宁阳打来的。

  “我接个电话!”略略思索着向谢铭成眨了眨眼,她便往里面走去。

  公司里那些破事儿,她不想让受伤的谢铭诚听到。

  走到洗手间那个窗边儿,她才接了起来。

  “喂,宁阳!”

  “邢总,新城酒店煤气泄露的事儿有眉目了。”

  有眉目了?

  那件事已经发生好些天了,当时消防那边负责查验的人只说是煤气泄露,与煤气管道安装过程中的操作不规范有关。

  而这两天她因为谢铭诚的事情一直呆在医院里,也没法儿抽出时间来,就把帝豪和燃气公司那边儿的交涉问题全都交给了宁阳处理。

  微微愣了愣,她压低了嗓子,轻声说。

  “说吧,怎么样了?”

  “查出来了,这件事儿与远阳集团有关,他们花重金买通了燃气公司的工作人员,为新城酒店安装的是劣质的煤气管道……所以,发生煤气泄漏是迟早的事儿,就算不是那天,也难免……”

  宁阳知道帝豪集团和远阳集团之间的姻亲关系,所以他这话说得比较谨慎。

  毕竟都是邢家人,而这也不是小事儿,这是关系到七死几十伤的大事儿。

  这样的结果,邢小久倒也没有太过意外,而在这脑子里飞快思索的时候,心里和谢铭诚那些旖旎的涟漪全都没有了。

  她,终于又变成了那个淡漠而平静的帝豪集团执行董事。

  “燃气公司那边儿怎么说?”

  “他们已经报警了,现在警方已经介入了调查!”

  邢小久揉了揉额头,轻嗯了嗯,又吩咐说:“那就这样吧,该怎么办咱们就怎么办,我们配合警方,不主动,不被动。”

  对于邢子阳这个堂兄,她心里并没有多少好感,尤其是这么几年商场上的明争暗斗下来,堂兄对她和对帝豪可是半点儿都没有手下留情。

  但是,用阴招儿来对付自己也就罢了,这次竟然伤及了无辜人士的性命,会不会太恶毒了一点儿?

  那些,可都是活生生的人命啊!

  心里有些沉重,她的脸色沉了又沉,放下电话后并没有马上就回屋,而是在窗边静静地站了一会儿,还是拨通了大哥的电话。

  毕竟大哥才是主心骨。

  她将刚才宁阳在电话里汇报的情况,原原本本地告诉了邢烈火。

  没想到,电话那端的邢爷不过就是冷笑了一声:“邢子阳要真那么笨,远阳集团也不可能发展到今天的规模。”

  小久有些诧异:“哥,你的意思是……这事儿不是他干的?”

  “当然脱不了他的干涉,但留下了这么明显的漏洞,买通燃气公司员工这么拙劣的手段,一定是另有所图……我估计事情没那么简单,他啊,早就想好了金蝉脱壳的办法了。”

  想到堂兄做的这件事儿,再听到大哥这么说,邢小久不由得鸡皮疙瘩落了一地。

  “哥,那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邢爷的声音一如往常地冷静:“你做得很对,既然是燃气公司报的警,我们配合警方调查就行了。这边儿,我们就做好伤亡家属的善后工作,至于其它,不用插手。”

  “好。”

  说完,邢小久没再墨迹,道了再见便收了线。

  不管大哥做什么决定,或者对公司有什么样的决策,她都从来不会去反对或者质疑。

  在这些方面,她知道自己远远不及大哥的头脑,其实她更希望自己只是一个单纯的珠宝设计师。

  然而,现在伤脑筋的事儿,再一再二的被打岔,他还受着伤,到底还做不做啊……

  脑门儿上掉下了三根黑线——

  看来是时机未到,老天爷都不同意。

  忖了忖,她进了洗手间,对着镜子整理起自己的着装来。

  倏地一怔,她撩起那件大t恤,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脸上不由得滚烫!

  她那脖子上,胸前留下了一串串触目惊心的红印,到处都是他刚才给弄出来的痕迹,如同一个个粉色的小蝴蝶栖息在她白皙的肌肤上,看着分外的色情妖娆。

  闷着脑袋想了想,她匆匆地冲了个澡,又找个盆儿打出热水端到卧室来。

  ……

  她离开这段时间够久了,被打断了好事儿的谢大队长正苦逼的斜躺在床上,用那只没有受伤的手拿着一本儿军事杂志在认真的看。

  心思却有点儿远,尤其是看着她刚刚沐浴过的清丽样子!

  不过么……

  很显然,现在要让两个人再累积起战斗感觉估计都有点儿难了,总出茬子,哪儿还有那情绪干那事儿啊。

  将水放到床边儿上,邢小久轻声说:“……那个,谢铭诚,我帮你擦擦……”

  因为他身上的伤,不能洗澡,而现在偏又是天气炎热的夏天,所以他手术完了这两天,都是邢小久帮他打好了水,然而他自己擦身体的。

  而现在她说什么?

  她要帮他擦么?

  不知道谢大队长是害羞,还是不想累着她了,放下了手里的杂志。

  “那啥,你把水放边儿上就成,我自己来擦!”

  “我替你吧!”小久重申道。

  说完,她便一脸平静地坐到床沿儿上,很冷静地伸过手解他的衣服。

  心里万般不舍得她为了自己做这些事情,谢铭诚古板的坚持着,从她手里拿过了毛巾。

  “小久,我不能总委屈你,我自己来,身体好着呢。”

  “那……好吧……”

  小久脸颊有些薄红,既然他这么坚持,那她也不好意思再固执了,要不然,他还以为她是色女呢!

  见她脸红了,谢铭诚怕她不开心,更怕她误会,心脏跳猛地狂跳起来,又急着补充的解释了一句。

  “小久,那个……不是怕你看啊。”

  越描越黑,越解释越奇怪。

  “我不知道,你赶紧的,一会水凉了……”

  小久姑娘不敢再瞥他了,默默地躺到不远处那张陪护的床上去,往墙壁那边儿别过脸。

  这两天,她都是睡在这张床上的。

  其实,她蛮想跑到他那张床上去,然而抱着他睡的,怕就怕自己睡相太差会踢到他的伤口。

  听到旁边隐隐约约传来的水声,还有那一下一下拧毛巾的声音,她的脸蛋儿更红了,心脏也不听话地怦怦直跳。

  耳根,滚烫。

  这个傻男人……

  她有些气他的固执,又有些羞涩地想到昨儿在卫生间看到的画面。

  咳,有一点点,有一点点想知道他的全貌。

  良久……

  她没有回头,但还是有些担心地告诉他,“需要我帮忙就叫我……换下来的衣服就放在那儿,我一会拿去洗。”

  “好!”身后,传来谢铭诚闷闷地应答声。

  是她在纠结,还是他在纠结。

  望着墙壁,她的脸色,越发温柔,希望他快快好起来吧。

  要不然,到底要到啥时候,他俩才能突破这层最后的尴尬——

  ——★——

  三天后,景里。

  夏日的清晨,朝霞初现,又是美好的一天。

  连翘将三七今儿上幼儿园要穿的衣服给找了出来,放到她的床头。

  这些工作,都是她昨晚上良心发现后的战果,感觉太忽略女儿了,所以不顾火哥的严厉制止,亲自用熨斗细细熨平的衣服。

  “赶紧起来换衣服,一会儿迟到了老师要打屁股!”

  “老妈,不想上幼儿园了,我也不想起床了。”

  咦,怪哉!

  前些天还把上幼儿园当成人生头等大事来抓的三七小美妞儿,不知道是不是过了那股子精神头儿,打昨儿回家起就开始有气无力的。连翘还以为她是玩得太累了,哪知道……嘿,现在到好了,她干脆连幼儿园都不爱上了。

  “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告诉妈,哪儿痛?”

  一边儿说着,她一边儿颇不放心地用手背探了探她的额头,又用唇俯下去感受了一下。

  不烫啊,这孩子怎么回事儿?

  撇了一眼紧张兮兮的老妈,三七的样子看着即不像生病,也不像没有睡够的困劲儿。

  连翘真讷闷了!

  三七这孩子的自律能力一向都挺强的,很少出现这么低潮的情况。

  她既然这么做,就一定有原因。

  可是原因在哪儿呢?

  轻轻掀开她身上的凉被,连翘拍了拍她的小脸蛋儿,虎着脸装红太狼,“连三七,你最好给我老实交待怎么回事儿!”

  撇了撇嘴,三七的样子看着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似的,撒着娇将两只小胳膊伸了出来。

  “老妈,你抱抱我吧,我失恋了!”

  失恋了?!

  连翘又好哭又好笑!

  但她还是毫不犹豫地托着她的腰就将她给抱了起来。

  在她的印象里,三七是个蛮独立的孩子,自从她学会走路以后,自己抱她的时间就特别的少。她喜欢自个儿走路,每次出门都蹦跳着走在她的前面,很少这么缠着要她抱抱。

  想起这儿,她再次产生了一点儿作为母亲的愧疚,轻轻将女儿放坐在腿上,她柔声说。

  “三七,小朋友不上幼儿园,就学不到知识,没有知识的孩子,长大了就会被社会淘汰,还会受到所有人鄙视,你明白吗?所以啊,不管发生什么事,幼儿园咱都必须上。”

  这几乎是所有妈妈对付不上幼儿园的孩子时,都会讲到的话。

  可是对连三七女士来说,这话特别的没用,她可怜巴巴地揽住妈妈的脖子就往她怀里钻,然而一声一声地控诉了起来。

  “妈,幼儿园教的那也叫知识啊?……何况,我这不是失恋了么,失恋的女人需要疗伤药啊!”

  连翘气结:“小不点儿,你失什么恋啊,说出来也不怕人笑话!”

  气嘟嘟地撅着小嘴儿,三七环着她的脖子,不依不侥地摇着她吼吼。

  “就是失恋了,就是失恋了!三七就是失恋了……”

  就在连翘不知道怎么对付的时候,半掩的房间门口就听到了邢爷朗朗的笑声,接着他就佯装严肃地进了房间。

  “说说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把我的宝贝女儿给甩了啊?”

  “老爸!”仰着头望着挺维护自己的老爸,三七小美妞那股子委屈劲儿,比刚才还要多好几倍,“我问你啊,老爸,你会一直对我妈很好很好吗?”

  这话题,太成人了……

  怔了一怔,见她问得忒认真,火哥笑着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也回答得极其认真。

  “当然会了,不仅会一直对妈妈好,也会一直对三七好!”

  “哼!”一片真诚,换来了三七鄙夷地冷哼,“男人都不是好孩子,男人坏孩子到处招小蜜蜂惹花蝴蝶。”

  哈哈!

  连翘忍不住抽搐,而邢爷再次大笑了两声!

  这语气真是够喜感的。

  他的女儿就是与众不同,多活宝啊!

  直到三七瞪过来,他才忍住了笑,然而挨着连翘坐了下来,长臂一伸,将老婆和孩子一起抱在了怀里。

  “小家伙,你说的坏孩子是钱小宝?”

  “不是。”三七立马否认

  邢爷奇怪了,不由得皱眉问:“那是谁?”

  “钱天纵!他是个坏孩子,我以后都不要和他玩了!”

  委委屈屈地说着钱小宝的大名儿,三七的样子特别认真,那指头还在满脸是笑的老妈胸口戳着玩。

  “来,给老爸交待交待!”

  不得不说,还是邢爷会哄孩子,三七小美妞不情不愿地断断续续苦着小脸说了。

  “……有好多小朋友都喜欢钱天纵坏孩子……昨天,他带了好大的一罐糖果……每个女生他都给……就是没有三七的……没有三七的……他坏死了……”

  说到最后,她干脆哇哇大哭起来。

  原来是没有吃到糖啊?

  连翘一把捉住女儿越戳越狠的指头,低下头亲了亲她的额头,诱哄道:“没事儿,妈给你拿糖吃,吃完了咱就乖乖上幼儿园!”

  拼命摇着小脑袋,三七没有因为老妈这话改变心情,反而越哭越厉害了!

  “我不上幼儿园了……幼儿园不好玩……”

  邢爷知道女儿的小小自尊心受到伤了,可以想象得到当所有的女生都有糖,就她没有是什么样的情形。

  小朋友也是有自尊的,尤其三七还是一个特别好强,特别要面子的小孩儿。

  见她又挣扎又哭诉的样子,邢爷特别怕女儿弄到了连翘的肚子,笑着一把就将小家伙儿提了过来自己抱着,然而很认真看着她哭泣的小脸。

  “没出息!等你以后嫁给他做了新娘,要他买多少糖,就买多少糖,多好?你还可以让他永远都不许吃糖……现在哭鼻子,多没讲究……”

  闻,三七愕然地抬起头,看了看老爸板着的脸,又细细地抽泣了好一会儿才止住了哭泣。

  “爸爸,真的吗?”

  “真的啊,你不信?我相信我家三七的本事!”

  小孩子还是需要戴高帽儿的,一听这话三七就破涕为笑了,想想让钱天纵永远也吃不到糖的样子,她的心情一下就变好了,开心之余直接就变成了欢快的麻雀。

  “太好了,我就是要嫁给他,祸害死他。”

  “对,但前提是必须好好上幼儿园,要不然你哪儿来的竞争力啊?”

  “老爸说得是。哼!”

  三七握了握小拳头,说着就跳下了老爸的膝盖,拿起床头的衣服,转过身来,“邢烈火同志,麻烦你回避一下女士换衣!”

  呵呵直乐着,邢爷揽过连翘的腰来。

  “行,速度点啊!我和你妈还有点事,你自己穿好衣服下楼来。”

  “yes!”

  小孩儿的情绪来得快去的快,三七小美妞就是典型。

  “赶紧的,别墨迹!”

  笑着嘱咐了女儿一句,连翘便任由火哥揽着往房间外走。

  正巧,她也有话要问他呢。

  现在都几点了,这家伙怎么还呆在家里?往常哪天不是赶早儿的就去了部队?

  走到楼道口,她还没有来得及讲话,就听到了楼下的大客厅里沈老太太正在看电视的声音。

  沈老太太年龄大了,前些年又吃了苦,耳朵不太好使,所以她要看电视的时候,一般都把电视的声音开到最大也不自知。

  当然,连翘现在关心的不是这个问题,而是电视声音里传过来的那些讯息——

  “……各种观众,欢迎收看时事焦点调查30分,昨日警已经查明,新城酒店煤气泄露,致七人死亡,二十几受伤的特大纵火案已经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记者采访得知,昨晚,警方已经逮捕了犯罪嫌疑人,远阳集团总裁助理易安然……”

  易安然?!

  连翘大吃一惊,想不到那件事儿,竟然易安然干的?

  她神色不定地扭过头去望向火哥,正巧,他也在看她。

  只不过,从他那副平静的脸色来判断,对这件事儿,他似乎没有半点儿感到惊诧。

  迟疑地怔了怔,连翘轻声问:“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不早。是昨晚上才知道的,你睡下了,我没来得及告诉你!这不正准备告诉你么?”

  “哦,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知道。”

  这么回答连翘,但邢爷心里却知道,跑不了邢子阳的干系,说不定正是他顺水推舟的一箭双雕。

  然而,电视里再次传过来的讯息,就让连翘有些不爽了,瞪了火哥一眼,不由得拉着他加快了脚步就楼下大客厅而去。

  远远地站在楼道上,她看着那个巨大的液晶电视。

  画面上,还是在持续着对煤气泄露案的报道,电视里那为了吸人眼球的广告词儿一套一套的,什么案件内幕消息揭秘,什么与易安然有关的三个男人爆光云云——

  媒体所谓的内幕消息,其实就是他们为了节目的收视率而对易安然的私人生活作的一个调查。

  偏偏这些都是公众最为关心的话题。

  所谓与她有关的三个男人……

  还能是谁?

  说来,她的身体是蛮特殊的——反恐处处长易绍天的妹妹,远阳集团总裁邢子阳的情妇,而另外一个男人,电视里并没有明说,唯一的说法就是,这个人是易安然的前男友,很有可能是新城酒店背后的真正东家。

  那还有谁?可不就是指的火哥么?

  而她作案的动机,这些媒体更是剖析得入目三分,因爱生恨,醋爱生波,绝对能与事实吻合的样子。

  呵,都可以做福尔摩斯了。

  接着,那主持人又说,公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既然敢犯下这种滔天大案,那么,不管她有什么样的身份和背景,也绝对不能让她逃脱法律的制裁。

  从节目里采访的受害人家属和一些群众的意思来看,归根到底,都要她以命抵命,让她为枉死在新城酒店的七个人偿命。

  这个案子,性质太过恶劣,社会影响力太大,如果真是易安然干的,那么她这辈子绝对真的完蛋了!

  要说没有媒体地参与和报道还好,现在什么都爆光了,即便是易绍天处长想徇私枉法不也得看看公众的脸色么?

  作为一个女人,看到这些媒体生搬硬套的将别的女人和自己的老公捆绑到一起说事儿,哪怕节目没有指名道姓的说火哥,连翘心里还是有点不太舒服的。

  只不过,现在的她已经不再是小姑娘的时候了,想生气便生气,想撒泼便撒泼。

  说到底,她又何偿不知道火锅同志的无辜呢?

  躺着也中枪,有没有?

  ------题外话------

  妞们,身体不太舒服啊啊啊啊!腰酸背痛腿抽筋儿啊!

  一会儿可能会小修一下,内容不会变。

  另外,最近总有妞儿问到我结局的事儿,留区有我的回复。呵呵!</div>123xyq/read/3/32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