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撩人 107米迟来的更新,对不起

小说:军婚撩人 作者:姒锦 更新时间:2020-11-20 00:49:18 源网站:123言情
  > 邢小久这话,在谢铭诚听来那是什么滋味儿?

  炸弹啊!脑门儿轰地就炸了!

  心脏猛烈地跳动着,几乎激动得快要从胸膛里蹦哒出来了——

  不知是否可以用炸开来形容那种感觉,两个人在事隔这么多年以后,还能有机会在一起,那顷刻之间涌上心头的激流足够猛烈得能让人有放纵的**。

  男人如何能拒绝得了心爱女人的热情邀请?

  而这时候,女人柔软的身体在他的怀里绽放成了馨香的花儿,她含着泪水浅浅低喃出来的那句话,迅速地唤醒了他尘封在心里许多年的感官。在她那只微凉的小手伸进到他军衬衣领口解他的扣子时,他只有一种触电般的感受。

  不会动弹了。

  小久今儿穿了件v领的乳白色连衣裙,从他的角度望去,那天鹅般修长的脖子上白皙的肌肤泛着透明般的光洁,漂亮的锁骨弧线匀称而诱惑,那微张的唇说着一句一句动人的话语。

  在他的心里,女神般无人可比的邢小久,比电视上那些花枝招展的女明星不知道好看了多少倍。

  此刻,他心潮澎湃,浑身臊热得快要不行了,两只圈在她腰间的大手越来越滚烫……

  头脑中枢在失灵!

  几乎没有考虑,他钳着她腰肢的手就越来越紧,紧紧的拉近了她,贴紧了自己滚烫的身体,另一粗糙的大手用力捧起她的后脑勺,俯下头就青涩而热情地吻她,深深地吻她,用几乎要将她吞噬似的力度。

  久旱的男人,得点滋润那情绪还了得?

  他的身体不断地往下压,而两个人交织在一起的四片唇也越来越激烈——

  憨直刚毅的谢大队长,化身为兽也不过须臾之间。

  那激烈的拥吻,那狂放的情潮让刚才还主动勾缠的小久姑娘大脑里很快就处于极度缺氧的状况,双手不知道怎么摆放了,羞红了脸颊,止住了泪水,凭着本能的用手死揪住他手臂上的的军衬衣。

  死死揪住。

  紧张,心口狂跳着——

  身体更是绵软得完全没有了着力点,只能无力地挂靠在他的身上,任由他按压到那张‘咯吱’作响的单人床上。

  事实上,窒息的又何止她一人?!

  初尝亲吻滋味儿的谢大队长大吻得无比的忘我,他几乎完完全全的沉溺在女人温软的唇瓣上,脑子功能有些失调,乱七八糟地只有她那句动情的话在回放——谢铭诚,你要了我吧。

  要了她吧?

  真要了她吗?

  不行——

  脑子里突地一阵激灵,老大的话也同时在脑子里炸响,此去南疆九死一生,他怎么能?

  等他幡然从迷乱中清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情切之下的自己不知道啥时候已经把女人给紧紧的压到了床上,而身下的小女人像个小白兔似的瞪着哭红的双眼温柔的望着他,软软的身体下意识地紧贴在他身上。

  眼睛里,满满的全是情义和鼓励!

  她那眼神儿,刺激得他真想立马撕碎她的衣服,狠狠地占有她……

  可是,那是他的仙女,他怎么能那么怎么?

  他最终还是用尽几乎积蓄了一辈子的力量抗拒掉了自己内心那股强烈的兽欲,意犹未尽地放开了她软软的唇,钳紧她的胳膊拉离自己,喘着粗气直起身来。

  “小久,我谢铭诚真他妈畜生,我不能那么对你……”

  半眯着还泛着动情和湿度的眼睛,小久望着他赤红的双眸,她分明看见了他眸底那簇炙热的火焰。

  为什么?!

  任何一个女人在紧要关头被喊停,可能都会有她目前这种不太自信的感觉,望了望自己的身上,摸了摸自己的脸,她甩了甩有些晕眩的脑袋,难堪地低声问,“谢铭诚……你,你不要我?”

  唉!谢大队长这头倔驴,咱该说他真是个正人君子呢,还是该说他傻?

  漂亮的女人送到床上来了,这时候他竟然不干了。

  哪怕他此刻无比的鄙视自己,但还是认真替她拉了拉衣服,严肃地说,“小久,不是不要……是我明天就要走了,我不能担误了你。”

  每次执行这种特别危险的任务,上头给的死亡名额都会很多,谁也保不准战役结束后的死亡名单里,会不会有他的名字。

  子弹这玩意儿,可是从来都不长眼睛的。

  他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要了她的身子?

  “你要我……那要我吧……谢铭诚……”紧揪着他的胳膊,从刚才的深吻里缓过气儿来的小久姑娘,呼吸稍顺畅了几分,酒精让她的脑袋很恍惚,几乎已经忘记了身外的那些烦事,何况她也不知道谢铭诚执行的究竟是什么样的任何。

  不作她想,她只听见前半句,他说他不是不要……

  于是,她又仰起脑袋去亲吻他的唇。

  两个相爱的人之间,对于这种事,先是拉拉小手,搂搂小腰,接着就得亲亲小嘴,最后必须得滚滚床单,这事儿都是一步一步循序渐进的,有了一,就会有二,而且不达最后的目的谁都不会满足那种停步不进的关系。

  正如此事的邢小久。

  酒精和跟心爱的男人相处的激动将小久姑娘的残存的神智弄得很迷糊,脑袋里一阵阵的昏厥感让她只知道想去吻眼前的男人,喜欢和他接吻那种感觉,好不容易迈出了这一步,她哪里会给他机会跑掉?

  在这一点儿上,她的爱是霸道的。

  不过,他没有离开让她这次的吻不像刚才那么慌乱和急切了,眼泪也止住了,不过热情依旧,温柔也是无限,手指爱恋地抚摸着他的脸,一点一点地摩挲,而另一只小手继续着刚才未完成的工作,再解开他下一颗衬衫的钮扣。

  无意识的女人胆儿都挺肥的,带着哭泣之后的低哑声,她还是那句,“谢铭诚,你要了我吧……”

  “小久,我现在不能,不能……你清醒点了,你喝多了,你先好好睡一觉,成不?”

  抓紧她的手,谢大队长梗着脖子,心里那个憋屈啊!堂堂一个大老爷们儿,抱着自己喜欢了多年的女人,却不能上,是何等的悲哀?

  他敢用党性保证,他自己心里那份念想比这女人强烈了无数倍——

  可是,正因为他是个堂堂正正的男人,还是名特种军人,他必须为她的将来先做考虑,万一,万一他这次要真他妈不幸死在了南疆,她该怎么办?她那么爱惜自己的一女人,他怎么能在这种时候逞一时**要了她?

  “为什么不能?谢铭诚……为什么不要我……呜……”

  心思本就脆弱的邢小久,被他的话激得顿时又陷入了那种即将离别的悲伤的气氛里,或者说沉溺于他男人气息十足的氛围里,猛地收回手,堪堪的抱着他,激烈地吻着他,浑然不觉自己现在这样子到底有多诱惑,更不知道自己的举动对男人来说是什么样的煎熬。

  她微眯着泛着泪的双眼,在宿舍微暗的光线里,她狂乱而又倔强地解开了他军衬衣前面的几颗扣子,然后视线定住了——

  她看见了男人胸膛上有些汗湿和纠结贲张的健硕线条,性感又健康,那上面有一个一个深浅不一的伤痕。

  男人的身体,钢筋铁骨一般,全是力量,相比之下,她觉得自己真的好软弱。

  坚毅的短发湿了,发际都冒出了细小的汗珠。

  邢小久猛不丁地眼前这一幕给电到了,绝对是那种一万伏特的高压电,电得她手足无措,电得她全身发麻,心脏如同小鹿儿在乱撞,整个人呆了好半晌不会动弹。

  好一会儿她才回过神来,揉了揉昏乎的脑袋,又将手将放到那些看着就怕人的伤疤上,呓语般低声问。

  “谢铭诚,你疼吗?疼吗?”

  受不了她手摸着这股子刺挠劲儿,谢铭诚重新抓住她作乱的小手,摇了摇头,“不疼,小久,等我回来。”

  挣脱他握得便不牢实的大手掌控,小久姑娘重新将手放在他那些伤痕上,仔仔细细的摩挲,一点点的滑过,轻轻柔柔的按摩般磨蹭。

  “谢铭诚,你喜欢我吗?”

  谢铭诚愣了愣,低下头,脸上的表情有些窘迫,声音听起来有点儿闷,有点儿压抑,但还是老实的承认了。

  “喜欢。”

  “爱我吗?”

  爱?当然爱,可是要让他说出来,自然臊的慌!

  张了张嘴,他说不出口。

  见他紧闭着嘴的呆样儿,邢小久偏要逼他正视自己的情感,声音里带着软腻的盅惑味道,“你爱我吗?谢铭诚!说啊,你爱我吗?”

  傻傻地看着她,终于,谢铭诚点了点头。

  “说出来有那么难吗?”

  其实,从上一次拿到那张被他细心贴好的照片开始,邢小久就知道这个男人心里应该是有自己的。

  只是那时候的她以为,错过的一时,或许就是错过了一生。

  而错过这一切,都是缘于不会表达,所以,才迷失了方向。

  “等我回来!”避开她那句话,谢大队长忍着酷刑般的挣扎,耐着性子安抚着她,“小久,我这次去南疆,是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能祸害你……等我回来好吗,我保证,到时候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我不!”

  听到他说到生死,她的身子禁不住寒了寒,僵硬的手指放在他的胸前,郁结得眼泪都掉下来了,冲着酒劲儿任性地哽咽着吼他,“谢铭诚……你到底是不是男人?有你这样的男人吗?”

  闻,谢铭诚苦笑,“我……小久,就因为我是个男人,所以才不能这么干,你明白吗?”

  对啊,有他这样的男人么?

  传出去不被人说脑子有毛病就是生理有问题。

  然而,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这会儿的他心里那**裸的**有多么的强烈,那头凶猛的野兽到底有多急躁,他急得都恨不得把这个女人给吞下肚子里了,这可不是别人,是他在心里心心念念惦记了那么多年的女人,好不容易抱在了怀里,她是那么的美好,他愿意忍么?

  不愿意,可是有什么办法?如果不是明儿部队就要开拔南疆,该有多好!

  他的身上带着使命,他的身上,也带着特种军人独有的克制,哪怕此时他的眼里,心里,手里,唇边……全是这个女人的气息,他还是不能轻举妄动。

  爱她,呵护她,绝对不能盲目的占有她。

  而眼下这个意识不清的小女人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他究竟用了多大的克制力,才没有像头野兽似的撕了她,把她彻底变成自己的。

  那啥,心始终是膈着心的。

  小久哪里知道他心里的想法啊?

  一腔热情被冷水给浇了,见他完全无动于衷的样子,喝多了酒儿的她气得手指颤抖个不停,情急之下她闭上眼倏地伸手拉开自己连衣裙的拉链,在男人讶异的目光中飞快地脱掉,就着白花花的身子就抱了上去,紧紧的贴在他的胸口。

  “我不管……谢铭诚……我不管那么多。我只知道我要你,其它的我通通都不懂,不懂,听到没有,我不懂……”

  “小久,你……”

  喉咙梗得厉害,叫了她的名字,可是望着她的头顶,他却没有说出话来。

  她的肩膀在微微地抖动,他知道,她在哭泣,大手轻轻触到她的头,他轻声说。

  “小久,别这样儿……别哭……”

  拉下他的大手放到自己胸前,邢小久昂着头的脸上全是泪,“那你要了我……要了我就不哭……”

  不讲理啊!各种不讲理!

  可是她根本就不知道,一动不动的谢大队长脆弱的心理防线其实根本就不堪一击。

  所以,他才不动。

  而现在手上触到她的温软,眼睛里接收到她带着泪水的羞怯鼓励,他那就剩一根儿稻草的自制力,还有多少?

  他发誓,他想忍的,可是理智再也无法运转,更无法控制自己想要疯狂在她身上驰骋的强烈**。

  那种毫无距离的触感,那软滑得不行的肌肤,都是他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在她的手指带动下,他不由自主地主动搂紧了她,这小女人的身体又白嫩又细滑,比最水嫩的豆腐还要柔软,还带着幽幽的体香和适度的温热……

  这种诱惑力对他来说,足够将他好不容易重新垒起来的心理防线彻底击垮,而无法抑止的男性荷尔蒙,史无前例地疯狂爆发了。

  千般万般的理智飞到了九霄云外,他猛地将她的身体重新压到了床上,便俯下身去疯狂地吻她,几乎是咬着牙齿闷声说。

  “邢小久,希望你明儿醒来不要后悔!”

  身下那酒精上头的小女人接了他的话便喃喃低语,“不,我不后悔……谢铭诚,我是你的,我不后悔……我一直都是你的……一直都是……”

  胸口如同被闷雷击,是他的么?邢小久是他的……

  从来没有哪一刻,他觉得有这么满足,他的女人就在他的怀里,还有什么可想的呢?

  什么那些理智,滚他妈的蛋!

  现在脑子里还残存的唯一意识就是深深地,真实地拥有这个女人。

  理智一开匣,行动便如脱缰的野马,毫不迟疑的大手顺着她那弧线优美的腰线便急切地往下滑动,那长年握枪的手指带着粗糙的触感,让处于情绪激潮中的女人不由得一阵一阵发颤,情不自禁地唤他……

  “谢铭诚……”

  “谢铭诚……”

  明天就要走了,今晚上就放纵一次吧!

  他闷着头也不说话,额头上那汗珠子便颗颗地滴到她的身上,大手上更是青筋暴胀,飞快地解开了彼此剩下的束缚,衣服裤子裙子内衣小裤落了一地……

  与男人**的肌肤接触,那滚烫的身体让小久酒精刺挠的大脑清楚了一点儿,看到彼此的光裸,那俏脸儿有些无地自容地埋入他的肩窝,“谢铭诚,你,你你那啥……一点……”

  谢铭诚微微低下头,将汗湿的额头抵在她的额际,沉默了半晌没有说话。

  片刻后才抬起头来,与她的目光对视,深深地呼吸好几下,才略略缓缓了不断翻滚升腾的的欲念,憋着身下那几乎快要爆炸的胀痛感,他认真的问。

  “小久,你真的要做我的女人吗?我最后问你一次,你脑子清楚吗?”

  忘情地抱住他的脖子,小久姑娘那目光落在他身上那些伤痕上,心疼的直落泪,手指轻轻地抚摸着,从他的脖子抚摸到胸口,一点一点的扫过。

  她轻轻抚摸着这个有些阳刚,有些温和,有些粗犷,又有些傻呆的男人。

  一再地保证,给他鼓励。

  “真的,谢铭诚……真的……我喜欢你,我真的要你……”

  心里一荡,谢大队长漆黑的瞳孔里猛地荡开了一层波光,嘴唇覆上她的。

  激烈,热情。

  这个吻,两个人都很投入。

  两个人都没有什么接吻的经验,而这一来又是这么激烈地拥吻,女人整个人就软了,被男人牢牢地抱住感受着他身上的热量,还有一种她无法描绘的男人气息,很浓烈很浓烈,像似那种战场拼杀出来的雄性生物的征服气息。

  这也是,她一直喜欢的吧。

  这种东西是不是学的,也不是做的,而在军营的成长磨练中一点一滴锻炼出来的,渗透到了骨子里,最能让女人心动的军营男人的特殊魅力,当然,这也是她一直都非常稀罕。

  脑子里晕晕乎乎,她享受着他热情的吻,脑袋往他怀里拱了拱,将双手环在他的腰上,没长骨头似的将自己的身体依托在他身上。

  “谢铭诚……谢铭诚……说你爱我……爱我……”

  男人还是闷着头不说话,不过却一下一下的亲吻着她,越发的激烈起来——

  没有得到答案的小久姑娘条件反射地想要伸手去推开他,想听他说他爱自己?!

  然而受过特种训练的男人反应是何等迅速?

  他伸出大手就紧抓住她双手往压抑住她,然而将她整个的紧紧固定在身下,温热的吻在她唇上不算熟练地浅尝着吻着她,即便使了很大的劲儿,还是难逃那股子生涩劲儿。

  最后关头……

  男人将她抱得越来越紧,似乎不想给她一点儿喘息的机会,又将她整个儿的固定住,而这样的姿势让彼此更加的贴合在一起。

  她的心跳,在加快!

  怦……怦……

  她的脸蛋儿红得更厉害了,不敢再望着他,有些羞涩地闭上眼,“……我……谢铭诚……你……谢铭诚……”

  意思想表达出来,可是却说不出口。

  “嗯。”闷闷地答应一句,谢大队长显然懂得了她的意思,她怕,心里也揪得死紧,呼吸越发急促。

  那颗心,被她的话弄得心襟摇曳不停。

  身下的女人,不知道是羞的,臊的,还是酒精给刺挠的,那小脸儿泛着水嫩的粉红,像花瓣儿似的梦幻,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就那么望着自己,长长的睫毛还带着哭过的薄薄水雾。

  这绝对是让人犯错误的女人。

  “谢铭诚……”女人咬着唇直摇头,在他的胸口蹭来蹭去地轻声抽气,又更像是意乱情迷时的喟叹,声音细小得如同蚊子的嗡声,带着哭腔,“我不舒服,我怕……你……怎么……”

  丢人啊!

  明明这都是她自己要求的,结果心脏跳得最欢的也是她,最难为情的还是她。

  女人绵软的声音无异于火上浇油,将男人的狂乱的思维烧得更为彻底。可是听到她软软的呼疼,他喘着粗气就将下巴停在她头上,安抚似的拍着她,“好了,好了,我们不做了。”

  心里挣扎着,小久不解地抬起头来,眸底水雾一片,“你不是应该很有经验么?怎么……怎么?”

  到底还是问不出来。

  胀红了黑脸,谢大队长有些闪烁的视线落在了她的脸上,望着她那白得透明的肌肤,觉得脑袋有些发晕了,喉头紧了紧,抱着她的力道重了又重,越来越用力。

  “小久,我要说……没有过,你信吗?”

  脑子迷蒙了两秒,邢小久微应了一声,出于本能地瞪大了眼。

  老实说,这个意外有点突然,她还真的不太敢相信。

  “小久……”只是叫了她,男人的目光有些闪躲,有些急切,想要解释,又有些不好意思,最终还是闭了嘴。

  “真的?”邢小久皱了下眉头,还没有从这个意外里缓过劲儿来。

  低头望着她,老实的谢大队长说得很诚实,“严格说来……也不是。”

  心里一窒,小久望着他,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一双水瞳望向男人的眼底,只见他那双被**熏染的眼睛里,跳跃着的火苗儿非常的清晰。

  窘迫地望着她,谢大队长有点放不开,喃喃地开口,“当兵的男人么,那啥,那手……”

  27岁的邢小久到底也不是啥都不懂的小姑娘了,听了他似说非说的话,一张小脸瞬间红得像两个红富士,咬着下唇将脸埋在他肩窝上轻轻呵着气:“谢铭诚,我原来还不知道,你这人看着老实,竟然这么坏……”

  “坏吗?……呵呵!还有更坏的……”

  彼此,都很动情。

  然而,可怜的谢大队长终究是青涩的男人,一颗心又太过顾及身下的小女人,见她疼得皱眉就不敢动弹,凭着那点儿本能足足折腾了十来分钟,依旧还在原地停留……

  两只手心里沾满了汗珠,女人的手指紧攥着床单儿,又羞又急又痛,紧张得整个人都在激烈地颤抖,“谢铭诚,你……我……我……”

  她很疼,脑子里杂乱无章的图像开始晕乎起来——

  她拼命想忍着,觉得已经快要晕过去了,酒精这玩意儿,也不是个好东西……

  满头大汗的谢大队长,看到她疼得直哆嗦,心疼啊,“进不……”

  这边儿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那边儿的女人不知道是疼的,吓的,急的,还是酒劲儿直接冲上了脑袋,身子一软,稀里糊涂地睡了过去。

  动作倏停,谢大队长撩开她额际的头发,眼前的小女人双颊一片绯红,额鬓上尽是汗湿。

  心疼了一下,他哑着嗓子轻唤。

  “小久,小久……”

  没有反应,他真心有点儿崩溃了。

  忍耐高难度的肿胀般疼痛,他爬起身来,将女人抱进了隔壁的浴室清洗。

  得醉得多厉害?温水将她洗白白了,小久姑娘也完全没有醒来,只是状似舒服的哼唧了两声。

  可怜了谢大队长,将她拾掇干净又替她穿好衣服放到床上,自己又急冲冲地去冲个整整三十分钟冷水澡灭火。

  最后,苦笑着躺在了她的身边,和她挤在一块儿。

  关上灯,他却了无睡意。

  环抱着怀里柔软如棉的女人,他粗糙的手指在她脸上摩挲着,还得控制住不断涌上的生理渴望,这简直就是在自虐。

  微微低下头,他黑沉的眸子望着她闭合着双眼,被屋外的月光投下的一圈儿暗影,有生以来第一次他告诉自己。

  一定要活着回来。

  即便不为了别的,也得为了他的女人,他谢铭诚的女人。

  ……

  似乎没有过多长时间,他宿舍的门外就有值班的士兵过来敲门。

  “队长,两点半了。”

  两点半了,该准备出发了——

  抬起手腕看了看腕表,他轻轻地爬起身来,没打扰熟睡的女人,替她盖好那床军被,轻轻在她额头上吻了吻,才走出了房间,轻声儿命令:

  “十分钟后,吹集合哨!”

  “是!”

  再次进屋,他怔怔地着没点儿知觉的女人……

  两分钟后,他将房门紧紧阖上,径直下楼离开了。

  ——★——

  邢小久是被一声声尖锐的哨声惊醒的。

  天亮了?!

  这是她的第一反应。

  脑袋好痛啊——这是她的第二反应。

  估摸着天亮了吧,她刚才迷迷糊糊的做了好长的一段春梦,整个人像踩在云端起的,身体软绵绵的,而梦里那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谢铭诚,那感好舒服好舒服,她一直轻飘飘的,怎么睡过去的也不知道。

  她是不想醒的,那个梦太甜了,太甜的,甜得她想继续回到梦里去……

  不对,谢铭诚要走了,她不是做梦——这是她的第三个反应。

  脑子像被雷劈了似的,她猛地睁开眼睛,一把掀开自己的被子,愣愣地瞧了瞧自己身上穿得好好的衣服,试着动了动身体,并没有她想象的那种疼痛。

  然而,正因为如此,心里酸涩得不行。

  她恨死自己了,恨自己不争气,为什么要贪杯,恨自己太过娇气,怕什么疼啊,每个女人不都要经历一次的么,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坚持一下,更恨自己为什么会睡了过去了?

  慌不迭地爬起床来,她拉开窗帘往楼下望去。

  大操场上,有着不太真切的灯光,她看不太真切,却可以凭着想象弄明白那副画面——

  着装整齐的士兵们正在迅速的从营房里跑步集结,画着看不清脸的伪装油彩,穿着沙漠迷彩服,提着微型冲锋枪,背着统一的背囊,缠着弹袋,戴着手套,战斗靴踏得铮铮的响——

  而背对着她那个挺拔的男人,站在队伍的正前面。

  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高大背影,让她紧紧地揪住了自己的衣服,身上似乎还能闻到属于他的气息。

  谢铭诚……

  谢铭诚……

  她默默地在心里喊着,却没有跑下去叫他,她得要让他好好的离开,好好的回到京都,而这种时候,她绝对不能跑下去动摇军心。

  因为,他是个男人,更是个军人,还是个总是执行危险任务的特种军人。

  想到战场上那种腥风血雨,她的心,不住的颤抖。

  远远的,他浑厚的声音穿透晨曦的薄雾传了过来,似乎是在做着官兵们的战前动员——

  “同志们,红刺特种部队是啥,就是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打战,特别不怕死的部队,咱们比敌人强的就是不怕死钢铁的意志,我们就是敌人的恶梦……”

  说到这儿,他似乎意识倒什么似的停顿了一下,似乎回了一下头,望向了宿舍楼,顿了两秒才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转过头继续说。

  “红刺的荣誉,是先辈的烈士们用鲜血铸就的,做为共和国的特种军人,在我们的眼里没有和平时期,战争才是我们的使命,祖国需要我们时,我们就是捅向敌人心窝的尖刀,光荣的红刺特种兵,我们的名字,叫红刺!”

  “吼吼吼…杀杀杀…红刺精神永垂不巧……”

  “我们的名字,叫红刺……我们的红名,叫红刺……红刺精神永垂不巧……”

  大操场上,传来一阵阵士兵们激情澎湃的嘶哑吼声,听得人热血翻腾——

  “报数……”

  “一,二,三,四,五,六,七……”

  “报告队长,队伍集结完毕,请指示。”

  “现在对时间,七月五日凌晨三点十分,四点之前必须抵达东方红机场。现在我命令,部队进入紧急战备状态。私人通讯一律禁止,包括我自己。”

  “立正——向右转——跑步走——全体登车……”

  “预备……唱……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

  随着一辆辆载满装备和战士的军用物资和车辆缓缓驶出营房,那一曲《团结就是力量》铿锵有力的声音慢慢消失在了天鹰大队的空荡的天气里……

  而整个人软软地趴在窗户上的邢小久,还在满脸都是泪水的轻轻吟唱:

  “……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比铁还硬,比钢还强……”

  ——★——

  今天,是周六。

  难得三七小美妞儿没有来打扰,昨儿晚上也喝了两杯小酒的连翘一直睡得迷迷糊糊。

  迷糊间,还是有点儿奇怪,不用上幼儿园的三七怎么也没有来闹她?怎么也没有人来叫她吃早餐?捋了捋头发,她习惯性的往旁边的位置摸去,果然不出意料,空荡荡的。

  火哥又走了!

  等她睁开眼睛一瞅,已经上午九点了。

  思绪迅速回拢,昨儿晚上的事儿映到脑子里,不用猜,火哥一定是去了东方红机场送部队开拔了,心里顿时便有些纠结了,此去南疆,几千公里,阿弥陀佛,但愿都平平安安的回来吧。

  当然,这是自欺欺人的说法,那种危险的对战,完全零伤亡,几乎不可能。

  她缓缓地下了床,看到床边儿叠放得整整齐齐的衣服,心里微微一暖,知道是他男人给准备的,顺手就拿起来给套上了,然而越是对比自己现在的幸福,想到小久和谢队,心里越是替他俩酸楚。

  因为昨晚上都喝了不少的酒,卫燎和爽妞儿还是儿子卫舒子都直接睡在景里了。

  所以,她一下楼瞅到正在客厅里带着三七和卫舒子玩耍的爽妞儿时,就明白为啥三七没有来闹她了。

  很显然,卫大少爷也不在,指定是和火哥一起走了。

  “起来了,晚上又没睡好……”看着她迷迷糊糊的样子,爽妞儿一脸贱笑的望着她。

  知道她心里在琢磨什么,连翘舒展舒展自个儿的胳膊腿儿,表示自己身强体健,瞪了她一眼,才又笑了,“你们吃过早饭了没有?”

  “早吃过了,赶紧去吃,吃完了陪我去逛街……”

  这爽妞儿做了妈之后,对逛街这项运动的兴致没减半点儿,反而越发增加了。

  不过连翘倒也没有没点儿反对,第一,她现在心里忒郁结,正好找点儿事做岔开那份心思。第二,有个不好启齿的事儿,她准备再去帮火锅同志买几条内裤,那么大个老爷们儿,在外面多大个面子,结果还穿着几年前的内裤,多瘆人啊!

  刚瞧到的时候,她心里那股子劲儿憋了半天,差点儿就哭了出来——

  因为,他不用说,她不用问,但她也能知道他这么做的意思。

  这几年,他都在想自己啊!

  心里有点儿小甜,有点儿小酸,更多的自然是大大的坚定——不管今后怎么样,她再也不要和他分开了。

  自己经历过分离,再看到别人的分离,心里那股子难受劲儿,更是受不住。

  对小久,对谢队,感同身受!

  ……

  匆匆吃过早饭,收拾好两个小孩儿就出发了——

  爽妞儿开车,两个女人,带着个两个小孩儿逛街,说来真是一件儿再闲适不过的事情了。

  身边没有了老爷们儿折腾,两个女人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叽叽喳喳的时间过得很蛮快,而三七小美妞儿更是猴儿精似的,大姐姐范儿十足,带着三岁的卫舒子,五分不耐烦,五分惹不起,样子可拽了。

  不过,卫舒子却黏糊她得紧,不过短短几个小时的相处,比跟他妈还跟得紧,楞是亦步亦随的,姐姐长姐姐短,让三七暂时压下了对幼稚还爱哭鼻子的小男孩的不满。

  小孩儿都喜欢和小孩为伍,还真是没有错。

  笑着,闹着!

  京都的天气,挺好的,天蓝蓝的,草绿绿的,这么一闲逛啊,人的心景似乎也好了不少,那些个烦躁更是去了很多。

  人嘛,不管怎么说,总归得面对现实的事情。

  要说这京都城,说大真挺大,说小半点儿也不小,可是,碰巧遇上熟人的事儿还挺容易发生的。

  当两大两小四个人买好了东西下了春天百货的大楼,刚到停车场找到自己的车,还没上去呢,连翘就瞧到前面不远处从车上下来的男人,杵在那儿直楞楞的望着她,一身儿警服整整齐齐,瞧着那肩膀上的警衔,六年不见,丫的还升职了。

  片刻之后,车上又下来了一个漂亮的小女人,缠在他的手腕上说不出来的亲热,瞧着他俩手上成对的戒指,估摸着,不是他的老婆也该是未婚妻什么的吧。

  六年,世事变迁,人也在长大啊!

  “哟嗬,我说这谁啊?不是佟大少爷么?”

  最谁先出声儿的是爽妞儿,她热情地晃了晃手里的购物袋,出声儿招呼着愣神的佟加维。

  自从上次他被火哥打断了肋骨那事儿之后,不仅仅是连翘,就连爽妞儿也没有再和他联系过,就怕他那高层的父母不喜欢。后来他打电话过来,她俩也都是各种理由拒绝。

  再然而,随着连翘的‘死亡’,他慢慢的也就淡出了爽妞儿的生活。

  没想到,好巧不巧,还能遇着!

  不过这会儿么,佟大少爷眼睛是直的,人是傻的,英俊的外表下一颗心不会跳了似的。

  翘妹儿,真的活着!

  真的活着,他有些激动了!

  他前些日子就听人说,太子爷死去的老婆又活着回来了,他有些意外,但不太敢相信会有这种好事儿,可是连翘的手机号码早换了,他也找不见她,至到现在他亲眼见到这个死而复生的女人,才不得不感谢上苍的垂怜!

  寻思着自己那点心思,他好半晌都没有动静儿,事实上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就那么傻愣愣地望着连翘发呆。

  她旁边儿打扮得挺美的小姑娘望了连翘好几眼,才又转过视线儿来歪头看着他,满脸含笑地拽了拽他的手,提醒他道。

  “老公,傻啦?你朋友叫你呢!”

  见到他的傻劲儿,爽妞儿在旁边拉着卫舒子的手抿着嘴儿笑。

  不笑不行啊!这卫大少对连子那份儿心,她到是早就知道,可是有用么?早就过眼云烟,都结婚生子了,过劲儿了——

  老实说,连翘也突突了!

  也不知道究竟是以前两个人做哥们儿做习惯了,还是现在年纪大了更懂得了男女间的那点事儿,她在那么多年之后,再次与佟大少的眼神儿对视时,才第一次从他眼里发现了蕴含那些不一样的情绪。

  而他旁边那个老婆,长得颇有三分像自己的眉眼儿啊!

  幻觉么?!

  好半晌儿,在他旁边女人的摇晃下,佟加维终于缓过那股劲儿来了,痴知地望着连翘感叹:“翘妹儿,你命真大!”

  “死不了!”

  噗哧一乐,连翘做懵懂状的拉了三七,和爽妞儿一起主动走过去,笑眯眯的说,“三七,这位是佟叔叔,这位是?……”

  说到这儿停住了,她也不知道怎么介绍了。

  佟加维瞥了她一眼,挺矫情地挠了挠头,语气复杂地开口,“那啥,翘妹儿,我结婚了,这是我老婆,叶络络。”

  向叶络络点过头问好后,连翘和爽妞儿又让两个小朋友叫叶阿姨好。

  此情,此景,不胜唏嘘。

  几个人互相寒暄了好一会儿各自的近况,连翘心里突然惦记起了几年前那个被火烧过的老太太来。

  现在佟大少都结婚了,他不可能还养个老太太招新媳妇儿嫌弃吧?想了想,她还是问了出来。

  “佟大少,那个老太太,她怎么样了?”

  完全没有去注意他老婆的脸色,佟大少那视线始终就专注地落在她身上,闻认真的叹了口气。

  “她还住在我那个花园别墅里,我结婚后另外找地儿住了,请了人照看着她,空闲了也过去瞅瞅,人精神和身体都挺好的,经过这些年的治疗,脑子也清楚多了,就是不太爱说话了,整天闷着头,也不和人交流。”

  老实说,这事儿还真是连翘没有想到的。

  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佟大少爷能始终如一的养着一个陌不相识的老太太,这精神完全可以评选全国十大杰出青年了。

  对她竖了竖大拇指,连翘摆了个蛮真诚的笑脸儿,“丫的,真不赖,精神可贵,改天我去瞅瞅她!”

  一把挥开她调侃的手,佟加维心绪很乱,“行,前两年我给她烧焦的脸弄了弄,人吧,看上去也没有那么可怕了,就是见天儿的阴着脸,有时候自自语几句,有时候整天不讲一句话,挺膈应的。”

  将三七抱了起来,连翘笑着说,“行啊,那就这样儿,我去的时候再联系你。”

  看着她要走,佟加维心里一万个纠结,可是却没有任何立场留住她。

  他烦躁的挠了挠头,好不容易才勾出一抹笑容来,“打我电话,号码还是那个,没有变,一直没有变……翘妹儿,这些年过得还好么?”

  “呵呵,你瞧我不是蛮好的?生了个漂亮的闺女,不愁吃喝不愁嫁,挺好的。”

  连翘很巧妙的应对,不算生份,也保持着朋友应有的那个度。

  而旁边瞧着他俩唠嗑的叶诺诺,心里也是清楚的知道佟加维看那个女人的眼神儿不对劲儿。

  事实上,他俩结婚虽然才一年,这佟大少对她还是挺好的,生活上也很照顾,完全没有之前她所担心的那些花花大少爷的脾气和禀性。

  只不过,打从认识他开始,聪明的她就知道,这男人心底里有一块儿地儿是不能去触碰的,里面儿藏了个女人,而且知道这个女人对他很重要。

  但是他不说,她也就不问。

  直到现在看到跟前站着的这个女人,她终于明白了,也明白了当然佟大少爷为什么就娶了自己。

  不过她也不计较这个,两个人都结婚了,搞外遇什么的别说不可能,就算可能又怎么样呢?现下这个社会,像这么有皮相又有钱的男人谁不是花花肠子,上赶着扑上来的女人都多得很,心里藏着个女人就藏着吧。

  她还真就没有想过他能对自己从一而终。

  甭管怎么说,总比嫁给土大款或者给中年富商做二奶强吧?

  又闲扯了几句,哪怕佟大少爷再恋恋不舍最后也得挥手告别了!

  上了车,当爽妞儿开着车刚绕过春天百货那幢大厦时,连翘的视线却在不经意掠过车窗时,意外地发现了一抹熟悉的人影。

  微微佝偻的腰看上去健康了不少,那个老太太正从另一幢大厦的楼下缓缓经过,走路的速度极慢,更像是在散步……

  呀!

  心脏微跳,这可不就是佟大少爷收养的老太太?!那个以前傻傻叫她妈妈的老太太?!

  情不自禁的,她抓紧了前面的椅背,伸过头去拍舒爽——

  “爽妞儿,停车……”

  ------题外话------

  对不起大家,这里说两点哈。

  第一,因为锦没有把握好尺度,弄得审核过不了关,迟了一个小时更新,鞠躬——

  第二,谢谢大家的月票,砸得很爽哈,继续哈!</div>123xyq/read/3/32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