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撩人 103米一个鉴定涉H的鉴定书

小说:军婚撩人 作者:姒锦 更新时间:2020-11-20 00:49:18 源网站:123言情
  > “这不是你的建议么?作为我的助理,你不该对敌人产生同情。”

  说完,男人低沉一笑,唇角那抹带着嘲讽的笑意特别招人恨。

  “他是不我的敌人,是我的爱人!”女人轻轻地说,仿佛自自语。

  嗤笑了一声儿,男人顺手点燃了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然而将浓浓的烟雾吐到了女人的脸上,仔细看着她眼底那抹挣扎和痛苦,心里却没由来的产生了一种难以说的快感。

  “易安然,别学人家矫情!要不是因为你曾经是邢烈火的女朋友,你以为你有什么价值坐在这儿跟我说话?”

  闻,女人浑身一震。

  邢烈火三个字就如同那扎在她心里的一根刺,扎了十几年,也痛了十几年,扎得生痛生痛,这辈子,恐怕想要连根拔起已经不太可能了。

  而她在那个男人的心里,只怕是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就连那个女人死亡的六年,他都没有理会她半分,何况现在那个该死的女人又回来了?

  越想越恨,越恨越想,再被这个男人嘲讽,她心都在滴血了。

  下一秒,她不由得地掀起了唇角,笑得有些诡异和讽刺。

  “咱俩的道理是相通的,要不是因为你姓邢,你以为我会跟了你?”

  “哦,你不提醒我,我差点儿都忘了这茬。”男人抿紧的唇角微微启开,迸出几个冷硬的字眼儿来,那带着凛冽的眸底也同时流泻出几分瘆人的冷意,一把钳住她的下巴,狠狠一捏然后甩开,“趴在那儿,屁股撅好让我c……”

  他讨厌她,他看不起她,他憎恨她但是偏偏要上她。

  不因为别的,就因为她曾经是邢烈火的女朋友,这一点总能让他很兴奋。

  这恰好也是易安然最喜欢的表情。

  因为,这样的他才有点像她心里那个男人,那根永远无法拔出来的刺儿,冷得不像个人——

  没有犹豫,她依趴在他面前的办公桌上。

  男人冷声笑着,从抽屉里掏出一个避孕套来,迅速撕开包装,没有踌躇,也不屑于脱掉彼此的衣物,片刻之后,他就从身后占有了这人趴在面前随他为所欲为的女人,语调里几分冷冽又带着几分戏谑。

  “易安然,咱俩彼此彼此,你要不是曾经跟过他,我也懒得上你,只可惜,你的价值远远没有你自己说得好么高。”

  低低呼了一声,女人忽地回过头来,唇角挂着似有似无的冷笑,撞进他同样森寒的眸子,说话来的话同样的淡然,她对他也没有半点儿的在意,“各取所需,我对你也没多待见……每次和你做,我不过把你当成是他……”

  不管是基于什么理由,她这句话都应该会伤害到邢子阳作为一个男人的骄傲和尊严。

  然后,对于这种明显挑衅的话语,他却不怒反笑,因为他知道她说的是真的,而他自己也是一样。

  “说得好。”

  他忽地狂笑了起来,在那片暧昧的水渍声响里,有些诡异和狰狞的嘲笑,“易安然,我平生就有两个愿望,你知道是什么吗?”

  “……我……啊!”

  “听好了!”邪恶地拍了拍她的脸,邢子阳动作越发凶猛,话里阴风阵阵,“第一,我要将帝豪的产业夺回来;第二,我就要操邢烈火的女人……别误会,不是你,我就想干那姓连的……”

  易安然无声地喘息,“因为是他的女人?”

  每每提到邢烈火,她整个人就会完全失神,哪怕她这会儿正和邢子阳干着这种事情,哪怕他不要她,不理她,她都无法恨他,她只恨那个夺走她在他心里地位的女人,她嫉妒,嫉妒得都快要发狂了。

  没有直接回答她,邢子阳的声音有些亢奋起来,“……呃……想想就兴奋,那得是多消魂的滋味儿啊……连翘……”

  哪怕心里没有爱,也没有女人愿意男人在跟自己办那事儿的时候想着叫着别的女人,易安然听得有些咬牙切齿,“……你们男人都贱,那个女人有什么好?”

  “至少床上一定比你骚,比你有味儿,看看你,每次干你像条死鱼一样,半点儿不得劲儿。”

  话说到这儿,邢子阳身子一顿,似乎真的没有什么兴致了,猛地就抽身出来,拿下避孕套随手甩到垃圾桶里,拉上裤链就进内室清理去了。

  这时候……

  一束光线从窗外照射进来,落在易安然白花花的屁股上,照出一片模糊而细碎的光影来。

  他的话,将她受伤的心,再次撕碎了一道口子。

  当然,并不是说她有多在乎这个邢子阳,而是被一个男人做到一半给嫌弃了,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种侮辱简直是毁灭似的。

  她恨,她恨,她恨死了!

  事实上,邢子阳和邢烈火的确是亲滴滴的堂兄弟,同样也是两种截然相反的男人。

  然后,他们身上却有着邢家人的共性,冷血,冷情,冷心,哪怕易安然跟了他六年之久,他也从未怜惜过她半分,偶尔拿她发泄**,也都是对邢烈火的恨和嫉妒到达了极点的时候。

  而此刻的易安然,觉得自己连一个妓女都不如。

  没有尊严,没有脸面。

  可是,她习惯了也就无所谓,只要能达成自己的目的什么委屈都无所谓,哪怕她不能嫁给邢烈火,嫁给邢子阳也算是嫁入了邢家,那么未来长长的一生,她有的是机会报复那个该死的女人。

  同一时间,邢子阳拿着手机沉思着站在偌下的落地窗前,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什么事?”

  “那个姓谢的快到帝豪了!”

  “嗯?!找人跟着,能拍到他俩在一起的照片,给你奖励!”

  “谢谢总裁!”

  冷哼一声,邢子阳拉下了窗帘!

  ……

  帝豪大厦,会客厅里。

  连翘暗叹着气,将自己那点儿小脾气忍了又忍,好在现在是六年后,要是六年前看到眼前这个女人她真的能挥拳收拾她。

  跟爽妞儿两个坐在这儿,她真的觉得生活太特么的戏剧性了。

  谢大队长峥嵘一生,刚毅勇猛,战功赫赫,怎么就娶了这么一个完全不着调的女人?这月老办的事儿也实在太让人看不过眼儿了。

  都说夫妻相处之道,就在于一个字——容!

  她这样没有没点儿包容心,他俩的婚姻真的还能走得下去么?

  虽然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婚’,可是这会儿,她真的一万个希望谢队赶紧和这个女人离婚,越快越好,既然法律允许离婚,不就是为了给走岔了道儿的人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么?

  人都是怎么的自私的吧,连翘也不例外,她的心里是向着邢小久的,只要一想到小久,想到她那个孤单的背影,那个似乎别人再也走不进的灵魂,她这种邪恶的念头就更为强烈。

  因为这辈子,估摸着除了谢铭诚谁也不能慰藉她那颗心了。

  紧紧地攥着自己的拳头,看爽妞儿挑了挑眉,她又松了开来,然而对自己这种想法感到很可笑。

  人间小媒婆,做到这份上,真特么悲剧!

  那个执拗的邢小久,对待感情和火哥是何其相像啊,她这牛角尖看来是钻定了,如果她再这么磨叽下去,青春年华都快要没了,想到这儿,她真心的觉得难过。

  除了难过,还是难过……

  会客厅的门儿没有关严,隐隐听到外面的讲话已经结束了,好长一段喧哗声后,门儿被推开了,是小久的助理木木送了茶水进来,被问及小久人呢,她只说是自己上楼去了,这边的事儿就拜托给嫂子处理。

  看来她是不打算过来瞧到王素花这人女人了。

  不瞧也罢,好端端的一个大姑娘,给人家折腾得。

  ……

  接到她电话的谢铭诚来得很快,一身笔挺的迷彩服上扛着二扛三的肩章,那张被日头晒过的黑脸冷漠而坚毅,一进门儿,他没有看向倚靠在沙发都快要睡过去的王素花,只是满脸愧然地朝连翘和舒爽点着头。

  “抱歉了!”

  “错了,对我们,你没有什么可抱歉的,换句话说,你该抱歉的人也不是我们。”连翘蹙了蹙眉,意有所指的说。

  听了她这句话,谢铭诚脸上闪过一丝心疼的落寞。

  “我知道。”

  “婚姻对咱们女人来说,是啥啊?不过就是满腹牢骚的时候有人倾诉,哭了伤了有个肩膀可以靠一靠,从恶梦里惊醒过来,有人能哄哄……门弟观什么的,真的有那么重要么?真要论起门当户对来,我和火哥不也是差之万里,距之千里。”

  淡淡地说着,连翘也不知道是说给他听,还是自自语,声音不大不小,刚刚能入几个的耳朵。

  各人各色,谢铭诚喉咙梗了梗,面目骤寒。

  “嫂子,我……”

  山沟沟里的闯荡出来的爷们儿,憨直的性子十几年都没有改变。

  认真论起来,谢铭诚无疑是很优秀的特种军官,他简单,硬气,爽快,直性,是个认真的爷们儿。

  有句话不太中听,可是却是大实话,在咱这个糟烂的社会,一个没有背景,没有爹可以拿出来拼的男人,想要在这个处处拼爹的社会里闯荡出自己的一片天地,付出的必须是成倍于人的努力和坚持。

  谢铭诚不是科班儿出身,没有了这点儿基础,想要出头更是难上加难。

  可是千难万难,他到底还是拼出来了。

  从新兵连到侦察营,再到因为军事素质过硬被挑到红刺做了一种特种兵,提干,晋衔,排长,连指导员,副大队长,到天鹰大队的大队长,一把手,上校军官,走到今天,大家看到的只是他的脚印,却没有人看到他到底付出的是什么。

  他的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和弹孔不计其数,而远在家乡的父母亲人也从来都没有办法顾及。

  以前每每在电话里,瞎眼的老母总是淌着泪说,“儿啊,素花她是个好姑娘,这两年亏得她照顾着我跟你爸……”

  “儿啊,做人不能忘本,不能忘恩……”

  “儿啊,咱庄稼人要实诚,城里的妹子心性儿高,咱要不起……”

  哪怕他心里梗着一个万斤的大石头,压得他心脏血淋淋的,他还是义无反顾地娶了那个结婚时就见过一面的女人。

  不错,他是喜欢邢小久,可是那样的女人是他能要得起的么?他一个月的津贴,不够她吃一餐饭,他一个月的津贴,买不起她的一件衣服,他一年的工资,不及她小手一挥的数字零头。

  他拿什么去爱?拿什么去追求?又敢拿什么去许给她承诺和婚姻?

  他是个男人,尤其还是一个要强的军人,老实说,不管是在训练中还是实战中,他从来都没有认过怂,甭管对方是首长的儿子,还是掏大粪的民工,在战场上,只有一个规则,打过得才是王道,从来没有身份这一说。

  可是爱情和婚姻却不一样。

  身份,地位,条件,环境,现实,这些通通都是横在他面前的拦路虎。

  他认了,怂了!

  他曾经固执的认为,邢小久没有他,一定能找到一个比他优秀得多的男人,属于她那个生活圈子的男人。

  于是,他娶了就见过一面的女人,这已经够诡异了,而婚后第二天就回到部队的他,没有多久就被宣布当了爹,那就更诡异了……

  不过,这些对他来说,都无所谓,只要父母开心就好。

  他记不得自己那个新媳妇儿长什么样,甚至也记不得自己的新婚之夜了,只知道自己被人灌了很多的酒,很多很多,多得他什么都想不起来,所有的幻觉里都是另一个女人的眉眼。

  而那个女人,哪怕几年间都没有再见,却还是那么的清晰的记得,清晰得就好像是本来就印在他脑袋里的一样。

  他不想去想,然而却挥之不去。

  丢不掉,却又要不起,不知不觉地,又就将她深埋在了骨髓里,痛彻心扉——这就是谢铭诚对邢小久那点儿心思。

  就在此刻,他认真地望着那个坐在沙发上满脸不平的女人时,那个自己名誉上的妻子,竟让他有一种完全不认识的感觉。

  是的,陌生的。

  结婚后没多久他就知道,这个父母口中的善良女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性子,也知道了她为了得到他父母的喜欢搞的那些小动作。

  不因为其它,只因为他是一个侦察和观察能力都超强的特种兵上校。

  可是,只要父母是喜欢了,开心了,他也就无所谓,就当是尽了孝。

  这些年,这个女人背着他没少搞那些男女之间的破事儿,他也不是不知道,然而更诡异的是,他戴了绿帽竟然半点儿都不觉得难过,更没有半点儿伤心。

  为了怕他父母失望和心疼,这些事他也从来都不说,当然,也不会对任何人说。

  他心里就想,面儿上能过得去也就行了,怎么过都是一辈子。

  哪知道,她反而还作上了!

  赤红着脸,他拳头攥得很紧,很紧,可他到底还是没有打女人的习惯,憋了好半晌才吐了几个生硬的字来。

  “照片还给我。”

  照片?!

  王素花愣了愣,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作用了,她立马不耐的从包里取出来甩给了他,想了想,又腾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脸上充满了希翼,“铭诚,你是不是不和我离了?”

  沉默了几秒,谢铭诚面上没有什么表情,语里却带着淡淡的自嘲,“你要是不这么搞,我不会和你离婚。”

  结婚的时候,他就已经完全断了自己念想,这一辈子,他也没有其它的想法。

  除了父母,就是部队。

  可是这个女人却一再逼迫,一再紧逼,以前仅仅是对他也就罢了,可是她现在偏要去招惹另一个女人……

  “谢铭诚,你要搞清楚!是你没有尽到做丈夫的责任!啊?你说说,你晾了我这么多年,算怎么回事啊?你要不这么对我,我至于么我,我又不是傻逼?”一听这话,王素花急得提高了声音,叉着腰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骂战。

  揉了揉额头,作为男人他真的不想跟一个女人吵,更不想将那些丑事儿晒给别人。

  “能给你的,我都给你了,给不了的,我没有办法。”

  “什么给不了?关了灯,哪个女人不一样?老娘就不信了,她邢小久就长了两张x……”

  “闭嘴!”暴吼了一声,谢铭诚猛然抬头,怒了,“你赶紧滚蛋!”

  “嗤,我凭什么要走?!”看着谢铭诚脸上那副愤怒的神情,王素花有了点报复的快感,这时候的她反正是破罐子破摔,于是撇着嘴不疾不徐地嚷嚷:“我那个呸,你急了?!我骂那小**你就心疼了是吧?我不走!我凭什么走啊我?我还得等那个小**来给我个理儿呢!不要脸的贱……”

  手指着她的鼻子,谢铭诚咬着牙的样子看上去有些瘆人,他恨恨沉着嗓子,“王素花,你不要逼我!”

  “是你逼我!”不解气的女人又顶了一句。

  冷冷哼了一声,谢铭诚的眸底泛起一抹冰寒,再仔细一看,还能瞧到嗜血的杀气,“最后说一句,你再胡搅蛮缠,就不是离婚那么简单了。”

  他从来都不是善类,憨直不代表他愚蠢,要不然他也坐不到今天的位置。

  瞧到他眼里从来没有过的怒意,王素心里一骇,“你要怎么样?”

  瞥了连翘一眼,谢铭诚没有再说什么,再转眸时冷冷地扫过王素花的脸,指着门口的方向。

  “回去,等着法院开庭!”

  这一字一顿的声音,让王素花有些心惊肉跳,再抬头时映着他那双深沉的眼睛,有些不敢确定了。

  她不知道,他究竟知道自己多少事!

  “如果我不走呢?”

  “我会让人抬着你走!”

  “好,我走!哼!有什么了不起!”撇了撇嘴,王素花站起身来。

  外面的会完了,她的戏也唱完了,留下来也没有什么意义,实在不行,离婚就离婚,反正她这些年也捞了不少,谢铭诚虽然不待见她,可是每个月的工资却如数的交给她支配,她可没少攒私房钱。

  如今有了这么一出,谢铭诚也算是过错方,法院判决时考虑到孩子,说不定她还能捞着套房子。

  她刚走到门口,却听到背后的男人突然出声,“如果你能同意协议离婚,你要的我都给你,房子,车子,存款,通通都是你的,我什么都不要。”

  心里一喜,她回头认真的问,“真的?!”

  “真的。”

  法院判离,用普通程序需要整整六个月的审结期,他觉得累,很累,累得再也不想看到她……

  “我回去想想啊,知道你急,我可不急……”

  看得出来,王素花女士纠结了。

  转过脸,谢铭诚不再说话了,不想看她得意的背影,而瞧着窗外刺眼的日光,他的心没由来的痛。

  狠狠地抽痛!

  深呼吸一口气,他好几秒才说,“嫂子,今儿麻烦两位了,部队还有事儿,我也先走了!”

  瞧着他布满血丝的双眼,连翘原本的火气儿又没了,语气不明地指了指天花板儿。

  “你不上去看看……她?”

  闻,谢铭诚扶在门把上的大掌,猛然顿住了——

  片刻之后,他暗暗地咬了咬牙,摇了摇头,大步径直离开了。

  上去看看她?!

  他有什么资格去看看她,用什么身份去看看她,看见了又能说什么?一句‘对不起’其实什么狗屁作用都没有。

  哪怕心里朝思暮想,却也已经没有了再见的可能。

  五年前不可能,而现在更加不可能,五年前配不上,现在的他更加配不上。

  所以,宁愿煎熬,他也不能再去打扰她。

  大步穿过这金碧辉煌的大厅,他的拳头一直紧紧地攥紧着,但是脚下却没有半分迟疑,走得很快,走得很急,可是刚走到大门口时,却被旁边那几句窃窃私语的对话惹得顿住了脚步。

  “你是没瞧到,那邢小姐哭得可真惨,泪珠子串串的,眼睛都肿了……”

  “是啊,真可怜,啧啧,被人家这么戳着脊梁骨骂,脸面都丢完了,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

  一句句的闲碎语,让他的心痛得无以复加。

  心里涌上一种强烈的冲动,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她,哪怕就偷偷地看一眼,仅仅只是想看看她现在好不好,或者当面儿跟她说一句对不起。

  思绪如万马奔腾,然而,两种不同的声音在他心里不停的交替着,对战着——

  最终,他还是选择了放弃了。

  山高,水深。

  然而,他却没有控制住从兜儿里掏出了手机来,踌躇了许久,还是发了一条短信,三个字——

  “对不起!”

  实在没有想到,那年那月,她写到他工作笔记上的电话号码,几乎不用思索竟然也能清晰的记起来,是特种军人天生的记忆力超常么?

  滴滴滴……

  短信提示。

  这条短信,是邢小久这么多年以来,收到谢铭诚的第一条短信。

  低沉地靠在那张宽大得能遮住她整个人的椅背里,她神思莫辩地一遍一遍地看着这三个字,最终还是疲累地抬起了手,回了短信,也是三个字。

  “为什么?”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短信音才再次响起。

  “小久,对不起!”

  凉凉地笑着,她笑得泪都出来了,再次发送,“照片还给我,现在,马上。”

  然后,关机。

  娇蛮任性的样子一如当年,其实她也不分辨不清自己这么做的目的,到底只是单纯的想要拿回那张不合时宜的照片,还是想在游离于心之外的领域,给自己一个合适的借口,见见他。

  十分钟后——

  听到办公室的门响,邢小久身子猛地一颤,没想到他来得这么快——

  门儿开了,门口站着满脸倦容气喘宇宇的谢铭诚,还有垂着头迅速走开的助理木木。

  彼此对视,没有说话,而门口那个男人眼底的心疼表露得太过明显,以至于毫无悬念的全部落入了她的眼里。

  可是,又能如何?

  微微敛了神色,她冷冷地伸手,“拿来吧!”

  高大挺拔的身躯绷得紧紧的,谢铭诚这个五大三粗的爷们儿破天荒地僵在了门口,半响不会动弹了!

  过了好久,他才终于镇定了自己的情绪,缓缓走到了她的面前,将紧攥在手里的照片放到办公桌上,没有语——

  “为什么?”

  邢小久冷冷出声,再一次问了这三个字,为什么,为什么。

  也许是为了给自己这么多年的心思找到一个合适的慰藉,她觉得自己特别需要这个答案,尤其是现在,特别特别需要。

  要不然,她不知道要靠什么来渡过这个难关。

  “小久……”半晌,谢铭诚才低沉地开口,从他略显沙哑的声音里可以辨别出他的紧张和难过,“一直以来,在我的心里,你都是天上那不可被凡物亵渎的仙女儿,你值得更好的男人,我谢铭诚从来都配不上你。”

  这是他的真心话,作为一个同样骄傲的男人,他说出这番话鼓起了十足的勇气。

  可是,邢小久却冷冷地笑了,眼睛复杂地看着他,越看笑得越厉害——

  “仙女,不可亵渎,说得好!你走吧,以后咱俩别再见面了!”

  别再见了,五年来不都是没有见过么?

  她避着他,他一直都知道。

  双手狠狠地攥紧,心里的疼痛绞得他眉头紧蹙,“行,你以后好好的……生活,我走了。”

  说完,他不敢再看她的眼睛,僵硬着身体转身出了办公室,顺手替她拉上了办公室的大门。

  望着他直挺挺的背影,邢小久微启了一下唇,似乎有些话想要脱口而出,但是直到办公室的门紧紧闭上,她还是没有说出来,片刻之后,她嘴里才冒出一句喃喃的呓语。

  “谢铭诚,仙女其实不喜欢呆在天上,她向往的是人间烟火。”

  泪水,流了满面。

  趴在办公桌上,她抖动着双肩,到底还是一个柔软的女人。

  ——★——

  翌日。

  京都市的市民们被大小媒体报道的小三事件给弄得沸腾了。

  在当今社会以快速见长的讯息快速传播后,各大论坛,各个微博,各大网站更是添油加醋的将帝豪集团执行董事邢小久破坏别人家庭,破坏军婚,是人见人唾弃的可耻小三这事儿给宣扬得沸沸扬扬,甚至一度引起各领域的专家们探讨。

  是爱情重要?还是家庭重要?

  刨根问底这事儿么,更是国人最喜闻乐道,很快这件事儿就衍生出了许多不同的版本,邢小久也在暗地里有人刻意的论报道下被活生生的妖魔化,情妇化,小三化……

  当然,对她个人的影响再大都还是轻的,此事最直接的负面影响就是帝豪集团。

  做企业如做人。

  上午9点30分股市一开盘,帝豪集团的股票就被人带头大批量抛僦,股价迅速下跌,不过短短三十分钟就坐稳了跌停板,而挂在跌停板上等着抛售的股票数目看着更是让人触目惊心。

  这时候,有人开始传闻了,帝豪集团已经完全被这个不要脸的娘们儿给折腾光了,估计就快要破产了。

  有些股民恐慌了,各种股票贴吧,qq群被讨论得乱七八糟,传闻乱得神乎其神——

  紧跟着的第二天,开盘后帝豪股票依旧是低开低走,迅速跌停的局面,股民们该清仓的清仓,该抛售的抛售,谁也不想让自己手里的票值缩水。

  这么一来,就连攥着票不愿出手那些不太相信传的人也不得不信了。

  到了第三天,股市一开盘,大户散户们都抢着抛售和清仓,生怕晚一步到了跌停板就没得搞了。

  于是乎,在连续三天的跌停后,上午十点左右,邢子阳的远阳集团就开始以极低的价格慢慢买入帝豪集团的低价股票了。

  赚么,怎么赚不是赚?

  这种时候,对于身心俱疲的邢小久来说,打击无疑是沉重的,短短二天半的时间,受此事件影响,股价的快速下跌导致了帝豪集团资产缩水逾三百个亿,缩水比例到达百分之十六,企业的各项业绩更是下降超过了五成。

  形势,不容乐观。

  舆论左右之下的老百姓们都义愤填膺,股票越跌越肉痛,肉越痛骂她的人就更多更狠。

  公众么,其实是最容易被诱导的,在有人恶性的诱导下,恶性循环已经不可避免。而邢小久的名声在京都市那已经是臭得不能再臭了,那些网友胡搞恶搞的视频到处疯传,乱七八糟的贴子更是不计其数,说她怎么跟人开房,怎么勾引人家男人,又流了几产产,私生活怎么靡烂不堪,什么夜店狂欢……

  尽管这边儿邢家人使劲儿的给媒体施压,可是总有那么一股子力量仿佛就是冲着要让她身败名裂去的。

  当今社会,再大的权利有时候也封不住悠悠众口,这会儿,她一向清纯的公众形象完全被破坏成了淫荡下贱的女人,那些站在道德高度评判她的人更是层出不穷。

  紧接着,一些商家企业便开始和帝豪解约了。

  对于女人来说,名声这东西,一旦破坏了就难以捡起来了。

  一时间,她几乎成了京都荡妇的代名词。

  而得知这些消息的谢铭诚心疼得快要疯掉了,可是,防民之口难于防川,他哪怕愿意一头撞死明志,也没有人愿意相信她是清白的。

  这时候的邢小久,却越发的阴霾了,整天整天的不说一句话,也拒绝任何人与公事无关的电话。

  早上的时候,在邢家老宅,邢子阳却无耻地代表远阳集团提了出来,为了邢家的家族企业生存而考虑,他愿意注资60个亿暂时为帝豪集团解困,不过条件却是帝豪的执行权和股权书必须改写。

  可能么?

  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事儿怎么来的还得怎么去。

  整整在工作室里关了两个小时之后,邢小久关掉了手机,没有看一眼上面那些多如牛毛的短信和未接来电,拿起了座机给助理木木打了一通电话,“通知各大媒体,下午两点在帝豪大厦举行记者招待会,我有重大私人信息要向媒体批露……另外,给我接京都市公证处。”

  三十分钟后,戴着鸭舌帽和一幅能遮去半边脸的大墨镜儿,邢小久悄悄走出了工作室,乘坐私人电梯下到了地下车库。

  整个过程,她只对司机小王说了一句话。

  “去京都市法医医院。”

  ——★——

  与此同时,在景里被弄得焦头烂额的连翘,也是坐立不安。

  这会儿网络上,关于帝豪和小久的丑闻闹得满天飞,谣更是传得满天飞。

  她差点儿都快把火哥的电话给打爆了,奈何哪怕这边儿十万紧急,他那边儿的军务也重于私务,似乎也是什么火落到脚背的事儿,他抓紧了时间,还是必须要今天下午才能回来。

  正在这时候,她的电话响了。

  一瞧是火哥的号码,她松了一口气儿靠在床上,发白的脸蛋儿终于有所好转,“喂,火哥,你是不是回来了?”

  “我半小时后起飞,估计下午二点左右到京都,小久怎么回事儿?刚给她打手机关机了,也不在公司?”

  即便到了这个时候,男人的声音依然没有半丝慌乱,镇定得让连翘也受到了感染,放缓了语气轻声儿问,“我也不知道啊,这两天她什么也不肯说,要不然我现在过去看看?”

  “不用,连翘,不要慌,等着我回来解决。”

  不疾不徐的火哥无疑是女人的安魂石头,连翘心里又轻松了不少,也许是依赖惯了,没有他在这几天,又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她觉得自己半点儿都帮不上忙,跟个没头苍蝇似的。

  偏偏这种事儿,打又不能打,骂也不管用,让只能打和骂的她怎么办?

  ……她,很纠结。

  “宝贝,怎么了?”

  大概是听她半天没有讲话,邢爷又担心的追问了一问。

  就你心态好,连翘叹着默了几秒,想了想将疑惑说了出来,“火哥,我觉得这事儿不太单纯,不像是突发事件,应该是有人蓄意捣鬼的。”

  那端的男人声音沉了沉,“我的小女人终于学聪明了。”

  “咦,你那么远,怎么知道的?”

  似乎真的没有太过担忧,火哥说得很轻松,“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去。”

  “……知道是谁干的么?”连翘闷声问,恨不得掐死。

  “嗯,乖,不要着急,等着我!”

  火哥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而是安抚了她几句就挂掉了。

  有点儿茫然的看着电话,连翘地跟着重复了一句,“对,不要急!”

  哪怕她内心不停在为小久和帝豪捏着汗,但是现在的情况是,除了等待,还是只能等待——

  ……

  下午两点。

  连翘正在家里做卫生,脑门儿上都是细密的汗水,之前因为小久的事儿而绷得很紧的神经,因为火哥马上就要返京都的消息放松了。

  对于火哥,她绝对的相信,也相信他会有办法力挽狂澜的。

  三天了,她都没有什么心思收拾家里,怕男人回来看到一屋子的凌乱,所以,她正在做家庭主妇们该干的那些个事儿。

  老实说,她觉得自己这人吧,就是个典型的贱皮子,本来身子还有些不舒服,这么累一累,出了一身儿大汗,感觉整个人都舒坦了。

  收拾完,照镜子一瞅,脸色都好看了许多。

  正拍了拍脸瞧着自个儿的漂亮脸蛋发呆的她,再次被手机尖锐的铃声给震回了神儿。

  “喂,爽妞儿……”

  “连子,出事儿了——”电话里的爽妞儿又急又怒,像头母狮子。

  被她弄得神经倏地绷紧,连翘蹙紧了眉头,赶紧追问,“怎么了,你不要吓我,我现在可经不起吓!”

  急着不明不白的说了几句,舒爽急了,“……我也说不明白,赶紧看新闻。”

  新闻!?

  新闻这词这些天太过敏感了,她不由得浑身一震,随手就拿过床上的笔电来看网络上的适时新闻。

  这么一瞅,拿着手机的手就狠狠地抖了——

  他妈的!她爆粗了,想杀人!

  ……

  这时候的帝豪大厦,已经被赶来参加记者招待会的记者,亏损股民和一些专程看热闹的好事儿群众给围堵得水泄不通。

  大家都在热烈的讨论着,每个人脸上挂着的神色都不同,有些意图不明的记者更是追上前去,麦克风对准刚刚坐下来的邢小久,话题里全是涉及一些难堪的私事……

  这时候,有安保人员过来维持秩序,好不容易才挡开了那些不守秩序的记者。

  好几分钟后,记者招待会现场平息了下来。

  坐在台上的邢小久,脸上戴着一个大大的墨镜,看不出来情绪,例行的问好之后,她的声音有些低沉,只说了一句话。

  “我今天要告诉各位记者朋友的,正是大家都非常感兴趣的信息,现在,我请京都市公证处的公证员来给大家解读。”

  这时候,旁边,一个穿着公证处制服的中年妇女站了起来,手里拿着一张纸,接过麦克风,面色平静地宣布。

  “各位来宾,大家好,本人是京都市公证处公证员xxx,受帝豪集团邢小久女士的委托,在京都市法医医院对邢小久女士的处女膜签定程序做了全程监督,现依照相关法律和事实,作如下司法证明:根据京都市法医医院的鉴定,邢小久女士处女膜完整无破损,也没有人为修补情况,经鉴定,没有性生活经历……”

  在公证员面无表情的宣读中,台下的记者和观众‘轰’的一声炸开了锅!

  当然,关于她的种种谣,自然也就不攻自破。

  “这事儿真扯淡啊,弄了半点是个处女?”

  “……像她这样的身份地位,是个处女太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

  “不知道哪个哥们儿有福了。”

  “……”

  现场的记者们都炸了,围观的好事者也炸了……

  公证人员的响亮有力的声音在帝豪大厅内一遍一遍的回荡着,台上戴着大墨镜的邢小久一直没有动弹,没有语,没有表情。

  终于,记者招待会结束了——

  良久之后,直到人群都散去,她才捂着心口站了起来,那股子羞耻感让她痛彻心扉,身子微微有些发颤……

  旁边的木木赶紧过来扶住她,“邢姐,你怎么样了?”

  邢小久脸色白得像张纸片儿,脸上全是浓浓的悲哀,揭掉墨镜,她痛苦地捂着脸庞,蹲下了身去。

  指缝里,泪水滚落!

  ——

  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的笔电,连翘红透了眼圈儿,死死地咬住了下唇。

  她那表情,悲痛难当。

  一个未经人事的姑娘,在众人面前揭开了**被人像动物一样的剖析和围观,对于她来说是何等的屈辱?

  她怎么受得了!

  就在她崩溃得想杀人的时候,火哥的电话来了——

  他到京都了!

  ……

  而此时,在天鹰大队的谢铭诚,看着面前的屏幕,冷着脸不发一,只是反复擦拭着手里的92式手枪,擦得铮亮铮亮的,再一板一眼的装上子弹,整个人的样子看着都不大对劲了。

  嗜血,疯狂。

  这些天来的各种报道,如果说让他的神经就像那根绷紧的弦,那么,刚才记者招待会上的一幕,让他心里那根儿弦儿彻底地断裂了。

  暗沉的双眸里,布满了赤红的血丝。

  做完这一切,他看着手里这把曾经给他带来无数荣誉的手枪,静静地别在腰上,然后迅速脱下那身笔挺的上校军官常服,换上了普通的便服。

  再然后,他猛地拉开门了。

  回头看了一眼,他走出了宿舍。

  ……</div>123xyq/read/3/32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