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撩人 098米小恶魔的协议,欢乐无限——

小说:军婚撩人 作者:姒锦 更新时间:2020-11-20 00:49:18 源网站:123言情
  > 该死的!

  看到门口那个满脸带笑的小恶魔,邢爷真的思维混乱了!

  同一时间,他飞快地扯过被子来将两个人盖得严严实实,心里郁结得直想骂人。

  凌乱了,为了他这小女人,想他整整禁欲了六年之久,临门一脚的那只脚都抬起来了,却不得不放下来,究竟是什么样的感觉?

  我靠!

  那股子火苗在下腹窜得他都快要爆炸了,突然被冷水给浇灭,他差点儿急得撞墙。

  而那个小丫头,她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可是明知道她是故意的,他又能怎么办?胸口那股子气儿啊,粗重得让他的呼吸呼哧呼哧作响。

  很显然气得相当不轻。

  “小武——”

  “别叫了,他藏猫猫去了,还等着我去找他呢!”三七微笑那样子,得意得没边儿了。

  可怜的邢爷,苦得脸上都能下雨了。

  同样儿,连翘刚才也惊吓得不行,这事儿被孩子撞见多丢人?!

  微张着嘴愣了半晌的她,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不由得咬紧了牙齿,狠狠地瞪着女儿,“连,三,七,你干嘛?”

  靠在门上,三七哧哧一笑,无辜地扬了扬手里的纸片,倚在门板儿上,优雅地啧啧作声,“你们大人真麻烦!咦,老妈,你的脸怎么这么红?真好看……”

  抚了抚滚烫的脸,连翘轻咳着很淡定地说,“嗯,天儿有点热。”

  “是吗?”疑惑地探出手试了试温度,三七可爱地摇了摇头,无害又单纯的说,“冷气开得这么大,这么凉,还热啊你?不对啊,你的嘴巴也有点肿啊,脖子上那是怎么了?”

  一张俏脸胀得通红,连翘有些绷不住了,在被子里狠狠掐了火哥一下,红了脸给女儿做歪曲教育。

  “不小心被蚊子给叮的。”

  “这儿的蚊子真大!”感叹着说完,三七小朋友突然又绽放了一个大大的无害笑容,直接把床上的两个大人给雷住了,“你们啊,不就是玩个亲亲么,说得神神秘秘的!切,现在打开电脑,网页上到处都是,老妈你骗小孩子真没水准。”

  “连,三,七……”连翘瞪着她,咬牙切齿,“小女孩儿怎么不学好……”

  “老妈,你别生气,对皮肤不好,奔三的女人了要注意保养,也不怕被我老爹给甩了。”小小的女孩儿,一番话说得语重心长,差点儿没把连翘给气死。

  欲哭无泪的望着女儿,她郁结不已,“……三七,我怀疑你是不是我亲生的。”

  “我也怀疑,就你这智商被人卖了还不知道呢?”说到这儿,顿了顿,三七又换了一副更灿烂的笑脸,冲俊脸黑得不行的老爹招了招手,甜甜的喊了一声:“老爹,快……”

  连翘心里一窒,望向了她,这孩子真是!

  瞪大了眼,邢爷心里更是窒住了,她叫他爸爸了?!

  无辜地敲了敲自己的额头,三七望着老妈,“sorry,忘了你交待过我不许这么叫的,不过早晚得叫不是?我提前练练口,预习预习……”

  抚着额,连翘颓废地躺尸一般倒下了——

  这到底是什么女儿啊?!

  从小就没点儿正常的样子,和同龄的孩子比起来那智商那思维简直就是两回事儿,别瞧她才五岁,脑子里知道的东西简直可以媲美小百科了,经常不知道打哪儿冒出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来了。

  问题是,她从出生到现在,连翘压根儿就没有教过她,管过她,完全是自由发挥性的成长方式……

  两个大人脸上,青红不接。

  而兴致勃勃地瞧着他俩,三七的笑得腻歪的面儿上,意思表达得却很清楚,她不达目的,是不准备走的。

  沉寂在思绪中好半天的邢爷终于长长地吐了一口浊气,混沌的思维总算是理清了,也总算是确定了,门口那个坏他好事儿的小恶魔果真是他的亲生闺女。

  这么个鬼灵精怪的东西,想想他就头痛,真可怕!

  赶紧在被子里三两下将衣服装整齐,他轻轻地抚了抚他女人的脸,又万般不舍地吻了吻她的脸。

  “我去一下,等我。”

  强压下心里那个痒痒,将自己快要发疯的情绪拼命强制住,默默念叨“来日方长”好几遍,他才下了床,皱着眉头走了过去。

  “小丫头骗子,什么玩意儿?”

  小小的粉唇不断的上弯,到底是孩子不善于伪装,连三七脸上挂满了得逞后的笑意,谈起条件来一套一套的。

  “帅哥,咱们俩换个地方说话吧,这儿不太方便……”

  刚才还老爸,这会儿又变成帅哥了!

  摇了摇头,邢爷痛苦地抚着额头,唇齿间又急又恼又无奈地溢出一个字。

  “走。”

  说完,大手一抓就将小丫头给擒小鸡嵬儿似的捞了起来,夹在臂弯里,大走往书房去。

  ……

  书房里。

  看着面前明显小号版本的小连翘,邢爷心里总有一种时间和空间错乱的感觉。

  他的女儿,真的是他跟连翘的女儿!

  真是太神奇了,不可思议,想想又觉得老天待他不薄,六年的等待也值得了,到底给了他一个闺女,以前从周益那儿知道连翘很难受孕之后,他就做好了这辈子都有可能没有孩子的心理建议了。

  然而,这小丫头也太精了吧!

  锐利的眸光一眯,他望了一脸故着大人样满脸含笑的小丫头,“现在可以说了吧!”

  哪料到,小丫头歪了歪头,想了想又乖巧地爬到他腿上来坐好,笑嘻嘻地在他额头先献上一吻,才拿出手里的那张纸递给他,甜甜地说。

  “签了吧!”

  看着她无辜的小样儿,邢爷的表情有些扭曲,有一种满头黑线的感觉,这真的是他的女儿?跟他谈条件,让他签字儿——

  他没有看她那个东西,反而很严肃地盯着她,“臭丫头,为什么要骗我?”

  挠了挠头,三七小朋友很特别无辜,“……我有骗你么?作为一个有教养的小孩子,我可是从来都不撒谎的。”

  “你说你四岁。”邢爷提醒。

  “嘻嘻,一点没错啊,我九月十日的出生的,还差两个多月才满五岁呢……对了,这个日子你得记牢了,不然吃苦的是你!”

  抽了抽嘴唇,邢爷想到她在车上说的话,那些让自己郁结了几个小时的话,又忍不住瞪她。

  “你说那个男人是你爸。”

  “哦,对不起啊老爸,我人小,语表达不清楚,我是想说相当于老爸的级别……”

  “什么?!”

  恶狠狠地咬牙,老爸还有级别,还相当于老爸级别,他接受不了在女儿的心目中还有人和自己相提并论。

  “老爸就是老爸,老爸只有一个,知道没有?”

  “先看看这个……”笑得像个小天使的三七自动屏蔽了他脸上的不愉快,将手里的那张纸放在书桌上,又往他面前推了推,“其它事情,以后咱父女俩再议。”

  狐疑的拿起那张纸,老实说,邢爷不太相信这么小不点儿的孩子能写个什么出来。

  果然,上面写着乱七八糟,歪歪斜斜字里,还配有图型,还有oo和xx,点点符号——

  “o有o法,家有家x,没有xx,不成方o,协议人xo火先生、连三七女士本着自x公平的原o,o立协议r下……”

  一圈一圈的黑线掠过大脑之后,邢爷闭眼再睁眼,勾着唇苦不堪,“……连三七女士,你这个协议写得太深奥了,以你老爸的智商实在很难参悟,还是你念给我听吧。”

  撇了撇嘴,连三七小朋友罕见到有点儿脸红,不就是写字麻烦点儿么?哼,清了清嗓子,他拿着纸就念了起来——

  一,专一原则,从今以后,邢烈火先生只准爱连三七女士的妈咪一个女人,其余任何女人,一律谢绝往来。否则,连三七女士有权带走连翘女士。另:为了避免大醋坛妈咪生气,邢烈火先生对天姿国色的连三七女士可以疼爱,但程度不能超过妈咪。

  二,尊重原则,为了连三七女士的身心健康发育和成长,邢烈火先生不准在违背连三七女士意愿的情况下,私自和连三七女士的妈咪睡觉,原则上晚上妈咪是属于连三七女士的,邢烈火先生可以与连三七女士提前协商,条件另行讨论,以连三七女士的意愿为主。

  三,互利原则,邢烈火先生每和连三七女士的妈咪睡一次觉,必须答应连三七女士至少一个要求,连三七女士则必须回馈邢烈火先生一个吻,亲吻仅限于额头和面颊部位,因为连三七女士的初吻必须留给未来的先生。

  四,成长原则,为了避免连三七女士不幸患上儿童自闭症,抑郁症,失语症以及其它疑难杂症,邢烈火先生必须和妈咪一起不定期的带连三七女士去游乐园,海洋公园,动物园……园,另外,不许强迫连三七女士上舞蹈培训班,钢琴培训班,绘画培训班,以及一切与成长无益的培训班。

  五,抚养原则,邢烈火先生自愿抚养连三七女士,连三七女士带着妈咪暂住期间,不承担房租费,水费,电费,气费,网费,燃气费以及各类杂费,邢烈火先生必须按月支付连三七女士少儿活动金,原则上不得低于一千元人民币。

  六,恋爱原则,邢烈火先生不能干涉连三七女士的恋爱自由权,鉴于连三七女士长得国色天香的美丽外表和天才过人的智慧,很容易引起社会动乱以及大小帅哥的追逐,对此邢烈火先生有义务替连三七女士掐灭不喜欢的桃花……

  七,天才的童年总是孤独的,高处不胜寒的小朋友伤不起,邢烈火先生必须为连三七女士寻找志同道合的小朋友若干,限男性,长相邢烈火先生可以参照自己……

  八,……

  越听脸越黑,瞧着自己这么小儿年龄的女儿,又狂又傲娇得令人发指,念的条款恨得他牙根痒痒,邢爷就实在想不明白了,这小丫的性格和头脑,到底是谁遗传给她的?

  终于,稚嫩的声音停了下来,邢爷一挑眉头,“念完了?”

  狡黠的眨了眨眼睛,三七挥了挥小胳膊,“暂时就这些,不过条款的增减以及上述协议的最终解释权,归连三七女士所有。”

  小丫头骗子!

  冷嗤一声,邢爷一个爆粟就打到她脑门儿上,觉得自己完全有必要重新树立父纲,要不然以后还不得被这小丫头欺负死?

  “臭丫头,你哪儿那么多鬼花样儿?你果真是我的女儿?”

  “如假包换。还有啊帅哥,对你的怀疑我可以暂时保持缄默,但不排除在心情不好的时候转达给我老妈知道!”狡黠的笑着,三七像只小狐狸。

  “别别,千万别转达了,好闺女……”一听这话,邢爷马上恶寒了,要是他妮儿知道他说过这话,哪怕他没有那层意思,两口子有了芥蒂还了得?

  奈何,三十三岁的大男人被一个五岁的小丫头给弄得没了脾气,

  可是,苦恼地看着跟前这个似笑非笑的小恶魔,他心有不甘,“这些条款,如果我不答应会怎么样?”

  三七笑着扭了扭小屁屁,很嚣张地冲他扮了个鬼脸,“那我的老妈就不给你玩了……”

  噗!

  这丫头还把她妈当玩具了!

  一本正经的板着脸,邢爷很认真的和女儿讨价还价:“除了第二条和第三条其它都行,你妈必须是归我的,不过,偶尔借给你也可以!”

  优雅地嘟了嘟小嘴,三七拍了小胸口,“傻了吧?就猜到你会这么说,好,成交。”

  “这么好说话?”邢爷有些惊诧了,不知道她肚子里还有什么坏水儿!

  “其实吧,本公主向来比较注重自己的权益,那一条么,不过是跟你玩儿的障眼法,还有啊老爹,我是个善良的小孩儿,只要你给我足够的优惠,我还能无偿为了你提供老妈的情报哦,嘿,你赚大发了……”

  哈哈一声大笑,邢爷完全不顾形象咧开了嘴,将粉嫩嫩的女儿抱在怀里,然后拎着她的耳朵,“小兔嵬儿,敢耍你爹,鬼心眼儿真多!”

  拧紧眉头做痛苦状,三七举起双手投降,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老爹啊,有你这么欺负女儿的么?我可是你亲生的,亲的……”

  他这女儿能被别人欺负?才怪!

  邢爷在她小脸上大大的吧唧了一口,似乎六年来的烦恼通通都一扫而空了,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日思夜想的小媳妇儿回来了,还附带一个聪明可爱的女儿,怎么算都是他赚足了。

  “是是是,我的女儿最可爱了……来,再喊声爸爸!”

  三七这孩子人小鬼大,眼看老爹眉开眼笑的,自顾自用小手托着小下巴,摇着头扼腕而叹,“果然陷于恋爱中的人智商都很低,天嫉英才,我怎么就找不到另一半呢,想变笨点都难!”

  这一下,邢爷笑得更大声了,点着她白皙的额头,“不小点儿,你才几岁啊,不害羞……”

  “老爹,以后我找对象就以你为标准了。”三七漂亮的大眼睛眨了眨,说着又从他腿上跳了下来,一脸调皮的笑,“快去找我老妈吧,不过别说我把她给卖了,要不然她会拿刀砍了我,然后我就……啊……”

  啊!

  她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她老爹一晃就已经没了人影!

  不由得啧啧出声,果然不愧是她三七的老爸,够厉害,动作够迅速,魅力够无穷。

  在心里,她给这个老爸打了满分。

  ——

  风风火火的跑到卧室门口,邢爷揉着额头,郁结了。

  窗帘大开,阳光洒了进来,而他女人已经穿戴整齐坐了起来,正看着那本烈士证儿发呆。那纤瘦的背影,从他这个角度看去,落寞与悲伤很容易便看得明白。

  一室沉寂。

  看来某些气氛打断不得,一打断,又被打回了原形。

  僵持在原地好一会儿,他才关上了房间缓慢地迈开脚步一步步走了过去,静静地站在她的身后片刻,才伸出手紧紧地环住了她,实实在在的将她抱在怀里,这种真实感让他喉头一阵一阵发紧,眼眶有些发热,嘴里又重复着那句说过无数遍的话。

  “连翘,我回来了……”

  “火哥……”

  女人轻淡淡的声音传来,没有下文,却让他心里一软,刚刚吊着的心情又放松了不少。

  她毕竟没有再生疏的叫他邢烈火,这样就很好了!

  现在对于她,邢爷的要求降低到了只要她肯跟着他在一起就成,至于其它,慢慢的一步一步来吧。

  连翘没有回头,望着那本宣布了她死亡的烈士证,心里五味陈杂。

  没错儿,都以为她死了!她自己也这样以为。

  她以为自己的爱情,自己的婚姻,自己跟他的过去都永远地停留在了二十一岁那年,而她将剩下的日子,规划得只剩下了女儿。

  她真的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男人还没有结婚,还会如六年前一样,那么强势的介入了她的生活。

  半晌,两个人没有说话。

  身后刚硬的男性躯体,熟悉得让连翘有些心疼,想了想,她还是低低地问着将这纠结岔了过去:“对了,三七呢?她没有惹你生气吧?那丫头打小皮惯了,那脑子总是发抽……”

  “没有,自家闺女哪怕再皮,我也稀罕得紧。”

  “那就好……”微微一笑,他喜欢女儿,连翘心里也开心。

  低垂下头,邢爷将额头放在她头顶上,将她整个人圈在怀里,语气里满是怜惜,“宝贝儿,辛苦你了,你怀孕和生女儿我都没有在你身边儿。”

  他的话,让连翘想起了在m国那些日子,想起了这六年来的那些苦楚,心里不免有些难过。

  那时候的她,完完全全就是一个被他给宠坏的小女人,刚刚到m国那些日子,她真真儿的痛不欲生,要不是因为三七的到来,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有信心活到现在。

  可是……

  刚才坐在这儿仔细那么琢磨,想来火哥这些年日子也不好过吧?工作的压力,家庭的压力,他是怎么扛过来的?

  心里一疼,她忍不住问得有些酸,但却是真心。

  “火哥,都快六年了,你怎么不找个女人照顾你的生活?”

  话刚出口,原本背对的身子就被他狠狠地掰了过去,她心里一震,还没做出下一步动作,男人的吻就铺天盖地的落了下来了,那嘴唇精准无误的噙住她的,疯狂地吮吻了好一会儿,直到两个人都喘不开气儿了才放开她。

  “干嘛啊?”连翘晕乎乎的。

  “连翘,你真他妈找抽,你是希望我去找女人呢,是吧?”邢爷淡淡的语气里,夹杂一丝愠怒的沙哑。

  “……这不为你着想么?”

  “少扯淡!”

  将她抱起来放到床上,邢烈火侧身躺倒在她旁边,没有太过份的动作,他心里知道,毕竟过去了六年,她心里还有些膈应的事儿,不能吓到了她,感觉得慢慢培养。

  于是乎,可怜的火哥就有一句没一句儿跟她闲聊着起来。

  “咱闺女,你怎么取了一个那么奇怪的名字?”

  淡淡地抬起了头,连翘怔怔地望着他,迟疑了几秒才问,“我不是学中医药么,随便取了一味中药名……你不喜欢?”

  “不,很喜欢,以后她就跟着你姓吧。”邢爷顺着她的发,柔和的说。

  闻,连翘瞅了他一眼,翻了翻白眼,“本来就是我的女儿,当然跟我姓。”

  看到她这个久违的表情,邢爷愣了愣,心里倏地有些开怀,多少年没有见过她又调皮又霸道的样子了,从见面到现在,她给他的感觉,完全就是贤妻良母的知性女人样子,似乎完全褪化掉了以前那个搞笑又娇俏的小女人。

  而现在,看到这小表情,他真的特别特别的激动,这样的感受,这样的她让他有一种错觉,奇怪压根儿就没有六年的分别,而她还是六年前说喜欢他的那个连翘。

  手臂越收越紧,他的声音混合着低沉和激动,不住的拿唇去吻她,嘴里喃喃,“小乖乖,我的小乖乖……”

  脸上一红,作为一个27岁的女人,连翘对他这个称呼不仅仅是久违的陌生,还觉得特别的难为情,不由得推了推他的胸口。

  “别这么叫,被人听到笑话,我可不小了。”

  “傻丫头。”捉紧她的小手,邢烈火将她的人拉得更拢,让她紧靠在自己的胸前,在窗外光线的映照下,他的黑眸里流光溢彩,“在我的心里,不管你是12岁时那个小丫头,还是21岁时那个活泼的傻丫头,或者是一百岁那白花苍苍的老太婆,都是我的小乖乖……”

  连翘心里又甜,又酸,又有些涩。

  仔细一琢磨,还有些糊涂,12岁不正是她差点儿溺水而亡那年么?

  从他认真淡定的话语里,她推测着那种可能性,越想越乱,心脏也跳得特别的快,“你见过我12岁的样子?”

  黑眸微微一闪,邢爷想了想,喟叹着摩挲她的脸蛋,“嗯,连翘,还记得你溺水的事儿么?”

  绷紧的心弦微微一松,想到那个她感激了好些年的救命兵哥哥,连翘有些不可思议的望着他,眼神里满是诧异。

  “难道说,那年救我的人……是你?”

  “有问题?”捏了捏她的小脸儿,邢爷淡淡地勾唇,那冷峻的脸上因为回忆而泛着柔光。

  连翘傻傻地愣住了。

  她的人生,会不会巧合太多了?

  她的救命恩人,她的杀父仇人,她的老公,她喜欢的男人,她女儿的爸爸,竟然全都是同一个人……

  心里纠结得特别厉害,这么多关系,让她究竟怎么理得清啊!

  想了想,她又有些不太高兴地去扳开他揽紧了自己的手。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那时候你为什么说没见过我?”

  哪知道,不仅没有掰开他的手,反而被他给死死扣住了腰身,接着更加紧实地贴在了他的身上,距离近得没有半丝儿缝隙,近得她能真切的感受到他身上那滚烫得快要喷火的勃发**。

  可是,他什么也没有做,只是用手摩挲着她的脸,怜惜的语气真诚而温暖,“乖妮儿,你身上的味道很独特,很迷人,我很喜欢,一点儿也不排斥,那味儿我也一直记在脑海里,很清晰,那次你查酒驾的时候,我就知道是你了。”

  身子微微一颤,连翘用手撑在他胸前,不像被他给弄得一会儿又没了理智,于是,淡定地问他。

  “那你什么时候知道,我是连安邦的女儿?”

  目光闪了闪,邢爷嘴角浮起一丝莫名的苦涩,环住她身子的大手越来越紧,“在你说你叫连翘的时候。”

  “那时候是想利用我,是也不是?”

  看着步步紧逼的女人,邢爷犹豫又犹豫,好一会儿才真诚的说,“一开始有这种想法,但是——”

  “但是什么?”

  “你该知道的,没良心的东西,我对你不好么?”说到这儿,他猛地一翻身,将自己滚烫的身体覆在她身上,双手十指微张,与她紧紧相扣,那凉凉的唇凑到她的唇边儿,啄了啄,就贴在那儿低低问。

  “连翘,我等了你六年,过去的我们就让它过去好吗?以后我好好对你跟三七……”

  连翘一怔,思绪还沉浸在他刚才的话里,脑子有些没反应,“你等我干嘛?”

  “你说呢?”对她的反应,邢烈火很郁结,苦苦守候就换了这没良心的东西一脸无所谓,于是带着惩罚的大手就在她身上开始使起坏来,撩起她的衣服,俯下头在她胸前就是一口。

  浑身一颤,连翘知道这男人精虫一上脑就没法儿好好说完了,急忙拿手去推他。

  “邢烈火,我话还没有说完……”

  “做完再说,妮儿我都快憋死了,你摸摸……”染杂着满满**的低哑嗓音在胸前闷闷地炸响,撩拨得她心头一阵阵悸动。

  在他火热的高温炙烤之下,她的嗓声带着缺水似的吵哑。

  “邢烈火……”

  “叫火哥,叫老公……”惩罚似的重重咬她一下,听着她痛呼的抽气声,他才又安抚似的亲亲撩拔她,“乖宝贝,你真狠心,让我等你,你却不要我了……”

  他的话让连翘的意识有些模糊,听着这位高高在上的男人语气里稍带的那些委屈,她心软得化了水。

  可是,好不容易才筑起的心墙,又怎么能让他轻易摧毁?

  轻轻喘着气儿,她问得自己也莫名其妙,“火哥,易安然死了你可以找我……为什么,现在不行……”

  突然停下了自己的动作,邢爷黑眸里的视线炙热的落到她脸上。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见他说得慎重,连翘惊了一下。

  “我不喜欢女人。”

  嘴角一抽,连翘差点儿就笑了,“你喜欢男人?”

  腰上的大手一紧,接着就传来他冷得冻人的声音,“放屁!我是说,我不喜欢除了你之外的女人……”

  “谁信?”

  甜蜜语谁都喜欢听,可以连翘也不是假的什么话都相信的,面前的可是个二手男人,她一直没有忘记。“那易安然不是你以前的女朋友?你不喜欢?”

  黑眸灼灼的盯着她,邢烈火俯下头在她唇上轻啄了一下,“以前的易安然,她身上就有这种味道……真的……乖我不骗你……”

  心里一窒。

  连翘傻傻地望着他,似信非信,这种香味儿只有一个人能制造得出来,那不是别人,就是她的母亲纳兰女士。

  那么易安然的身份?!

  似乎知道她的疑惑,邢爷轻点了点头,“我放过她,是因为她替我挡过一枪。”

  那么从nua回来后的易安然,却没有那么香味儿,这说明了什么?

  心里好乱,越想越乱,总觉得这事儿没有那么简单——

  “火哥……”

  她其实很想问,几年前就特别想问的那个话题,他跟易安然有没有发生过关系。

  但是想了想,他既然不排斥易安然,那么男人跟女人之间,以这个男人那么强烈的**,以他能等待易安然七年之久,有这种事儿不是很正常么?何必问来膈应自己。

  于是,换了个话题,“那是不是凡是有这种味儿的女人,你就不会拒绝?”

  “想什么呢?我又不是只有鼻子,没有眼睛……”捏着她的下巴,邢爷就恼了。

  就不该给这女人说,越说她脑子越复杂,想得就越多。

  果然,小女人别扭起来了,又推又踹——

  “起开,我去看三七……”

  奈何,他原就是个强势的男人,她越抗拒,他就越发折腾得欢,将她整个人压制得死死的,拼了命的啃她,吻她,咬她,时而粗鲁的啃咬,时而轻柔的吮吸,交替着不停的撩拔她。

  “老子再放过你,就是傻子……”

  浑沌之间,被他拨弄得浑身酥麻的女人,脑子浆糊掉的同时,又有些语无伦次起来,提醒他,也提醒自己横在他俩之间的鸿沟,她死去的爸爸。

  “火哥,我不能……不能跟你……我爸爸,我爸爸……”

  然而,耳边一声粗喘,邢爷深不见底的黑眸看上去有些慎人,却什么也没有解释,仅仅只是责问,“你明明也想要我,为什么不给自己机会?”

  有些难堪地闭上眼,连翘知道自己爱他,身体更是比心更诚实的表现出了心底的渴望。

  可是,越是如此,她越觉得自己有些可耻。

  怎么能够,怎么能够!

  她低低地说,“火哥,这几年我总是在想,如果那天晚上,我没有去执勤,也许今天的一切痛苦都没有了……”

  “你后悔跟了我?”有些恼怒她这句话,那段他觉得最美好的过往,却被她给嫌弃了。

  越说越不像话。

  于是,邢爷不再给她任何胡思乱想的机会,速度将彼此身上那些障碍物除去,将烫得烙人的身躯与她紧紧贴合在一起,没有一缝隙的紧挨着她,而那处等待了六年嚣张贲勃就抵住她蠢蠢欲动。

  “不许再想那些了,都过去了——”

  感受到他的兴奋,连翘死死咬住下唇,身子完全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她很害怕……

  不是害怕别的,而是害怕自己又沉沦在他的怀抱里……

  那种美好的滋味儿,也曾无数次在暗夜里沸腾在她的脑海,她是个成熟的女人,在正常女人的**,这些年光是对跟他床上这点事儿的回忆就让她苦不堪。

  太过熟悉的环境,太过熟悉的大床,太过熟悉的气息,这里的一切一切都跟几年前一模一样。

  在他的撩拔下,她想起了他俩在这房间里无数次的抵死缠绵,浑身都燥热起来,恍惚的刹那,她甚至觉得时光还停留在六年前,他俩从来都没有分开的那时候。

  而那时候,他们只有彼此,没有那些俗事。

  她知道,对于他,自己总是没有办法抗拒的。

  完全没有办法,因为她也很想很想……

  “要么?”他狂热地吻着她的唇,黑眸紧盯着她,非得逼她自己说出来。

  紧紧闭上眼,连翘不敢睁开眼,思绪乱成了一团麻,脑子里全是那些回忆,那些翻腾的回忆,挥之不去,渴望得让她身上一阵阵发软。

  “说,要不要我进去?”他黑眸微眯,张开嘴狠狠地在她细嫩的脖子上咬了一口。

  连翘吃痛,立马睁开眼,两只红红的眼眶里,雾气茫茫做着最后的挣扎,“火哥,你为什么不能放了我?也放了自己?”

  “连翘,乖乖的,不要胡思乱想,相信我,一切都会过去的,用不了多久,这一切都不是问题,好不好?相信我……”他的语气里,近乎哀求。

  “火哥,不要逼我……你明知道的……”

  “乖妮儿,我这不是在逼你,明白么?我希望你快乐,希望你还是六年前的连翘,那个开心的,调皮的,会捉弄人的,我想给你幸福,你懂吗?懂吗?”

  “我……还回得去么?”

  “不试试怎么知道?”轻应一声,男人滚烫的勃发更加贴近了她的柔软。

  炙热的温度,那种紧贴的触感,让连翘特别的慌乱,脑子思索着就忍不住胡乱地挣扎起来,哪知道这动作却适得其反,原本只是贴近的两个,却因为她挣扎时的大力作用给衔接到了一起。

  “你真热情,小东西。”闷哼一声,这接触让邢爷越发抓狂。

  连翘紧张的咽了咽口水,身子往后退,可是腰上一紧,男人有力的手臂紧紧钳住他,滚烫的热吻就铺天盖地袭来。

  那吻,狂乱得,近乎于贪婪。

  在这份疯狂里,她终于无暇去思考什么人伦天道了,什么拒绝的心思都没有了,伸出双臂死死抱住他的头,热情地回应起他的吻来。

  她的主动回吻,让疯狂需索的男人心疼得减轻了力道,放柔了动作极尽温柔的安抚她,哄诱她。

  “乖,宝贝,放松点儿,我发誓好好疼你跟女儿……”

  听到他的话,她眼眶红红的,呓语着像个溺水的孩子一般紧紧地攀着他的脖子,水波盈盈的美眸望着他。

  那眼神儿,又慌乱又无助。

  “火哥,我会不会下地狱?我是不是个不孝不义的东西……”

  “不会,我保证不会,地狱太挤了,轮不到你……”他低声哄着她,安抚着她,低哑又缠绵的嗓音里夹杂着憋了六年的浓烈**。

  闭上眼,连翘颤着身子不再语,整个人放松下来准备完完全全的接纳他。

  哪料到,这时候,耳边蓦地响起一阵阵尖锐的手机铃声。

  沉迷其中的两个人俱是一震。

  恼怒的邢烈火后悔得要命,刚才就应该把所有的电话线都给掐断的,望着身下脸红得酒意微醺似的小女人,他恶劣地再深一些,瞧着她惊得微张着唇的傻样儿,才恼怒的伸手拿过军装裤兜里的手机。

  “你最好有顶顶重要的急事儿……”

  “哥……”

  “小久?”

  “大哥,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何止打扰?

  他都想杀人了,然后对方是小久,成功将他的怒意给压了下去。

  这几年他这妹子过得相当的不容易,差不多跟他同病相怜。

  至从谢铭诚结婚后,她就跟换了个人儿似的,以前那个满脸含笑,压根儿不知生活艰辛的娇娇女,整天没了点精神头儿,要死不活的过着日子,也不找男朋友,唯一的好处就是,帝豪集团在她的努力下,还真是上了一个新台阶。

  然而作为大哥,他瞧着心里特别不痛快。

  叹了口气,他垂下眸子瞥了一眼满脸臊红的小女人,搂着她稍稍动了动某处,有些不太自在的装大尾巴狼假装镇定。

  “没有打扰,有事说。”

  “那就好,我听爽妞儿说嫂子回来了,晚上聚餐,有没有我的份儿?”邢小久对她大嫂的印象一直很好,六年没见的人有些相念。

  在这之前,她已经很久没有再厚着脸皮去参加有谢铭诚在的聚会了。

  邢烈火微怔,顿了几秒才说,“……铭诚和他媳妇儿也可能会在。”

  “呵,我知道,没关系,我也带男朋友。”邢小久貌似很轻松的笑。

  听了她的话,邢爷有些吃惊,“找男朋友了,什么时候的事儿?”

  “……公司的司机小王,凑和。”

  邢烈火不由得皱眉,“胡闹。”

  电话那边儿邢小久默了几秒,又轻轻一笑,“我要不带个男人,怎么好意思单着去?放心吧哥,我自己的事自己知道……还有哦,恭喜你……”

  距离很近,在他身下的连翘自然也听明白了邢小久的话,被她的哀伤感染,不由得吃惊地动了动身体,目光切切地望着火哥。

  “急了?”完全误解了她的意思,男人用口型对她说了两个字,很快就挂掉了邢小久的电话。

  而连翘还没有从谢铭诚结婚了,媳妇儿不是邢小久的吃惊状态中回过神儿来。

  看来这六年的时间,大家的变化都是蛮太大的。

  “……他们,都还好吗?爽妞儿,卫……”

  “先管管我吧……”话没说完,男人高大的身子已经整个的压在了她身上,一个热情的吻就将她的嘴给牢牢的堵住了,而身体更是被他不遗余力的来回折腾,那情形,那动作完全就是一副要把她给拆了吃到肚子里的样子,而连翘完全感觉不到疼痛,久违的满足和充实感让她整个人完全飘荡得不知何处。

  “火哥……”

  “我们重新举行婚姻吧,连翘,嫁给我……”男人身下淌下的汗水滴落在她的身上,他黑眸沉沉地望着身下意乱情迷的小东西,一次次迷失在她勾人的身体里。

  没有料到他会突然说这句话,连翘整颗心都提到喉咙口——

  可是,拼命咬着下唇,她最终还是没有松口。

  ……

  事儿办完了,当气氛从沸腾的转为平静的时候,窗外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卧房里满是欢爱泛滥后留下的那种气息,不断地萦绕在鼻端,很容易让人回忆那一**灭顶似的狂潮……

  双手抚在自己的脸上轻轻拍了拍,连翘望着镜子里满脸红润的女人,心里的滋味儿五味杂陈。

  酸,甜,苦,辣通通交织在了一起。

  镜子里出现了刚洗过澡出来的男人,一脸的春风得意,短寸发看出来特别精神,带着淡淡的水汽,纯白色的休闲裕袍里,露出的肌肤又性感又健康,那样健美得如同原始森林里突然闯出来的一只野豹子。

  想到刚刚在床上时他那狂野的劲儿,那些霸道的语,连翘猛不丁地脸越烧越红。

  好吧,她被他电到了,被自己雷到了。

  什么是全身发麻,什么是小鹿乱撞,什么是六神无主,什么是意乱情迷,这些感觉都只有这个男人能带给她——

  怎么办?冤孽!

  轻轻走到她身后,邢爷紧紧环住了她的身体,望着镜子里她那双灼灼生辉的眸子,不由得失笑:“想不到你这小身板比几年还更经得住折腾了,没有动不动就晕过去,挺给劲儿的。”

  本来就绯红的脸上,更是烫得不行了,连翘有些羞恼地对着镜子瞪他,“不要脸!”

  转过她的身体来,邢烈火在她额头上怜爱的亲了一下,整个纳入怀里。

  “不过,我喜欢,我很喜欢。”

  然而,满心的喜悦下一秒又僵了。

  刚才他只顾着欣赏美女了,却忘了他能够欣赏到的,一出大门儿别人也能瞧到,这么一想,他又板上了脸。

  镜子里的小女人,绝对的尤物。

  漂亮的脸蛋儿,曲线分明的身材,柔软的腰肢,白皙柔嫩的肌肤,还有一双修长性感的腿儿,一切一切都是让他垂涎得不行和喜欢得不行的,每每看到都能化身饥渴猛兽。

  可是,这裙子短的让只有他才能看的那两条大腿就这么白晃晃的露在外面,太他妈令人遐想了,能行么?

  指定不行!

  “你就穿这个去吃饭?”

  对着镜子看了看,连翘转了转身体,“有什么不妥么?”

  不妥,当然不妥,这可是他的宝贝,怎么能让别人看?

  蹙紧了眉头,黑了脸,他到衣橱间重新取了条长裙过来,“穿这个!”

  “为什么?”连翘一头雾水。

  “你体质偏寒,吃饭的地方冷气太足,露在外面你不怕生病啊?”捉住她的手,他霸道的替她换了起来,直接把她剥了个干净……指腹下的温软的触感让刚才饱餐过的他又强烈反应起来。

  望了望自个身上抬起头来的某处,为了怕再来一次都赶不上时间了,他赶紧放开手,“自己换,赶紧的!”

  却在转过身的时候,忍不住恶劣地低咒一声,“小妖精!”

  连翘郁结了,不悦地瞪他。

  “神经病。”

  勾唇一笑,见她又能瞪自己,邢爷挨了骂,可是心里很舒坦。

  ——

  谨园。

  当他们一家三口赶到的时候,其他人已经早早的等在包厢里了。

  卫燎家的三口,两大带一小儿,还有邢小久和她叫的那个司机小王,挺腼腆的一个小年轻儿,还有另外几个高级军官。

  独独缺了卜亚楠和谢铭诚那家人。

  站在这熟悉的地方,瞧着这些熟悉的人,跨越了六年之后的这时候,连翘那心里真是万千种滋味交替着,反复翻腾……

  而她一出现在包厢里,舒爽早就红了眼眶,扑过去抱住她就是不撒手,“连子,可算好好的,可算好好的……”

  姐妹情谊,可见一斑!

  心里酸啊,泪啊!

  同样的,被她这么一个大大的拥抱,连翘也是瞬间就红了眼睛,鼻尖儿酸着差点儿抹眼泪歼。

  眼看这两个女人的情形,很快就得泪水大战,卫燎赶紧一把拽过舒爽,瞪了她一眼。

  “德性,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俩有奸情呢?”

  狠狠地打在他爪子上,舒爽不太客气地回敬了他一记白眼,“你脑子有病吧,我姐妹儿回来了我抱抱怎么了?!”

  话是这么说,可大家心里都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高兴的时候,哭哭泣泣多不好!

  咧着嘴乐了泺,舒爽瞧到了火哥怀里的连三七小朋友,瞧她那长得稀罕人的小模样儿,生了儿子的舒爽,别提多喜欢了,刮了刮小姑娘的小鼻头儿,就哄。

  “叫干妈。”

  撇了她老妈一眼,连三七蛮乖巧地就甜甜叫道,“干妈!”

  “唉,真乖,真乖!”

  呵呵直乐,舒爽又一一给她介绍在座的大人小孩儿,挨个唤了一圈儿下来,三七小朋友终于垮下了脸。

  “搞得我好头痛,太混乱了,还没上菜呢,老爸老妈,我就在门外面玩一会儿吧,我看这地儿好喜欢……”

  “行,带着舒子一起去。”邢爷对女儿特别有耐心,拍了拍她的脑袋,指着卫舒子,“他是弟弟,你是姐姐,得照顾,懂吗?”

  “成吧。”小三七一副大人的口吻,一挥手:“你,跟我来。”

  包厢外,就是大大的庭院,假山树木,点着大大的红灯笼灯,很明亮。

  卫燎亲亲了宝贝儿子的小脸蛋儿,心暖得不行,“去吧,跟姐姐玩儿去——”

  这个地方,一向很安静,也很安全,都挺放心的。

  望着孩子们蹦跳着出门的背影,初尝父亲滋味儿的邢爷脸上罕见的露着一抹淡笑。

  于是,孩子们儿玩去了,褪尽了那些伤感的寒暄,大家坐了下来,回忆这六年的光阴,都不盛唏嘘——

  ------题外话------

  下一章,二爷家的会来客串一小段儿哦,还有二爷家的小宝,大名儿,钱天纵。

  钱天纵pk连三七。</div>123xyq/read/3/32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