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撩人 097米父女大决战——

小说:军婚撩人 作者:姒锦 更新时间:2020-11-20 00:49:18 源网站:123言情
  > 六月的京都,天气晴好。

  飞机缓缓落地时,连翘的心情刹那间也有点儿失重。

  站在机场大厅里,那熟悉的乡音就萦绕在耳边,多少年飘荡在外的游子,她有些痴迷有些贪恋着那熟悉的语。

  京都,千年帝都,的确是个好地方。这里的人,跟那些金发碧眼的洋鬼子们比起来,怎么看怎么顺眼儿;这里的语,比起那些用字母搭建的文明,不知道高明了多少倍。

  祖国,家乡,这些字眼儿一个一个往脑子里冒,这儿是她生活了整整21年的城市——

  时光荏苒,六年竟如白驹过隙。

  而六年后的京都,比之以前又见了繁华,新气象,新感觉,她觉得这儿的人连精气神儿都跟国外的不一样,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好。

  京都,我回来了。

  见她看得痴了,好笑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艾擎微笑着说,“我去取行李。”

  “去吧。”

  嘴里讷讷地说着,老实说,她的那思绪已经游离到了好远好远——

  视线里,迎来送往的人潮来来回回,人头攒动着,熙熙攘攘。

  有久别重逢的欣喜若狂,紧紧拥抱;

  有即将分别的抱头痛哭,依依不舍。

  这就是中国人的情感,炙热而真诚,而那些人声鼎沸,脚步声声和机场广播里娇软纯正的女音普通话也一点一点地席卷了她的耳膜,心里那种久违的熟悉感,让她六年没有过的情绪被强烈的刺激到了。

  眼眶,有些发红。

  “连翘——”

  身后,有人在轻声地唤她。

  熟悉的声音,将她的名字叫得如同魔咒一般,心猛地揪痛了起来。

  ——我是你男人,保护你天经地义。

  ——为了救你,我管不了那么多。

  ——保家卫国。可是连翘,没有了你,我就没了家,即便没了我,国还在。

  ——为了你,一切都值得。

  她的名字有多少年没有被人用这种熟悉的嗓声唤过了,她情不自禁地瑟缩了一下身子,双手不由自主的揪住了裙角,肩膀微微地颤抖。

  下一秒,一只炙热的大掌猛地覆上她的肩,另一只搂上了她的腰,而她的人被他卷入了怀里,带着熟悉的气息。

  “终于等到你了,我的小妮儿……”

  他的妮儿,真的活着,真的回来了——

  邢爷望着她的视线越来越灼热,此时此刻,他的脑子里没有别的想法,就是要抱住这个女人,紧紧地抱住这个让他想了六年,想得快要发疯了的女人,永远永远也不让她再离开。

  火哥……

  心里呼唤着,靠近那一刻,他那熟悉的味道冲入鼻翼时,那隔着长长六年时光的思念,让连翘的鼻尖儿一酸,差点儿落下泪来。

  可是下一秒,她猛地狠狠咬住下唇,疼痛的感觉,让她脑子刹那清醒,轻轻推了推他,趁他愣神,她迅速离开了他的怀抱,而再望向他时,眼睛含笑如同看陌生人。

  暗自攥紧拳头,她调整着自己的呼吸,让语气平静得没有任何的起伏。

  “呵,好久不见。”

  空灵得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疏远得瞬间将男人的满腔热情给浇了个透心儿凉,邢爷怔愣在了原地,整个人宛如冰雕一般凝固了——

  一整心冷冰。

  眼前的女人,一身浅淡色的民族风味儿的休闲长裙,脚上一双小巧的凉鞋,穿得比这机场里大多的女人都要淡雅,可是一举手一投足,无不充满了浓浓的女人味儿。

  还是记忆那么纤巧窈窕的身形,长及腰部的微卷发将她的小脸儿衬得越发的精致好看,实在招人稀罕。

  这个女人,炫目得让他舍不得移开目光半分半秒,静静地看着她,他的鼻间似乎都能嗅到那种熟悉的香味儿,一点,一点的渗透过来,让他心里充满了深深的渴望。

  这是他的女人啊!

  可是,这个他盼了六年,想了六年,惦记了六年的女人,此时此刻,却对他如此的冷如冰雹,每个字儿都就钢针扎肺似的——

  一念至及,鼻腔发酸,他忽地一偏头,抚了一把脸,咬紧了牙关,凉一凉瞬间湿润的眼眶,等再转过回头来时,眸色再度冰冷。

  “小东西,你还真能折腾人,活着为什么不找我?”

  听着他的指责,连翘心里一颤,却张不开嘴。

  难道他都忘了么?还是说他以为那些事发生了就可以当做不存在?

  此时,透明的玻璃墙将光线反射到他的身上,她目光里的他,还是那张不苟笑的脸,一身笔挺得可以称着冷硬的军装,干净,大气,强势而冷淡的感觉一如从前。

  可是她却知道,在他那不动声色的外表下,挺直的腰板儿里隐藏着很深很深最男人的性感。

  六年的时间,岁月几乎没有在他脸上留下任何的痕迹。

  要说唯一的改变,可能就是肩膀上的军衔变了,金黄色的橄榄枝看着很扎眼。

  呵,少将了!

  不过么,他本来也是担得起的,无论站在那儿,他永远都是最耀眼的那一个。

  一下子,整个世界在他们的眼中都安静了。

  两个人的目光对视着,对视着,在彼此的视线里,似乎渡过了上万光年那么漫长的时间,跨越了长长的岁月,近二千个日夜的守望后的第一眼,便再也移不开。

  人来人往之中,邢爷压抑着内心狂烈的激动,一动不动,目光一眨不眨。

  “为啥不说话?”

  “无话可说。”

  冷漠得近乎无情的声音,让他喉头一梗,脚步不听招呼的就向她移动了过去,那手指竟有些控制不住地轻颤起来,依旧冷峻的外表下,那颗狂热的心几乎要从胸腔蹦哒出来。

  “妮儿,我想你了……”

  “谢谢!”她笑了!

  这笑真美,眉梢眼底都是美。

  可那却是疏远的笑,疏远得仿佛再也摸不住,随时都可以消失的笑容。

  邢爷郁结了,“连翘……”

  又冲他展颜一笑,连翘脸上的表情很淡定,语气很认真,“不好意思,我还有点急事儿,改天再聚啊,再见!”

  说完这话,她不敢再看他的眼睛,强迫自己从他身上拉回了视线望,飞快地与他侧身而过,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再见?!

  邢爷仰天一望,六年的时间,就换了她一句‘再见’?

  冷峻的脸上被狂乱的怒火所覆盖,从初见时的欣喜若狂,到僵持的暗淡,再到现在的愤怒,他觉得自己快被这女人给折腾死了。

  可是,不管怎么说,他怎么可能再让她消失?

  来之前他就在心里发过誓,不管她心里是不是还在怨着他,恨着他,他也永远都不可能再让他从自己眼皮子底下逃掉,哪怕是用绑的,也得弄回去。

  她还想跑?还想逃?

  “狗东西,连翘!”

  耳边一声暴喝,紧接着,连翘还没回反应过来,身后的脚步声就窜了上来,而男人的怒火更是如同降落在大草原上的天火,带着浓浓的愠怒往她耳朵里钻。

  “你他妈给我站住!”

  “哦,首长还有事儿吩咐?”

  她的冷淡,将邢爷心里那些枯萎了六年的荒草点着了,怒火燃成了燎原之势,他忍无可忍,直接将面前没有表情的女人往自个儿怀里一带,猛地抽出早就准备好的手铐,拽住了她的手腕——

  ‘咔嚓’一声。

  连翘怔愣之下,愕然地发现自己手上竟被他上了手铐。

  而手铐的另一端,竟铐在他自己手腕上。

  他疯了?!

  深呼吸一口气儿,她淡淡地抬头望向他,只见男人冷峻刚毅的脸庞上,那双黑眸里渗透出来的冷冽和威严真是做不得假的。

  他很生气!

  这让她身上的汗毛都忍不住竖了起来,一阵一阵发寒,六年光阴,他身上的杀气似乎更重了,浑身都散发着冰寒,而那挺拔的身姿也永远都是那么不可一世的冷酷。

  他,万里的冰川,一冰冻,即是万丈。

  缓了缓心绪,她勾着唇笑了,浅浅的,淡淡地,“邢大首长,我没犯法吧,请问这是什么意思?”

  灼热的目光望进她的眼睛,他狠狠一咬牙,觉得自己的神经很快就要爆裂开来了,她完全当他是个陌生人,甚至把他俩的过去当成不存在的讨厌样子,将他的愤怒挑了起来,又压下去,压下去几秒,又挑了起来——

  这小女人,还是那么能折腾人啊!

  “连翘,逃妻和逃兵,都够你喝一壶的,你选哪样?”

  “对不起,我听不懂你的话。”

  “固执,还是没变!”

  “叔叔……”话音刚落,在她的身后突然窜出来一个天真可爱的精灵小丫头,眨着那水汪汪的大眼睛望向他,奶声奶气问得无辜:“你为什么要抓我妈咪?”

  妈咪?!瞧着那跟连翘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小模样儿,他估摸着她的年龄,心里一阵狂喜,难道这是他俩的女儿?

  那么,就是最后一次在x市的时候有的?

  忍不住伸出手爱怜地揉了揉小丫头的脑袋,他冷厉的脸色柔和了不少,“小丫头,你几岁?”

  “四岁。”

  伸出四个白嫩嫩的小手指比划着,三七笑得特别的甜,那眨巴着的水瞳满是真诚。

  好吧!

  本来她是不想这么跟亲爹见面礼的,可是谁让他欺负她妈咪?作为一个拥有天才智慧的小腹黑,她怎么能让他在她娘俩儿头上耀武扬威?

  嘿嘿,老爹,等着看我七十二变吧!

  眉目凝冷,邢烈火心里顿时窒住了,愣在当场——

  四岁?!她走了六年!

  他猛地一转眸,冷冷地望着连翘,可是,她却微笑着回望他,彼此是在衡量,审视,窥探。

  六年,多么漫长的日子,有什么事儿是不会发生的?

  他的心,沉入了谷底。

  ……

  正在这时,不远处拖着行李箱过来的艾擎眉尖微蹙,女人被迫停滞的身影看得他特别的心疼,可是她那难掩异样的视线还是跟那个男人的目光交织在了一起。

  愣了几秒之后,他唇角牵出了一丝微笑,缓缓地走了他们身边,有些不解地浅笑着望向邢烈火。

  “这位先生,麻烦你放开她。”

  闻,邢爷身子猛地僵住,望着面前的男人那明显维护的样子,他心里更是沉得没边儿了,使劲儿将女人的身体往怀里带了一带,有些挑衅地勾唇。

  “凭什么?”

  啧啧精彩!这段儿瞧得旁边的小矮人连三七小朋友心里暗笑不已,在火上浇油和在火中添柴这两件事儿都是她最喜欢做的。

  于是……

  看了一眼老妈手腕上的手铐,看了一眼老爹几欲抓狂的俊脸,再看了一眼可怜的爱叔强做的镇定,然后,穿着蓬蓬裙的小淑女轻咳了一声儿,幽幽地叹道。

  “你们这是干嘛呢,这儿人这么多,我这么小,都不怕我被坏人抱走了啊?”

  她的话很管用,马上拉回了三个大人的视线。

  “来,妈妈抱!”连翘俯身下去要抱女儿,奈何手铐的另一端在黑着脸的男人手里,她有些无奈地望他,神情平淡地像看一个陌生人,带着淡淡的请求的神情,更是不像是她以往那种倔强。

  “请你放开我好吗?我要抱我的女儿。”

  “休想!”邢爷咬牙切齿!

  三七摇了摇头,老爹啊,你狠啊!不让老妈抱我,你的日子惨了!

  无视他的怒火,三七小朋友拂了拂裙摆,笑着向艾擎伸出了双手,“算了吧,我更喜欢美男爸爸抱我,美男爸爸嘎嘎香……”

  爸爸?!

  三个人的心里都抽了。

  微愣之后,艾擎回过神来,目光满是宠溺的捏了捏她的小脸儿,一只手就将小丫头抱到了怀里,随便把手里行李箱的拉杆递给了连翘,那动作熟悉自然得任谁都能看出来人家是一家三口。

  多和谐啊!

  邢爷满眼痛楚,心被狠狠的刺伤了!

  而小三七更是毫不客气地抱紧了艾擎的脖子瞎摇晃了几次后,一个甜蜜蜜的吻就落到了他的脸上,特别得意的说。

  “唉,还是我的美男爸爸香,其它叔叔都是臭叔叔!”

  “哈,真乖。”艾擎忍俊不禁,嘴就凑到她脸上吧唧了一口。

  这个小丫头的顽皮他可是比谁都清楚,很明显是想给她爸爸一个下马威。

  而他,也乐得配合。

  不管是出于是什么目的,如果邢烈火做不到尊重,他都得维护她们母女——

  连翘当然也知道自个儿女儿耍的什么鬼心眼儿,一直以来她对这个心智特别早熟又特别懂事的女儿,总是特别地无奈。

  “三七!”浅浅的歪了歪唇,她瞪了女儿一眼,暗示她别玩得太过分了。

  “看我的吧,老妈!”冲妈妈眨巴了一下眼睛,小丫头反而闹腾得特别的欢实了,在艾擎的臂弯里上窜下跳跟着猴子似的。

  而艾擎向来对这个小丫头宠得没边儿,那脸上的表情,那疼惜的眼神,那互动时的感动流露,活脱脱就是一个怜爱女儿的慈父形象。

  一家三口,一家三口……

  这一幕,让邢烈火抓狂得简直要发疯了。

  心里仿佛被最烈性的炸药给轰过一遍似的,他双眼里满是赤红的颜色,那种椎心刺骨般的痛楚瞬间便蔓延到了身体的四肢百骇,他们的幸福,他们的相处,让他情何以堪?

  他的女人,他的媳妇儿,怎么六年后,成了别人的妻子,别人孩子的妈?

  可笑!真他妈的可笑!

  心里顿时泛起一种类同于动物般的哀鸣,更像一只领地被人占领之后的雄性生物一般,他狠狠攥紧了拳头,想想又放了开,冷冷的指着艾擎问连翘。

  “告诉我,他是谁?”

  连翘一愣,看到他眼睛里明显的刺痛,心里一片荒凉,也跟着痛了起来,可是褪去了血色的唇动了动,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的伤痛她看见了,他的悲伤她也看见了。

  可是,她能怎么说呢?也许,让他误会了更好吧!恨她更好吧!恨了也就忘了!忘了也就不会再痛苦了!

  承认?!然而想好的话还是没法儿出口,她怕伤害他。

  一颗心怦怦地跳得很快,望着他的脸,很多很多的记忆就开始不断地往脑子里钻,美好的,美好的,还是美好的,竟然通通都是美好的。

  半晌,她无以对。

  望了一眼她红得像兔子似的眼睛,艾擎笑了笑,将怀里的小三七抬了抬,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很斯文地笑着。

  “不好意思,我是她的丈夫,慕天集团,秦慕天,请多指教!”

  丈夫!?他是丈夫,那自己是什么?

  铁青着脸的邢烈火没有接名片,甚至一眼都没有看他,只是猛地指钳住连翘的肩膀,冷刺似的视线直直地盯着她,语气森冷地问。

  “连翘,告诉他,我是谁?”

  “……”心里悲伤泛滥,连翘说不出来。

  “说,我他妈是你的谁?”

  连翘被他狂燥的语气吓了一跳,情感告诉她,不要让他难过了,可是理智却告诉她,长痛不如短痛,既然早晚都是痛,了结了也好。

  几秒后,与自己强烈的一番拉锯战后,她终于镇定了神色,淡淡地望着他,一字一字的从唇里溢出两个淡然的字眼儿来。

  “前夫!”

  “前夫?!连翘,你好样儿的!”

  被她的话给刺激得不行了的邢爷,这时候什么狗屁的道理都不想要了,那被怒火给燃烧过的脑子里理智全无。赤红得像头猛兽似的的目光直直的扫向艾擎,那拳头扬了又扬,他真的很想往他那张优雅的脸上砸过去。

  他妈的,竟然敢动他的女人!

  可是,他怀里的小姑娘那张天真烂漫的笑脸,又让他不敢下手,他怕伤到了孩子。

  目光如同淬火,可是语气却冰冽如冰,他冷冷地凝视着艾擎。

  “放她下来!”

  好玩!

  艾擎嘴角的笑容越咧越大,“老实说,这位首长,是首长吧?少将!呵呵,你不觉得自己的行为很幼稚可笑么?扣了我的妻子,还命令我放下自己的女儿,你知不知道你已经触犯了法律?我们是归国的m籍华人,你没有权利扣留我们!”

  冷冷地睨着他,邢烈火森冷的脸上全是冰渣,“我让你放她下来!”

  这一幕,落到连三七乌黑的大眼睛里,她折腾得更起劲儿了,特别可爱的冲连翘做了个鬼脸,然后她咧着小嘴巴望向脸上快下冰暴的亲爹,嘻嘻直笑。

  “嘿,叔叔,对于你的嫉妒本公主真的很同情,但是,我请你现在,立刻,马上放了我妈咪,这样我可以考虑原不原谅你,要是再晚一分钟,你就得倒大霉了!”

  “三七!”嘴角狠狠一抽,连翘瞪了女儿一眼,对女儿说话的方式和异于常人的思维总是接不上线儿。

  然而,看到受伤的男人,她的心痛得一点儿也不比他少。

  叹息着,她认真的望着满眼伤痛的他。

  “邢烈火,都过去六年了,咱们过去的恩怨就一笔勾销了,现在请你放手,要不然我就报警了。”

  “报警?”心脏抽痛着,邢烈火来这儿之前酝酿了一晚上的话,想告诉她的那些思念,竟然半句都说不出来,完全被活生生地卡在了喉咙里。

  他觉得,自己像个大傻逼!

  嘴唇哆嗦一下,他出口的话冷得骇人。

  “六年前你就应该很清楚,报警对我有没有用,老实点儿跟我走,还能少吃点儿苦头!”

  六年前?

  呵呵,是啊,六年前她也是那么莫名其妙就被他给绑了回去……

  淡然一笑,她直视着他的眼睛:“六年的时间,你都晋到少将了,难道还没有懂得要尊重别人么?”

  邢爷仔细盯着她那一张一合的小嘴,还是那么的好看,任何时候都让他有咬一口的冲动,可是为什么说出来的话却能像尖刀似的刺痛着他的心脏?

  这一刻,他真的很恨,很不得把她拆解了,连皮带肉的吞进自个儿的肚子里,谁也不能觑觎。

  脑子里的狂躁一点点加剧,他的怒火在看到他们一家三口那种和睦的时候迅速将理智焚烧殆尽,那双充了血的眼睛全是杀气。

  “连翘,你真他妈的狠心!休想,妄想!”

  老实说,他真的恨不得要了他们的命,一个不留!

  可是再多的恨意,也不及想把她带回去好好呵护的渴望来得强烈……

  邢烈火,原来你也会犯贱啊!现在她哪怕说要他的命,他也能义无反顾,就是放了她这点儿,他做不到!

  她是别人的妻子?!有什么关系?

  她是别人孩子的妈?!又有什么关系?多养一个孩子罢了,他又不是养不起。

  ——这就是他目前脑子里,很傻很犯贱的想法。

  管他妈的那么多,反正他只知道这是他的老婆,那些都被她刻在骨头缝里的东西,想让他一点一点的挖出来埋葬掉,怎么可能?那可都是连着心肝带着肉的,稍一拉扯便会是血淋淋的伤口。

  此时,机场大厅的门口,还是人来人往,他们的剑拔弩张很快便吸引了一些人的注意,行色匆匆的旅客当然也没有忘记看热闹的本能,指指点点的看着这出抢女人的戏码。

  可是,剧中之人却完全没有任何的感觉。

  连翘梗着脖子,声音带着请求的意味儿,“邢烈火,请你让我走……”

  目光冷冽地望着她,望到她眸里的软弱,邢爷满腔的愤怒终究还是软了下来,声音低沉得有些沙哑。

  “不行!连翘,跟我回去,咱们回家,好吗?”

  低低的声音,竟带着恳求。

  听得连翘心里很痛很痛,她从来不怕他怒,真的真的就怕他这要的柔情,不管是六年前还是六年后,这能让她瞬间产生一种马上投入他怀抱里的冲动。

  可是,她不能,她不能!

  “对不起,我不能。”她如实说。

  “最后问你一遍,你跟不跟我走?”一句话,他说得咬牙切齿,恨意又起。

  垂下眼睑,连翘心里哀叹。

  火哥……

  如果没有那些该死的事情该有多好啊,咱们一家三口就可以团聚了,可惜,今天不痛苦,今后就会有长长的痛苦,道德的谴责我受不起,必然你也会根着痛苦……

  再抬眸时,目光又是冷清,“呵,难道你不计较我跟过别人?还生过孩子?”

  喉咙梗了梗,邢烈火不敢去细细思索她这句话里的那些意思和意境,只知道无论如何自己都不能放开她的手,更不可能让她离开。

  于是,他没有回答她这句话,语气里带着对自己的嘲讽,出口的还是那句话,固执得如同一头蛮牛。

  “要么自己跟我走,要么我绑了你走,你自己选择……”

  “我不会跟你走的。”

  “很好,不听话的女人,看老子怎么收拾你!”冷冷的轻嗤着,邢爷的语气里已经冷得没有了一丝温度,猛地伸出手来狠狠捏了捏她的脸,“连翘,你是最了解我的,逼急了老子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怔愣之间,连翘还没回神过来,更没想到他会猛地挥拳出击?

  一拳下去,就狠狠砸在了艾擎高挺的鼻子上,下一秒,他动作敏捷的伸出手,直接就从站立不稳的艾擎手里将正在看热闹的连三七给拽了过来,直接扛在自个儿的肩膀上,然后一只手拽住连翘,转过头来冷冷地说。

  “警告你,不要跟我抢女人!还有你连翘,别逼我犯浑,后果怕你担不起!”

  说完,扛着孩子,拽着女人扬长而去——

  抹了一把溢出鼻尖儿的鲜血,艾擎望着远去的三个人,苦笑不已。

  “喂喂……大土匪,放我下来!”连三七骑在他脖子上不停的挣扎。

  其实吧,这小丫头心里正偷着乐。

  以前她看到小朋友骑着爸爸的脖子那样子可威风了,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她也可以骑自己老爸的大马了,多得瑟啊,真没想到她家的老爸这么酷,这么帅,这么高,现在她骑在脖子上,纯粹就是高人一等的感觉啊。

  哇哈哈!

  “小丫头,闭上嘴,要不然一会儿老子揍你!”一只手按住肩膀上扭得像只大虾的小丫头,一只手还得拽紧不发一的连翘。

  不过,这会儿他心里已经舒服多了。

  为啥呢?

  因为以他妮儿的身手,别说他扛着个小丫头,就算他没有,她要真心反抗也得花上一阵功夫,可是她什么话也没有说就乖乖跟他走了。

  那么这代表什么呢?她服软了!

  脸上挂着若有似无的笑容,他顾不得旁边的行人投来的异样眼光,只要能把他媳妇儿给弄回去,他压根儿就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怎么想他,再讽刺的目光在他看来都不及思念她那痛楚的万分之一。

  是的,连翘之所以不挣扎,不反抗,不是因为别的,而是正如他所说的,她是了解他的。

  他要做的事儿,他要带她走,她如果再反抗,怕是艾擎都得跟着倒大霉了!

  老实说,她原本以为,这都六年过去了,他怎么说也该娶妻生子了,说不定早就把她给忘了,哪里会料到一回国就在机场被他给劫住?

  要说不感动,那纯粹是骗人的,这个男人记了她六年呵……

  ……

  而现在,被他铐着手铐拽进那辆熟悉得让她有些心痛的战神车里。

  她的心,如刀绞一般难过。

  往事更是瞬如潮涌——

  六年前,六年后如出一撤,这个霸道的男人还是那个样子,直接掳了她就弄回家。

  他根本就不知道这孩子是他的,他根本就不了解她有没有嫁过人,还是这么一意孤行?

  难道说,他真的不计较这些?

  她很难相信!

  ——

  汽车在高速公路上疾驰着,这是往景里的方向,连翘知道,记忆深刻。

  看着司机大武那个熟悉的背影,她这会儿心里特别的犯堵,六年了,他似乎还是老样子,习惯了的人和物,一般都不会轻易的更换。

  他俩坐在后坐上,手铐连在一起,却始终不发一,气氛有点儿沉闷,而副驾上的小三七也撇着小嘴儿,很显然,她被他亲爹给隔离了。

  连翘有些颓然的与他拉开距离,闭上眼睛靠在座椅上,心里一阵阵的悲凉。

  明明她想了六年的男人就在旁边儿,她却不能去抱他,不能去靠着他,还得想方设法的推开他……

  心,真的很痛。

  她恨死了自己,恨自己没有办法抗拒他,也恨造化弄人,为什么偏偏是他杀了她爸爸?

  ……

  不知道究竟是太过疲惫还是习惯了在他身边就特别的安详,她想着想着脑子就有些晕乎了,然后,上车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她眼皮就开始不住地打架了,几分钟后便听从了周公的安排,靠在椅背上径直睡了过去。

  六年了,好久没有这么好眠!

  “连翘?”

  抚了抚她的脸,没有任何动静儿。

  这么能睡!

  邢烈火知道她向来有嗜睡的毛病,但没想到六年了还没改,自然,他更没有想到其实六年来她都没有好好睡过。

  叹了一口气,他将睡得很沉的女人给抱在腿上坐好,调整好她的睡姿让她更舒服地靠着自己,然后低沉着声音说吩咐大武。

  “开慢点儿!”

  “是!”大武这会儿心情其实也蛮激动的。

  为啥?首长终于像个正常人了!能喜能怒,哪怕发火,总好过天天跟着个僵尸强吧?

  何况,看到六年没见过的嫂子,怎么着也是有感情的。

  “喂,帅哥!”小三七扯了扯安全带,扭个脑袋来望着她老爹,那小模样儿活脱脱跟连翘一个模子印下来的,机灵又可爱,就是说出来的话却不怎么可爱。

  “你这是绑架咱娘俩去哪儿?”

  “小丫头,问那么多干嘛?”邢爷再大的火,也不能对着孩子发。

  “哧,你看不起小孩儿,是会受苦的哦,信不信?”

  摸了摸怀里小女人软乎乎的脸蛋,邢烈火没有错过那小丫头脸上一晃而过的狡黠,觉得也蛮有趣儿。

  “你想怎么样?”

  三七的嘴唇,弯起得像个月牙儿,说得蛮神秘,“喂,你那儿有没有真枪?”

  眉梢挑了挑,邢烈火状似沉思了一会儿,才说,“不仅有枪,还有迫击炮,坦克,轰炸机,火箭筒……”

  “啊……”被引诱了,连三七水汪汪的大眼睛里直冒星星,“帅叔叔,你能不能带我去玩?”

  从调戏的帅哥,立马变成了帅叔叔,再来点儿,让她喊爹也成啊!

  看到这活脱脱连翘一个样儿的小丫头,邢烈火这会儿心情没由来的大好,很喜欢她,说不上来的喜欢,脸上的表情在他没有注意的情况下,已经柔和了不知道多少。

  “带你玩儿可以,你也得答应我的条件。”

  “说说看。”眨了眨眼,三七笑得像个鬼精灵。

  望了一眼怀里睡得正熟的女人,再次拥有她的那种美好感觉,让邢爷暂时忘记了那些不愉快和膈应,这会儿满心都是喜悦,“你给我做小间谍,你妈有什么异动就提前通知我。”

  心里笑得直腻歪,连三七真想仰天大笑三声。

  我的亲爹啊,你真out啊!

  貌似很为难的蹙起小眉头,她望着自己蜷缩在老爹怀里睡姿怪异的亲娘,那平静如水的脸看着真舒服,完全不是她记忆里睡着了眉头皱成一团的丑样子嘛。

  一举两得的买卖,她干不干?

  “成交,你得带我去开飞机,大的,不是玩具!玩狙击枪,真的,有子弹那种……”

  噼里啪啦说了一大通条件,听得邢爷直乐呵,不知不觉就被迫答应了许多无理的要求,心里还甜丝丝的。

  “说实话,那个男人真是你爸?”

  哧哧一笑,三七觉得不能那么容易放过他,很认真的冲他点了点头,那双无邪的眸子满是真诚,唇角下弯,“没错,不过你要追求我妈,我完全同意,谁让你长得帅呢,我对养眼的帅哥总是很难拒绝。”

  邢爷闻,随即失声笑了出来。

  这是他六年来,爆发的第一声大笑,伸手揉了揉自个儿有些发胀的太阳穴,为了怕吵架连翘,他忍着快要爆笑的情绪,问她,“那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三七,连三七,帅吧?”

  “嗯,蛮帅,不过为什么你不姓秦?”

  “呃……”嘴唇下弯,三七无奈的做了个鬼脸,指了指他怀里的女人,“看见没有,那可是只母老虎,咱家她说了算!我爸可喜欢她了,说什么就是什么,别说跟谁姓,就是要天上的星星也得摘!”

  脸色一沉,邢爷被她的话拉回了神智,板着脸不说话了。

  眼尖地瞥了他一眼,三七暗自发笑,但还是学着他的样子,叹气,“不过你也别泄气,我看你还是很有机会的,但是你得认清形势,找准突破口,对我好点儿,感动她……”

  小小的孩儿还学大人叹气,讲条件,让邢爷一向冷冽的眸光微微敛起,泛起了柔和的光芒。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一看到这个小丫头蹙眉叹气的样子,他心里那块儿柔软的地方就一动一动的。

  为什么呢?

  仔细瞧着她娟秀的五官,眉目,他觉得真是越看越喜欢,这多没道理,如果真是别人的娃,他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看来她在m国的六年,他一定得好好查个明白。

  ——

  ——

  景里,卧室的光线被窗帘遮得有些浅淡。

  邢烈火静静走到窗户边儿才接起电话,压着嗓子小声儿问。

  “说,什么事?”

  听着他淡然的语气里虽然冷漠依旧,但是人气儿十足,卫燎心里很是愉快,“哟喂,听说你接到嫂子了?我家娘们儿急得都快哭了,死活要现在过来,我为了老大你的性福考虑给拦下了,可是晚上怎么着,大家伙儿也得聚聚不是?”

  眉头一蹙,邢爷望了一眼床上睡得正香的小女人,语气低沉:“行,晚上你安排吧。”

  “怎么了?正操练着呢?”卫燎语气没个正形,但还是感觉出了他的低压。

  邢爷没功夫和他瞎掰,“就这样,挂了!”

  “老大!”卫燎哧哧笑着。

  “……还有事儿?”

  “瞧你急得哟!去吧去吧,晚上见面说!”

  “嗯。”冷冷地一个字后,他挂断了电话。

  再转过头一看,大床上不知道啥时候醒过来的女人已经坐了起来,瞪着一双雾气浓重的的大眼珠子盯着他,妖娆得能让他喷鼻血的曲线勾得他心脏狂跳。

  这女人,任何时候,就他妈特别能刺挠他的眼球。

  “我女儿呢?”

  连翘很懊恼,怎么会莫名其妙就睡着了?这六年都没有那么深的睡意了,怎么一挨着他,那嗜睡的毛病就犯了。

  这会儿,脑子刚从混沌状态出来的她,真的很鄙视自己。

  刚才她还以为是在做梦呢,一直傻乎乎不愿意醒来,结果睁眼一看,窗边伫立着熟悉的高大身影,可不就真的是他么。

  而她,被他带回了景里。

  这间卧房,熟悉得没有任何的变化,跟她六年前走的时候一模一样,她甚至还能记得自己离开时整理房间的样子和那份心情。

  往事涌上心间,一会儿功夫就将她的心纠缠得有些发疼。

  然而,眼前的男人一不发,只是一眨不眨地凝视着自己,那样子像极了猎人看见猎物似的,真可怕!她不由得咽了咽口水,又问。

  “我女儿呢,问你话呢!”

  看着她娇俏得更添妩媚的容颜,褪去了青涩的女人更像个熟透的桃子,让邢爷真狠不得咬上一口。眸底火热的光芒如激流涌现,他一步步走了过来,声音暗哑低沉,带着点儿淡淡的搓火儿。

  “小武陪她玩,放心,难不成我还给你卖了?”

  收回视线,连翘不和他辩,也不理他,一副任由宰割的模样儿。

  可是自个儿心里却知道,那股子难受劲儿啊,让她胸口泛着痛,鼻头泛着酸。

  一酸就想掉眼泪儿!

  怕他瞧到笑话,或者说为了掩饰自己心里的波浪,她再次躺到床上拉上了被子来盖住自己的脑袋。

  缩在被子里,她的眼窝儿完全热了,那泪意差点儿就决提。

  因为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她日思夜想的,包括这张床,包括这床上那熟悉得能让她落泪的味道,全都是他的。

  “怎么了?生气了?”拉了拉她的被子,邢烈火放柔了语气。

  他其实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受不了她看自个儿像看洪水猛兽似的,这让他很心烦。

  听着他低沉好听的声音,柔和得没有了脾气,连翘那泪水就顺着眼眶就涌了出来,赶紧翻过身去用后背对着他,咬着下唇不敢吭声儿,强忍着哭声,任泪水长流。

  女人纤细的后背,无声无息的抗拒,让邢爷的心情相当乏力。

  他该怎么对她才好?

  长长六年的光阴,终于等到她了,可是突然之间彼此却拉远了距离,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此刻在她的心里,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强盗,土匪?杀父仇人,恐怕更加不堪!

  他有点儿怕,怕她真的再也不接受自己了。

  单单这么一想,心脏就有些受不了,他俯下身去揉弄着她一头细软的头发,然后上了床从后面紧紧搂住她熟悉得能让他发痛的柔软身子,嘴唇忍不住凑了过去,在她耳后寻到那一粒朱砂,亲了又亲,嘴里低低昵喃着。

  “连翘,连翘……转过头来,看看我……”

  女人没有回应,似乎连呼吸声都没有,一动不动。

  她到底有多恼恨自己啊?

  心里有些着恼了,他紧紧地钳着她的腰翻转过来,捧着她的脸就狂乱地吻了下去,而手里湿湿的感觉让他愣了愣。

  “怎么了,宝贝?哭什么?”

  “你欺负人!”

  悲从中来的连翘被他这么一哄忍不住低泣了一声,伏在他肩膀上就抽泣起来。

  心里轻唤,火哥,火哥……

  是他抱着自己,是他熟悉的怀里,这熟悉的身体感官,强烈得让她浑身直发颤。

  可是心底里,却有种极度不真实的感觉。

  事到如今,她还能再跟他一起么?

  将她的小手拿起来搭在自己脖子上,就像她以前常干的那样,然后他才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滚烫的唇就一点点去吻她的泪水,一寸一寸感觉她细腻的肌肤。

  直到怀里的小女人浑身软得没有了力气,他才放过她,哑着嗓子问:“连翘,我问你,要说实话。”

  不知道他要问什么,连翘的心猛烈地跳动着,有些不敢和他炙热的视线接触。

  “说什么?”

  “你真的跟了那个男人?”

  “……嗯。”不知道为什么,连翘特别想知道他能容忍自己的底线,或者说,他要真的因此而放弃了自己,那也是本就该如此。

  一听此话,邢爷冷峻的面色瞬间阴冷下来,撑着双臂居高临下地睨着身下的小女人,他喉咙哽咽了,低沉的语气带着兽类般受伤的呜咽。

  “你真狠,你真他妈狠!”

  “六年那么长,你就没找女人?呵呵,人都有正常需要不是?”

  心里抽痛得不行,邢爷真怒了,猛地将她两只小手往上一拉固定在头顶上,另一只手作死地捏住她的下巴,“告诉我,他干得你带劲儿不?嗯?”

  “……我没必要告诉你。”淡淡地开口,连翘一句话说得不痛不痒。

  “小畜生,长出息了,比几年前还得瑟了是吧?”

  嫉妒的火焰浇了他满头,他顾不得想那么多,心里恨得牙根痒痒,扬起大手就在她盈满的屁股上带着惩罚的狠狠拍了一巴掌,一边吻她,一边就急切地去扒她的衣服。

  “唔……”

  这种声音,在床这个地方,入耳后全是煽情的暧昧。

  突然,他觉得脖子上一阵刺痛——

  身下的小女人眼睛铮亮铮亮的望着他,像个长着獠牙的小母兽,呵,还是那么习惯咬人。

  以前,她也总是咬他,咬脖子,咬鼻子,连老二都被她给咬过。

  “连翘,你知道我身上有多少你咬过的牙印么?你是嫌我伤得不够深?”

  牙印?!

  六年前咬他的牙印还能在么?老实说,连翘有些讶然了。

  拉开他的衣领,很自然地就在她熟悉的位置寻找,果然,印迹已经不太清晰了,可往事依稀,仍然是一眼就能看得出来是牙齿咬过的痕迹。

  “记起来了?以前每次弄疼你了,你就咬,可狠了!”他俯在她的脖颈里,嗅着那好闻的味道,嗓音哑哑地说着,而压向她的那火热正蠢蠢欲动的蹭着她,诉说着他的思念。

  思绪沉入记忆,连翘低低啜着气,“你也知道是疼了才咬啊?”

  还记得他俩的第一次,在那俩战神车上,她被这男人折腾得差点儿断气,还记得以后的很多很多次,这男人每每发情就跟个野兽似的不知轻重,而她咬他也不过是情不自禁出气儿罢了。

  其实,那时候,她没有想过会咬得这么重的,都这么多年过去了齿印儿都没有消褪。

  看着她带着痛惜的眼神,邢爷的呼吸越发粗重,突然就俯下头发狠似的紧紧压在她的唇上,拼尽全力的辗转着她的唇,吮吸着,蹂躏着,发泄着自己心里的不满和六年等待的憋屈。

  被他压抑得完全动弹不得,连翘含含糊糊地反抗着,身体却被他撩得越来越热,意识开始有些模糊了。

  而他的吻,非常非常的投入,带着恨意怒意恼意,声音沉沉的边吻边唤她,话里透着无法抑制的渴望和伤感。

  “妮儿,以后,永远也别想离开我……”

  “不管用什么手段,不管你怎么想我,我都不会再放开你。”

  “你是我的……我的……是我一个人的……”

  男人的声音越来越低哑,他拼了命的吻她,像是宣誓主权一般,沉闷的声音里带着低低地控述,像极一个被大人抛弃的孩子,“狠心的小畜生,想我么?想我么?这六年,你想过我么?”

  在他激荡的情话里,连翘的心里沉啊沉,沉啊沉,酸甜苦辣交织着纠缠在一块儿。

  情绪在他的深吻里很快就崩溃了,她猛地疯狂回吻他,伸出双臂牢牢地勾住他的脖子,眼眶里的泪水终于控制不住似的,大颗大颗的往下滑落,嘴里边吻边呜呜的恸哭,大声儿的恸哭——

  “想,火哥,我想你……”

  那神情,那动作,像极了一只受伤的小动物。

  是的,她压抑得太久了,憋了整整六年的眼泪一朝开闸,如同洪水泛滥。她的泪水,她的悲伤,她的哭泣,通通都涌了上来,打湿了他的脸,他的衣襟,更是渗入了他的心脏。

  轻拍着她的后背,他心疼的哄道:“好了,好了,不哭了,宝贝,都过去了……不管以前发生什么,有过什么都过去了,我不在乎,我不在乎,咱俩不要有包袱……”

  “火哥,我没有,没有……”

  她没有?!

  入耳的声音,宛如天籁,渗进了他湿润的眸底……

  整整六年的思念和急欲靠近的诱惑又岂是那点儿理智能够阻挡的?

  心跳终于同了一个频率,情绪终于到了同一个极点。

  情绪失控,战火蔓延,一触及发,可是……

  虽然我知道大家都很讨厌这个可是,但我真的就可是了,因为房间门被猛的撞开了,门口站着拿着钥匙笑得像朵花儿的连三七,一脸暧昧的望着纠缠在床上衣衫不整的父母,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早就说过了,得罪小孩儿的人,是会受苦的,现在,那位帅哥,麻烦你先下来,咱俩把这合约签了——”

  ------题外话------

  这里断网了——

  跑到网吧传的——</div>123xyq/read/3/32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