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撩人 096米六年后,林花谢了春红——

小说:军婚撩人 作者:姒锦 更新时间:2020-11-20 00:49:18 源网站:123言情
  > 林花谢了春红,

  太匆匆,

  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

  相留醉,

  几时重?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

  “连翘,你离开都快六年了,我一直很好,你过得怎么样?”

  手机屏幕的微光反射到邢烈火依旧冷峻的脸上,比冰雕还冷硬的脸上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甚至都看不出他有任何痛苦的情绪,只是那只紧紧地捏着手机的手有些抖。

  他一个字一个字的编辑着qq信息,等编辑好后,又认真地看了一遍又一遍,才点击了发送——

  这事儿,是他六年以来每天的必修课。

  在这近六年的时间时,不论他工作怎么变化,不论他有多么忙,有多么累,每天晚上临睡前雷打不动的,他必然会给连翘道一声平安。

  只不过,他对着道平安的人,只能是那个叫着‘流氓红太狼’的qq小头像。

  这个qq是连翘当初留在他手机上的,六年的时间,他每天24小时都保持着在线的状态,而这个qq上,当初只有一个好友,现在仍然只有一个好友,一个永远灰下去的头像。

  每天都会看一遍,她曾经发过来的唯一一条信息,“呼呼,亲戚走了——”

  而此时,x市,那个雪花纷飞的夜晚,那温暖如春的心心相印房,都会一一映入眼帘!

  道平安,说平安,不过只是他克制自己情绪的一个方法罢了。

  因为只有这样,他才有理由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她还在,就在那儿,只不过是暂时的离开了,她总有一天会回来的。因为,时隔六年之后,他耳边总能听到她的娇俏的笑声,脑子里始张浮动着她各种各样的表情。

  每每想到她的笑容,他总会不自觉地轻扬起唇来,心里默默念叨:妮儿,你说过,即便你不要我了,我也得乖乖等着你回来找我,我现在做到了,你说说该给我什么奖励呢?

  可是,都六年了,干嘛还不回来,到底要我等你多久?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日子过得属实太匆匆,眼睛一闭一睁,一天就过去了,麻也没有干。

  可是,对于邢烈火来说,他却过得却十二万分的艰难,六年的每一天,他几乎都是数着日子过来的。

  连翘,你都离开六年了!

  准确点说是五年零五个月,更准确点说是一千九百八十天。

  他的周围,该结婚的都结婚了,有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在他们的眼里那日子过得是多么的快啊。常常听到他们摇着头报怨,婚姻啊,他妈的就是爱情的坟墓,结婚前俩人多好啊,怎么结了婚就变了味儿?

  他只有苦笑。

  心里却在说,有个坟墓的人多么幸福,总比他这个死无葬身之地的强吧?

  放好那个永远不会回复的手机,他长叹了一声,拿过床头柜上的水杯,还有水杯旁边那个蓝色的玻璃瓶,轻轻地拧开,倒出了一粒儿药来,就着温开水吞服了下去——

  这同样也是他的习惯,每晚小武都会在他的床边儿放一杯温开水,放上这种特制的安眠药物。

  一般的时候,他是不吃它的,而是选择在窗户那里静静地坐着,泡上一壶清茶,看烟雾袅袅,再点燃一根儿香烟,然后用长长的夜晚来想她,来回忆他俩短短几个月之间发生的点点滴滴。

  有时候,他特别恨自己的记忆力那么的好,几乎每一个片断,每一句话他都能记得清清楚楚,恍然如昨……

  而每当天亮之后,他面前的烟灰缸里,总会被填满烧尽的烟蒂。

  不过,如果第二天有特别重要的事情要办,就比如现在,他为了保证自己的精神状态,就必须靠吃这种药物来强迫自己进入睡眠状态了。

  放好水杯,他躺了下去,慢慢闭上了眼睛……

  ……

  “嗯,火哥……”

  朦胧间,耳边是他妮儿娇娇的低叹声,那种媚到骨子里的声音让他觉得太过真实,忍不住伸出手就狠狠地抱紧了她,是真的,果然是真的,他狠狠地蹭着她的头发,不确定地问:

  “……连翘,是你吗?”

  她的眼睛还是那么雾蒙蒙的,声音还是那么软腻腻的,“王八蛋啊邢烈火,不是我是谁,你又想哪个女人了?”

  他猛地就笑出了声儿,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像是特别害怕她跑掉似的低下头就狠狠地去吻她,直到吻得她只能喘气儿唤着他的名字为止,可是他一点儿也不想饶了她,六年啊,怎么能狠心让他等六年?所以,他必须要狠狠的要他,教训这个狠心的女人,狠狠地将她压在身下,浅浅的,深深的,来来回回,一次又一次……

  耳边传来她哼哼唧唧的声音,感觉到她的温软滑腻,可是他还不满意,更是拼了命的要她,直到她受不了失去理智般细声的尖叫着求饶,他才狂乱地亲吻她,狂乱的一口一口的亲吻她,然后浑身颤抖地释放……

  “火哥……”

  “火哥……”

  是连翘?!真的是连翘!

  他的女人。

  这项认知,让他激动得连话都不会说了,他妮儿总算是回来了么?总算是又回来了吗?

  她那带着香味儿的滚烫呼吸真的近在咫尺了,他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在她里面泄得一塌糊涂,也看见了她颤抖着小身板儿气喘吁吁的哭。

  “邢烈火,你干嘛那么凶,干嘛那么狠……”

  心里升腾起一种强烈而又真实的快感,他眼睛酸涩着噙着她的唇不要命的亲吻,然后带着心满意足的情绪去爱她。

  “妮儿,我的妮儿……回来了就好……”

  可是,她的眼神却忽然变得冷厉了起来。

  一声不响地看着他,那双带着血丝的眼睛怒瞪着他,然后,缓缓抬起那纤细的手指就那么指着他——

  “是你,魔鬼,就是你杀了我的爸爸。”

  “火哥,你知道12岁的我,抱着那个覆盖着军旗的骨灰盒时,是怎样的绝望么?”

  “连翘,我没有,当年我……”

  失神地喊出她的名字,他张着嘴想要辨解,可是后面的声音却卡在了喉咙里,接着耳边又是一声急促而又尖锐刺耳的声音响起。

  ——电话!

  心里一惊,他猛地睁开了眼睛,天亮了?!他习惯性地伸出手,怀里空空如也,身边空空如也,眼神儿环顾四周,也是空空如也……

  脑子彻底清醒了,原来又是一场春梦加噩梦。

  揉了揉太阳穴,他摸了摸自己满头的虚汗,无奈地哭笑不已,而身下湿湿的感觉强烈的提醒着他这个可笑的悲剧,三十三岁的大男人,因为梦到了和她的激情而遗精了。

  老实说,这么些年以来,他不止一次在春梦与噩梦的交替中渡过夜晚,而每一次都跟现在一样,全是汗湿,梦里那么真实的死亡,还有那么真实的鲜血,让他每每头痛不己。

  可是,没有一次像这回那么有真实感。

  烦躁地拿过手机来一瞧,长吁了一口气,拉他出噩梦的,不是别人,正是幸福得冒泡的卫燎。

  他三两下脱掉身上湿掉的内裤,接起电话,冷冷的一个字。

  “说!”

  这时候,卫燎正愉快地站在自家的阳台上,一只手里抱着儿子,一只手拿着手机笑嘻嘻地恭喜。

  “老大,听说今儿八一大楼的仪式特别的隆重哦,恭喜啊,又一颗将星在这片土地上冉冉升起。”

  “嗯。”

  一个凉飓飓的‘嗯’字让卫燎哀叹了,那心情立马从阳光明媚的六月穿越到了寒冬刺骨的腊月,脸上的笑容也直接就僵掉了。

  当然,他自然也明白这么些年老大是怎么过来的。

  他的话越来越少,语越来越精炼,面部的表情也越来越少,大多数时候一整天都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

  现在红刺的战士们,私底下给他取的外号就叫僵尸。

  不过,要说他是行尸走肉吧,他该干的工作一样不落,甚至比嫂子在的时候还要发了狠的拼命,这六年下来,立下了赫赫的战功无数,每有危险就冲在前面,仅仅是一等功就被授予了两次。

  本来依他的功勋,任大校晋满了四年,在两年前就应该晋升少将军衔了,却因为条例对晋升将级军官有一个特别的规定,那就得必须是补缺,也就是说,将官的名额是限定的,必须有人退了下来了,才能有机会补上去。

  今天,正是老大晋升少将军衔的大喜日子,作为军人,估计没有人不会为了这一刻而欢欣鼓舞。

  可是即便如此,也换不来他一丝笑容么?

  无奈,无语。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嫂子离开已经快六年了,而现在,他跟舒爽的儿子已经三岁半了,铭诚跟他家里那媳妇儿的儿子谢小时也已经四岁了,所有的一切事物和人都在改变,唯有他跟六年前从国境线被抬回来的时候,一模一样,没有任何的表情。

  你要说他还活着吧,感觉像个死人,要说他像个死人吧,可他还会喘气儿。

  作为哥们儿,作为同样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生死追逐才换回来今天幸福婚姻的他,心里又何尝不明白他痛失所爱的心情?不过说一千道一万,他也不愿意这哥们儿就守着一份完全无望的感情,这样虚渡光阴一年又一年。

  也许不是当事人永远都无法明白吧,他最终还是叹着气儿规劝。

  “老大,嫂子已经没了,你究竟还要等什么?做兄弟的知道你不好受,可是事实已经这样儿了,咱还得向前看不是?干嘛非得往牛角尖儿里钻呢,咱试着甩开包袱,往前走一步,找个妹子……”

  “你准备改行?”冷冷的一声质问,带着他无比伦比的低气压从无影儿的电话线儿里传了过来,直接将卫燎长长的后叙深入谈话给堵在了嘴里。

  望了望臂弯里的儿子,他无奈只有搬救兵了。

  “儿子,来,给干爹说两句儿!”

  “好,爸爸。”小小的卫舒子歪着小脑袋笑得蛮甜,虽说他才三岁半,已经很懂得讨大人稀罕了,虽然那个干爹像个大冰块儿似的,可是却不会凶他和小时哥哥,自己很喜欢他。

  “干爹——”

  奶声奶气的娃娃声传了过来,邢烈火叹了一口气,“乖。”

  然后沉默了,可是他却没有挂掉电话,他喜欢听孩子们奶声奶气,纯洁得好像天使一般的笑声,哪怕他不说只片语,但这种感觉能让他的心情稍微好转一点儿,这是除了连翘之外,唯一能影响他喜怒哀乐的小东西了。

  直到看到时间差不多了,他才和小卫舒子说了再见挂掉了电话。爬起床来,他看着那条狼狈的旧内裤,眉头蹙紧了却没有舍得丢掉。

  当初连翘给他买了四条内裤,他换来换去整整穿了六年……

  要是有人知道,他们英雄无敌的邢大首长整整六年就只穿这四条内裤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匆匆洗完澡,他又仔仔细细地将内裤洗净晾好,然后才穿上那套簇新的少将礼服,站在镜子面前,看着那金黄色的绶带将他衬得英气勃发,足足怔愣了半分钟,他才平静地扣上了军帽,大步走出了房间。

  ……

  上午九点三十分,八一大楼。

  这儿正在举行一场隆重的晋升将官军衔的仪式,军委领导分别向同期晋升为少将,中将和上将的十位高级将领颁发了命令状,同时庄重地宣读了对因军功卓著而晋升为少将军衔的红刺特战队邢烈火同志的命令。

  至此,三十三岁的他正式成为了全军最年轻的少将军。

  佩带着少将肩章的邢烈火面无表情地敬礼,然后军容整齐地向参加仪式的全体同志们敬军礼。

  一板一眼,没有任何的错漏。

  可是,听着全场响起了的热烈掌声如潮水一般一波一波涌了过来,他却觉得好遥远,手里拿着红艳艳的命令状,他脸上没有特别的激动,仿佛那场隆重庄严的仪式压根儿就跟他无关似的。

  因为他真正想分享这荣光的女人,不在了——

  在嘹亮的军歌声中,晋衔仪式结束。

  他没有留下来参加随后的宴会,也没有听那些锦上添花的赞许,更没有时间向上级领导汇报思想,婉谢绝了各类的外交词令邀请,在别人羡慕的目光注视下,他关掉了手机,不想听那些很快就会传来的恭维电话,然后命令大武马不停蹄地驱车回了景里。

  他现在最想得到的认可,不是来自别人,而是那个永远都不会再和他说话的女人。

  回到景里,他一如往常般进了屋,先脱掉了军帽,随口自然而然的喊了一声。

  “连翘,我回来了……”

  六年前他出院后,这主别墅楼除了日常的内务整理,就不让任何人过来了,所以,他从来也不怕别人笑话他腻歪媳妇儿,六年来他总是这么说,不管是走了一天还是一个月,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告诉她,他回来了。

  然而,今天有点儿不一样。

  鼻间猛然传来一股子饭菜的香味儿,而那很久很久没有了烟火的厨房似乎有人在里面——

  他怔在当场,心脏狂烈的跳动起来,几乎压抑不住要蹦哒出胸口,几秒钟之后,他没有来得及换鞋,飞快地奔向了厨房,声音里带着整整六年都没有出现过的欣喜若狂,还有淡淡的嘶哑。

  “连翘,你回来了?”

  然而,眼前的场面将他的满心欢喜瞬间瓦解,他脸上的笑容彻底冻住了。

  再然后,在希望和失望交替下产生的强烈反差,让他愤怒的火焰顷刻间排山倒海的席卷出来,带着他六年都没处发泄的愤怒,如同一只被人侵占了巢穴的雄狮般狂吼。

  “滚,谁他妈让你进来的,滚出去,给老子滚出去——”

  很久,很久他都没有怒过了。

  而这一刻,看到眼前挽着头发,戴着围裙的女人,他真的愤怒了。

  哐当——

  卓云熙被他狂怒的样子吓了一大跳,手里的铲子倏地拿捏不稳掉到了地下,优雅的笑容绷不住了,赶紧关掉了煤气炉,声音柔软而细碎的小声解释。

  “邢师兄,我听说你晋衔了,我特别过来祝贺!”

  “滚!”

  邢爷没有再多余给她一个字,可是怒火却被自己强行压了下来,因为他觉得不值当,多看她一眼都不想,转身让出了门,那冷得刺骨的眼睛很明显的告诉了她,再不走,后果不堪设想。

  于是,厨房里刚才还热火朝天的锅瓢碗铲们只得受到了冷落的命运。

  犹豫了好几秒,卓云熙终于还是解下了围裙,径直走出了厨房的门口,擦身而过时,感觉到男人身上那明显的冷冽气息,她觉得自己身上那套漂亮的小洋装开始不合身似的别扭了起来,而她整个人似乎都被这冷气儿给围上了。

  停住了脚步,她终究还是鼓气了勇气,侧眸望向那个背光而立的高大身影。

  “嫂子都走了这么多年了,邢师兄,你该放下了。”

  年近三十岁的卓云熙还未婚,这么几年下来,她对这个男人的感觉,不仅没有丝毫减少,反而比当初那种单纯的爱恋不知道强烈了多少倍。他对那个死去的女人那份深爱和等待,反而成为了他身上最吸引她的光环。

  她知道,自己非他不可。

  她更知道,自己是一个狂热的理想主义者,爱上了,就不能再是别人。

  她愿意等待,值得等待,因为一个死人永远也没有了竞争的能力,时间是治疗感情伤口的良药,他总会淡忘的。

  那么,只要他邢烈火要结婚,他总会发现站在身边的她,而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讲,她都会是最适合他的女人。

  所以,这六年来她放弃了国外的学业,自愿接受了她爸的安排,做了一名军医,并且在他爸的运作下,成功坐上了红刺特战队红细胞医疗组的组长位置,这样,她能留在他身边的时候就会更长。

  见面三分情,她深知这点,至少她能比其它的女人有机会。

  而现在,虽然说没有任何人承认过她的身份,但是上上下下的人,不管是红刺内部的,还是军内的,甚至是外面的人,基本上都知道,她早晚会是邢烈火的太太。

  她也相信,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然而现在,她语重心长的话说完了,眼前的男人却如一座冰冻的雕像,一动不动,一不发,视线也不知道飘到那儿去了。

  她长叹着,然后轻声地说着走近,“邢师兄,对不起,我不知道会打扰到你的生活,实事上,我也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单纯的,单纯的想替你做点儿事,我对你跟嫂子的感情,非常的感动,非常非常的惋惜,但是……”

  闻,邢烈火猛地侧过身来,冷冷地瞥望着一脸忧伤的卓云熙,冷冽的面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接着,他径直走到了客厅的沙发上,一屁股坐下,拿着茶几上的文件就翻阅了起来。

  那意思很明显,视她为无物。

  见状,卓云熙心里挺不好受。

  可是,这样执着的男人,被他爱上的女人该会有多么的幸福啊?

  她要争取,一定要争取,于是,她慢慢地走了过去,声音里真诚流露着淡淡的哀伤,“你别这样下去了,你把她放在心里好好过日子不成么?我想嫂子她在天有灵,也不想你这么下去的……”

  神色又冷了几分,冻了好几秒才抬起头来的邢爷,那眸光里的冰刺儿甚为骇人。

  “滚,别让我再说一遍。”

  “邢师兄……”

  “你到底想要得到什么?”

  猛地听到他冷冽的这句问话,卓云熙大惊之余心里又有点儿悲伤,望着男人冷峻的脸庞,这张让她从一开始的迷恋到现在疯狂得难以自拔的脸,心里有些抽痛。

  可是,他这个问题还是个问题么?

  谁不知道她爱上他了,那她想得到的还能是什么?可是一时之间,她知道这个答应会换来他更远的距离,她不能这么说。

  深呼吸一口气,她浅浅一笑,“我什么也不想要,就想要你好好的生活,即便你没有了爱人的心,也能允许别人代替嫂子来爱你……”

  “我很好,我不需要爱。”邢爷冷冷地说着,然后冷得刺骨的目光盯住了她,“包括你。”

  卓云熙脸色骤然一白,心里针扎似的,但是转瞬间又换上了浅淡的笑容。

  她早就知道他是这样的,他原本就是这么一个冷冽的没有半丝儿温度的男人,更悲哀的知道,他不喜欢自己,也许永远都不会喜欢。

  但是,这有什么关系呢,她伤得起,因为如果他不能爱上自己,也永远都不会爱上别人,那么她还是最有希望的。

  不能盲目冒进,于是她选择了退后——

  “邢师兄,那我不打扰你休息了,我回去了!”

  微笑着说完,她优雅的转身往外走去,这边儿刚走到门口,就听到背后冷冷的两个字传了过来。

  “站住。”

  这声音很冷,她身形猛地顿住了,当然不会自以为的想他是要留下自己,深呼吸一口气,她缓缓转身来,带着浅笑的脸上强自镇定着。

  “邢师兄,有事儿么?”

  “想知道我为什么不能接受你?”

  卓云熙愣了愣,她完全没有想到他会主动挑破这层儿来说话,下意识地开口问,“为什么?”

  冷冽的目光在她身上扫视了一眼,视线就转开了,男人的话比世界上任何一股寒流都要让她窒息。

  “因为我对你,根本没有正常男人的**,一眼都不想看到。”

  说完这句话,邢烈火没有兴趣听她的回答,也没有兴趣看她的表情,转身就上楼去了。

  一阵微风吹来,炎炎夏日,卓云熙却觉得身上被激起了一层又一层的冰颗粒。

  搓揉着自个儿的手臂,她自嘲似的笑了笑,低低地自自语:

  “没事儿,我能等。”

  ——

  大步踏着长长的楼道,邢爷精神抖擞的上了楼,他的肩膀照样挺直,他的脊背照样刚毅,因为他妮儿说过,他是个真正的军人,真正的军人不论遇到什么事儿都是压不垮的。

  而现在,握着手里的命令状,他幻想着卧室里有一个笑靥如花的女人在等着他,等着他一起庆祝他荣升为少将。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他当然也一样。从入伍的第一天起,他就曾无数次想过有一天能穿上将官军服,然后挺胸抬头地站在千军万马之前,长臂一伸,像古时候的将军一般狂勇厮杀!

  潜意识里,他并不是不欣喜,而是没有了共享他这份荣光的女人,这少将就失去了意义。

  “连翘我回来了……”

  低低昵喃着,他大步走进了卧室,坐在她以前常坐的床头上,将手里的命令状随手放到床头柜上。

  可是手下一抖,那命令状的硬壳就碰翻了上面那个水杯,水醒里还剩下的半杯水就顺着床头柜流向了下面的抽屉……

  心里一惊,他急忙抽过面纸手忙脚乱的擦试着,然后腾地拉开了抽屉擦试着流进里面的水渍,等弄好这一切,他看着抽屉,眼眸里的悲伤再次蔓延,那里,静静的躺着一本烈士证书。

  大手轻轻地伸了进去,他取出了那本烈士证书来,大手轻轻的摩挲着,耳边顿时响起了划过六年前的声音:

  红刺特战队机要参谋连翘,在与nua组织的战斗中,为了国家荣誉而光荣牺牲,享年21岁,特追授一等功一次,勇士勋章一枚……

  而当天晚上,她曾经拜托给他照顾的小姨,乍想听到这个消息,心脏病发不治身亡了。

  对不起了!

  对不起了!他没有做到!

  怔怔地看着烈士证,他哽咽着喉咙,良久良久纹丝不动——

  ……

  过了一会儿,卧室里的坐机电话铃声大作,突兀的划破了寂静,可是,他还是没有动,他不想去接,不想去听。

  但那个电话就像魔障了似的,不管不顾的一直惊叫,好半晌他终于烦躁地走了过去,手指拽住那根儿电话线,他正准备扯掉,又停顿了两秒,转而缓缓地接了起来。

  “喂……”

  “我的老大啊,你可算接电话了,急事啊,急,急,急……”

  被卫燎说得头皮发麻,邢爷眉头拧得更紧了,“有屁就放!”

  嘿嘿一笑,卫燎的心情貌似挺好,被骂了也是止不住的欢乐,“你仔细听我说啊,千万要保重身体,不要激动,不要冲动,不要……”

  “说重点!”他怒了!

  果然这么一吼忒有用,卫大队长加快了语气,飞快地流出一串动人的音符来,“老大,周益昨儿不是去加州参加那个什么中医药研究所的课题辩论么,他说他在那个研究院的墙上看到了嫂子的名字和照片……”

  “什么?!说清楚一点。”突如其来的消息,让邢爷顿时提高了声音,鼻子猛地一酸,急切地问。

  这么多年来,他其实一直不曾死心。

  那事之后,他去了爆炸现场,派兵仔细搜索过,找到了那颗被炸变形了的子弹,和那个完好无损的卫星信号接收芯片儿,可是他的女人,连一根头发丝儿都没有。

  于是,他委托了总参二部国内国外的军情特使们多方查探,就差把地球给翻一遍了,却丝毫消息都没有,整整五年,一次次的希望,一次次的绝望之后,他终于说服了自己。

  没了,她真的没了。

  一年前没有再麻烦人家寻找,而这时候,却突然传回来这条消息,对他来说,无异于新生。

  ……

  两天后,m国,加州。

  艾擎看着那个抱着中医古藉苦读的女人,不由得怔愣了。

  六年过去了,她宛如一只蜕变后的美丽蝴蝶,以前清新亮丽的小姑娘,在添了成熟女人的妩媚和母性的光晕后,既便不需要亮眼的衣饰,也能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现在的她,已经是一个执业的中药师了,年纪轻轻的她,加州中医药研究院的导师们论中医理论,竟毫不逊色。

  他一直知道,她是特别聪慧的女人,无论学什么,只要真专研进去,一点就透。

  坐在这儿半晌都没有人理会的他,看着眼前明显六年前还要漂亮的女人,他摇了摇头笑了,“每次来看你都这么拼命,干嘛呢?”

  将额头上浓厚的刘海轻轻拨了拨,连翘牵着唇笑了,那美丽的梨涡尤在。

  “赚钱,养女儿,现在得靠这祖传的营生了!”

  当然,她这门手艺来自于纳兰敏睿女士。

  这些年来,虽然连翘不待见她这样人,但并未拒绝女儿认姥姥,一码归一码,她对某些事分得很清,看得淡,可对有些东西又特别的介意。

  这矛盾么,不矛盾。

  当然更主要的还是因为她并不拒绝这门博大的中医药知识,来一她知道自己体质天生不太好,而怀孕和生育时的种种艰辛,更加让她下定了决心把纳兰女士的看家本领给学会,二来,额上刘海下的疤痕让她心里有点儿小久久,下定决心要除去它。

  而纳兰女士老了,也急于把祖传的手艺传授给女儿,于是,两人一拍既合,她用了整整五年的时间浸心研究,足不出户,在纳兰女士的指导下,如今总算小有所成。

  艾擎看着她的样子,笑着露出心疼的样子来,“干嘛那么辛苦,嫁给我,金山银山还不任你搬了?”

  “滚远点儿,不爱待见你!”这句话艾擎这些年常说,但连翘也总是以这种开玩笑的带过。

  没有办法,虽说他对他很好,当年在国境线的基地里,也是他救了她的命,她心里感激,然后恩情与爱情她分得很清楚,也更清楚的知道,她这辈子恐怕再也没有可能接受另一个男人了,而未来长长的日子里,她只想带着女儿好好的生活下去。

  这样,就好。

  不由得一笑,艾擎极力掩饰着眼底笑意之下的那抹伤痛,事情往哪个方向发展,往往并不受人为的控制,当初的他们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然而不管是哪一种结局,他之于他们,似乎永远都只是一个局外人。

  而作为他俩那场生死大爱的唯一见证人,他觉得自己在做了那事儿之后,现在还能以朋友的身份坐在她的家里,和她说说话,对他来说,何尝又不是一种幸运?

  长吁了一口气,他喝了一口凉掉的水,扯了一下自己的领带,缓缓站起身来,虽然心里万般不舍,还是不得不对头也不抬的女人笑着说。

  “那我走了,小骗子,不等三七醒了!”

  “大门在那儿,随意!”

  抬头看了他一眼,连翘又低下了头,进入了书里。

  再次被忽略的男人,要说心里不烦闷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但能怪得了谁呢?所以,哪怕心底再凉,他又不得不面含微笑地做她的朋友,六年了,要说他跟她的相处,比那个男人多了整整十倍,可是在她心里,连一根小指头都比不了。

  刚一笑着转身,身后突然响起一声儿甜丝丝,软腻腻的童音,带着午睡后的娇慵——

  “爱叔叔,站住,把手举起来——”

  不用回头他也知道是谁,他们的小公主——连三七小朋友。

  三七,又是一味儿中药,而连翘给她取这个名儿,当然不仅仅只是中药那么简单——

  这会儿,不爱红装爱武装的连三七手里正拿着一只玩具的ak47,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

  忍不住发自内心的笑意,艾擎赶紧的举起手转过身来,然后趁小不点儿不注意,猛地窜了过去抱住了这个穿着小迷彩裙儿的姑娘,捏了捏她的小脸儿,这软乎乎的小丫头真好抱。

  “三七,想艾叔叔了吧?”

  “为啥我要想你?”翻了翻白眼儿,三七挣扎了几下,撅着嘴又乐了,“那你再给我讲讲那个大变活人的魔术故事吧,我就想你。”

  艾擎一愣。

  这丫头听了几数遍了,还总是追着他讲,所谓大变活人的魔术故事,其实就是不会讲故事的他将国境线上那个事儿改编之后讲给小姑娘听的。

  其实,当年基地那座高台,是早就建好的逃生通道,建筑师利用了魔术的原理弄好了机关,它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大的魔术转盘。

  作为母亲的纳兰女士又怎么舍得真给女儿身上绑炸药?当年连翘身上那炸药包里,压根儿就是没有火药的空壳,而真正的炸药就埋在那个台子里,而她手上那个引爆器连线的就是机关线,一启动就会出现像魔术似的障眼法,真正的炸药就会引爆,那腾空而起的烟雾,刚好能掩护他们沉入地底通道。

  当然,要想真正的全身而退是完全不可能的。

  如今他这张完全迥异于过去的脸,还有满身的伤痕,以及还留在连翘额头上那道伤疤,就是那次爆炸的后遗症。

  “爱叔叔,你痛么?”

  小姑娘每次听完故事,都会抚着他的脸问一遍同样的问题,善良小屁孩儿的心疼地看着他,爆炸发生后他整张脸全毁了,而现在整容后的这张脸,完全没有了过去那么好看,近了细看还显出不太自然。

  也许,聪明的小三七,早就知道那不仅仅只是故事吧?

  于是,捏着她粉嫩嫩的小脸蛋儿,他笑了。

  “早就不痛了,心疼了叔叔了吧?”

  “来,我给你呼呼吧。”三七凑过脸去就在他脸上呵了两口声儿,然后上翻眼皮儿,小声说,“我这是仙女气儿,一呵就好……”

  “是,小仙女。”爱怜地逗着她玩儿,艾擎笑得呵呵直响。

  要说一个曾经俊得惊天动地的男人突然间毁了容,他既使不会产生自杀的心,也会难过一辈子吧?

  可是别说,艾擎他还真就没有。

  以前他得靠面具来遮脸,很大一方面的原因就是因为长像太好看了,按连翘的说法,太娘气了,而现在,他随便走在大街上再也没有那么高的回头率了,这样多好啊,男人么,长得那么好看干嘛?

  不过,真正的收获就是,正因为如此他才有了接近她的资格,她才没有赶他,这么一想,他就觉得更值当了。

  就比如现在,伏在案上专心看书的女人总算是回神儿了,淡淡地瞟了他的脸一眼后,就笑着说。

  “那留下来吃饭吧,不过得自己做。”

  “没问题!”

  抱着三七,他兴冲冲地奔赴了厨房,他以前其实也是不会做这些事儿的,都是这几年现学的。

  没办法,这女人接受她母亲的中医药理念传授,却拒绝她的人,更不接受她的任何帮助,那么作为在这儿唯一能够让她接受的朋友,他只有义不容辞的变成全能选手了。

  熟练了,就有了速度。

  一顿饭吃下来,气氛很和谐,在小三七的带动下,也很快乐,他的心里更是愉快了,没有太多的奢望,只要能每天都这样,给她们母女俩一起吃个饭,再或者能有幸在沙发蹭一晚上,他就会特别的开心了。

  可是,白天她能任由他陪着女儿玩闹,每每到了夜幕降临……

  “你该回去了!”

  她从来不给他任何脸面儿,淡淡的语气总是这样不容拒绝的坚持。

  在艾擎的记忆里,这些年她都是这样,淡得像个白开水似的,不大怒,不大喜,更不会大哭。

  近六年的时间里,哪怕当初怀孕辛苦,剖宫产术手中疼痛,他都没有见过她流一滴水泪,微笑常常有,而开怀的大笑却从来没有,当然更不会愤怒的生气,和初见时候的那个灵动的小姑娘相比,她简直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安静的啃医书,整整五年足不出户,她安静得太过分,一切太过份的东西,就是诡异了。

  其实他知道,她一直在想念那个男人,心底里,从来没有片时片刻的忘记过。

  三七曾经偷偷地告诉她,她妈妈晚上经常翻看着手机里爸爸的照片儿发呆,有时候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她要睡觉之前,总得在嘴里含一颗药片儿,要不然就睡不着。

  原本,那时候的三七是不知道那是爸爸的,她也从来没有说过,而这也是艾擎告诉三七的。

  他瞧见过她手机里那几张照片儿,看上去像是在一个电梯里拍摄的,光线很暗,全是手机的闪光,当初他俩沉到地底通道,地动山摇的时候她整个人被撞得晕厥了过去,而她的手机也掉了出来,是他拾起来放到她兜儿里的。

  勾着唇浅笑着,艾擎一眨不眨的望了她片刻,笑着挑眉,“喂,我走了啊,把三七照顾好!”

  转头看着他,又看了看女儿,连翘笑了:“我家三七不需要照顾,猴儿精呢。”

  “有你这么做妈的。”

  “艾擎……”

  “什么事儿?”

  “我准备回国了,明天就走……”

  “哦?!”

  听到她突出其来的话,他没有太过吃惊,有的时候他甚至也矛盾地希望她能走回去,真正的快乐起来,他不想她现在这样不快乐。

  可是,自私的时候,又不想,就这样陪着她也挺好。

  很矛盾,那种矛盾没法儿解释得清。

  点了点头,连翘的目光有些闪烁,还带着点儿说不出来的情绪,淡淡地说,“国内顶级的中医药研讨会下周要在京都召开,研究院里给了我一份邀请函,我不想错过这次机会。”

  中医药,来源于国内,那才是祖宗,而最好的中医药师也都在国内。

  何况,事情都过去整整六年了,好多事件也都淡忘了,人事已非,她一个死去的人再回去,相信也没有人再找她麻烦或者再来关注她了。

  如果能,偷偷见一见小姨和爽妞儿,也蛮好。

  “成吧,我陪你一起回去吧,舍不得我家小三七。”

  “什么你家的?你一个nua头目,你不怕?”

  “呵呵,开玩笑,nua在国内已经完全被‘消灭’了,他们都已经论功行赏了,我现在回去那就是正当的生意人,再者说,瞧我这张脸,你不出卖我,谁还能认得出来?”

  看着他的脸,连翘默了。

  ……

  晚上,将洗得香喷喷的小三七放到床上,看着她沉沉的睡了过去,连翘靠在床头却了无睡意。

  摸着小家伙软乎乎的小脸儿,见女儿睡得那么的香甜,她心里有些酸,有些涩。

  这么可爱的孩子,可惜却没有爸爸……

  要是他爸爸知道她的存在,得多么疼爱她啊!

  对于这一点儿,她从来都没有怀疑过,火哥一定会是一个特别好的爸爸,绝对会疼爱孩子到骨子里的好爸爸。

  可惜了……

  山水无缘,如何共处?

  她跟他之间,隔的远远不止是千山万水,而是永远无法跨越的沟壑。

  古时候说杀父之仇大于天,既便她知道那是他无奈的选择,她心里可以谅解,可以理解,可以不计较,却是不能够再接受他做自己的丈夫,因为那样,她完全没有办法向死去的爸爸交待。

  终于,困意慢慢地席卷了她的神智,她的头开始昏昏沉沉的恍惚起来,她知道是自己嘴里含的中药片儿起作用了。

  轻手摸了摸三七身上的被子,她拉高被子盖住自己,双手互相搓了搓,还是没有办法暖和。

  她始终,手脚四季冰凉。

  没有了他的日日夜夜,她的夜晚,都是如水般的冰凉。

  阖上了眼睛,她终于沉沉地睡了过去。

  梦里,他的样子格外的清晰——

  而明天,她就要回国了。

  “火哥……”

  无意识间,她轻声呓语……

  ------题外话------

  明儿就是片段二,机场了——

  本来是想今天写到的,可是昨天太累了,没有时间写了。六年一章写到了,如果还有亲要怪就没有办法了哦,我看过很多十章以上的。

  么么哒……明天见面啦,终于见面了,这章我写了很长很长的时间,心里六年的转换用了很久很久——</div>123xyq/read/3/32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