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撩人 087米千丝万缕,你侬我侬,忒煞情多

小说:军婚撩人 作者:姒锦 更新时间:2020-11-20 00:49:18 源网站:123言情
  > “老大,根据这些资料显示,连参谋有很大的嫌疑——”

  卜亚楠这话一出口,就跟石头投入了湖水里似的,一荡一圈,瞬间就让两个人心里翻滚起来。

  微微一眯眼,连翘心里那股子不详的预感越来越浓!

  自然而然的,她的目光瞥向了旁边的邢烈火,而后者的眉头立马蹙了起来,拧得像根麻绳似的,很纠结的样子——

  冷冷地扫了卜亚楠一根,然后他将握在心里的水杯一放,就将桌面儿上那个密封的档案袋打开。

  越往下看,他的眉头拧得越紧。

  越往下看,越觉得疑云密布。

  这是一份由总参二部情报处做的分析性材料,所谓分析也就是说他们没有更为确切的证据,一切的内容都是基于一些事实推理出来的,比猜测这个词儿又更为精准一点儿的结论。

  上面简单来说,理由有三个:

  第一,艾擎给连翘的几通明电电话,全被精明的情报处人员给弄成了暗语密码,而且得到了精确‘破译’。

  第二,根据那个在反劫持训练中存活下来的nua份子的口供招认,那天他俩受了nua艾擎的安排,为了配合特工021号的工作,声东击西将人引离了加工厂,并将藏在仓库里的一些重要物资和文件焚毁。

  同时,nua高层命令他们,必须牺牲性命,为021立功继续潜伏提供方便,而饶幸存活的他,在受到引导和再教育后,决定将功补过,坦白从宽,供出了021就是连翘的事实。

  第三,据情节处特工查证,在nua组织的高层,有一个代号叫花蝴蝶的女人,与连翘关系匪浅,至于如何匪浅,资料上没有细说。

  很荒谬,很荒唐,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更为可气的是,在这个档案袋里还有一份内部决议——

  综合上述情况,连翘同志不适合再担任红刺特战队机要参谋一职,责成军事检察院立案调查,若上述情况属实,应提交军事法院裁决审判,或上述情况查无证据,也必须调职或勒令转业。

  千万别疑惑,第二点是千真万确的,即便没有证据,她也干不成了——

  在这种涉及重要机密的保密部门儿,人人都知道,污水只要泼得准,没有人去管污水的来源。

  这话更准确点儿说,宁错勿漏,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用曾经某位人士的话来说,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所以,基本上来讲,凡是被内部怀疑为疑似内鬼份子的,没有任何情面可讲,一律屏弃在核心部门之外。

  这就是现实。

  ……

  这么一会儿工夫,连翘端详着火哥的脸色,心里跳得那叫一个欢实啊!

  不管怎么说,死也得死个明白不是?她向火哥伸出了手。

  略一寻思,火哥将资料递给了她——

  这叫什么事儿啊?

  明显找事儿,明显是人家给她下的套儿呢……

  看一眼那该死的分析材料,又看一眼皱着眉头的火哥,再调过来看着分析材料,连翘心里恨得牙根儿痒痒。

  不过,有卜莫愁在,她就是死也得将脸上的褶子抹平了,不能让她看笑话。

  所以,她那张精致的小脸上,始终保持着平静的笑容。

  “火哥,我这是被姓艾的给阴了?”

  冷冷地蹙着眉,邢爷的脸上比起她来可要吓人多了,冷哼一声儿嗤道:

  “醉翁之意不在酒。”

  醉翁之意不在酒?火哥这话啥意思?

  不懂,不懂,还是不懂!

  没有给她解释,下一秒,邢烈火冷厉的目光又调转了过来,落在一直没有作声的卜亚楠身上。

  “作为机要处的处长,你对这事儿怎么看?”

  面无表情的抬起头,卜亚楠似乎没有料到他会突然问自个儿,想了想,话说得委婉极了。

  “在红刺,我从来没有个人意见,一切听从组织的安排。”

  我靠,可真会作戏!

  连翘心里十二万分的鄙夷,脸上却含着笑容看她表演。

  接下来,卜处长似乎放软了语气,又带上个人情绪了似的,认真的说:“不过……老大你最好别感情用事,就事论事的按上头的意思处理连参谋,如果她是无辜,组织上自然会给她一个清白。……另外,这事儿涉及到机要处,我也有不可推卸的监管责任,接下来我会组织大伙儿进行思想和工作作风整改,然后认真的自查与总结。”

  卜处长,人才啊!

  一句一句头头是道,冠冕堂皇出口的全特么是场面儿话,不仅半点儿都让人抓不到她的字眼儿,还反将了邢烈火一军。

  如果火哥今儿非得包庇连翘,那就是和组织和条例过不去。

  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懂得什么时候适时出击,每一句话都无可挑剔,这棋盘摆得好,棋子下得也妙,可是……

  邢爷是那种任人摆布的人么,是那种习惯服从的命么?

  很明显不是啊,他从来只管自己的认定的事儿,何况这事儿事关连翘,他更是不可能妥协。

  越听卜亚楠的话,他神情越冷,最后只留给她一句话。

  “卜处长,在红刺,还轮不到你来安排——”

  一听此,卜处长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邢爷也属实是个嘴毒的货,明明就是他问别人的意见,结果人家说了意见,却得了这么一句话,这卜处长没有当场气得病发,还能保证站立姿势,也真是相当的不容易。

  然而,在邢爷的字典里,从来没有怜香惜玉和适可而止这一说,趁胜追击,将计就计地打击报复才是他的风格——

  就在卜亚村脸上青黄不接的当儿,邢爷再次沉声开了口,“卜亚楠同志,这种涉及到军内干部的荣誉问题,还是谨慎点儿好。还有,我以前一直很看重你的专业素质和人品,可是你让我很失望——记住了,把你的自查报告写详细一点儿,早点儿呈上来我看!”

  说完,整了整衣领口,冷冷地站起身来,轻唤了一声儿。

  “连参谋!”

  “到!”

  满脑子都在思考问题的连翘,乍然听到他唤自己,一副刚回神的样子。

  淡淡地瞥着她,邢爷的脸上依然是那种冷酷的表情,“跟着我,我今儿到要看看,谁他妈敢动我的人。”

  说完,带头往外走去,似乎是懒得跟卜处长打招呼,连敷衍的再见都没有一句。

  “是!”

  嘴里答道,连翘懂事儿的将办公桌上的那个分析材料装好,想了想,又严肃地给卜处长复印了一份,还正儿八经地将复印件儿装在了档案袋里,放在了卜处长的面前,小声儿说道。

  “咳,卜处长,小的清白就靠你了哦,慢慢调查——”

  然后在卜亚楠恨不得冻死她的眼睛注视下,她微笑着挺胸抬头地走出了译电室。

  别看她把话说得挺轻松,心里想不犯膈应是不可能的,这些事情,她还真的没有搞明白,横在心里忒不舒服了。

  比如,这份不明不白的分析材料;

  比如,姓艾的这么做的目的,如果单单是对付她,似乎太牛刀宰鸡了;

  又比如,不断将消息泄密给艾擎那个真正的内鬼,到底又是谁?

  在这之前,什么特工,什么卧底这类词儿,她都觉和挺新鲜的,一度以为只存在于战争年代,现在听来也多半都是那些电视剧。

  可现在的事实证明,和平年代竟然也有这事儿,而且他们干的事儿,一点儿也不比战争时期逊色,个个削尖了脑袋的损人利己。

  不得不说,如果抛弃到国仇家恨什么的大条条,大框框,单从个人感情的范畴来讲,连翘其实挺佩服这些隐秘战线上的英雄的。

  这话绝对的真心,这些人其实也挺不容易,天天跟对手周旋着,还得让对手半点儿都查觉不出来,单就表演功夫来说,就得是炉火纯青!

  边走边想,没出意外的,火哥果然在机要处楼道那儿等她——

  扭过脸来,邢烈火扣住她的手腕就走,“磨蹭啥呢?”

  “这不是来了么?”

  笑着回了一声,连翘轻松地跟着火哥往行政楼去——

  然后,在她轻松的脚步下,却是对未来的不知情。

  不管是他,还是他,都知道这件事儿必定还没有结束。

  果然,当他俩穿过训练场,那脚刚踩入行政楼的地皮儿,就看到楼梯的拐角处有一行人在往上走。

  不是别人,正是军事检察院的同志。

  在这种时候,来这儿的目的,自然也是不而喻的。

  连翘不认识这些人,之所以知道他们是军事检察院过来的,主要是认出了那个小白脸儿,穿上军装后看上去还人模狗样儿的邢少东。

  这么腹诽火哥的堂弟,其实蛮不厚道的。

  可她实在想不出更贴切的形容词儿了,想着上次在帝凰门口这家伙要对爽妞儿那个十几岁的小妹儿下毒手,她就一肚子的恶心劲儿。

  他还找别人茬儿呢,自个儿一肚子的坏水啥时候也检查检查?

  还军事检察院呢,这种正义化身的机关,怎么就藏了这种人渣呢……

  妈的,这社会……

  正思忖间,那个人陆陆续续的拐进了三楼的小会议室,然后差了人过来请邢烈火过去。

  然而,邢爷压根儿不搭他们的茬儿,只是径直带了连翘回自个儿的办公室,面色平静地让她给砌了一壶茶,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她谈着自己对于茶道的见解。

  整个过程,他都不愠不火。

  啧啧……

  就说这气度吧,真真是让翘妹儿打心眼儿佩服的。

  在他这种淡然的感召下,她原本有些忐忑的心情,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她心理相当的清楚,这个男人,会保护她,也正在保护她,而且,她相信他有能力保护她。

  ……

  没多一会儿,小会议室派人来请第二次了。

  没有看来人,邢爷眉目始终冷冷,摆了摆手,冷声命令。

  “让他们等着。”

  看到那人悻悻地离去,连翘有些不解,“这样儿不去,不太好吧?”

  “你懂个屁啊,这叫下马威知道不?”

  “下马威?早去晚去有啥区别么?”

  “当然有区别,说了你也不懂,这就是领导的艺术。最重要的我得给我妮儿撑个脸面儿,让他们知道,我是站在你这一边儿的,一会儿说话的时候,他们自然就会顾及我的意思,注意点儿分寸。”

  心里一暖,还有些酸。

  但连翘没有表现在脸上,而是笑意盈盈地轻拍桌子,大叫一声‘哥们儿,够义气’。

  之后,她又似笑非笑地揶揄开了,“邢烈火同志,你为啥就敢这么相信我呢?难道你就没有想过,我要真是nua的人,你丫这次可就完蛋了哦?且不说机密泄露啥的,就说你的前途吧,必定受影响……”

  轻轻的啜了一口茶水,邢爷淡淡地回击:“就冲你那根儿直肠子,一眼望到肚子里的女人,还能做间谍?”

  丫的,这是活生生的鄙视啊!

  连翘有些不服气儿了:“我为啥就不行?”

  “不是爷小瞧了你,就你这样儿的,跟孙二娘似的开个人肉包子店儿或者上战场去拼杀还成,要让你搞这种歪门邪道的事儿,真不行!”

  坐到他的对面儿,连翘被她损得直翻白眼,也捧了杯茶水喝着。

  沉浸在自个儿的思绪里一会,她思忖了片刻,还是不放心地抬起头来,轻唤:“火哥——”

  “说!”

  放下水,她趴在办公桌面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直视着他,微笑着吹胡子瞪眼儿。

  老实说,大敌当前,他俩在这儿喝酒逗趣儿,特么真好玩。

  “你啊,还是赶紧去吧,估计就是宣布对我的处理意见,没啥大不了的,就那几通电话,一份口供,总不至于就让我去蹲大牢或者斩立决吧?哪能有这么不讲道理的,大不了让我转业,你还能养我不是?”

  到底他妮儿还是单纯啊!

  讲道理?这个世界有很多事儿都是没有任何道理可讲的。

  如果他这回不保她,就凭这三点儿,足够让她永远见不到天日了。

  邢爷心里暗自感叹着,脸上却浮现出淡淡地笑容来,不为别的,只为了安抚她。

  “成,回家种田吧,我养你!”

  和她说笑着,半晌儿他又揉了揉额头,朝她招了招手——

  “坐过来!”

  “ok!”一点儿不介意他唤小狗似的招呼,连翘笑着走过去,顺势坐在他大腿上,任由他宠溺地抚着她的头发,勾唇浅笑:“首长同志,有啥指示?”

  抿着唇仔细打量着怀里的女人,男人的大手就那么顺着她的头发,好一会儿才情绪不明地开口。

  “连翘,人要想活得好,必须学着做坏人!”

  闻,连翘一笑,那笑容漂亮极了,“没错儿啊,我觉着自个儿已经够坏的了……”

  “哦,比如?”

  俯头咬了一下他的唇,连翘哧哧笑着说:“嘿,比如给美女老师背上贴一副手绘的**壮男图,让她背着走了到处走了一圈,后来气得嚎啕大哭,这算不算?”

  “小畜生!”捏了捏她的脸蛋儿,邢爷忍俊不禁放声大笑起来:“这些鸡皮蒜皮的,不算。”

  他难得大笑,连翘却憋住不笑,懒洋洋地靠着他,手指把玩着他军装的钮扣,淡淡地说。

  “这样儿啊,那我还是算好人喽?话说火哥,做好人有啥不好呢,俗话不是说,好人有好报……”

  收敛起笑容,邢爷微叹,“给你举个例,齐桓公九合诸侯,成就霸业,是得力于管仲的辅佐,而把管仲推荐给齐桓公的人却是鲍叔牙。可是,即便后来管仲死了,同样有经天纬地之才的鲍叔牙也没能接替了管仲的位置,知道为什么吗?”

  “说说,为什么?”连翘听得有了点儿兴趣儿。

  “因为,鲍叔牙为人太过正派。”

  “呃,那以后我变成邪恶的小女巫吧?”在他脸上吧唧的亲了一口,情绪在胸口荡了荡,连翘又认真起来,接着又摇头晃脑,酸不拉叽地摸着下巴上并不存在的胡子,笑曰。

  “余亦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失笑的摇了摇头,邢爷没有说话,但那唇边却不由自主地勾起了一抹微笑。

  关于善与恶,关于正与邪,世间之道,谁又能分辩孰是孰非呢?

  而他的妮儿,归根到底,他只不过希望她做自己罢了。

  他能为她做的,就是在适度的范围内,让她不要接触到这些东西,只是单纯的幸福就好。

  “喂,发啥呆呢?”

  见刚才还侃侃而谈的男人突然又陷入了沉默,连翘不由得仰头脑袋拿眼儿瞅他。

  “火哥!”

  “说。”

  “你别说我了,你这人吧其实也一样,一句话,太过正派了……”

  挑着眉头,邢爷笑了,“我?凭啥这么说?”

  “嗯,姑娘给你上上政治课啊,你这人,肚子里的坏水儿太少,我虽然没有做过官儿,可却看过官走路啊,你要真跟官场上那些精英们在一块儿,哪能玩得过那些人的花花肠子啊?”

  她越说越觉得这事儿有道理,实实在在替她男人担心起来。

  依火哥现在的身份和地位,今后无非就两条路,要么从政,要么一直呆在部队,可不管是哪一条儿,终究得官儿越做越大,到那时候他还能这么率性而为么?

  而他身上那些她最看中的人格和品质,那些激发着她的正能量,会不会在这个过程中被人为和环境逼得蜕化掉?

  阿陀陀佛!

  见她一脸担心的小样儿,邢爷闷闷地笑了两声儿,凝神问她:“你真觉着我好?”

  “嗯啦!”

  “傻瓜,那是因为你没瞧着我坏的一面,坏人脸上可没标签儿,甚至于,比好人看着还要良善。”

  暗暗叹息着他女人这颗由单细胞构造的脑袋,邢烈火也不知道该怎样向她阐述这其中微妙得千丝万缕的复杂关系。

  有些无奈,又有些感动。

  “不管,我就觉着你是好人!”

  摸着鼻子,连翘说着这话,心里也觉得自个儿挺傻的。

  在这个人类都要腐化掉了的社会,得用什么样的尺子去衡量道德和善良呢?

  她觉得他是好人么?

  至少,邢爷心里从来没有这么认为过自己,而除了他妮儿,估计这世上也没有别人会觉得他是个好人了。

  放眼全军,谁不知道邢烈火心狠手辣,阴戾狡诈?

  他望着她,她也望着他——

  怎么办呢?

  该怎么办呢?彼此眼里,全是浓得化不开的深情。

  即便用上世间最好的词语,也不足以形容!

  咚——咚——咚——

  正在这时,办公室又响起了几声短促的敲门声——

  原来,三楼小会议室里,军事检察院的同志们茶水凉了,来催促第三次了。

  依旧摆了摆手,邢爷冷着脸拒绝,不过这次却多了一句关怀备至的话:“给砌一壶我喜欢的碧螺春带去,让他们好好品品味儿。”

  “是。”来人郁结的隐上办公室的门儿。

  这样的火哥无疑是很拽的,同样儿,也是让连翘感动不已的,他这么做,无非都是为了替自个儿出头。

  可是这样,对他个人形象来讲却不是太好,又得落下一个张狂嚣张不可一世的坏名声。

  这么一想她不由得蹙紧了眉头,伸手环着他的脖子,又吻了吻他。

  “去吧,乖——”

  “不准叽歪!”男人霸道地捏了捏她的脸,随即又将她重重地搂在怀里,紧接着那有点儿冰凉的嘴唇便吻上了她微张的小嘴——

  “我说过,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

  是啊,他说过的,在无名岛上说过的……

  被他保护着的美好感觉,让连翘的眼眶倏地泛红了。

  同时,也被他这种其实带着点儿孩子气的霸道给弄得酸溜了,心柔得滴水,于是,叹着将自个儿的脸贴过去挨着他的,那音色简直软到了极致。

  “知道我哥哥最帅了,会保护媳妇儿,可是你也得为自己着想不是?你现在听我说啊,不管他们要怎么处理我,我都没事儿的,我要你好好的……懂吗?千万别为了我的事儿把自己搭进去。”

  虽说连翘不太懂得官场规则,但她好歹也不是装在套子里的人,尤其想到邢老爷子给她手机时说的那番话,想到那个因为泄露机密被枪毙的少校时,心里还是有些发憷的!

  更加让她担心的是,怎么说她都是火哥的老婆,如果她真落下什么事儿,保不准就连累到了他。

  这是她最不乐意见到的结果,哪怕杀头,她也不能让他出事儿——

  哪料到,听完她这情义深重的话,邢爷直接乐了,“我的傻媳妇儿哦?真以为你男人这么怂?”

  “你才傻呢!”

  “靠,不要命了?敢埋汰我……”恶狠狠地瞪着她,他心里暖得俯下脑袋就去吻她。

  咳!

  不和谐的又来了!

  咚咚咚……

  办公室木质的大门,再次传来几声有节奏的敲门声——

  “进来!”

  松开连翘,邢烈火的声音立马又还原成了出厂设置,阴冷得的没有半点儿温度。

  还是刚才那个兵,估摸着额头都在冒汗了,恭敬地敬了个军礼:“报告首长,让您过去开会……那啥,卓承仁上将也过来了……”

  猜到他得来,只是没料到来得这么快。

  看来他们非得纠着这莫须有的罪名不放了。

  点了点头,邢烈火冷冷地摆了摆手:“告诉他们,稍等十五分钟,我还有几份紧急公务要处理——”

  那士兵有些不可置信,一脸的怀疑神色。

  “首长,是卓承仁上将——”

  如今在军内部,卓上将的地位是无可憾动的,跟他对着干?

  成么?

  “去,照实说!”大手搂了搂连翘,邢爷面色如常,极其不耐地摆手。

  “是!”

  第四次掩上门,那士兵无奈地离去。

  “火哥,你别这样儿……”看着邢烈火,连翘都快急得火烧屁股了。

  在军队,她太了解这一点儿了,军衔和官阶大一级就能压死人,虽说火哥身份不同,可也不能这么明目张胆的不顾组织纪律啊?

  为了她这么做,他真的值得么?

  “我自有分寸!”

  语气变暖,邢爷眉目间俱是英气,凌厉之色十足。

  拉着他的大手,连翘犯红的眼睛望着他,然后整个人缩进了他的怀里,双手死死拽紧他的腰,要嵌入他身体里去似的。

  “干嘛对我这么好?”

  反手将她更深的纳入自己的怀里,邢爷的语气淡定而从容。

  “乖!有些事情早晚会发生,第一次咱们不能输,要不然今后的路会更难走,你懂吗?”

  这话,多沉重啊!

  老实说,连翘似懂非懂,“火哥,我只是想好好的跟你在一块儿。”

  勾起唇,邢爷脸上扬起一抹迷人的微笑,“我知道,我都懂,你对我要有信心,知道吗?不管发生什么事儿,你只要选择相信我就够了!”

  “我相信你,不管什么事儿,只要你说出口,我必定相信。”连翘伏在他怀里,紧紧地揪着他的衣袖,没有抬头闷闷地说。

  女人都是敏感的动物,火哥的话让连翘感觉到非常的不安,只觉得好多事情也许远远不是她想象的那么简单。

  有些茫然,有些惶恐——

  于是乎,她指尖揪在男人胳膊上的力度越来越大。

  俯下头来,认真地注视着她,邢烈火双手抓过她的手来,手指与她交握着。

  紧紧相扣,传递着力量!

  ——

  十五分钟后。

  “乖乖在这,等着我的消息,困了就去休息室躺一会儿。”看了看腕表,邢烈火宠溺地替她顺了顺头发,终究还是离开了。

  可是,连翘这种时候哪里能睡得着?

  她原本想出去走走透透气儿的,哪料到一拉开办公室的门儿,却发现自己已经走不出这间屋子了。

  办公室门口,站着一溜儿荷枪实弹的士兵,只看着装就知道那不是红刺内部的人,个个都拿着锋利的眼睛盯着她,满脸的警惕。

  而这些士兵的外围,又围了一圈儿红刺警通大队的战友,那枪杆子也都上了膛,威风凛凛地比划着。

  所有的人,都没有动静儿,只是静静地对恃着。

  这么热闹?动静儿挺大啊!

  “我不能出去么?”

  “不能!”

  噗!

  一问一答,结果很明朗了。

  她觉得真特么可笑啊,一颗正直的心伤不起,突然之间,自己就变成敌特份子了?

  不而喻,警通大队的人是火哥派来保护她安全的……

  所以,她也没觉着有多难过,反而觉得泛满了甜味儿,更加清楚地知道了,她现在还能被软禁在这间办公室,没有直接逮捕收监,全因了那个男人。

  这么一来,在别人的眼睛里,她指定被划分成了红颜祸水一类的人物了吧!

  微微笑了一下,她轻轻掩上办公室的门儿,心情很平静,一想到他,想到他说的话,她的整个心,都被温暖填得满满的。

  对于这些,也都无所谓了。

  甚至她想,即便真因为这件莫须有的罪给咔嚓了,她也不枉来这世上走了一遭。

  心里喟叹着,现在,她除了等待啥做不了——

  闲来无事,她走到了火哥的书架前,看着那些摆放得整整齐齐的书籍出着神。

  指尖慢慢划过,一本又一本,慢慢挑选着,想找一本书来打发时间。

  可是这姑娘吧,平常除了看点儿小,很少看什么有营养价值的书了。

  而火哥的书却又太过严肃了。

  咳,好吧,她自个儿好歹是个军人,挑一本军事书来瞅瞅……

  一排一排看过去,什么书呢?都没啥兴趣啊!

  突然,眼睛一亮,一本名为《警惕!信息化战争时代的军事渗透》的书引起了她的注意。

  为啥选上它呢?

  很简单,因为她现在正是被怀疑成了军事间谍,怎么着也得专业一把不是?

  从书架上抽下它来,她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又把茶水端了过去,摆足了休闲的模样儿。

  缓缓翻开第一页……

  然后,她心里一窒,华丽丽地怔忡在了当场。

  翻开内页,入目就是一行手写字:苟利国家生死已,岂因福祸避趋之——

  这句话出自清代著名爱国人士林则徐的《赴戌登程口占示家人》,意思挺简单,解释下来就是:只要这事儿有利于国家,即便是死也得拿命豁出去办,更不会避祸而求福。

  一直盯着这行字,她的鼻子酸得不像话,完全无法控制自己情绪了,那泪水就那么扑漱漱的掉落了下来。

  一颗,二颗……

  一颗一颗全都掉在书页儿上。

  别误会,让她忍不住哭泣的绝对不是林大人的爱国情操,而是在于写这句话的人,那熟悉得不能再熟的字体彻底地重击到了她的心脏。

  那行字,别人不认识,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正是出自他的爸爸,去世九年的特种兵上校——连安邦!

  还记得她爸爸去世后,部队除了送来一个覆着军旗的骨灰盒,什么遗物都没有了,包括他在部队用过的东西。

  那时候连翘还小,自然也不会去讨要。

  可是这么多年了,没有人比她更想知道爸爸在部队究竟经历了一些什么,有没有什么东西留下来——

  此时此刻,再看到爸爸的亲笔手书,再看到爸爸的爱国情怀,泪水很快便模糊了眼眶。

  紧紧将书捧到胸口,她在心里轻声问:

  ——爸爸,你在天堂还好么?

  ——爸爸,这句诗是林大人写给家人的,那么,这句话也是你想对女儿说的么?

  ——苟利国家生死已,岂因福祸避趋之!

  可是如今,她想卖命也没有人肯要她卖命了啊!

  一念至此,她猛地匍匐到沙发上,默默地流泪,哭了一阵儿,想了一阵儿,她又坐起身来,觉得有些东西想不明白了。

  这本书是爸爸的么?

  那为什么又会被火哥收藏?

  可不可以推论出,火哥之前就认识爸爸?

  那么火哥知道她是连安邦的女儿么?这层关系,与火哥突然跟她闪婚之间,有没有必然的联系?

  思索,踌躇,不解,郁结……

  在这种情绪中,她等了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

  其间有人来送饭,作为一个被软禁的人,她没有拒绝饭菜,不是说她有多么坚强的意志和情操,而是纯粹的肚子饿不得,一饿肚子,脑子就不太好使。

  吃完饭,继续等,继续等……

  一个小时,又是一个小时,直到不知道过了多少个小时,火哥还没有回来。

  看着墙上的挂钟,她觉得这时间过得真特么慢啊!

  直到还差十五分钟下午五点的时候,穿了一身儿正式军装的爽妞儿却突然来了——

  老实说,这时候看到爽妞儿,她心里那感觉,活像见了大白天见了观音菩萨一般激动。

  “妞儿,你探监来了?”

  嘴巴一砸,舒爽笑了:“有这么漂亮宽敞的监狱么?哟,哟,我家小连子这是怎么啦?哭过了?”

  看到她明显红肿的眼睛,爽妞儿心里挺难受的。

  实事上,她认识连翘这么久了,还从来没见这妞儿哭。

  这是第一次……

  然而,心情同样沉重的爽妞儿,却不能将同样沉重的心情再带给自己的姐妹儿,这是她俩之间的相处方式。

  连翘睁着小白兔似的红眼睛瞪她,“我哪有哭?进了些风沙……”

  “拜托你嘞,小姑娘,装啥呢?!邢大首长的办公室能有什么风沙?”

  嘟着嘴,舒爽那样子真是该死的欠揍,脑子这么想,连翘就真提起拳头揍她了——

  好吧,两个坏东西互相打了一拳,连翘便拉着她一起坐在了沙发上。

  她心里明镜似的知道,爽妞儿来这不可能仅仅是单纯的来看看她,一定还有其它的事儿。

  “说说看吧,啥事儿?”

  拉了拉自己的军装下摆,舒爽不太客气地替自己倒了一杯她砌的茶,然后喘了一口大气儿:“格老子的,来见你一次可不容易,弄得跟搞敌特一样,还厚着脸皮儿去求了我那个冤家的情才进来了。”

  噗哧一乐,连翘见她说起卫大队长那样儿,不免有些好笑。

  实际上,她还真就是个开朗乐观的妞儿,估摸着要真坐了牢,到砍头那一刻,谁要给她讲个笑话,她也能乐着赴死!

  “还冤家呢?最近你俩处得不错吧?我瞅着卫大队长天天‘春风拂满面,冠盖满京华’的样子,别提多帅气了——”

  “别介……”在旁边推了推她,舒爽微叹了一口气儿后,把手里的茶杯放到了茶几上,转过头来直视着她,颇有些心疼地说:“连子,有你家邢爷在,这事儿会过去的啊,你别太过担心了,瞧你那眼睛,都哭肿了!”

  “你这时候来看我,就为了看我的眼睛?”牵着唇,连翘勉强地笑了笑。

  连翘没有告诉她为什么哭,而爽妞儿单方面认为她在为这事儿委屈也挺正常。

  “不过,连子,你也得有个心理准备,这事儿没那么容易解决……”

  “哟,这么保密的事儿你都知道?”

  目光微微一闪,舒爽低下头去又捧起茶杯,轻咳一声,笑道:“咳,作为一名资深的军事报刊记者,内幕消息肯定知道得多啊?”

  “都有啥内幕,说来我听听。”

  坐直了身体,舒爽左手搓着右手,然后十指交叉放到腿上,半晌没吱声儿……

  这个动作是她心里很不安的一种表现,连翘瞧出来了,盯着她不断上下动作的手指头,狐疑地问,“有事儿说事,磨磨叽叽不是你的性格,姑娘我也懒得看——”

  抬起眼儿直视着她,舒爽的神色里是从未有过的严肃,“连子,你信任我不?”

  呃!

  连翘默了。

  火哥也问信任他么,怎么爽妞儿也这么问?

  实际上,如今这世界上,她真正能打心眼儿里信任的人不多了,而火哥跟爽妞儿在她的心里,绝对是重量级的人物。

  爱搭不理地瞥了她一眼,连翘偏着脑袋望着她笑。

  “这位女士,你很烦!”

  反常的没和她打趣儿,舒爽沉默了许久,突然深深地吸了口气,又重重的吐了出来。

  “连子,干记者这行久了,我也有些门道,所以有些你不知道的事儿,我会知道。姐妹儿告诉你两点,第一:你得罪上头的人了,人家纠着这件事儿就要把你往死里整,人是谁,我不说你心里有数;第二:这个最为关键,很可能关系到你的未来与前程,甚至性命……”

  心里‘咯噔’一声响,上头谁要整她,她大概能猜出来,可是这到底是和谐的天下,真要随便扣屎盆子致人于死地?

  不过么,难得看到爽妞儿这股子严肃劲儿,她非常有理由相信这是事实。

  如此一来,她反倒轻松了下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东风吹,战鼓擂,天要下雨猪要肥,谁他妈挡得着?

  该来的始终会来,怕个屁!

  这么一想,心里又豁然开朗了,伸手揽住爽妞儿的肩膀,笑了。

  “我说姑奶奶,你今儿抽了,说话说半截儿,咱姐妹儿之间,有啥不能讲的?”

  望着她,舒爽动了动嘴皮儿,蹙紧了眉头,还是欲又止。

  然后,两个人都沉默了。

  凝重,冷寂。

  办公室里的气氛越发低压了起来,这是连翘和舒爽认识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话题冷场到这种地步。

  那么,事件很严重是一定的了?

  可是那么严重的事儿,火哥都没有告诉她,为什么爽妞儿却知道?

  绝密,机密,是一个记者能知道的?

  连翘不是遇事儿容易恐慌的人,这时候她脑子里反而清醒的蹦哒出来一件事儿——爽妞儿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从帝宫的老鸨子混到了解放军报记者?

  她确信,爽妞儿一定有事儿瞒着她。

  但,这并不妨碍她相信爽妞儿不会害她。

  良久,定定地看了她一眼,连翘拧紧了眉头,看到她为难的样子还是叹了口气。

  “行吧,不能说的话,咱姐妹儿都咽到肚子里……”

  “连子……”闻,舒爽身子一僵,哽了哽喉咙,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这件事儿是绝密,对任何人你都不许说是我告诉你的,明白么?”

  连翘笑着拍了拍她的手,“那你别说,千万别说,真的,爽妞儿,不好说和不能说的都不要说。”

  “……这事儿早晚你得知道,我之所以想提前告诉你,无非就是让你多一个心理准备。”

  “那说呗!”

  轻松的摊了摊手,连翘心里有些在打鼓了,但为了不给舒爽增添心理负担,她还是尽力地表现出云淡风又轻。

  不料,顿了半秒,舒爽微微启齿,给了她一个做梦都没有料到的大爆料——

  “最近,总参二部情报处搞到一份位于m国的nua总部高层名单和资料,其中有一个代号花蝴蝶的女人,她很有可能是你妈……”

  ——天!惊了!

  ------题外话------

  在这儿给大家道过歉,昨天那章,有亲说错别字儿多,我回过头去看,果真如此,不仅错字儿多,还有好多地方前不搭后语,原谅我,脑袋被门夹了——

  我重修过了,内容没有变化,对不住大家了!</div>123xyq/read/3/32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