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撩人 050米装犊子的女人

小说:军婚撩人 作者:姒锦 更新时间:2020-11-20 00:49:18 源网站:123言情
  > 男兵们当然也瞧到了一脸黑沉的邢烈火,立马挺直了腰杆儿,个个儿的抬手敬礼。

  “首长好!”

  不知道火锅同志是不是在楼上瞧到了什么,那脸色黑得忒恐怖,上来二话不说,扯着嗓子就吼:“立正,稍息,立正……通通都有,围操场跑20圈儿,谁他妈敢偷懒,老子剥了他的皮。”

  没有人敢违抗命令,虽然他们闹不懂为什么。

  但卫燎却清楚得紧,瞧这醋劲儿大的,刚想庆幸自己没事儿呢,耳边再次传来老大阴恻恻的声音:“还有你,一起!”

  “啊,我?”卫燎指着自己的鼻子。

  “没错,作为军事指挥官,管教无力,一律连坐!”

  卫燎听得脊背上冷汗涔涔,心里叫苦不迭,这叫啥?还有比他更冤枉的么,靠,躺着也中枪!

  得,偷望着正气凛然一脸阴沉的老大一眼,他站直了身板儿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报告首长——”

  “说!”

  “首长,我例假来了,强烈要求休例假!”卫燎气不喘脸不红的响亮回答。

  邢烈火哪会不知道卫燎那点儿小心思,可一想到刚才在楼上瞧到的画面,那气儿就没法顺下去,自个媳妇儿被一大堆男人意淫了,他心里能爽快么?

  黑着脸,他神情冷冽,“例假?!有本事你给老子休产假!”

  噗哧!

  好吧,打雷似的声音让一旁正在受罚的连翘也听见了,实在憋不住笑场了,不过她的体罚还没完呢,也不敢停下来。

  可……

  眼角的余光瞟了一眼火哥眼里那吃人似的光芒,她总觉得自己又要倒大霉了。

  果然……

  “连翘,过来!”

  眼角儿一抽,她赶紧跑步过去,双脚一并,立正敬礼,一脸假笑,“到,请首长同志指示!”

  笑,勾搭人还笑!

  笑得再甜也没用,邢爷这会儿的黑脸直冒着冷气,吐出的话更是十足的能让人喷火儿。

  “打今儿起,把胸给老子束上,以免动摇军心!”

  首长说话,果然一针见血!

  听得连翘差点儿晕倒,大热天的束胸还要不要人活了?

  咬着唇,她气急。

  可在大庭广众之下,她不能直接驳了火哥的脸子,实在不行,晚上再耍个坏心眼儿收拾他,别搁这添堵了。

  调整了一下呼吸,她诡异地笑了笑,没有立刻回答,然后直直看着面前冷着脸的男人,那唇角慢慢弯了起来,弯了起来,越弯越大……

  “行啊,束胸没问题,你得在这儿高唱一首《军中绿花》……”

  “我只会《打靶归来》,你要做靶么?”

  我靠之——连翘是想说这仨字儿的,但碍于军营的和谐环境,还是忍住了,审时度势之下,她赶紧地另辟蹊径。

  “首长,那给点儿福利呗?”

  “说?”

  “我这罚跑……”

  “不用跑了!”

  “谢谢首长!”

  阿弥陀佛,连翘对这个结果也算满意,说完转过身就走,可邢爷的脸色却瞬间黯沉了下来,“站住!”

  连翘歪着脑袋瞥他,一本正经地问:“还有事儿?”

  “上哪去?”

  “机要处!”与他对视一秒,连翘莞尔一笑,表达完意思扭过头继续走。

  眉目骤冷。

  看来对这小丫头就不能心软,半点不感激还蹬鼻子上脸的小倔种。

  邢烈火微微眯起双眸,望着那飞快往机要处而去的小身影儿,被无视和利用的愤怒让他几乎不可遏制地想要冲过去拉住她。

  但,还是忍了。

  操,晚上再收拾~

  ★○

  按常理儿来讲,一男的跟一女的只要关生过**关系,那不谈情不说爱也同样会在本质上发生变化。

  这连翘和邢烈火也是一样。

  原本的一次重体罚,就因为邢爷一句话的事儿,没了!虽说他难得用权力搞一次特殊,不过就是打心眼里不希望她那两只白兔招人稀罕,但这事儿看在卜亚楠的眼里就完全走了形了。

  很显然,连翘又得受她不少的冷眼儿,直到临近下班的时候,刚从外面赶回总部的邢首长出现在她面前。

  这会儿,她正一边跟圆脸参谋谢岩聊着天,一边儿将文件归档准备下班。

  看到突然出现的男人,她笑呵呵地敬礼:“首长好!”

  “首长好。”腼腆的小伙子谢岩也赶紧停下手里的动作干净利落地敬礼。

  若无其事地点了点头,邢烈火厉眸一扫看向连翘,“连参谋,跟我走……”

  真严肃……

  没想到结果竟是去吃饭。

  老实说,折腾了一天,她真的饿了。

  火哥带她去的是东兴路,京都市有名的‘好吃’一条街,以特色菜闻名的酒楼林立着,各地风味食品争奇斗艳。

  这家名为‘巴蜀人家’的川菜馆面积不大,一应装修全采用淡蓝色,轻松又凉爽,布置明朗,不奢华,却干净明亮。

  两人径直上了二楼的包厢,连翘才发现不是两个人约会,还有卫燎和谢铭诚等在那儿呢。

  好在,没有卜亚楠那个女魔头。

  好久不吃川菜,一桌子麻麻辣辣的红色看着贼刺挠眼球……口水鸡,松仁玉米,飘香牛肉,剁椒鱼头,还有一盘她贼喜欢的南瓜饼儿,看得唾沫快速滋生。

  她是个吃货,一看到好吃的,心情就会特别的好。

  军队的爷们儿,没那么多的别扭,饭桌上大家都挺随意,几个人边吃边谈着部队里那点子事。警通大队那帮子士兵们虽说跑了20圈,但最后邢爷又吩咐了炊事班晚上给他们加餐,还把躺着中枪的卫燎拉来吃喝一顿,算是这事儿过去了。

  边吃三个男人边聊着,除了军事就是国际形势,一般话题上升到这种高度的时候连翘都是闭着嘴的。

  不对,张着嘴,却不是在讲话,而是在拼命填她的五脏庙。

  一顿饭吃下来,不到两个小时,真挺快。

  不一会儿工夫几个人就陆续下了楼,刚到大堂,就看到离吧台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喝得醉气醺天的男人,摇摇晃晃地拽着一个女人破口大骂。

  “臭婊子,我让你装……揍死你丫的!”

  “不要,不要……不要……呜……不要!救我……救救我……”被拽住的女人瑟缩着身体,抱住头,看上去别提多可怜,但是围观的人很多,出头的却没有。

  没法儿,这是国情。

  但连翘是个冲天的,何况有火哥压阵,她胆儿自然更肥。

  在那男人的咸猪手就要将那女人拽走的时候,她三两步上去一脚踹在他腰上。

  “滚犊子!”

  “哎哟哟……”

  顿时,那男人疼得龇牙咧嘴的怪叫起来。

  可好端端的英雄救美,却在那女人抬头的瞬间变了味儿,瞧那梨花带雨的一张脸,不正是易安然么?

  她默然了,好吧,腿太贱,抢了火哥的风光!

  易安然傻呵呵地瞅了她一眼,视线慢慢转动,目光随落在了阴沉着脸的邢烈火身上。

  随即,她脸上绽放出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像个撒欢的孩童般站起身来飞奔过去——

  “……烈火……我就知道你会救我的……”

  谁救她都不清楚,真傻还是假傻啊?

  连翘哑口无,真觉着这位大姐让人伤不起!

  “站好!”眼看她的身影扑近,邢烈火紧皱着眉头,低沉的嗓音冷冽得没有温度,那浑身的阴森是个人都hold不住。

  他不愿意她碰到他,易安然知道。

  尽管心里酸涩,她装犊子却是越发在行了,傻傻地笑着,低着脑袋装无辜,就差拿脚在地上画圈圈儿了,声音跟个蚊子似的嗡嗡着,“烈火……呵呵呵……火哥……对不起。”

  样子看着是真傻,纤细的手指挠挠着,一身儿的酒气,似乎被人灌了酒。

  眯起双眸,邢爷眼里掠过一抹复杂的神色,然后走过去拉了连翘,在众人的注目礼下离开。

  啧啧!

  真是个心冷的男人,遇到多年不见的旧情人,能像他这样的真是少之又少……

  连翘摸不透他的想法。

  一行人出了川菜馆,跟卫燎和谢铭诚分道扬镳后,各自上车离去。

  而没人注意到,巴蜀人家不远处那辆黑色的劳斯莱斯房车里,戴着面具的男人一脸的阴鸷。

  ……

  ------题外话------

  啦啦啦……我是卖报的小行家,亲爱的妞儿,周末愉快!玩得开心点啊!</div>123xyq/read/3/32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