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撩人 049米风月觅真情——

小说:军婚撩人 作者:姒锦 更新时间:2020-11-20 00:49:18 源网站:123言情
  > 工作地儿转到红刺总部后,连翘这段儿时间真是蛮不舒服的。

  红刺特战队对机要参谋的要求非常规部队可比,那严格得抽条儿了,普通的机要人员还得达到每分钟处理200字的电报,而她做为首长的专职机要参谋,考核目标是——每分种350字。

  敲,敲,她使劲儿敲!

  敲击键码把手头都敲酸了,离这个目标还远得很。

  老实说,她宁愿跟着男兵们出去打打杀杀的,也不愿干这种技术活儿,打小她就没有做过太精细的东西,舞刀弄棍的野丫头,非得让她去绣花儿,这不是坑人么?

  如何提高译电速率,减少译电程序,她真是难透了脑筋。

  可更伤脑筋的是家里还有一个豺狼虎视眈眈,白天在总部机要处混着,边学译电边享受卜亚楠处长的冷脸儿,晚上还得被猛兽拆吃入腹,纠缠得她骨头都快散架了,还美其名曰:替她治病!

  靠,她究竟得啥病了,就床上那活儿能治?

  折腾啊,折腾啊!

  眼看要到国庆了,这天儿照理儿该凉爽了,但暑热似乎褪不下去似的——

  这日,一大早邢烈火就去了军委开战区会议,临近中午才回红刺总部,一回来就召开了红刺下属的天鹰,天狼,天豹,天虎四个大队指战员开会。

  而,耐人寻味的是……

  天狼,天豹,天虎三个大队相对天鹰来讲较为隐蔽,但好歹还能见着,而那个传说中狠如魔鬼,狂如撒旦的天蝎战队,似乎从未露过面。

  坐在角落里,连翘听着火哥布置任务,关于特种部队今年参加国庆大阅兵的事儿。

  老实说,这事儿挺折腾人的。

  众所周知,特种兵的训练科目和普通兵种存在着极大的差异,别瞧着他们上天是雄鹰,下海如蛟龙,入地似猛虎,可真要让他们踢着正步走**广场,那可真心为难了,特种部队有各种各样的优秀人才,但绝对没有正步踢得好的。

  正步,压根儿不是训练科目。

  正寻思着呢,门口值班的战士就轻声儿推门走到她跟前,小声说,“连参谋,军委急件儿。”

  瞟了火哥一眼,连翘点了点头,跟着她出了会议室。

  唰唰……

  她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签收了那贴着中央军委绝密军发文15号的卷宗,等再回到会议室时,会议都结束了。

  跟着火锅回了办公室,她直接将卷宗递了上去,急件儿,哪敢迟疑?

  邢烈火淡淡地瞄了她一眼,脸上没有变化,但太过熟悉他的连翘知道,自己该出去了。

  她不是一个不懂事的女人,公私分明不仅仅是火哥的原则,她也同样。

  一笑之后,她轻声问:“那我去机要处。”

  “嗯。”目光落到她身上片刻,邢烈火眸色微黯。

  关上门,连翘直接去了总部机要处,她不仅仅是首长的机要参谋,还得归机要处的卜亚楠管理。

  ★○

  红刺总部的驻防地和一般的军事机关并没有什么大的不同,防护工程,营房,训练场,各分部机关排齐的井然有序。

  正了正帽沿儿,她踏入了机要处的大门,一身儿夏常服让她看上去特别的英姿飒爽,特别有精气神儿。

  别说,她这人儿吧还真是能让女人嫉妒,在天鹰那么辛苦的训练都没把她那身儿细皮嫩肉给换了样儿,那水嫩嫩的肌肤照样儿滑腻得能让人的睁不开眼。

  可今儿不知道是犯了哪门子煞神,一进译电室就感觉到卜大冰山美女的眼光不对劲儿。

  当然,她的眼神儿就从来没有对劲儿过。

  除了冷,还是冷,老实说,她有时候真的想知道,像她这么冷的女人跟火哥在一块儿,冷对冷是如何进行交流和工作的。

  当然,这种事儿她就自个儿琢磨罢了,谁都是她的领导,找抽才敢说呢!

  “连翘!”

  卜亚楠冷然地看着她,突然一把将手里的文件用力甩到她跟前儿。

  “一份不到500字的文件,你竟然发生了15个错处,要是在真正的战场,贻误战机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心肝一抖,她将文件拿起来一看。

  这是她还在天鹰大队集训时参与过的,与地方公交厅反恐大队的一次联合反恐的预演报告,别瞅着它不到500个字儿,还足足折腾了她30多分钟呢。

  这是她第一天到机要处时,让她翻译的东西。

  话又说回来,要真在战场上,能把这么重要的文件给一个还没弄明白的新兵蛋子去翻译,那就是自找死路!

  不过……

  她扬了扬唇,不置一词。

  这就是部队,没有任何分辩的可能性,唯上级的命令是从。

  但,要让她做出低垂眉目的样子,同样也办不到,兴许这就是卜亚楠一直不太待见她的原因吧。

  冷冷地看着她,卜亚楠拐着弯的再一次提醒着注意自己的身份问题,在机要处她就是个机要参谋,不要以为自己是首长夫人就可以为所欲为,把工作不当回事儿云云……

  最后,终于冷冽地说出了这次事故的处罚。

  “训练场上,400米往返冲刺跑,十次——”

  丫的,连翘暗暗咬牙。

  变态!阴险!心里扭曲!

  别看400米,关键在于那个‘冲刺’,还十次,这完全就是变相体罚!

  不过哪怕明知道不符合训练大纲要求,她也不敢反驳,在红刺这块地儿,就压根儿没有训练大纲这种说法,体罚跟训练没有任何质的区别。

  有邢烈火那样变态的头儿,才会有这么变态的卜处长吧?

  扯了个怪异的微笑,哪怕她心里将她鞭挞了一百次,还是不得不以最快的速度跑到训练场。

  女魔头!

  女魔头!

  心里暗骂着,她恨恨地来回冲刺跑动着,那张小脸儿晒得红扑扑的,跑动时胸前跳跃的两只欢实的兔子谁看谁上火儿,一边出操间隙休息的警通大队男兵们看得眼睛都直了,眼巴巴地瞅着她直咽口水。

  她刚到总部时间不长,警通大队的兵们并不全都认识她,自然也不会知道她是首长的老婆了。

  何况,哪怕是知道,在这阳盛阴衰的军营里,一群血气方刚老爷们儿猛然间看到一个大美女,那雄性荷尔蒙会如何分泌?

  可想而知。

  “娘啊,这姑娘水灵得,比俺娘擀的面粉儿还白……”

  “盘条正顺,腰细胸大,指定……”

  在原始的吸引力面前,什么纪律都是浮云,有几个兵开始窃窃私语起来,那眼睛就跟长了小翅膀似的,恨不直接飞过去。

  连翘跑得要死不活的自然听不到这么小声的议论,可正在训练的卫燎却听得很明白。

  好家伙!

  老实说他个人相当能理解,当兵的么,大多是一直肠子桶到底,有啥说啥,直来直去,稀罕美女也挺正常不过,可要是老大知道了可就不是这么回事儿了。

  事实上,卫燎也不是个普通人,照样儿的富二代,正宗权三代!在这京都遍地八旗子弟的地儿也算有头有脸的人儿,可偏就实心实地佩服这邢老大,宁愿跟着他混这日子,换句时尚的话说,小日子有奔头。

  为了避免流血事件发现,他大走过去一人脑袋上一个爆栗子:

  “不要命了?知道谁么?”

  还没说明白呢,一抬眼儿就瞄见从机关楼大步过来的刚硬身影……

  那可不是首长大人?

  完蛋了!

  ------题外话------

  风月觅真情,低俗查人性!

  ——好吧,我低俗,我下流……不过,借用莫大师的话:我就想写个人,一个真真切切的人,请原谅我红尘颠倒吧,被窝里那点事儿罢了……暴风雨可以来,我不是海燕,但我还是得坚持,不为了别的,为了喜欢我的妞们……</div>123xyq/read/3/32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