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撩人 044米邢烈火,你大爷

小说:军婚撩人 作者:姒锦 更新时间:2020-11-20 00:49:18 源网站:123言情
  > 然而,危险并没有来。

  连翘的身体恢复得挺快,不过两三天就活蹦乱跳了。

  这一宅,思想又迟钝了,忘了追究关于小火哥有没有进过别的女人的问题。

  小日子过得挺得劲儿,唯一的问题就是,霸道的男人不允许她再出景里,他白日里红刺总部,回家尽量准时,俩腻乎在一块儿,一起吃饭,一起睡觉,当然也一起干那事儿,交织着彼此的生活。

  他处理公文,她就在旁儿织围脖。

  他临时任务,她就帮他暖被窝儿。

  他白天不在,一千多平的复式主别墅,一应俱全的奢华布置,楼上楼下由着她折腾!

  最后她总结:万恶的官僚主义,真特么会享受!

  持续飘雨三天,今儿是个大晴天,连翘很happy,在二楼的露天阳台上,半眯着眼躺在竹制的秋千藤椅打着盹儿,别提多舒坦了。

  “我有精神病啊,我有精神病……”

  手机铃声响了,这铃声是她看《北爱》的唯一收获。

  漫不经心的接起,她懒洋洋地‘喂’了一声儿。

  “小骗子……”电话里,清亮的嗓声似笑非笑,带着那个变态独有的精气神儿。

  俨然是nua艾擎的声音。

  他怎么知道自己的电话?

  连翘怔愣两秒,猛地坐起身,对着话筒就是一声怒吼:“丫混蛋,你大爷的!”

  “怎么了宝贝儿?”嗤嗤一笑,艾擎挺无辜。

  “靠,还敢来骚扰姑奶奶?”

  过了几秒钟——

  “姑奶奶……我想你了,啥时候让我睡?”

  不要脸的变态男说得肉麻兮兮,连翘捏着嗓子牙齿咬得蹦儿脆:“梦呢?最好别让我男人找到你,不然剥了你的皮……”

  呵呵一笑,艾擎一句话说得意味深长:“太子爷想剥我皮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宝贝儿,你说你傻不傻呢?被人做枪使,鱼饵儿……啧啧,不如跟了我吧?”

  这话的后半句,被那边儿传来一连串的“砰…砰…”的打枪声掩去了一半儿。

  没听明白,连翘也没仔细寻思,更没闲功夫陪他扯犊子,索性直接挂了电话,低低咒骂了一句。

  “神经病!”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直到天完全黑下来,火哥还没回来,正当他等得不耐烦的时候,小武的敲门声打破了沉寂。

  “嫂子,首长让你去游泳池。”

  连翘抿唇,托腮。

  游泳池,肝儿颤啊!

  景里有一方大大的泳池,暖黄的灯光下,半明半暗,微波粼粼,煞是唯美,但在连翘看来,无异于一只张牙舞爪的怪兽。

  泳池边儿,一字排开十来名特种兵,个个目不斜视,站着笔挺的军姿。

  这气氛,阴森,诡异。

  望着一脸铁血冷冽,阴暗扭曲的邢烈火,连翘往后退了两步,笑得特别面瘫:“火哥,干嘛呢?”

  “下去!”邢爷俊朗的脸上凝重暗沉。

  下去?!

  呃,不是吧?

  咚咚……

  胸腔有点叫着恐惧的怪兽在叫嚣着,多年前溺水时那种接近死亡的窒息感让她的声音都变了味儿。

  “我不!”

  盯着她的脸,邢爷目光骤然阴鸷。

  “服从命令!”

  跳水是命令,上床也是命令!

  邢爷的个性,真纠结。

  “火哥——”愣了愣,连翘揉搓着手心,笑得贼腻歪:“不要吧,开不得玩笑……”

  “连翘,想做一名全能的红刺特种兵吗?”

  “想。”

  “那就好,跳下去。”

  脸色有些苍白,连翘的笑容发僵了,上前勾住他的腰身,小猫儿似的不停地挠挠,丰软的两团不停的在他身上蹭来蹭去,动作暧昧的讨好。

  “哪啥,以后再学会吧?”

  香艳啊。

  邢爷幽深的眼神里荡出一抹火焰的色彩来,奈何……

  定力超常,他沉着脸,冰冷地看着她,语气霸道。

  “是不是要我扔你下去?”

  “火哥……”

  连翘发誓,她一辈子都没有这么下软求过人,哪料这冷血的怪物邢烈火,不等她反应过来,一把抓住她就直接扔进了游泳池。

  咳!咳!

  “邢烈火,我操你……大爷!”

  池水呛进了咽喉,蔓延的水花将她整个儿的吞噬了,连翘挥舞着双臂,挣扎着,脑子里全是难以置信——

  狗日的邢烈火,太狠了!

  好吧,淹死算了,绝不妥协。

  身体不停往下沉,池水淹没口鼻……晕眩,窒息感铺天盖地!

  1秒,2秒,5秒……

  思维脱离了,游离了,恍惚间,她看到爸爸,妈妈,一家三口徜徉在落日的余晖里,手牵着手……

  意识斑驳间,仿佛有一个涂着伪装油彩的面孔在眼前荡过,是几年前打水里捞她的那个军人……

  水,在旋转——

  岸上,人人屏气凝神地,没有语,也不敢问。

  谁都知道老大宠嫂子都宠得快没边儿了,突然来这么一出真是不可思议。

  这会儿,邢爷一动不动,无声无息。

  抬腕看看时间,他计算着一个人的承受极限,手指捏得泛白。

  “连翘,使劲儿,过来,我这儿来……”

  浮浮沉沉,连翘拼命想着游泳的要诀,慢慢划动——

  然后,华丽丽的再次呛晕了!

  沉了!

  啊!

  一声惊呼后,‘噗通’一声,邢烈火迅速扎进泳池。

  ★○

  咳咳咳——

  缓缓睁眼,灯光有点儿刺眼。

  “连翘……”

  眼神儿茫然了一小会儿,面前站着好几个邢烈火的近卫兵,还有俩穿着白大褂的军医,眼神儿从他们脸上一一扫过,落在那个面容冷峻的男人脸上。

  对视一眼,她虚弱地抬了抬手。

  眉目一冷,邢烈火俯下头去:“要什么?”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室内回荡,谁都没料到连翘会出其不意的给了太子爷一个耳巴子——

  邢爷面容一僵。

  第二次挨这女人的巴掌,还是当着这么多下属的面儿,他的面子该放到哪儿?

  在场的人,全傻了。

  诡异的沉寂,诡异得没人敢打破的沉寂。

  目光逐渐变冷,邢烈火扣紧她的手腕,脸上看不出喜怒,冷冷地暴喝。

  “全他妈给我出去!”

  这一吼,毛骨悚然,但大家伙儿都知道,暴风雨就要来了——

  关门声响起。

  邢爷大手一捞,将小女人打横一抱,就朝浴室走去。

  ------题外话------

  嘎哈,周末愉快啊~妞儿们,么么,锦非常的爱你们……全体飞吻,360度无死度吻遍……</div>123xyq/read/3/32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