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撩人 043米嫉妒的眼神儿

小说:军婚撩人 作者:姒锦 更新时间:2020-11-20 00:49:18 源网站:123言情
  > 眼前,是一幅很撩人的画面。

  上面衣冠,下面禽兽。

  军婚么,总得那么撩一下的!

  连翘双手撑着行军床,疼得直抽搐,也就忘了追问他那档子事了——

  心里憋屈,真憋屈!

  心里纠结,真纠结!

  不要脸的男人,有这样直接上的么?

  真幻灭!

  一来二去,实在被他折腾的狠了,她忍不住咬着唇望他,眼中雾气浮动,胸口不断起伏,呼吸越发急促,有些无力的瘫软在他怀里中,娇声嘘嘘。

  “邢烈火——”

  “别叫!”闷哼一声,男人伸手就捂住她的嘴,高大的身躯整个贴在她娇小的身上,压迫之下她双手吃不住地撑在他胸前,皎皎容颜,迷离情绪,褶皱温暖紧致——

  喔,那一朵娇媚之花哦,吸得像个婴儿的嘴儿,欲罢不能,让他自控无力。

  颤抖,急切,融入……

  情绪腾空,思想升华!

  接壤的土地,有水光的润泽,距离在正负之间荡漾——

  “邢烈火……”轻喃着他的名字,她有些迷,有些蒙,有些迷迷蒙蒙。

  行军床太硬,且战且响……

  军用帐篷完全没法儿隔音,压制的粗重喘息在暗夜里犹为入耳!

  时缓时急,配着床的支呀声,好一场靡靡之音……

  ……

  许久……

  终于静寂下来!

  连翘被他弄得肚子都疼了,一边揉着一边低吼,“邢烈火,我和你有仇啊?这么折腾我!”

  “……疼么?”邢爷满足地喘口气儿,也伸出手来帮她揉肚子。

  “疼死了,你干嘛这么使劲儿,你不是说轻点么?”

  “我控制不住。”

  “混蛋,怜香惜玉懂不懂……”

  “……”

  “啊啊啊,邢烈火,臭不要脸的……”

  “……”

  事实证明,邢爷不喜欢说,只喜欢做,而且真真不要脸,轮翻再来了一次,瞄中靶心,一杆到底,直到精疲力尽搞完事儿,才将女人抱在怀里专心的亲着吻着安抚着。

  实话说,他现在真挺喜欢玩这种连体式的拥抱接吻——

  一吻之下,那力道大得狠不得把她揉进自个儿的身体才罢。

  等他俩收拾完残局,天已经泛着鲤鱼白了。

  折腾了一夜,该起程回京都了……

  未来,又该如何?

  ★○

  捅了一棒子,自然要给一颗甜枣吃,离岛前的一应事宜,火锅同志都伺候着,压根儿不要翘妹儿操半颗心,从穿衣到洗漱,直到登上军用直升机,她都被稳稳安置在男人的怀里,好像她是易碎的珍宝般呵护着。

  任谁看,就是一副郎情妾意。

  只有连翘知道,这厮是做过头了,心里内疚呢?

  这一幕,落在易安然心里,那挫败感简直无法用语来形容,说是切肤之痛也不为过,心痛恨得无以复加,还得强装与忍耐。

  她恨。

  心,被嫉妒啃噬着。

  她绝不甘心永远躲在黑暗角落里,而她更清楚的知道,唯有抓住那个男人的心,她才会有翻身之日。

  攥拳,暗暗发誓。

  别急,易安然,总有一天……

  女人的第六感,哪怕是世界最高端科技都无法比拟的,连翘被火哥抱在胸前,享受着晨光、帅哥、呵护三温暖,却没有忽略那若有似无的仇恨眼光。

  好吧,做人要义气。

  既然火哥不喜欢这女的纠缠,不管真假,她都得帮他,谁让他昨晚卖力的让她‘饱餐’了一顿呢?

  念及此,她小手轻软的搭在他肩上,脑袋靠在他肩膀上,腆着脸对男人撒娇着,“火哥,你真好……”

  唇角一抽,邢爷面无表情的板着脸。

  “你才发现?”

  “乖,以后我会努力发现的……”笑弯了一对漂亮的大眼睛,连翘讨巧。

  手一抖,这回轮到邢爷受不住了。

  太他妈肉麻了,这妞儿吃错药了?

  ……

  上午十点,京都军用机场,晴空万里。

  易绍天站在那儿,一道长长的影子笼罩在日光里面容极静,却没法掩饰那失落的目光。

  他是来接易安然的。

  看到邢烈火怀里抱得像宝儿似的女人,那小脸和脖颈上明显的欢爱痕迹。

  他的眸色,越发深沉。

  打量着,寻思着,心底酸涩。

  连翘眼睛半眯着,僵直了好几秒,慢镜头般转过头去,然后冲他点点头。

  她不是矫情的女人。

  过去的都过去了,既然不在乎了,也就不计较了。

  人的一生,总会经历许多的事儿,每一段记忆,通过时间、地点和人物的组合,都会专属于某一个人。

  无疑,她的人生,有一段是属于易绍天的,而今,终于两清了。

  记忆,要想抹去,必先原谅……

  互相一望,彼此了然。

  眷恋地看了连翘一眼,易绍天走过去拉易安然。

  “不……不……我要烈火,我不要哥哥……”拼命摇着头,易安然这会儿不是装傻,而是被那些她从来没有忘记过的记忆碎片儿弄得心碎难当。

  烈火从来不抱她,烈火从来不碰她。

  为什么?

  她的头真的开始疼痛了。

  “安然!”易绍天沉沉地喊了声。

  一把抓住他的手,易安然颤抖着声音急急地开口:“哥哥,我喜欢烈火,我要跟着他走……他是我的……”

  易绍天阴霾着脸扫了她一眼,“安然,跟我走!”

  然后,易安然像受了刺激似的,瞪着连翘,身子颤抖着指向她——

  “哥,她,就是她,她是狐狸精……”

  狐狸精?

  “你妹的!”不过,这话是连翘的腹语。

  ……

  最终,易安然还是被易绍天带走了。

  回到景里,连翘和火哥洗了个澡就滚进了被窝儿,话说这短短几十个小时的遭遇,在某些无良作者的手里都能写一本书了。

  她这一觉睡得挺沉,估计是开仓放粮有点疲惫,火哥罕见的没有打扰她,双双相拥而眠。

  迷迷糊糊醒来,她伸出往边儿一摸,空荡荡的,没人儿——

  眼皮儿没睁开,隐隐就听到火哥打电话的声音,好像是在给谢铭诚安排跳伞检阅和反恐联合演习的任务布置。

  美美地将自己窝在被窝里,她准备再睡个回笼觉。

  哪知道,男人收了线就过来了,掀开她的被子,一把托起她的腰就抱了起来。

  “连翘,作为一名红刺特种兵,你知道自己哪里不合格么?”

  眯眼,连翘右手指头在他胸口捅了捅,笑得贼腻歪。

  “比如呢?”

  “很快,你就会知道。”

  呃……

  连翘突然觉得有些发冷了。

  哆嗦,哆嗦,无限哆嗦……

  四目相对,噼里啪啦,火花四射,她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不是激情,是危险!</div>123xyq/read/3/32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