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撩人 039米下雨了

小说:军婚撩人 作者:姒锦 更新时间:2020-11-20 00:49:18 源网站:123言情
  > 这声儿很熟悉,是小武。

  连翘那脸耍猴似的,唰的红了,好在是天黑,没人能瞧得见。

  抽搐着唇角,她将脑袋埋进了他颈窝儿,大不了装鸵鸟呗,她是被迫的好不好?

  感受到她的窘迫,邢烈火安抚地吻了吻她的脸。

  到底是位高权重的太子爷,哪怕这会儿俩还负距离连在一块儿呢,他的声音竟镇定如常——

  “说!”

  估计是被他的声音骇住了,不明就理的小武隔了好几秒才找到自己的声音,“首长,谢队刚传消息过来,他们在追击途中截获了一些nua的物资,还救下了一名被长期关押的女人,说是您的旧识。”

  旧识?女人!

  连翘明显感觉到男人身子一僵,紧扣住她的手紧了紧,但那脸实在看不出变化来。

  这厮真沉得住气!

  “首长?”得不到回应,又不敢过来的小武提高了音量,“那女的好像受了伤,可这次任务没带卫生队,谢队请示您,是不是现在回京都?”

  继续沉默。

  可他凌厉的气势有些骇人,连翘真怕自己的手指会被他给捏碎了,赶紧小声的提醒。

  “喂,老大,小武问你呢?”

  “没你事!”

  猛地低头咬住她的唇角,他样子有些发狠,像是不许她废话,又像清绪莫名——

  总之,连翘不明白。

  算了,他是老大,爱怎样就怎样!

  尼玛的,敢把她吃干抹净后还这么凶她的,世界上就邢烈火这一家了,别无分号。

  管她什么女人,死与活,跟她屁关系没有。

  她软绵棉地耷拉着身体,下一秒,男人就将她紧紧搂在怀里,呼吸交织间还在那隐秘的连接点磨了磨,清了清嗓子才如常出声:“你先过去,准备回营地,我马上就来!”

  “是!”

  接着,小武的脚步声远去。

  又吻上她的唇,他才缓缓抽身出来,分开的刹那,脑子竟有一万种不舍的念头缠绕。

  疯了!

  唇又俯下,亲她一下,再亲她一下,半晌,他终于恢复如常,冷静地整理着装。

  一身丛林迷彩,帅气逼人,冷冽的面孔任谁都看不出来他刚干过那事。

  咬牙!

  连翘恼了,感觉自己跟一个用完就扔的充气娃娃没啥区别,索性仰面躺在岩石上望他,渐渐别扭——

  “没人性!你丫裤子一提就完事,我咋办?”

  一片狼籍,连张卫生纸都没有。

  眼儿瞪着他,那情事后如水的眸了别有一番媚态。

  邢烈火微愣,嘴角一抽,这女人还大爷上了,习惯了等着他伺候呢?不管她就恨恨地瞪,说出句话能噎死人。

  不过,他发现自己蛮喜欢她这娇软的样子,比耍横好一点。

  紧抿着唇,将她挂在腿儿上的内裤脱了下来,将那片狼藉擦拭干净。

  脸一红,连翘纠结了——

  “喂,我的内裤……你让我穿啥?”

  “不穿。”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他冷冷睨她,顺手将那条小内揣进自个的裤兜里,再替将她将长裤穿好,衣服穿好。

  这可是太子爷的星级服务!

  连翘只管挠着自个的痒痒,手都不动一下。

  丫的,就让他伺候。

  将她收拾好,他才将自己垫在石头上的迷彩外套拎了起来,拍了拍,然后望着那外套上一滩很明显湿粘粘的痕迹郁结了,再睨了一眼气鼓鼓的小女人。

  咳!

  他的表情诡异的僵硬——

  没穿内裤,连翘第一次真空,身上各种不舒服和不自在,真想跟他干一架,闹死他。

  看她那小样儿,火锅同志再冷再不是人,心也得软半分。

  实际上,他真就不是个怜香惜玉的主儿,对她简直就是破大例了,一把将她拎起来抱怀里,绕过这块意乱情迷的岩石,往营地方向走。

  “火哥!”

  连翘闷闷地喊了一声,挥头拳手在他胸口狠狠地捶了一下,然后又在身上痒痒的地方挠着。

  过敏发痒的感觉,真不是人受的。

  “不要挠。”邢烈火皱头一拧,抓过她的小手放慢了脚步,那手很柔,很软,很小,像没长骨头似的。

  “不挠怎么办?痒啊!”刚才跟他运动时注意力转移了还好一些,现在静下来更痒得受不住。

  扭了扭身体,她在他身上磨蹭着,磨得他浑身直窜火儿。

  “很痒?”

  “你说呢——”连翘今儿火气恁大,可这赌气的话一说,那小模样儿,看上去竟软软娇娇的,哪里还有在nua基地时那一副巾帼不让须眉的样子?

  绽放的容貌,如花般娇艳。

  挑了挑眉,邢烈火小声说:“我怎么知道你哪痒?”

  无语望天!

  “猪头。”

  从齿缝儿里骂出‘猪头’两个字来,很轻,但重低音敲击下,他能听得清清楚楚。

  猪头!

  就她敢这么骂他了。

  “傻丫。”一句话堵了回去,他嘴上说得挺狠,但大手却放轻了在她痒痒的身上替她挠着。

  这次是没受荷尔蒙左右的脑子,很快就查觉不对劲儿了,小丫头身上到处都是丘疹状的小疙瘩。

  他恼了。

  “咋就没笨死你!现在才说?”

  微张着唇,连翘满肚子苦水找不到地儿申冤,忿忿不平地扯了扯嘴角:

  “喂,我没说么?你跟头发情的野兽似的,听我话么?”

  “一会出岛,找医生看看。”有些理亏的男人放软了声音,一边替她挠着,一边儿试着转移她的注意力,“饿了么?”

  饿了么?精神上满足了,物质上能再填充一下,当然是最好的。

  咕噜噜,她的肚子不争气的直接就回答了他的话。

  “饿了么?”他又问。

  坑爹的火哥,你难道听不见么?

  “前胸贴后背了。”

  “胸那么大,贴不了!”他的声音依旧冷淡,但很快连翘的手心里就多出来一块儿膨化饼干来。

  翻着白眼,看在吃的份上,连翘暂不与他计较,“咋才拿出来?饿死我了。”

  “刚才我饿。”

  连翘犯堵了,一本正经说着淫荡的话,还一副盛气凌人的死样子,大概也这就个男人了!

  算了,肚子要紧,嗟来之食她也得吃。

  三两下拆开包装,她狼吞虎咽的往肚子里咽。

  边走边斗嘴,不一会儿,便与小武他们汇合了。

  大家伙儿直接往营地赶,而连翘由于脚不方便,某地儿也不便,就那么让火锅一直抱着走,心里的恼意倒是减轻了几分。

  对这男人,她总不太能记仇。

  幸好,火哥体力好,抱着她气儿都不带喘的。

  还没到营地呢,轰隆一声——

  雷雨来了!

  这季节,这气候,天说变就变!

  先是淅淅小雨,继而大雨倾盆而下。

  瞧这天气,直升机哪敢起飞?

  又怎么回京都?

  看着男人瞬间阴沉的脸,连翘不知道他是担心旧识没法儿医治呢?

  还是担心自己?</div>123xyq/read/3/32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