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撩人 034米生死时速!

小说:军婚撩人 作者:姒锦 更新时间:2020-11-20 00:49:18 源网站:123言情
  > 定睛一看,压根儿没有人。

  炎炎夏日,突觉冷气肆虐,还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谁在窥探她?

  还是,错觉?

  心不在焉的吃完饭从蓬莱阁出来时,阳光正烈。

  “妈妈——”

  老人站在台阶上,得意地摇了摇她那装满瓶罐的蛇皮口袋,一脸满足的笑,琅琅当当的声音很让人心酸。

  这毫无芥蒂的笑容,刹那定格在连翘的脑海里,以致数年难忘。

  将身上的钱全掏出来塞到她兜儿里,她像家长交待孩子一般叮嘱着,眼里的感情流露无遗。

  不忍心,但终究只是陌生人。

  一别,再无交集。

  挥手,看着她佝偻的背影远去,消失在人流。

  难过,同情。

  她隐忍的表情,通通落在了佟大少的眼中。

  和两位损友告别后,她开着那辆玛莎拉蒂慢腾腾的往前行驶着,思索着是回景里还是抽空回一趟家,不过开出几百米远,还没寻思出结果,手机就响了。

  得,是爽妞儿,她就住在这附近,刚说要自己走走消食,咋刚一分开又来电话?

  接起来,‘喂’字还没出口,一声阴冷的声音就从话筒里传来:

  “跟上来,报警,我就弄死她!”

  接着一阵嘈杂声和尖利的呜咽声后电话掐断了,仔细分辨,那就是爽妞儿被人扼住喉咙般发出来的声音。

  心跳得拔高,光天化日绑架?

  不对劲!

  血腥浓烈的杀机,足以让普通女子血液逆流,但连翘不同,越是紧张她反倒越是冷静,从认识火哥开始的事称一件件在脑子里倒带,刺杀,偷袭,窥探,绑架,这一系列她当然不会以为这仅仅只是巧合。

  蓦地——

  一辆军用悍马越野车从旁边疾驰掠过,速度飞快,“嗖”的一声,就开远了。但,足够让她捕捉到半敞车窗内被捂着嘴的舒爽。

  军用越野车?

  刹那间,她想到了遇到火哥那晚的交通事故。

  而这种车,警察是不会拦的。

  抓紧方向盘,她一踩油门儿,纯白色的玛莎拉蒂随即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疾驰而上,紧紧追了上去。

  手心里全是汗,脑子转动着,事关爽妞儿的性命,她不能冒险。

  眯了眯眼睛,她戴上耳麦,拔了火哥的电话。

  “你好,您拔打的电话已关机——”

  关机了?

  大脑一下就当机了,火哥这个私线知道的人很少,可是从不关机的。脑子有些发懵,心里莫名酸涩,烦躁,那个渭来苑究竟是个什么鬼地方?

  邢烈火!

  算了,顾不上那么多了,一想到爽妞儿那凄厉的声音,她手指就有些抖,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思索了几秒,她拨通了卫燎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卫燎没正形的声音就来了:“哟嗬,嫂子,想我了?”

  “别怪叫,老大呢?”

  “啊,老大?!……我不知道啊……”

  一边盯紧前面的越野车,她一边快速将情况和行车路段告诉了卫燎,让他准备派兵接应,她有一种感觉,这绑架很有可能和红刺一直死对的nua组织有关,而卫燎是红刺直属警通大队的队长,还是比较靠谱儿的。

  ……

  七拐八绕,眼看车就出城了。

  咝——

  完了,她身上有些不对劲了,痒,丝丝的发痒。该不是吃海鲜过敏了吧?

  该死的!关键时刻——

  不行,下能这么跟下去了,这离京都市区越来越远,再次拨通了卫燎的电话,迅速报了地点。

  然后——

  一咬牙,她把心一横,猛踩油门。

  时速180,200,260……飞速向前——

  越野车显然没料到她会突然加速,眼看距离迅速缩小——

  她狂踩油门,继续提速,玛莎拉蒂犹如一记白色的利箭向前飞驰。

  眼看并驾齐驱,注意看了看附近没有别的车辆,她当机立断,油门踩到底,迅速超过越野车,就在超越不到50米的地方,迅速调转车头。

  嘎吱!

  一个漂亮的头尾互换,车头直接对准了越野车过来的方向。

  同时,她狂按喇叭!

  动作相当疯狂,一旦越野车刹车不及,那就是血淋淋的相撞。不过,她对他们有信心,那,绝不是一般的绑匪。

  捏紧方向盘,她心里默数:

  3,2,1——

  眼看两车就要相撞。

  吱——

  一声尖锐刺耳的刹车声响彻在寂静的公路,车轮与路面摩擦出浓烈的气味弥漫。

  没有犹豫,几乎在越野车停下的瞬间,她一把扯开身上的安全带,在汽车掀起的尘土飞扬中跳下车去。

  四周,反常的安静。

  安静得,近乎死寂,只有她轻微的脚步声。

  缓缓走近,不疾不徐,可每一步都像是踩在刀尖儿上。

  她在赌。

  顿步,对着那半敞的车窗,她双眼微眯,眉眼上扬,提高了声音分贝:“放了她!”

  “凭什么?”一道低沉的男声响起。

  掀唇,她想了想,说出了酝酿已久的结果:“醉翁之意不在酒,你们要的人是我,不是么?”

  清冽婉转的声音,竟带着无以伦比的气势。

  一阵风拂过,将她微卷的长发轻轻涤荡,脸上淡淡的笑容,让她像极一个能撕裂日光的天使。

  不对,是比日光更灼人眼的妖精!

  实事上,她的猜测是对的。

  紧跟着,舒爽就被推下了车,而她的腰上抵着一把被衣服包住的冷硬手枪。

  “上车。”

  “连子——”舒爽摇着头大声呼喊。

  “再喊,一枪崩了她。”

  舒爽捂着嘴,眼角都是泪痕。

  此时,间或有汽车路过,却无人注意到这儿的异常,或者说,注意到也没人敢停下来。

  歪了歪脑袋,连翘瞥了舒爽一眼,灿烂的笑容里带着暗示和警告:“爽妞儿,我会没事儿的,你在这等。”

  然后,甩了甩头发,大步上车。

  车后座。

  一个男人疲惫而慵懒地靠在车座上,阳光透过车窗勾勒出他俊朗的轮廓来,高大的躯体套着一套深蓝色的西服,袖口印着一枚金色的龙形标记,可……

  他的脸上却怪异地套着一个银制的鹰型面具,架在高挺的鼻梁上,遮住了大半边脸,那凉薄的唇形,看上去高深莫测。

  阴佞,邪恶,声音阴恻恻地。

  “你很听话。”

  ------题外话------

  哼哼!~妞儿们!~么么啦,么么啦!</div>123xyq/read/3/32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