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撩人 028米酸味醋味持续——

小说:军婚撩人 作者:姒锦 更新时间:2020-11-20 00:49:18 源网站:123言情
  > 心下一慌,连翘条件反射地伸手去挡,然而肩膀一紧,她整个人就被一双强而有力的大手挪动了方向。

  旋转,踉跄,鼻翼里嗅着熟悉的冷冽气息,这个温暖的怀抱,让她没由来的感到心安,火锅同志能在关键的时候保护她,做老公其实真够格。

  这厢正惊魂未定,那厢骚乱却此起彼伏。

  就在众人都没有注意的瞬间,大厅顶上那一盏巨型的瑞士水晶吊灯开始不甘寂寞的自由落体。

  砰嘣嘣!

  哧啦啦!

  玻璃的碎裂声,人群的惊呼声,纵横交错。

  而被刑烈火迅速扣在怀里的连翘,自然是毫发无伤。

  可……

  再睁眼时,她错愕不己——

  眼前一条10公分长的血痕,触目而狰狞,鲜血顺着那人的手背,缓缓的往下淌。

  慌乱间,竟是易绍天挡在了他俩的跟前儿,拂开了坠落的水晶灯,而此时,这个原本俊朗的大男人已经狼狈得不成样子。

  血,一滴,二滴,三滴,滴滴渗入了大红的地毯——

  触目惊心。

  连翘眉心一皱,上前一步:“你还好吧?”

  其实这不过就是一句废话,一不能止血,二不能止痛,但于情于理她得关心一下,这是礼貌,也是礼节。但这一关心可不得了,神女无梦,襄王有心,这一幕让邢烈火的脸色瞬间阴沉,难看至极,喷薄的怒意直窜脑门儿。

  他的女人需要别人来救么?枉做好人!

  “天哥,天哥,你没事儿吧?”瞧这情形,邢婉拖着长长的裙裾绕了过来,抓过易绍天受伤的手就心疼的直哆嗦,一个没忍住就哭出了声儿:“快,快叫医生——天哥,怎么这么不小心?”

  说完,她x光般恶毒的视线就落在了连翘的身上,不用猜,她立马就明白是咋回事儿了!

  这勾魂儿的贱女人!

  嫉妒之火可以燎原,这醋坛子一往上翻涌,刚才还弱不禁风的小身板顷刻之间化身成了女战神,一把扯过连翘的手腕,手起,手落——

  “连翘,你这贱人!”

  啪——

  响亮的一耳光,主角却换了人。

  打小儿的武术不是白学的,哪容得了她嚣张?比速度,比力量,邢婉通通的不行。

  一把扣住她的手腕,连翘反手一耳光就狠狠地抽了回去,干净利索的掌抠了她。

  这一耳光,绝对的劲道,两倍以上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只见邢小姐漂亮的小脸儿立马就肿成了大肉包子,唇角瞬间溢出鲜血来。

  宴会厅的人,全都被摄了魂——懵了。

  谁不知道,这是邢老爷子的小公主,虽然邢家对外宣称她是邢小久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而邢婉的母亲柳眉也一直没在公众面前露过面,但私下里可都传开了,邢老爷子心疼这小女儿流落在外吃了不少苦,当心肝宝对待的。

  儿媳打女儿,如何收场?

  “你,你敢打我?”这两年养尊处优的邢婉早就已经忘了自己的曾经,一脸不敢置信地瞪着连翘,泪珠子扑漱漱滴落,“爸,她,她打我——”

  邢老爷子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加之本来对这莫名其妙从天而降的媳妇儿就不太满意,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好脸色。

  “胡闹!赶紧给小婉道歉。”

  看着邢婉那鸟样儿,连翘很费解,一个女人怎么能无耻成这样儿?

  她也没顶撞,只是冷笑声中带着三分讥诮:“邢婉,我瞧你演这下三滥的戏挺带劲儿,但我警告你,你愿意当癞蛤蟆是你的事儿,别总往我脚上蹦跶。”

  “爸,你看嫂子她,呜……”

  邢婉双手捂着脸垂,眼泪就跟不值钱似的,那伤心,那难过,那可怜劲儿,比黛玉还惹人怜惜,周围顿时议论纷纷,连翘立马被刻画成了一个外表美丽,内心邪恶的母夜叉,舆论这玩意儿,看似没什么杀伤力,其实句句往你心窝子上捅。

  “怎么这么嚣张?”

  “是啊,打了人还嘴硬,真是没家教——”

  家教,没父母的孩子哪来的家教?

  攥紧拳头,连翘冷笑着,可怒斥的话却被一道冷冽刺骨的声音打断了——

  “我老婆就嚣张了,谁他妈有意见?”

  掷地有声。

  笑话,他邢烈火的女人,凭什么让人指责?

  一句话,现场气氛顿时降到冰点,而他身上那股子森冷劲儿活脱脱像极一个阳间存活的阎罗王,浓厚的暗黑之气慎人心脾。

  沉吟,寂静。

  “跟我走。”只见满手是血的易绍天,视线微微掠过连翘后,一把拽住邢婉的手腕,拖着哭天抹地的她就径直离开了。

  连翘没再吱声,望着他的背影,自然知道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可是,太迟了,错过了,不是么?

  犹自怔怔出神。

  一声比刚才还吓人的暴喝把她吓了一大跳。

  “谢铭诚!”

  逆着朦胧的光线,只见邢烈火一双眼睛比南极还冰刺儿,气温低得让人心肝儿发抖。

  咋了,这是?

  来这之前,谢铭诚带了两个加强排的特种兵负责外围警戒,听到老大招呼,他赶紧小跑了过来。

  “老大!”

  “集合队伍,回景里!”

  说完,拉着连翘就往外走——

  邢老爷子气得脸色铁青,但还得维持着自己的形象:“烈火你站住,奶奶的寿宴还没完呢。”

  顿步,唰的转身,邢烈火目光瞬间阴鸷:

  “你有女儿就够了!”

  好酷!

  干脆、利落、果断。

  连翘看得发怔,赶紧的跟上他的脚步。

  走了几步,他似乎忍受不了她穿着高脚鞋的龟速,一把抓过她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抱在怀里,连翘只觉着旋风一般天眩地转,直到被他丢到战神的后座,她才回过神儿来。

  “开车!”他冷声吩咐大武。

  战神在前,后面儿跟着三辆军用大卡车,慢慢驶离了邢宅——

  吁,终于离开这鬼地方了!

  多舒服啊!

  可狭小的车厢内,气压却很低。

  他还在生气呢?一身冷冽无比的气息,差点把她也冻成世纪末大冰块。

  不过么,望着他那如同一笔一画勾勒的侧面轮廓,那高贵,那冷漠,那倨傲,连翘感叹了!

  勾唇,撇嘴。

  这位爷的变态指数总是呈直线飙升的,阴晴不定,不对,只阴不晴。

  好吧,还是闭上嘴,不踩雷区为宜——

  一路无话。

  一行车飞驰在京都的公路上,没一会儿就出了城,路上越来越空旷,人车皆无——

  车窗外,夜幕正浓。

  连翘正看得起劲,蓦地,旁边突发神经的男人一把揪住她的手臂,冷眸黯沉:

  “又和他勾搭上了?”</div>123xyq/read/3/32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