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撩人 021米咱俩把婚礼办了

小说:军婚撩人 作者:姒锦 更新时间:2020-11-20 00:49:18 源网站:123言情
  > 连翘有些茫然了。

  地处闹市,车旁人来人往,混乱,杂乱,嗡嗡声她都听不清。

  led广告炫目耀眼,霓虹下,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只看得到他追逐着那个女人的身影在人群里飞快地穿梭,高大挺拔的背影越来越小——

  一颗急欲破土的幼苗枯萎了,对她来说输过一次,再没有勇气输第二次。

  这时,几个鬼鬼崇崇的身影混在人群中靠近了战神。

  正盯着远处发懵的连翘没有注意到异常,车门瞬间被拉了开来——

  “下车,乖乖跟我们走!”

  呼吸一窒,寒光闪闪的匕首就架在她脖子上,而驾驶室的大武,同样被挟持了。心突突跳着,手心里捏出汗来,在车厢的阴暗里,她双眸锐利地扫了过去,这好几个魁梧壮实的男人。

  有这么衰么?

  深呼吸,要镇定,哪怕刀就在脖子上。

  “有话好说——”她缓慢地往外移动,一脚,再一脚,就在她整个人离开车身的时候,突然往后横倒在坐椅上,双腿抬起一踹,面前的男人就飞了出去,同时她伸手探到坐椅下。

  动作快速,敏捷!

  再跃起身时,一柄杀气腾腾的92式手枪就握在了手上,火哥的车上常年有好几把备枪。

  咔哒——

  子弹上膛,不大的声音,却吓得几个男人额角溢汗。

  微眯着眼儿,连翘背光而立,枪抵在为首那男人的太阳穴上。

  砰!

  一声枪响,不过,她是对着天上开的——

  老实说,她很想自己将这几个王八蛋打得屁滚尿流,但,没由来的她有些恶趣味儿了,想看看火哥会不会过来。

  枪声掠过天际,人群骚乱了,做鸟兽四散。

  冷眸一凝,邢烈火顿步,转过身,双眼染上了一抹嗜血的火光。

  调虎离山,意在连翘?

  连翘!

  胸腔一震,一股陌生的疼痛感袭来,心顿时沉得没边儿了,浑身杀气尽显。

  来不及考虑,他几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往回跑,顺手扯过边上一辆自行车的刹车锁,走近了二话不说对着一个脑袋就恶狠狠地砸了过去,一声惨叫,那人捂着眼睛的手指头缝儿,鲜血哗哗直冒,歪倒在一边儿。

  他暴怒嗜血的样子,真真像一头野兽,也不说话,抓住一个砸一个,往死里砸,刹那,鲜血满地,两个想跑的也被一并踹翻在地。

  这几个人哪里是他的对手?几个回合全怂了,趴在地上没有活气儿。

  站在边儿上,连翘双眸染雾,看得很过瘾,好久没有见过这样子要命的打人方式了。

  一时间,警笛声尖锐的响起——

  可是,好家伙,一群全副武装头戴钢盔的特战队员竟然先赶到了,那动作那速度比警察看着牛气多了。很快,几个人被带走了,在邢烈火的示意下,战场也很快被打扫干净了,除了一旁指指点点的老百姓,一切恢复得像压根儿没发生过一样。

  处理好一切,邢烈火一把将她拽过来,皱着眉头看着她胸前浅淡的暗红,冷声问:

  “受伤了?”

  手拢了拢宽大的作训服,憋着一股子疼劲儿,连翘拍了拍胸,掀唇一笑:“怎么可能,刚才溅到的。”

  刚才后倒时匕首尖的确刺到她高挺的胸前,可是——

  这不是小剧,她不是女主,他也不是男主,她更不是那种看到天神降临的男人就立马扑到他怀里瑟瑟发抖的女人。

  冷睨着她,邢烈火很恼怒,作为一个男人,竟没能让自己女人产生被需要被保护的感觉——挫败!他拽住她的胳膊就扯进了车里,钳着她腰的那手掌跟钢筋铁骨似,又蛮横又霸道。

  一不小心撞到他手臂上,连翘痛得暗抽一口冷气,推开他的手臂自个儿偎进坐椅去。

  彼此沉默了。

  汽车穿过红绿灯口时,邢烈火眯起冷眸,借助光线扫向她一脸平静的小脸儿,脑子飞快转动着,这些歹徒对他的根底一清二楚,是nua的准没错儿,可,那女人是个诱饵么?仅仅只是长得像?

  不!他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识别和判断能力,他不可能认错人,绝不可能!

  难道——

  想了一会,他觉得累了,斜靠在椅背上,摸出一根烟,慢慢点燃,却一口都不吸,只看指间泯灭。

  良久。

  他突地欺身上前,直视着她的眼睛,冷声问:“一个死去七年的人,会突然复活么?”

  他的眸,如深潭,幽冷深邃,深不可测。

  眼皮儿都没抬,连翘懒得搭理他,可狭小的空间她退无可退,便有烦燥了:“有啊,穿越了,或者重生了……那妞儿,是你的小情儿?”

  男人的冷冽的黑眸里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黯芒,狠狠在她唇上啄了一口!

  这一下,彻底把连翘惹恼了,他把她当成什么人了?高兴了就抱一抱亲一亲,不高兴了甩手就走,天底下有这么容易的事么?

  皱眉,冷嗤:

  “闪开,本姑娘没闲工夫陪你撒欢。”

  脸色沉了又沉,邢烈火满眼冷色。

  猛然扣紧她的后脑勺,惩罚似的强吻着,研磨着柔软的唇瓣,喜欢这样的触感,可胸间的怒火却蹭蹭往上窜,她说的这话,没由来地让他恼恨得不行。

  啪!

  冷不丁地,连翘抬手一个重重的耳光就甩了过去,这一回,打得结结实实。

  响声过,她愣住了!

  脊背发冷,真冷!

  被他野兽般狂肆的冷眼儿死死盯着,她头皮发麻,怎么一冲动就把他给打了呢?她不想的,她并不在乎什么,不是么?

  瞅着她,他眸底冷寂一片,挨了一巴掌,开天劈地头一回。

  咬牙,他猛地扬起手——

  好吧,扯平算了!

  看到他盛怒的冷脸,连翘索性昂着脸迎了上去,一副‘打就打吧’的表情。

  不料,巴掌没落下来,他粗糙的手指重重地弹了一下她脑门儿。

  “连翘,寻个好日子,咱俩把婚礼办了。”

  ★○

  人来人往的广场上,红裙女子怔立着。

  他,在离她不足十米的地方,转身跑掉了,让她输得彻底。

  在看到他和那女人在电梯间的激情录像时,打死她都不相信,记得他俩在一起时,他是多么的谦谦君子,别说那么激烈的**方式,就跟亲吻都不肯有。

  他说,他尊重她,要等名正顺娶她的时候。

  那么野兽的男人,那么迫不及待的压倒掠夺,真的是他么?

  男人的欲和爱?怎么分清?

  七年了,她一直在争取回到他身边的机会,可是,如今的他还属于她吗?

  手机响了,她神情凝结。

  电话那头的声音阴沉:“易安然,你输了,回基地吧!”

  “请再给我一次机会。”她有些木然。

  “无论从哪方面考虑,你都不适合接这个任务了。”

  美眸里,黯淡无彩,抽搐的痛楚一波比一波强烈,她攥紧了拳头,咬牙切齿:

  “不,我一定可以!”

  “好。”男人的声音轻描淡写没有丝毫情绪,“等我安排。”

  ------题外话------

  啦啦啦~有亲在意那个6年,锦想说的是二点:第一,6年是一笔带过;第二,6年与小三小四什么的无关——

  一对一深情,是锦一贯的宗旨!</div>123xyq/read/3/32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