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撩人 020米皮子痒了

小说:军婚撩人 作者:姒锦 更新时间:2020-11-20 00:49:18 源网站:123言情
  > 包厢门口。

  舒爽正气急败坏与一个年青男人对峙着,一只手紧拽着他怀里的小女孩儿就不放。

  那男人不过二十二三的样子,面容白皙干净的脸上全是玩世不恭的不屑,穿着奢华张扬,二世祖的典型。在京都城里,一块招牌砸下来就能砸死九个二世祖,何况能在这儿消费的人,哪一个不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

  “爽妞儿,这咋了?”

  “连子,赶紧帮忙抢人,我妹才15岁,就就……”舒爽急得眼眶红红,她跟连翘一样,父母亲早就不在了,就一个妹妹相依为命。

  连翘一怔,危险地微眯起眼睛:“麻烦你放开她,诱拐you女可是犯法的。”

  “法?”

  小白脸男斜睨着她,嫩得跟颗水葱似的小脸儿,那叫一个粉嫩,一般宽松的作训服也没能把她妖娆的小身段儿掩住,可起部队文工团那些小妞儿玩起来够味儿。

  邪念顿起。

  “成啊,放了她没问题啊!不过,今儿晚上只有你替小爷消火了……”

  呵,连翘掀起唇,笑得有些邪肆。

  先礼后兵没用!

  看来只有正面冲突了。

  “贱,不是你的错……”话说到这,她突然挥起拳头照准那张人模狗样的脸孔就砸了过去,嘴里怒嗤:“可是,看到你贱不教训,我就大错特错了!”

  嘣!

  效果很明显,贱男眼镜甩翻了,眼睛熊猫了,踉跄几步就放开了小女孩。

  一拳打退一个男人,牛气。

  无疑,连翘对自己的功夫是自信的,可,为什么每每到了火阎王跟前儿就不好使了呢?

  惊愕之后,那小白脸唰一声蹭了过来,指着她吼:“臭娘们儿,哪个部队的?知道我谁么?我军事检查院的,你还想不想混了?”

  “我?南天门的天兵!”啐了他一口,连翘邪恶地勾了勾指头,挽着袖子缓缓走近他,眼看第二拳又要落下——

  不料,手腕却被人牢牢抓住。

  她微愣,一抬头就瞧到火哥冷冽的眉头上扬着,声音冷冽无比:“打人这种粗活,不适合你。”

  语毕,一巴掌就冲小白脸甩了过去——

  “邢少东,皮子痒了,欠拾掇?”

  没错,这个小白脸正是他的堂弟。

  “大哥,我,我……”摸了摸瞬间肿起来的脸,邢少东拉长了嗓声半天我不出来,一肚子不甘心偏又发作不得,大哥的脾性他太了解了,从小到大可没少挨他揍。

  冷冷扫视着他,邢烈火语气凌厉:“军事检察院干腻了?想进去坐几年?”

  “大哥,我就,就开,开玩笑……”

  刚才还横着的‘小爷’直接就怂蛋了,嘴里弱弱地争辩,眼睛却不敢直视邢烈火。

  既然如此,连翘也不好说什么了,人也打了,再作下去就矫情了,和邢烈火说了一嘴,就和舒爽扶起醉得不省人事的小女孩儿准备去外面打车。

  这时,却听到一声戏谑的男声——

  “哟,巧了,大哥也在这儿呢?”

  冷眸微敛,邢烈火脸上恁添了冷酷的棱角:“子阳,你这哥怎么做的,就由着少东胡闹?”

  邢子阳只手插在口袋里,一袭白色短袖衬衣,休闲长裤,带着有几分随意,出色的五官轮廓看着三分潇洒七分帅气!

  挺养眼的,又是一个极品男!

  不过,看惯了火阎王的酷毙之后,连翘的眼光高了好几个档次,一般的很难入眼。

  侧身而过。

  一阵幽香拂过,邢子阳那桃花眼风情地瞟了她一眼,邪邪勾唇,笑得讽刺:“少东还小,谁还没个年少浮燥的时候,大哥,你说……是吧?”

  视线落在他精致优雅的脸上,邢烈火脸上明暗参半:“好自为之,咱老邢家丢不起人!”

  “呵,有大哥替咱老邢家撑门面儿就行了,至于我们两兄弟么,丢了人也赖不着邢家!……大哥,刚才那妞儿挺够味儿,转性子了?”邢子阳笑得意味深长。

  说起来,他就比邢烈火晚出生五个小时,两人打小儿就不太对盘,后来经过一系列的变故,更是演变得水火不容。几年前,他远赴法国,前两年回来后便不动声色地创建了远阳集团,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大有与帝豪分庭抗礼之势。

  “少整点幺蛾子。”邢烈火的声音不紧不慢,低沉中透出冷冽。

  说完,转声进了包厢。

  再次不欢而散。

  望着他的背影,邢子阳嘴角微弯。

  有意思!

  等连翘送完舒爽姐妹回来时,包厢里又重新恢复了刚才的气氛,似乎这样的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到大家的心情。

  但,或许是熟悉了,她总觉得火阎王的情绪似乎不太好。

  吃完饭,交待了几句工作上的事,就各自散了。

  玄黑的战神越野车,飙在黑夜的公路上——

  此时,正是京都华灯溢彩的时段。

  战神的速度极快,玄酷的外型,引来许多人的观望指点,不经意掠过路口执勤的交警时,连翘心里不禁五味陈杂。

  这感觉,哪怕过去很多年,她都一直没有忘记。

  后来她也总是想,如果那天她没有去执勤,那她的人生,又会是怎样?还会不会发生那么多的惊涛骇浪?

  可生命的魅力,就在于没有如果。

  一路阴沉。

  不一会儿,汽车驶过一条车水马龙的繁华街道,这地方好像在搞什么展销活动,熙熙攘攘的人群,热闹非常。

  人多的结果,就是堵车,走走停停,像蜗牛爬行。

  车厢太过沉默,气氛就不自在了。

  连翘无聊地转过头,近距离地观察起邢烈火。

  好吧!

  不得不承认,他很帅,惊心动魄的帅,帅得每一处五官都恰到好处,尤其是那种独属于他的野性气息和凛冽的锋芒,简直就是太子爷的标签。

  正思忖,他突然淡淡开口:

  “吃饱了吗?”

  “饱了……”

  “那就好。”

  “今晚,谢谢你。”

  视线落到她脸上,他冷冽的眼神微闪:“说谢要有诚意。”

  三道黑线闪过。

  连翘微微一笑,她也不矫情,俯过身去昂着头在他唇角‘吧唧’了一口,小脸微红。

  她也不知道为啥这么做。

  就是——突然想这么做。

  喉咙梗了一下,邢烈火眸色一黯,大手勾着她的腰就拽过来搂在怀里,微叹一声,眼神儿不经意地往街道上扫了一眼,突然,目光顿凝——

  路边,一抹红色的影子——

  他倏地放开了连翘,沉声道:

  “停车!”

  这地方车流如梭,大武还没反应过来,他拉开车门就跳了出去。

  ……</div>123xyq/read/3/32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