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撩人 019米野兽 荐鎏年 限制级霸宠

小说:军婚撩人 作者:姒锦 更新时间:2020-11-20 00:49:18 源网站:123言情
  > 禁闭室外的脚步声,铿锵有力。

  哐铛——

  门开了!

  身后,巨大的压迫感传来,带着野兽般的气息——

  不没料到他会来,连翘本能的侧头向里,蜷缩着闭眼装睡。

  装有用么?

  下一秒,娇小的身体就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拽了过去,按压在他的胸口,彼此的脸贴得很近,呼吸交织着——

  太子爷一脸阴沉:“满脑子豆渣,怎么也没笨死你?”

  嗤——来这儿就为了损她?

  忍住,忍住,她是淑女!撩唇,翘妞儿的笑容很靓:“承首长谬赞,卑职就靠豆渣活着了!”

  “小嘴儿还利索,违纪很得意?”

  “我那是给咱红刺长脸,你没看到那群女人被唬得一愣一愣的,袅袅白云间,转体后空翻360度,难度系数……”

  “小蹄子,你还有理了?”恼怒地狠捏她的下巴,他声音低沉而危险,小丫头还真是初生牛犊,要是动作导致伞包没打开——

  不敢想象!

  连翘上弯着嘴角,邪恶地说:“火锅,你该吃降压药了……唔……”

  以吻封唇。

  太子爷吃炸药似的,一顿粗暴狂肆的啃噬,动作饥渴得像是一头饿了八辈子的野兽,将小白兔粉嫩的唇瓣吮吸得水泽润滑,大手更是毫不客气地伸进了作训服。

  ——捏、捻、挑、勾,玩得越发熟练了。

  “唔…唔…”

  她无力地捶打,却被他一口咬住耳垂,粗喘着恨声:“老子真想咬死你!”

  咬?咬谁不会!

  胸口急促起伏,连翘虚晃一招直勾拳,等他来抓时却邪恶地俯头咬住他的脖子。

  邢烈火一声不吭,更没动弹,只是圈住她的小腰,任由她小狗似地啃咬。

  室内很静,呼吸可闻。

  良久,他磁性的嗓音才不着边际的冷冷说:“再不松口,你需要的东西就没了!”

  啊!

  连翘听懂了,乖乖地松了口。没法儿,那玩意儿对经期的女人来说,太太太过重要,为了它丧权辱国也得上啊。

  摊手,她笑:“拿来!”

  “狗变的东西!”冷睨了她一眼,邢烈火从衣兜里掏出揉成一团的塑料袋儿来,甩到木板床上。

  打开一看,一包夜用abc,呃,还有一条浅粉色的小内裤!

  小内裤是新的,abc也是新的……

  天!

  不能是火阎王买的吧?想着那场景她笑得有些邪恶:“火锅,你买的?”

  冷睨她一眼,邢烈火勾起唇,不发一地转身就走。

  又装酷!不回答,是什么答案?

  哐当——

  禁闭室,再次寂静。

  吸了吸鼻子,又剩她一个人了,连翘心里犯堵了,蓦地,地上一道黑影儿飞快掠过……

  呀,老鼠!

  鸡皮疙瘩顿起,她几乎未加思索,冲着男人挺拔的背影就喊:

  “邢烈火——”

  他闻声转过头来,冷冷的视线落在她脸上。

  对视数秒,连翘没吭声就垂下了头,心里暗骂自己忒没出息,堂堂一名江湖女侠,怕老鼠——真丢人!

  ……

  不曾想,铁门再次开了。

  一双干燥粗糙的大手摩挲着她烫得异常的脸颊,低磁的声音被夜色染上了不知名的情绪:“还敢不敢逞能了?”

  为了不和老鼠过夜,连翘豁出去了,不争气地伸手揽住他脖子,小声说:

  “不敢了——”

  喉结微一滑动,邢烈火扣在她腰间的大手紧了紧,然后俯下头来吻住她,这个舌吻动作持续了足足三分钟。

  彼时,窗外,月华流泻。

  妖艳而唯美。

  这三分钟,他与自己的党性和原则做足了斗争。

  吻毕,他吸气,吐气,面色阴郁地盯着她,黑眸里火焰渐浓,然后抵着她额头狠狠撞击了一下,和谁置气似的咬牙低咒:“小蹄子!”

  “火领导,帐蓬可耻——”

  “你在找死?信不信一会老子让你含。”邢烈火紧拥着她,狠狠咬了下她的唇,声音有些暗哑,说完,猛地抱起她就走出了禁闭室。

  转角暗处的阴影里,一脸阴郁的常心怡石化了,这是那个男人会说的话?

  “老大!”

  玄黑的战神越野车旁,闻讯而来的谢铭诚惊诧地大叫,压根儿没搞清状况。

  “吼什么?保密!”瞪了他一眼,邢烈火冷着脸打开车门将女人塞了进去。

  扬长而去。

  留下谢铭诚在原地惆怅。

  ★○

  奢华的帝皇商务会馆,历来就是京都政商界精英云集的地方,门口停着一溜儿的各式豪车。

  连翘震了。

  今儿的福利太好了,随口一句没吃饭,首长就善心大作了。

  一张张讨好巴结的笑脸晃得她眼花,左拥右护地被请进了贵宾包厢,经理小心翼翼地蹦哒着,那殷勤劲儿比伺候他老娘还尽心,而那些阿谀奉承的话,千百年来都一样,毫无创新。

  各类菜式一道道地摆了上来,有酒有肉还有菜。

  奢侈了吧?连翘的胃强烈抗议!

  好在,不一会儿,太子爷的三位近臣,红刺三大金刚到了。

  连翘松气了,幸好不是她一个人吃!

  最先进屋的卜亚楠依旧一副万年冰山脸,除了对着邢烈火时露出恭敬的神情,其余人等一概冷脸招呼。

  嬉皮笑脸的卫燎则不同,一口一个嫂子叫得忒腻歪,邢烈火没反对,可连翘的小心肝儿却受不住了。实事上,在红刺特战队里,知道他俩领了结婚证儿的,就眼前这仨人。

  至于谢铭诚,一根肠子捅到底的主儿,农村兵出身的他一步步爬到今天的位置,练就了一身钢筋铁骨,军事过硬的同时,情商却异常低下,所以,他压根儿弄不懂一直都不近女色的老大究竟出了啥状况?

  其实何止他不懂,邢烈火自己又何尝懂?

  从禁闭室将这喜欢咬人的丫头捞出来,还好吃好喝的伺候,这举动如果不是亲历,连他自个儿都不信。

  一想,便烦躁了。

  卫燎在这群里人是最爱玩的,吃都堵不住嘴:“老大,吃完饭还有活动没?”

  “你们去玩,开销算我的!”冷眸微眯,邢烈火眼神幽暗深邃。

  “嘛呢?**再苦短……也不用这么急吧?”

  叭!

  一声闷响,卜亚楠将喝光的酒杯杵桌上,冷声说:“卫燎你别那么烦,成不?”

  “啧啧啧,吃火药了?卜上尉,拜托了,你再这样都快成嫁不掉的老女人了。”

  “你——”卜亚楠明显身子一僵。

  瞧她急眼了,卫燎拍了拍边上的位置,痞笑说:“来,坐哥这儿来,传授你几招追男绝计——祖传秘籍,传女不传男……”

  呃,能传男么?连翘闷着脑袋吃,没漏掉他话里的语病。

  卜亚楠一动不动,一脸冰霜。

  他俩一冰一火斗着嘴,邢烈火似是习惯了,只管和谢铭诚讨论着新届的新兵训练和既将到来的联合演练。

  酒过三巡,卫燎闹得更high了,胆儿开天劈地的肥实,荤玩笑开得直顺溜儿。

  突然——

  包厢外响起一声尖锐高亢的女声:

  “畜生,你放开——”

  连翘微愣之下骤然起身,三步并两步地就冲了出去——

  ------题外话------

  亲爱的妞儿们,推荐锦的死党鎏年新文—《婚色有毒》,喜欢婚恋文的瞅瞅吧……

  内容:

  结婚半年,第一次上床,竟是婚内强奸。

  然,他凌犀从来没有想过她冷暖会是处女。

  空气中的暧昧气氛瞬间凝结,床单上的殷红绽放如火,他眉头紧皱,目不转睛,甚至早已忘了那个门外他原本想要刺激的旧情人。

  “……”

  “放心,不用你负责,付费就好。”

  咽下眼圈儿打转的眼泪,冷暖重新挺直了虚软的身子。

  对,这才是她,她爱钱,不爱钱也不会嫁给他。

  他怎么忘了,她本来就是一个夜店流莺,娶她就是因为她是人人眼中的贱货。

  一场婚姻,各怀心思,利用在先,报复在后。

  但看贫门交际花如何情侵豪门凉薄少爷,稳站豪门主母之位。</div>123xyq/read/3/32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