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撩人 016米王者般不可一世

小说:军婚撩人 作者:姒锦 更新时间:2020-11-20 00:49:18 源网站:123言情
  > 翌日,晚,私房菜馆。

  气氛暧昧。

  被佟大少这败家子祸害了的小姑娘一身白衣裙,咬着下唇,眼神里光芒黯淡,湿亮的大眼睛盯着他直飙泪儿。

  连翘很安静,一句话都没讲,自顾自的盛汤,夹菜,吃得贼舒服,演戏么,也不能饿着肚皮不是?

  好吧,她就是来吃的。

  今儿的佟大少打扮得风度翩翩气宇不凡,一只手搭在她椅子的扶手上,长腿交替着慵懒无比:“小颖,你看我都结婚了,咱俩真成不了,你是个好姑娘,值得更好的……”

  连翘心里鄙夷,话说得真动听,可怜的小姑娘眼泪儿花花的,不停地哭诉‘我就爱你,我就喜欢你,没你我就活不成’,就差说,让我做小也愿意了。

  郁结,心烦,呃,速战速决吧。

  她擦了擦嘴,捋了一下微卷的亮丽长发,撩人绝艳,笑容美丽得让人移不开眼,“妹子,下回谈恋爱得好好选,不要什么人渣败类都要,懂么?”

  “老婆……冷!”脸色抽成了一条,佟大少崩溃得彻底晕菜了,这丫头是来帮忙的还是来拆台的?

  睨了他一眼,连翘嘴一撇,不以为意。

  小姑娘诚惶诚恐地咬着唇没讲话,目光楚楚地抽泣着委屈着,良久,在他俩刻意表现的‘恩爱’中,猛地拉开椅子,哭腔着跑了——

  摇了摇头,连翘叹息:“你丫真做孽!”

  不以为耻的佟大少,竟一把捏住她的下巴,调戏道:“翘妹儿,不如哥哥把你收了吧?”

  一巴掌狠狠打落他的毛手,连翘恶声恶语:“我呸,想什么呢?好男人都死绝了?何况,唉……我结婚了!”

  结婚?!佟加维眉目一敛,“啊,开玩笑吧?翘妹儿,跟我了,我指定和过去的生活划清界限!”

  撇嘴,他玩笑惯了,连翘不以为然。

  “你啊,积点德吧,别人的爱情梦想,全都被你毁了……做孽!”

  挑着眉,佟大少凑到她跟前儿,笑得玩味:“姑娘,不如你为民除害吧?”

  唇角一抽,连翘一拳砸过去:“滚!扒了你的皮!”

  “翘妹儿,信不信,我压根儿没睡她?”

  甩给他一个‘谁信你’的表情,连翘埋头苦吃,对好吃的东西,她向来没有免疫力。

  这时——

  私家菜馆的壁式电视里传来新闻播报,她嚼着一块小排骨就瞄了过去。

  “……三具男尸身份已查明,全系京都市高官之子,死因不明。据警方消息透露,死者身上无外伤,胆囊破裂,有可能是受惊猝死,目前无任何线索,案件陷入僵局……”

  连翘略懵!

  这仨,可不就是昨儿在帝宫调戏她的人渣么?

  突然就死了?

  看来因果循环,善恶到头终有报,她望了佟大少一眼:“……丫多做好事儿吧!”

  噗哧一乐,佟加维厚着脸皮掰过她的脸来,讪笑:“翘妹儿,那你收了我吧?我向**保证,绝对听话。”

  连翘深呼吸一口气,狠捶了他一下,正要抻掇他几句,眼皮儿一抬就与一道凌厉的视线在空中相遇——

  娘也!

  她微眯着眼,猛地挥掉佟大少的手,挺直了腰杆,目光戒备地望着他——

  笔挺的军装,挺拔的身形近乎完美,五官带着粗犷的帅气,尤其是这会儿带着薄怒的样子,唔……惊天动地的性感,冷酷、锐利,鹰隼的双眸,让人压抑不已。

  尊贵,倨傲,王者般不可一世。

  说实话,很有首长范儿,很爷们,很男人。

  同时,也很可恨!

  对视数秒,连翘终究败下阵来,扯出一抹连氏招牌笑容来。

  而佟加维呢?那心脏都提到嗓子眼儿了,在京都混的八旗子弟们,谁不认识太子爷,只是——

  “翘妹儿,你认识他?”

  微敛眉目,连翘眸光一闪:“认识。”

  “咝……找你的?”

  “嗯。”

  完蛋了!佟加维压低了声音:“天!我的小姑奶奶,你什么人不好惹?怎么惹到这活阎王了,不要命了你?”

  瞪着他,连翘刚要开口,就听到火阎王夹着冰棱儿的厉喝:

  “过来!”

  好吧,在他强大的威慑力之下,她没法反抗,无奈地站起身,哪知道手腕却猛地被佟加维牢牢扣住。

  然后,他笑嘻嘻地招呼:

  “邢哥,误会,误会,这丫头不懂事儿……”

  作为哥们儿,佟大少没含糊,表现出了极大的勇气和义气。

  可是,火上浇油了!

  盯住他交握的手腕,邢烈火一步一步走了过去,骄健的动作,彰显着绝对剽悍的野性,怒意乍现。

  “放开她。”

  手一抖,佟加维条件反射的放了手。

  心下暗咒,妈的,这气势也太骇人了!不过他下了决心,今儿拼了命也得保护翘妹儿。

  见状,连翘咧了咧嘴,小声道:“没事儿,他是我首长。”

  首长?

  邢烈火很不爽,该死的小女人,胆粗了,竟敢和男人勾肩搭背,打情骂俏,还成别人的老婆了,压根儿不把他放在眼里。

  “他是谁?”

  这话问得!

  连翘讨厌被他抓奸一样的质问,不愠不火地拿起面前的果汁儿喝了一口,才砸巴着嘴,掀唇笑着反问:

  “关你啥事?”

  有种!

  面色一变,邢烈火一把将她拽了过来,不管她的挣扎,搂腰一抱箍在怀里,然后居高临下地睥睨着佟加维,冷冰冰的说:

  “少他妈招惹我的女人。”

  下一秒,粗暴地将她想吐槽的小脑袋按在自个儿怀里,扬长而去——

  徒留佟大少在风中凌乱。

  ★○

  景里。

  楼道上,军靴发出清脆的啪啪声——

  进了屋,一把将她甩到大床上,邢烈火面无表情的仰着脖子,从军衬衣的领口开始,一颗,两颗,三颗……缓慢地解开扣子,声音威压之极:

  “给你两个选择!”

  连翘怔怔瞧他。

  这男人穿着军装还一身正气,脱掉军装满身都是匪气。

  又混蛋又无耻又流氓又冷漠又不要脸!

  可是——

  春风吹,战鼓擂,当今社会谁怕谁?

  撸了撸衣袖,她问得一本正经:“什么选择?”

  “第一,让我上你。”

  连翘瞪视他,摆明了非暴力不合作。

  冷哼,干净利落地甩掉脱下来的军衬衣,他精悍的上身肌肉结实紧绷而不夸张,每一个毛孔都充斥着男性的力量美。

  ——但,话却不美。

  “第二,老子强暴你。”

  连翘轻啜着气抬眼望他,眸底无尘无垢,摸着脖子上那颗子弹发憷,这男人的内心到底住着什么样的灵魂?

  正气时,劲!

  爷们时,纯!

  混蛋时,坏!

  暴怒时,操!

  无耻时——真要老命了!

  见她不语,男人一把抽掉军裤上的皮带,不耐烦地冷喝:

  “快选!”

  ------题外话------

  呃呃……锦只想说一句话……火哥,邢爷,太子殿下,你这是选择题么?抽的!

  ps:锦疯狂不要脸的求打望,求关注,求收藏……</div>123xyq/read/3/32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