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撩人 015米老娘的豆腐也敢吃?

小说:军婚撩人 作者:姒锦 更新时间:2020-11-20 00:49:18 源网站:123言情
  > 这两日,连翘的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舒心啊,吃着小姨做的香喷喷的饭菜,睡到自然醒,笑到嘴抽筋,宅在家里,像只蛀虫,赛过活神仙!

  手机响起时,她正在客厅嗑着瓜子和小姨唠嗑,电话里舒爽的声音惊恐绵软,夹杂着轰鸣的音乐声。

  “……连子……救命……”

  连翘惊悚了,拧紧眉头:“咋了这是,爽妞?”

  “救命……”舒爽又说两个字,然后迫急的喘息声就传了过来。

  面色一沉,连翘匆匆套上拖鞋从沙发上坐起来,紧张地问:“快说,在哪?”

  “……帝宫,亲爱的……下药了……救……”

  没听明白,电话就断了。

  帝宫?

  帝宫是京都市有名的豪奢娱乐会所,据说那儿的消费贵得能让你失声惊叫,随便一杯茶水足够平常人一个月的工资。

  舒爽自己在帝宫是消费不起的,不过,她在那儿工作,正式点说她是帝宫会所的公关经理,难听点说就是妈妈桑,皮条客。

  连翘不喜欢她的职业,但尊重她的生活态度,价值观的不同不妨碍她们成为好朋友。

  可,依舒爽的性格不是应该玩得风声水起么?咋就被人给下药了?

  百思不得其解,她不敢担误,和小姨说了一声就直接往帝宫赶。

  心急如焚。

  一到帝宫,她惊得下巴都差点掉地上。

  靠!

  “来了?”只手插在裤袋里杵在门边儿,舒爽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攥紧拳头,连翘二话不说直接往她肩膀上砸了过去。

  “丫的,忒损了。”

  “不采取极端措施,能约到你出来喝酒么?走,今儿佟大少作东,狠狠宰吧!”

  舒爽是个性感**的美女,精致的脸庞带着猫样儿的慵懒,大女人的彪悍和小女人的温婉在她身上融洽得无比自然。

  抚着额头,连翘对她不容置喙的态度毫无办法。

  摇头叹息!

  “天气燥热,爽妞儿,我忍你!”

  佟加维和舒爽是连翘身边硕果仅存的两个朋友,在京都,佟大少算得上正黄旗的八旗子弟,父辈是京都政要,蜜罐里泡大的小子,吃喝嫖赌,样样不缺,典型反面教材的败家子。

  可就这么一个祸害,警校毕业后,竟混进了人民警察的队伍。

  见她怒气冲冲的进了包间,佟加维歪着脑袋帅气的吐了个烟圈,笑得一脸腻歪:“翘妹儿,哪吃了瘪上火儿了?要不要哥哥帮你消消火?”

  “滚!”

  没好气儿的瞪他,连翘瞧着他那流氓样儿就头痛。

  怎么都想不明白,她一根正苗红的烈士遗孤,就两个贴心的朋友,一个是老鸨,一个是纨绔,全是五毒俱全的东西。

  因为连翘的关系,舒爽和佟加维混得也挺熟,佟大少在帝宫照顾了舒爽不少的生意,一贯被舒爽称为‘散财童子’,但本着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原则,三个江湖儿女暂时还没有发生友情之外的其它状况。

  仨人一阵笑闹之后,互相贬损着,喝着小酒,聊着近况。

  佟加维大多时候都是听众,女人的八卦能力实在强悍,好不容易等她俩消停了,他才眼色沉沉地插上嘴:“翘妹儿,帮哥哥一个忙呗?”

  瞥他一眼,连翘扬了扬眉,“我能帮佟大少什么忙?”

  “唉,哥哥最近被一个妞儿给缠上了,真他妈的崩溃!死缠烂打,要死要活……”说起这个,佟大少有点小激动:“明儿你陪我去见她。”

  “我?!”

  “那是,就说你是我老婆,那妞儿一见你,指定自惭形秽,羞辱之极,掩满泪奔,离我远远的……”

  连翘对他这种行为很是不耻:“丫积点德吧,小心生儿子……”

  “呸呸,打住,就说帮还是不帮?”

  咬牙切齿地啐了他一口,连翘哀叹,有损友如此,她能如何?

  帮呗!

  “我去下洗手间。”酒过三巡,她站起身往外走。

  她酒量本来就不好,被佟大少灌了两杯,便有些昏昏欲醉,胃里翻腾。

  外面,鼓噪的音乐声隐隐传来,躁动着人的感官神经。

  帝宫,俨然是一个声色犬马的多彩世界,纸醉金迷的销金之窝。

  洗了把脸,舒服多了。

  走出洗手间,门口有三个穿得周五正六的家伙正在低低说着什么,猥琐的动作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一见到她,有一只还痞气地吹了一声儿口哨。

  连翘没理会,视而不见一侧身而过。

  突然,肋下生风,一只毛手竟大力揽住她的腰部一拉,背后,另一个男人过来就掀她裙摆。

  瞬间,浑身汗毛倒竖。

  丫的,火阎王她打不过也就罢了,这些人渣也敢欺负她?想她连氏三百年武术世家是白瞎的么?

  条件反射的,她反手扭住那家伙的胳膊一抓一拧,‘咔嚓’一声就脱了臼,接着转身,抬起尖嘴儿鞋一脚揣在身后那男人的裆部。

  碰——

  哎哟!一阵杀猪般的哀嚎声响起。

  这三个家伙喝了酒,胆儿也肥实,见状,剩下一个嘴里叼根牙签的男人唰地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弹簧匕首就挥舞着怒骂:

  “操,知道小爷们是谁吗?在这四九城打听打听,不识抬举的臭婊子!”

  他拿着匕首耀武扬威的样子,让连翘生生做呕,于是,恶从胆边儿生,一把扣住他的手腕就着刀柄刺入了他自己的肩膀。

  啊!

  又是一声惨叫!

  他完全没料到这娘们儿这么好身手,抽气着瞅了一眼渗血的肩膀,不甘心的壮着胆子嚷嚷:“他妈的,你俩别愣了,一起干这娘们儿!”

  嘴角冷冷一勾,连翘微微松开刀柄,然后毫不手软的抬手——恶劣的一掌拍了下去,那原本只刺入尖端的匕首竟没入了一大半。

  哀号声,凄厉的惨叫着!

  连翘半眯着眼,锐眸横扫着一脸不敢置信的男人们,鄙夷地冷笑,“滚,老娘的豆腐也敢吃?”

  三个男人对视一眼,脚底儿抹油,一溜烟没了影。

  这时,阴暗的角落里——

  一个举着手机的男人在拍摄的照片中选取一张,拨了一组号码,编辑了一行字,按下了发送键。

  “头儿,妥了,但愿这女人够份量!”

  十五分钟后——

  红刺总部基地。

  办公室里,邢烈火正和卫燎交待着联合演练的相关事宜。

  嘀嘀嘀!手机彩信。

  上头只有一个照片,正是连翘被两个男人拉扯的一瞬间,没有发送人,但照片里的三个男人样子非常清晰。

  眉目一冷。

  一拳砸在办公桌上,桌子狠狠一颤。

  不过转瞬,一切情绪全部复位正常,眸底掠过一丝复杂的眼神。

  要跟他玩?!

  扯了扯军装的领口,他将手机推向对面的卫燎,话里寒意灼人。

  “查!老子要亲手弄死他们。”

  ------题外话------

  妞儿们,劫个收呗,抢个评呗,留个吻呗……</div>123xyq/read/3/32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