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撩人 011米我想了

小说:军婚撩人 作者:姒锦 更新时间:2020-11-20 00:49:18 源网站:123言情
  > 汽车上。

  连翘第n次从包里翻出那本大红的结婚证来对着光瞅。

  婚姻对一个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那是女人后半生的幸福城堡。可她呢?倒霉催的像一只走投无路的猎物。都说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而她的婚姻不仅没有爱情,对方还是一个‘不太熟’的陌生男人,那岂不是——

  道德败坏!?

  半晌,她拿着结婚证一脸凝重地问:“首长,这是高仿?还是a货?”

  “换个称呼。”冷瞄着她,邢烈火没有正面回答,神色捉摸不透。

  “不叫首长,叫啥?”

  他眸色一黯,沉吟几秒说:“叫火哥!”

  “火锅?”勾唇一笑,连翘没有忽略那一闪而过的黯色。

  但,这与她无关。

  晃了晃手里的本儿,她又伸出左手瞧着无名指上那颗镶了一圈儿钻石的铂金戒指,这是在上车之前,她‘老公’给的,连亲自套手上这动作都省了,自然他办这事儿是与爱无关的。

  所以,这结婚证,这戒指,都是道具。

  只不过,它们的作用是什么,她看不透,也猜不透,但是,这世上任何事情的发生,总有它的因果。

  她想知道,但这男人城府深得可怕,他没说的话自然也是问不出来的。

  于是,她像个拜金女似的晃着戒指啧啧出声:“真漂亮的卡地亚啊!”

  一抹冷意蔓延,哪怕坐着也高出她很多的男人那眼眸简直就是居高临下地俯视。

  沉默几秒,他鼻翼轻哼,沉声吩咐司机:

  “先去三思。”

  三思是什么地方?连翘没问,这个男人所作的一切,从来都不容置喙,问也白问,她索性闭目养神儿,以不变应万变。

  ★○

  三思。

  一个超豪华的私人形象工作室,在帝豪商业大厦顶楼,连个招牌儿都没挂,客户全是脑白金级,压根儿不对外营业。

  衣服,化妆品,配饰,鞋子……全是高档玩意儿!

  太漂亮了!整整一千多平米的空间里,一排一排,整整齐齐,分门别类……连翘脑子里就俩字儿——

  惊艳!

  老实说,她挺俗的,和所有女孩子一样,喜欢漂亮衣服。不过,她比别人更胜一筹的是,她俗得都舍不得花钱去购置漂亮衣服。

  揽着她的肩膀走进去,邢烈火瞥了一眼漂亮的女接待,面无表情地问:

  “小久不在?”

  想来是认识他大爷的,女接待那笑容特别的腻歪,“老板在里面,刚才来客人了!”

  眉目一冷,邢烈火不悦地皱眉,一脸的张狂:“不是说了我要过来?”

  “哟喂,邢爷这脾气大得,别吓着小姑娘……”伴着一串娇俏的笑声,里间的房门推了开来,一身粉红单肩连衣裙的高挑女子应声而出,清亮的眸子在看到他俩时,瞬间怔愣了。

  oh……天啦!邢小久作死也想不到,他家大哥竟然揽着个女的?还是一个这么娇小的女孩儿?

  连翘也愣了,视线落在她身后的两个人身上,攥住邢烈火那小手不由一紧,随后又放松下来,仰起头来望向他,笑容灿烂:

  “火锅,遇到熟人了呢。”

  “不熟。”一只大手紧扶住她的腰,邢烈火眸色冷冽。

  “也是!”她微笑附合。

  事实证明,生活就是一部烂俗得可怕的情剧,邢小久的后面,正是笑容骤变的邢婉和面色不霁的易绍天。

  冤家路窄,记忆倒带——

  在邢婉还不姓邢的时候,是一个和母亲相依为命的私生女,整天像林妹妹似的弱不禁风,被欺负就只会抹眼泪儿,而她总是拔刀相助,在邢婉感激的笑容里觉得自己挺女侠。不过现在的邢婉,有了更强势的依靠,有了足够匹配的家世,而她俩,再也不会是朋友。

  一年前,她的爱情被踩得支离破碎,友情被践踏得万劫不复……

  这一刻,她心如溺水,但面上却骄傲得像只孔雀,笑意吟吟地攥紧了身边的男人。

  老实说,她家‘老公’真真儿是个出色的男人,并无刻意装扮,一身大校军官常服套在挺直的腰板儿上,王者之气尽显,深邃的黑眸不怒而威。

  凛冽,逼人!

  邢婉的笑容僵在脸上,娇弱得像随时都会被风吹跑一般靠在易绍天的身上,可是,在看到邢烈火将她整个人揽在怀里的时候,眸底惊讶之外的不满太过明显。

  而易绍天微微皱眉,唇角带着一丝莫名的嘲讽。

  一时无语,气氛凝重。

  轻咳了一声,搞不清状况的邢小久率先打破了沉寂,清灵的嗓声带着友善的调笑:“咳,美女,跟我来吧~”

  连翘脸色如常地挂着招牌笑容不解仰头望向邢烈火,眼神儿充满了询问。

  揉了揉她的脑袋,邢烈火磁性低沉的嗓音透着淡淡的宠溺和一贯的命令:“去吧,挑几身儿漂亮衣服。”

  “好。”没有矫情,连翘笑了笑,从容地跟着邢小久而去。

  他俩一对佳偶的样子,刺伤了某些人的眼睛。

  ……

  浅色摇曳的低领连衣裙,小腰系着白色镶钻的腰带,低胸的领口一朵层叠的玉兰,微卷的长发海藻般散了开来,精致的锁骨和一对引人遐想的丰盈若隐若现。

  束腰,盈胸,一个娇媚别致的小狐狸精就诞生了。

  这工作室是邢小久闲时消遣的玩意儿,打营业起她还第一次这么满意自己的作品。

  不化妆就如此夺目。

  “哇塞……怪不得我哥……”拍了拍手,邢小久目光烁烁,非常happy:“今儿本小姐总算知道啥叫倾国之色了……”

  “谢谢!”小脸儿一红,连翘理了理长长的卷发,冲她点点头就走出了更衣室。

  门口。

  邢婉透过落地穿衣镜瞄到她明媚的小模样儿,心里一窒,语气呛人:“连翘,你挺有本事的,竟勾搭上我大哥做跳板儿了?……呵,你该不会以为这样天哥就会注意你吧?”

  暗自咬牙,连翘真想啐她一口。

  想了想,她反而笑了:“聪明!你没发现他一直在看我么?……嗳,提醒你一句,爱爬墙的人总喜欢望红杏,正如狗改不吃屎一样,你俩王八配绿豆儿,天生一对!”

  面色一白,邢婉轻嗤着说得粗俗:“你……真不要脸!一年前天哥都不想上你,何况现在?哼!他对我说,就算你脱光了勾引他都硬不起来!懂?所以,你死了这条心吧!”

  拽紧指尖,连翘冷笑:“呔!得了吧……就易绍天那小牙签你以为我看得上?再说这种话,小心老娘揍你丫的!”

  毕,她冷冷扫过小兔般吃惊的邢婉,挥了挥拳头,转身离开。

  远远地,她听到易绍天的声音,“邢帅,你喜欢玩山雀变凤凰的游戏?”

  “我的女人,自然是凤凰。”

  “……那么,安然呢?”

  “那是我的事。”语调陡然一冷,邢烈火怒意乍现。

  微微一愣,连翘轻咳一声。

  然后径直走向沙发上半阖着双眸抽烟的邢烈火,正眼儿都没瞅落地窗边儿的易绍天。

  清纯绝艳,微笑浅浅。

  摁灭烟头,邢烈火眉目微挑,冷冽的黑眸闪过一抹惊艳,浮现出深沉难懂的色彩。易绍天定了定神儿,眸色一沉,感觉喉咙梗了一下。

  红了脸颊,连翘小鸟依人般坐到邢烈火身边儿,柔若无骨的小手儿勾着他的手臂,半眯着眼含笑看他,用挺小但三个人都能听见的声音说:

  “老公,我想了,我们做吧……”

  ------题外话------

  妞儿们……求收求评求抚摸啊……啊啊啊……</div>123xyq/read/3/32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