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撩人 009米革命需要——

小说:军婚撩人 作者:姒锦 更新时间:2020-11-20 00:49:18 源网站:123言情
  > 暗自咬牙,邢烈火差点儿炸毛了,这小丫头胆儿真大,敢这么挑衅他。

  瞪了她一眼,他面儿上不动声色,厉声道:“藐视上级,138号,负重加跑五公里!”

  嗷,让雷劈死算了!

  连翘总算是想明白了,这位爷大义凛然的说了这么多废话,归根到底不过就为公报私仇,打击报复她罢了。

  咬住下唇,她的目光倔强而仇视地盯着他,缓缓吐出两个字:

  “人、渣。”

  邢烈火目光一紧:“再说一遍!”

  “我说你是冷酷无情,心胸狭隘的人渣,堂堂一个大男人,就为了一点儿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为难一个女人,你这种人,是不是天生缺爱缺关怀?看谁都不顺眼,整天摆着一张臭脸,我看你还是回炉重造好了,免得丢了中**人的脸!”

  邢烈火脸上没有多余的情绪,但眼神已是相当的恐怖了,肃杀而凛冽,威慑力十足,作为一个手握重权的军方首脑,一个可以左右无数人生命与未来的政治实权派,一个走哪都被人捧着赞着的no,1,他啥时候受过这种辱骂?

  小丫头,给她三分颜色就想开染坊,竟敢在一百多个特种尖子兵的面前,这么抻掇他。

  开天劈地头一回,太子爷这回真炸毛了,直想将这丫头丢到海里喂鲨鱼。

  “再加5公里,不跑完不许吃饭!”

  说完,转身大步而去,气得心肝儿痛。

  微昂着头,连翘冲着他的背影不屑地吼:“别不服,你丫最好让我跑死在这儿。”

  训练场上,目光全聚在她身上,震惊的,愕然的,也有同情的……那可是太子爷啊,放眼全军谁敢这么跟他说话?

  ……

  雨一直在下。

  挂勾梯上下250回,穿越30米铁丝网来回250趟,平举着ak47站军姿一动不动两个小时,当然,枪口上还用绳子吊着一块儿砖头。接下来就是无穷无尽的负重20公斤跑,跑,跑,对于一个特招入伍,没有经过任何正规军事训练的人,尤其一个女人来说,这压根儿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咬牙坚持着,心里诅咒着该死的臭男人,心真狠,把她的豆腐吃了个遍,还好意思收拾她,太没品了!

  冷血无情的怪物人渣!

  喜怒无常的阎王暴君!

  好在,她有硬气功基础和武术功底,还是和男兵一样坚持了下来。

  可是,男兵的训练结束了,她的还在继续……

  身上湿透得像只鸭子,分不清是汗水还是雨水,气喘吁吁地跑着,她真想死过去算了,可又偏不想信他的邪,不想让那个王八蛋看笑话儿。

  人生么,崎岖多,坎坷多,再多一次又何妨?这小日子,过得多精彩啊,她偏要挺直了腰杆儿,站成最桀骜的姿态。

  她跑着,一直跑着,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一步,两步,三步……

  眼睛氲氤了,视线模糊了,前方的道路更漫长了,似是永远没有尽头,如同一只黑暗巨兽般张着血盆大口要将她吞噬……

  她倒下了,又重新站起来,开始新一轮的奔跑,心里寻思着,这已经不再是军事训练场了,而是她维护自身尊严的战场!

  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

  砰——

  在军用远程望远镜的注视下,她重重倒在了地上,失去了知觉……

  ★○

  她做了一个梦,好长好长的梦。

  梦里,她12岁,捧着一个用军旗覆盖的骨灰盒,那里面装着她最崇敬的爸爸,眼睁睁看着妈妈疯狂的大吼大哭,就那么疯了,跑了,然后不见了……

  梦里,那张精致的雕花大床上,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和女人的娇吟声交织着,壁灯的光线勾勒出男人和女人的暧昧,裸露的肌肤在她眼前不停地晃动。

  她愤怒,她大声地嘶吼,易绍天,易绍天,你个王八蛋!

  她伸出手想把他抓回来,可手中一片虚空,不,她不喜欢这样脆弱的自己,讨厌这样不堪一击的情感纠葛。

  “连翘,天哥他爱的是我……他爱的是我……一直都是我……”

  这是谁说的?邢婉,哦,对,邢婉!这话如同一道魔咒,在她耳边不停地回放。

  不管她表面上多么勇敢,多么满不在乎,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一只没人要的可怜虫……

  心,揪得好痛,她浑身被冷汗浸湿了,身体瑟瑟地发抖着,口中喃喃:“杀了你……杀了你……”

  “抽风呢?”

  耳旁,低沉冷冽的嗓音传了过来,粗糙的大手触在她额头上,这谁?声音好熟悉。

  靠,臭不要脸的!

  她惊了一跳,猛地睁开眼,发现自个儿躺在一张充斥着男人阳刚味儿的大床上,一股压抑感扑面而来,男人高大得像一堵墙似的挡了她的视线,神经立马进入了一级警戒状态。

  手一撑床,她想坐起身来,可脑子里天旋地转,浑身如被拆骨般疼痛不堪。

  暗自咬牙,王八羔子。

  “醒了?”冷冷地睨着她,邢烈火面无表情,上午在天鹰大队时的情绪已复原成功。

  连翘那股子愤怒劲儿还没过去,腾地坐起身来,怒目以视:“人渣,你还想干嘛呢?我招你惹你了,这么对我?”

  邢烈火冷哼一声,将一个文件袋儿丢到她的面前,目光里寒意点点:“自己看。”

  瞄了他一眼,连翘狐疑地打开——

  要老命了!竟然是结婚证。丫的,这证件照哪p的?他黑着个脸,她笑得跟朵花儿似的灿烂,不知道的还以为她穆桂英抢了杨宗宝呢。

  咦!邢烈火!原来他姓邢的?!怪不得非正常人类!

  不过,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民政局他家开的?只听说过父母包办婚姻,还没听说过上级包办的。

  好吧,她知道自己年轻貌美,聪明无敌,智慧勇敢。

  可,这只会以权压人的祖宗爷,到底懂不懂别人也有尊严这回事儿?

  脊背僵硬着,她的脸扭曲得不行了:“理由?!千万不要告诉我,你对我一见钟情?”

  冷眼扫着她,邢烈火脸上没有任何情绪,不怒不喜,淡然开口:“革命需要,哪那么多废话?”

  靠之……连翘在心底里问候了一遍他全家,气儿不顺:“终身大事,还不兴问问?”

  居高临下的太子爷,那眼神儿里是不世一可的狂傲,一句话说得极尽张扬:“我不排斥你,偷着美吧。”

  “呵,呵,真搞笑!你咋不问问我呢?我排斥你,不仅排斥,还非常厌恶!”

  目光一冷,他猛地大跨步上前,恶狠狠地拽着她领子从床上提了起来,在她的惊呼声中吼道:“小丫头,谁给你的胆儿?”

  话音一落,一把将她甩到床上,随即恶狠狠地俯身压下,死劲儿去啃她的唇,一门心思想让她屈服。

  连翘别开脸去,抬手就往他脸上招呼,但下一秒手腕就被钳制住按压在头顶,沉声喝道:“再闹,关你禁闭!”

  “你这是逼婚,胁迫,软禁!”

  “哦!?”邢烈火眉目一冷,滚烫的火热贲张狂肆,带着随时侵犯的威胁抵着她,瞄向她的视线火花四溅:

  “不喜欢软的,那给你硬的?”

  ------题外话------

  ~</div>123xyq/read/3/32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