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撩人 008米雄性的力量

小说:军婚撩人 作者:姒锦 更新时间:2020-11-20 00:49:18 源网站:123言情
  > 天,沥淅着飘起了雨丝。

  远远的,便听见有节奏的口令声。

  “一二一,立定,稍息!”

  这是天鹰。

  天鹰是一个代号,名儿听着挺酷,实际上,它只是红刺特战队唯一对全外公开示人的支队,据说,红刺最绝密的特战队名叫——‘天蝎’,以狠、准、毒著称,天蝎战队的战士,全是特种兵里精英中百里挑一的佼佼者。

  脑子思忖着,连翘垂目缄默地跟着邢烈火的脚步往里走。

  一路上,彼此沉默。

  突然,一个低沉的嗓音掠过耳旁——

  “大哥!”

  心下一颤,连翘倏地抬头。

  面前的男人,穿着一身非常庄重的警服,站得笔直挺拔,深邃淡漠的五官在雨幕的渲染下多了一层模糊感来,微握的手指上,一颗闪着光的钻戒耀亮了她的眼睛。

  呵,结婚戒指。

  “易处长,久等了!”邢烈火漫不经心的回应,倨傲的态度仿佛拒人于千里之外。

  “大哥,一家人,别太见外,还是叫我绍天吧!”

  易绍天微笑着伸出手来,很有风度地招呼着,目光掠过连翘时,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黯色来。

  “不急,结了婚再改口不迟。”

  掀唇,挑眉,邢烈火并不热络地伸出手。

  握住,两个男人,一淡泊一冷酷,脸上都带着若隐若现的疏离客套。

  较量,迫人,空气徒然降温。

  这种缘于雄性生物间最原始的张力比较,让旁边的人看得有些肝儿颤。

  “我还有事要安排,麻烦易处长再稍等片刻。”寒暄了几句套词,邢烈火伸手占有性的揽住了连翘的肩膀,望向她的眼神里带着一种类似于宠溺的表情:

  “走。”

  他的手带着滚烫的温度,让连翘触电似的哆嗦了一下。

  心里一跳,他为何突然对自己这么好?

  不过——

  不经意瞟到易绍天皱眉的小表情时,她真挺乐意配合。

  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她主动挽住了冷阎王的胳膊,笑得甜腻:“走吧。”

  “翘翘!”脚刚一挪动,易绍天略显低沉的声音就传了过来:“稍等,借一步说话。”

  连翘一窒,在脑子还来不及作出进一步指示之前,脚已经抢先一步,不受控制的停了下来。

  时隔一年,这个男人还是能令她失态。

  可是伤了就是伤了,永远也无法痊愈。好吧,听听他想说什么吧!她迅速呼出了一口浊气,沉吟着随着他走到了旁边。

  身后,一道冷冽的寒光射了过来,如芒在背!

  冷阎王怒了!

  “翘翘——”

  易绍天叹了口气,“他不是普通男人,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不要让自己受伤。”

  指尖微颤,遗忘了许久的疼痛感竟反常的悉数回笼,连翘轻“哼”一声,美眸微眯着,润泽的粉唇上扬了着嘲讽的弧度,“是个男人都不简单,易处长,你简单么?”

  “翘翘!”目光微闪,易绍天的声音和煦得仿佛久别重逢的朋友一般:“考到警队是你的梦想,梦想成真就好好工作,那我也就放心了,你这是要干什么?”

  去你妈的放心,去你妈的梦想成真,连翘顿时怒意上涌。

  不过,这骂都在心里,她是淑女。

  似笑非笑地瞥着他,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真是挺好看的,尤其是他专注凝视着你的时候,眸底深处那种说不出来的忧郁,忒惑人。

  当初就被这小眼神儿迷得七荤八素的,才输得丢盔卸甲惨不忍睹。

  可这男人凭什么拿着尖刀捅了你的心脏,还拿着纱布来替你包扎,假惺惺问‘你流血了,还疼么?’

  人不要脸,天诛地灭。

  漂亮的瞳仁儿掠过一抹冷意,她笑得有些阴险,“易处长,那玩意儿我会替你好好保管的……”

  不再听他废话,她潇洒转身,云淡风轻走向黑着脸的太子爷,可对上那双阴沉的眼眸时,肝儿颤啊颤。

  那眸神儿,如利刃一般戳得人受不住,好不容易才挤出一丝笑容来挽住了他,跟个小情人似的亲热。

  “咱走吧。”

  想了想,又回头冲易绍天礼貌地挥手:“易处长,再见喽。”

  不耐烦地睨着她,邢烈火拽过她的手狠狠地捏了一把。

  “下次有事,记得先打报告。”

  “知道啦!”

  看着他们相携离去的背影,易绍天目光黯沉。

  ★○

  天鹰大队新选入的特战队员齐刷刷的站在雨地上,排列成整齐划一的方队。

  沉寂着,等待首长训示。

  军靴踏着湿地,钢盔顶着雨水,空气里升腾着雾气,枪械装备在雨幕里泛着幽幽的冷光。

  “立正,稍息!”

  “中国人民解放军红刺特种部队天鹰大队新届战士集训正式开始,应到一百三十七人,实到一百三十七人,请首长指示!”

  雨幕中,涂着伪装油彩的谢铭城整队完毕,肃穆的敬军礼。

  邢烈火站得笔挺,静静地凝视着他们,一动不动,竟生生透出一种威压来。

  队列很静,只有雨声。

  “同志们!”

  一道凌厉的声音出口,现场一百多双眼睛齐刷刷地凝结在他脸上。

  如鹰隼一般巡视了一百多张英气的脸庞,他轻而易举的将坚定蔓延到了全部的视界,不像一般首长演讲的大篇冗长,他的训话只有一句。

  “记住,你们的名字叫红刺!”

  寥寥数字,一如既往的激起了所有军人的荣誉感。

  是的,他们叫红刺!

  红刺,中国人民解放军最精锐的战士!敌人最害怕的尖刀!

  “是,时刻准备着为国捐躯!”一百多个刚铁男儿齐声高喊,热血沸腾。

  “天鹰!”

  “到!”谢铭诚跑步出列,敬礼。

  “备枪!”

  帅气地拉开枪栓,邢烈火黑洞洞的枪口朝天,‘砰——砰——砰’对天鸣击三声后,他举起右手庄重敬礼。

  “现在,全体都有,向红刺特战队为国捐躯的二百八十六名烈士敬军礼——”

  “敬礼——”

  ……枪声不绝于耳,雨雾染湿了连翘的眼睛。在交警队听惯了当官儿的冗长大屁,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位首长是个极品,几句话一说,她就想去为荣誉卖命了。

  可,馅饼儿没事儿从来不下,雹子却是经常奔着庄稼来。

  邢烈火将手中的枪丢还给谢铭城,转过身来就望向她。

  “入列!”

  声儿真冷!

  连翘崩了,这是要干啥?

  “以后,你就是第138号,在这进行为期三个月的特种兵封闭集训!”邢烈火面无表情,沉声低喝:“138,入列!”

  138?你全家都38!

  连翘不怕吃苦,可整天呆男人堆算咋回事儿?

  “报告首长,我是女人,他们都是男人!”

  审视着面前娇小得不盈一握的丫头,邢烈火极富穿透力的声音浑厚而铿锵有力:

  “在我眼里,只有军人,没有男女!”

  没有男女?这话说的,昨晚还捂一个被窝儿呢!

  “请问首长,你能和男人睡觉?”</div>123xyq/read/3/32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