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撩人 006米被抛弃的伤不起

小说:军婚撩人 作者:姒锦 更新时间:2020-11-20 00:49:18 源网站:123言情
  > 一念至此,她喉咙一紧。

  事过境迁,那件事竟像在她心里放了根绣花针似的,时不时的扎得难受,刺挠得厉害。

  情侣间分分合合本是平常之事,遭遇抛弃更是司空见惯,男朋友与闺蜜搞在一起这种故事老套得都不忍复述。

  可是,易绍天那个混蛋!

  她为了他报读警校,为了他收敛起爪子,为了他不惜放低自我。

  ……

  所幸,劫后余生,她依旧活得灿烂。

  所幸,这个世界,谁都不是谁的必须。

  “男朋友?”一声低沉的冷哼,强势地将她拉回了现实:“最好给老子忘掉!”

  连翘郁结了。

  心里窒着,脸快充血了。

  “你凭什么?”

  “就凭这个。”

  他眸光幽冷一闪,“嘶拉”一声,她身上的军衬衣竟被一把撕裂。

  顿时,一阵凉意袭来,凝脂瓷白的嫩软丰盈,尖翘翘的醉人红泽,微微颤动。

  轻荡,撩人。

  一时间,如被电流击中,连翘浑身一颤,心底紧绷的弦儿刹那断裂,强烈地挣扎着。

  每个男人的内心深处都有着对性的偏执和疯狂,一旦**之兽被唤醒,不管这个男人多么英明神武,多么英雄盖世,一旦大脑被荷尔蒙把持,理智都会为**让路。

  哪怕冷酷霸道如太子爷,一旦上了床,照样儿是恶劣又闷骚的男人。

  瞬间,疾风骤雨。

  连翘脑子晕眩得都快死过去了。

  挣扎着,吃奶的力气儿都使了!

  哪容她反抗,男人眼里全是冰冷的戾气,气息粗喘着如一只沉寂了千年的野兽,噙住她的唇就毫无章法的啃啮。

  连翘错愕了,悲愤了,难堪了。

  初吻,也没有了?

  王八蛋!

  趁他不备,她忽地侧过头就狠狠咬在他的颈动脉上,拼尽全力不要命的啃咬。

  邢烈火闷哼了一声,倾身压住她,呼吸急促,一出口就是京骂。

  “操!”

  “靠,混蛋……”

  爆粗谁不会?谁都知道,这京骂不叫骂,其实只算京文化。

  手指捏上她的下巴,他再次趁虚而入,疯狂地勾缠她的唇舌。

  如同他这个人一样,他的吻霸道而强势,可,哪怕他骨头缝儿都泛着冷,唇舌却火热异常。

  连翘冷汗涔涔,现在她身上除了挂了几块破布,都快光溜儿了,真恨不得一口咬死他,内心飞快地打着小算盘,无奈地硬着头皮求饶:

  “……嗳,我说,先解开……这样你也不方便不是?解开我伺,伺候你……”

  “嗯?”

  不解地半眯着冷眸,邢爷对上了她那双盈盈秋水。

  心,漏跳了一拍。

  其实,这冷阎王长得真特么好看,冷酷和性感生生融合,冷硬的寸发,冷漠幽深的眼神霸道张狂,看上去特有男人味儿。

  可惜,她现在不好色了。

  美男,伤不起!

  “嗳,麻烦你,解开嘛,我的手好痛哦……”声音软糯得她自己都恶心。

  好吧,装么!

  可男人还真就吃这一套,眉头微微一动,冷着脸就替她解开了手脚上束缚的武装皮带。

  吁……

  终于恢复自由了,连翘晃动了一下手脚,心乱如麻。

  男人的目光,很冷,眉心紧拧。

  四目对视,时间仿若静止。

  他在等她的伺候!

  森冷的气息直往骨子里钻,让她有一种在劫难逃的感觉。

  但她不是一个容易放弃的女人,权衡利弊之后,她突然滋生出一股子忒邪恶的念头来。

  要让他不能,只能——

  这么想,她就这么做了。

  娇憨地勾缠上他的脖子,她风情万种的轻笑,妖娆万分:

  “首长,您躺好,我来伺候你……”

  她模样儿俏,身段儿好,脸皮儿厚,还有小强般的扛打压能力,这席话说下来,是个男人都扛不住。

  “快点!”邢烈火简短的命令着,霸道的语气来自与生俱来的王者天性。

  没有温度,他不爱说废话。

  小样儿,让你横!

  连翘这会儿很邪恶。

  得一次搞掂他,姑娘忍你,吃点小亏占大便宜。

  “好,乖,闭上眼睛……”这声音很甜腻,很娇嗲,跟着八点档电视剧学得很够味儿,伪装的媚眼如丝,却风华绝代,酥麻入骨。

  可……

  男人冷冷看着她,并没有依阖上眼。

  美人计不中用?

  牵了牵唇角,连翘微笑着轻触上他的睡衣,一点一点往下拉开——

  然后,目瞪口呆。

  依她在av片里阅男无数的经验来看,眼前这简直就是震撼人心的极品裸男啊……结实的肌体泛着健康的麦色,胸口处有一条约莫两寸长的浅淡疤痕,雕刻般冷硬的肌理线条没入小腹的下方。

  性感,狂野。

  耳根迅速烧得通红,她像被烫着了眼球一般闪了闪,想不到这个不讲理不**不讲情的三不野蛮男人竟有这样的一等一的好身材。

  但是,她痛恨美男!

  如今脑子里,只剩屈辱啊,不甘啊,愤慨啊,无奈啊……

  丫的,可这些都没用。

  这男人的武力值和战斗值都在她之上,身手矫健得非正常人可比,而她唯一有用的武器就是尖利的牙齿。

  深呼吸一口气,连翘咬住下唇,圈上他的腰,带着含糊的笑意,脑袋慢慢下移,梨窝若隐若现,小脸儿绯红。

  “首长,其实人家也是好稀罕你哦……”

  邢烈火微怔,眉目沾染了一抹暖意。

  机不可失!

  趁他松懈的一秒,连翘邪恶地收敛起笑容,一口狠狠咬向他。

  不知道是角度不好,还是目标太大,刚咬到一点边缘,脑后顿时冷风掠过,还来不及再呼吸一口——

  她,再次华丽丽的晕了过去。

  邢烈火气结。

  面染寒霜地俯视着怀里粉嫩的小女人,他伸出手来拂开她额前的发丝,狠狠拍拍她的小脸儿,将这娇小绵软的身体圈在自个儿怀里,以一种不容抗拒的霸占姿态用力箍紧,咬着牙一字一顿:

  “欠收拾!”

  这丫头,孩子的眼睛,恶魔的心肠。

  倔驴!

  叹口气!

  他紧拥着她闭上了眼,不一会儿便沉沉睡去。

  ……

  翌日。

  “报告!”

  卧室外,一声响亮的报告打破了清晨的寂静。

  连翘起床气儿重,皱了皱眉,很不爽地把脑袋往枕头上又蹭了蹭,砸巴着嘴,压根儿忘记了自个儿身在狼窝。

  “讲!”邢烈火的声音带着不爽的薄怒,让外边儿的的通讯员小武寒了寒,但还是得硬着头皮报告:

  “报告首长,市公安局反恐处易绍天处长紧急致函,关于反恐联合实战演练的……”

  邢烈火皱了皱眉头,冷声道:

  “知道了。”

  ……</div>123xyq/read/3/32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