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撩人 005米从今往后,你是我的

小说:军婚撩人 作者:姒锦 更新时间:2020-11-20 00:49:18 源网站:123言情
  > 出乎意料,进来的不是变态冷阎王。

  视线里,瘦高个儿的短发女人冷冷盯着她,整洁的军衬衣扎在军裤里,一杠三星的上尉女军官,看着就知道绝非泛泛之辈。

  连翘暗暗舒气,好歹是个女的。

  顾不得自己这一副引人遐想的恶心造型了,她努力挤出惯常的招牌儿微笑来,小梨窝儿荡漾着:

  “同志,这都整的啥事儿啊?咱先解开说话,成不?”

  “……”人家不理会。

  “大姐……”

  “……”

  依旧没有吭声。

  连翘笑不出来了,冷静思索了0。01秒后沉默了,雾蒙蒙的美眸冷冷地扫向女军官,心里愤着火儿。

  “说,到底要干嘛?”

  女军官一动不动地站得笔直,可审视的视线落在她身上久久没收回。

  许久——

  她终于挪动了脚步缓缓走近,从军裤口袋儿里掏出一个纸质包装盒儿草草地放到她枕头边上,冷声说:“好好伺候老大,完事儿后记得吃药。老大的孩子,你要不起。”

  说完,转身走了!

  神经病!

  深呼吸一口气,连翘偏头一看,脸唰得就红到了耳根,纸盒上写着几个字儿——毓婷,左炔诺孕酮片。

  郁结了。

  心突突地跳,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走路,这种紧急避孕药以它广泛的知名度早就流传于世。

  嗷!天啦!

  ★○★○

  景里。

  一处占地几千公尺的建筑群落,背靠京都城郊外的景山,处处彰显着低调中的绝对奢华。

  此处戒备森严,四周高墙电网,几处呈对角分布的高高哨塔上24小时都有荷枪实弹的特种兵站岗放哨。

  神秘,诡异。

  外间的人纷纷猜测着这是国家的保密军事重地,其实,这只是太子爷邢烈火的秘密府邸。

  此时,偌大的客厅里,大灯全开着。

  巨大的落地窗前,刚从渭来苑回来的邢烈火整个人倚在汉白玉的栏杆前,望着窗外的夜幕,指尖的烟头忽明忽灭。

  “老大,你咋打算的?”

  瞥了困惑的卫燎一眼,他深吸了一口烟,然后缓缓地抖了抖烟灰,吩咐道:“明儿就向交警队发公函,然后,民政局那边抓紧办。”

  “她行么?”

  迟疑。

  他一个字说得很慢:“行。”

  “这事儿,你需要给老爷子报备不?”

  眸色一黯,邢烈火嗓子一沉:“我的事儿,啥时候轮到他做主?”

  观察着他明明灭灭的表情,卫燎似笑非笑,总觉得这事儿没那么简单。

  “老大,别是你看上人家了吧?咳,假公济私可不是你的范儿啊?”

  斜睨着他,邢烈火面无表情地缓缓侧身,声线儿严肃:“没有人比她更合适。”

  “这小警花的可不是个善茬,她能答应?”

  “我自有分寸。”

  他皱眉,由得了她?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良久——

  他摁灭了烟蒂大步往楼上去,刚到楼道口,脚步一顿,回过头望向卫燎:

  “人呢?”

  吹了一声口哨,卫燎自然知道他问的是谁,笑了,意味深长地眨眼:“亚楠这丫马屁拍得好啊,洗干净给你放床上了,我说老大,第一次开荤得好好搞啊,要不要弟弟给教两招儿?”

  “滚!”不等他继续往下说,邢烈火冷嗤一声打断了他,大步离去。

  卫燎好笑的摇头。

  ……

  站在卧室门口,邢烈火脚步略停。

  犹豫了几秒,他终究还是走向了隔壁的房间。

  进屋后,他迅速洗了个战斗澡,擦干头发,习惯性地打开了随身携带的一个蓝色玻璃药瓶儿。

  拧开盖儿,倒出一粒来托在手上瞧着。

  目光渐冷。

  脑子里那些模糊不清的画面一一放映,他垂下了眼眸,恼怒地一把甩掉药粒儿,再将手里的药瓶放了回去。

  摁灭了灯,他躺倒在床上,黑眸紧阖。

  时间逐渐流逝,一个多小时后,辗转反侧,依旧了无睡意。

  失眠,永无止境的失眠。

  过去了那么久,为什么还是无法自然入睡?

  恼怒,烦躁。

  他腾地起床,点燃一根儿烟在窗边静静的站立了好一会儿。

  该死的!

  他猛地熄掉烟,扒拉了一下修剪平整的寸发,一脸阴沉地拉开了房门。

  隔壁的女人,像个妖精似的勾着他的魂儿!

  ……

  黑夜里骤然闯入的男人,暗沉的阎王脸。

  这一切都足够让窝在大床上半梦半醒的连翘脑子激灵清醒。

  要来的,终于来了!

  她下意识地咬了咬唇,身子却动弹不得。

  身上的男式军衬衣很宽大,却难以将她娇小的身段完全包裹起来,而她可耻地被捆绑成一种容易让人血脉贲张的蜷曲姿势。

  这,忒暧昧!

  更悲催的是,军衬衫刚好撩到大腿根儿的位置……若隐若现,该遮住的是遮住了,可不该露的也露了。

  勾人犯罪的造型啊!

  手心里冒着虚汗,脊背发着凉意!

  她想沉住气,可看着他高大的身影一步步靠近,还是没法儿控制那几乎要跳出喉咙口的心。

  果然,下一秒——

  一股蛮横的大力袭来,大床往下凹陷,她脑子一阵眩晕,身体瞬间就落入一个刚劲儿十足的健硕怀抱。

  僵了,石化了。

  彻头彻尾被他身上浓浓的男性气息包围着,她头晕目眩,说话都结巴了:“……首长,非礼勿,勿碰……”

  “闭嘴。”他不耐烦的低吼,眸底的火焰暗暗滋生,一翻身就将她娇小的身体压在身下,贲张怒抵,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睥睨着她绝美的小脸儿。

  骇人的目光里满是燃烧的火焰,像要把她吞噬得骨头渣儿都不剩。

  “从今以后,你是我的。”

  她,是他的?

  连翘瞪大双眼,艰涩地吸了一大口气。

  震惊了。

  绝境之下,她骨子里不认输的倔强天性终于被逼迫了出来,事已至此,她索性不躲不避,坦荡荡地与他对视,反常地牵出一抹讥诮的笑容来:

  “你该不会喜欢我吧?嗳……可惜,首长,真对不住您了,下辈子早点儿排队吧,因为,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没错儿,她是有男朋友的。

  ……不过,那是曾经。

  一年以前,在易绍天那个王八蛋还没有移情别恋的劈腿儿之前,她也曾傻得把整颗心都掏给过一个男人,然后被人用脚狠狠碾碎。

  在那一段日子,她的生命里充斥着黑与白两种颜色。

  可是,既然只能看见黑白两色的狗都能活着,还活得乐颠乐颠的。

  ——她,当然也可以。

  ------题外话------

  ……打滚求收求评求荡漾……</div>123xyq/read/3/32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