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撩人 001米咱讲的是王法

小说:军婚撩人 作者:姒锦 更新时间:2020-11-20 00:49:18 源网站:123言情
  > 午夜十二点。

  尖锐的手机铃声打破了夜的沉寂,电话里传来交警队boss刘队的声音,火急火撩像催命:

  “连翘,队里人手不够,你赶紧过来。”

  “是。”

  放下电话,连翘迅速换上刚领到一个星期的警服精神抖擞的冲出了房门,背后传来小姨疑惑地喊声:“翘翘,大晚上去哪?”

  “执勤!”

  “小心点啊——”

  “知道啦!”

  听着小姨拖得长长的尾音,脚下却没停。

  从十二岁开始,她就跟着小姨一起生活了,她最崇敬的帅爸为国捐躯了,会摆弄中草药的美妈也彻底消失了。

  算命的说她八字硬,天煞孤星。

  笑!

  ……

  30分钟后,她赶到了目的地。

  叉路口上,对讲机,荧光棒,一晃一晃的。

  身穿着荧光背心的部队纠察兵和交警队同事们正严阵以待,说是京绵高速出了车祸,一辆军用越野车撞死了一名孕妇逃逸了,这会儿大队正配合军区警备纠察夜查肇事车,顺便查酒驾。

  刚到地点就被刘队安排了和两个同事到另一个路口,还叮嘱着:“重点是酒驾,军车不归咱管,哪怕是军地协作时间,闲事儿少惹。”

  机关里混成了精的老油条,话里的意味儿明显。

  连翘是刚参加工作的新兵蛋子,指哪打哪的炮灰人物,自然唯命是从。

  可,一个小时过去了,别说酒耗子,连只蟑螂都没逮到。

  抬腕一看,已经凌晨一点二十五分!

  125,哪怕过去了很多年,她还能准确地记得——他说是,要爱我。

  这时——

  一辆长得像路虎揽胜的越野车疾驰而来,速度飙得极快,为啥说长得像呢?因为那是她从来没见过的车型车款,霸道又彪悍。

  后来她才知道,那玩意叫‘战神’,是改良版的多功能特种兵战车——当然,这是后话。

  她迅速瞟了俩同事一眼,可人家垂着眼皮儿,压根儿不理会。

  苦逼的新人一枚!她赶紧伸手一拦。

  越野车完全无视,继续嚣张地驶了过来。

  哟嗬,想跑啊?

  一咬牙,她充分发挥了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冲上前去再次挥手。

  还不停?有问题,吃不准就是肇事车。

  丫的,她索性冲到了路中间!

  吱——

  刺耳的刹车声直透耳膜,越野车骤停之下与地面摩擦出尖锐的啸声来,在深夜里甚为骇人。

  对着半摇下的车窗,连翘敬礼微笑:

  “同志,请出示你的证件。”

  “你他妈找死?”一口的京腔,刺骨得犹如腊月的冰雹,冷得透心!

  “同志,请配合工作。”

  “让开!”

  男人不悦地冷斥,混着酒精味儿飘了出来,连翘微眯起眼,向越野车靠近了两步。里面坐了两个男人,副驾上帅得有点妖孽的男人面色酡红,显然是喝酒了。

  而驾车的男人——

  冷冽,沉默。

  那暗沉犀利的眼神儿一扫,危机感让她差点儿打喷嚏。

  冷啊!这丫谁啊?气场太强了吧!

  像……猎豹!

  他就端坐在那儿,一个动作也没有,可极富男人味儿的长相和那份倨傲霸气,宛若统领世界的王者,谁都该匍匐在他脚下似的……呃,倒是生了一副好皮囊,连身板儿都无可挑剔,这劲儿绝对能秒杀各年龄阶段的妇女同胞,不过……

  ——再帅你丫也不能酒驾不是?

  “酒驾还这么拽?证件!”

  “滚蛋!”习惯了发号施令,邢烈火极其恼怒地瞄着她,这女人真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给他叫板儿?

  连翘火了。

  丫的,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当你是皇帝呢?

  “我让你——测、酒、精!”

  说完,掏出了酒精测试仪,按住power,小手儿一晃就递进了车窗。

  身后——

  突然传来俩同事莫名的抽气声,和几句窃窃私语——

  “……胆儿真肥……她……”

  “……牌照……太子爷……傻……”

  她没听得分明,但鄙夷不已,袖手旁观的老油条子,拿着国家的俸禄,吃着老百姓的税收偷懒耍滑头,欺负新同事。

  赶明儿,寻个机会得给他俩点颜色瞧瞧!

  连翘这小丫头,别看她小脸蛋儿嫩滑得就跟露水养大的花骨朵儿似的娇俏,可事实上,透过那粉嫩的伪外包装,那看上去微笑天使般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邪恶而腹黑的闷骚之心。

  还有,一肚子不为人知的坏水儿。

  ……

  鼻尖儿嗅着她小手上传来那若有似无的奇怪幽香,邢烈火心中微微一恻,冷酷至极地睨着她。

  “听不明白?我让你滚蛋!”

  横什么横?!

  连翘受不住他冷得像剜骨刀般的眼神儿,但她也不是个好相与的妞儿,三百年武术世家的传人,功夫可不是白练的。

  小样儿,收拾不了你?

  一个漂亮的小擒拿,她迅速钳住嚣张男人的下巴,硬生生将手里的酒楼测试仪的喷嘴儿强插进了他的嘴里。

  然后,微微一笑:“同志,含着使劲儿吹……”

  咝……

  哪料,下一秒手腕就被男人大力反扼住,差点儿脱臼。

  要说邢烈火刚才只是冷酷,那这会儿简直是愤怒到了极点,那火儿直冲脑门儿,打死他也没想到这浑身没二两肉的小丫头竟有这等好身手,一时大意竟被她钻了空子。

  奇耻大辱,没有之一。

  眸底的怒火快要飙出来了,他虎口上移,狠狠掐住她的脖子,另一只手霸道地撬开她的小嘴儿,将喷嘴儿塞了进去,“给爷含着,使劲儿吹!”

  这男人的力气忒大,连翘伸出小尖牙齿,还没咬到他手指,就被他掐得呼吸不畅,心嗵嗵直跳,枉费一身功夫,竟挣脱不开,只能被迫含着那粉红色的喷嘴儿,一双潋滟的美眸怒视着他。

  咳咳!

  这一幕,让旁边的卫燎觉得有些玄幻了,这幺蛾子出得……依他家老大的习性和身手,竟能让这小美女近了身?还让人把喷嘴儿塞进了嘴里?

  噗!

  他想笑,但一瞅老大的阎王脸快喷火儿了,愣是憋住。

  实事上老大还真就没喝酒,可瞧着他将自己含过的玩意儿塞进人家美女嘴里,还让人含着吹……这,这色度挺高啊。

  木头疙瘩开窍了?

  看着这将警服穿出制服诱惑来的小美女和满脸怒容的老大互动,他忍不住欠抽了:

  “这……你俩一人含一口,接吻啊?”

  连翘的脸唰地红了,然后白了。

  痞里痞气,忒讨人厌。

  冷哼一声,邢烈火松开手放了她,冷冽一睨,“把领导叫来。”

  咳!

  摸着脖子,连翘直想问候他全家,可……娘也,这男人也太可怕了!

  咋办?

  瞧着身上的警服,想到为国捐躯的老爸,她正义直接就凛然了。

  人模狗样的纨绔,顶风酒驾还以为小交警好欺负呢?

  绝不服软,她又微笑了。

  “同志,省省吧,今儿见玉皇大帝都没用,我脚底下踩的是啥知道不?天子脚下,咱讲的是王法。”

  不屑地说完,她瞅着傻了眼的同事和几个不知道什么时候赶过来的纠察兵,挥了挥手:

  “喂,愣着干嘛呢?帮忙啊……”

  两交警下巴都快吓掉了,妹子,交警守则第一条咋学的?熟记要害部门,权要人物的车牌儿啊。

  这啥同事?!

  连翘好不容易才压住心里的火儿,对着走过来的两名纠察兵帅哥,甜滋滋地笑了:

  “帅哥,这俩人妨碍公务,麻烦帮我……”

  斜睨着她,邢烈火语气更霸道了,一句话在夜色中听得人骨头缝都在泛凉。

  “给我带走!”

  ------题外话------

  妞们,新文求收求评求勾搭……锦的一贯宗旨,深情一对一,小三神马都浮云……另外,跳坑谨慎,重口,跳坑就代表你认同了作者的设定,谩骂啥的,我会肝儿颤的哦——

  我爱你们,你们都懂的~翠花,上酸菜喽~

  ps:等不及的朋友,请看锦的另一篇文哦《强占,女人休想逃》……嘿嘿~链接有!</div>123xyq/read/3/32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