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之罪 第二十九章L

小说:永恒之罪 作者:穆左 更新时间:2022-07-28 22:28:29 源网站:123言情
  这东西怎么会在这里?莫违天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见棺材中躺着一具枯骨。它的身上穿着一种棉质的长衫。长衫上满是手工绘制的花鸟刺绣。这种打扮莫违天从没来见过。他推测这可能是旧时代的某种特殊装扮。毕竟自己是学历史出身的,不是什么都知道的。服装虽然属于民俗学的范畴,而民俗学又多多少少与历史沾边,但是若按照整体学科来看它却不是历史学的主干。

  当然衣服只是次要的,最令他不可思议的还是枯骨手中握着的那块守护之石。守护之石从外表看就是很普通的琥珀。这种石头,他在原人寨见过一次。那是萧万龙给他看的,它的来历至今是个迷。萧万龙告诉他这石头是他的亡妻毕茹留给自己和族人的遗物。这个shijie上有数十块这样的石头,不过它们都在共和国的控制之下。共和国利用石头提炼催化剂,这种催化剂被用于人体净化,但是工作原理却无人知晓。不过,它还有另外一个用途,那就是作为一种干扰屏障保护原人寨的安全。只要不挪动守护之石的位置,共和国就无法探测到原人寨的具体位置。正是依靠着守护之石的神奇liliang原人寨的百姓们才能够劫后余生并安稳地享受着世外桃源式的生活。

  依据萧万龙的说法,除了原人寨的那块守护之石外,其余的这种琥珀都在共和国手里才对。莫非这一块是个例外?它原本就属于这具骷髅,然后陪着死尸一起下葬?

  莫违天又检查了一下,发现这具骷髅除了手中握着的这块守护之石之外并没有其它的陪葬品。这是怎么回事?按照这棺材的样式和材质,躺在这里面的人绝对非富即贵,像这种人死去之后作为陪葬的物品应该会有很多。可是在这口棺材里他只看到这块石头,这样的结果是不符合莫违天所认知的常识的。

  现在只有一种解释可以说得通,那就是对于死者来说这块石头的价值要远高于任何东西,只有这样它才有可能成为死者带去天国的唯一物品。

  莫违天忽然发现在这块石头的边缘刻着一个极小的字母。他将石头从死者的手中接过,仔细端详起来。

  L?这不和外面隧道中的字母一样吗?看来这个字母真的有什么特殊的涵义,要不然它也不会在这墓穴中多次出现。这可能是一种暗号用来联络或者别的什么之用吧?莫违天心中暗暗想道。

  他还想再进一步看看这石头有没有其它特别之处,于是便把它拿到长明灯前。长明灯现在忽明忽暗,莫违天也看得不是很真切,不过至少他看清了这琥珀之中似乎还有别的东西。从大小和样式上来看很有可能是某种金属的碎片。莫违天心中暗想:这种石头里面不都是动物尸体居多吗?包裹金属的琥珀还真是少见。

  就在此时,石头居然从内部发出一阵诡异的光芒。与此同时,莫违天和萧潇同时感到脚下的地面突然晃动起来。紧接着,石灰地砖变成了无底的黑洞,他们二人被一股强大的吸力撕扯着,瞬间失去了知觉。黑洞毫不费力的便将这两个人吞噬殆尽。在这之后,一切归于平静。地面上了的黑洞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一块不起眼的琥珀石,静静地躺在那里。伴随着黑洞消失的还有那一直没有停歇的鬼泣之声。

  共和国,一个不起眼的高层小屋中。一名身穿黑衣的男子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头上的兜帽很好地遮盖了他的面容。此时,这个身份不明的男子正在聚精会神地听着另一个人的汇报。

  在做汇报的人叫做李昊文,是第七部门的二把手。他汇报时说话的声音和语气都显得十分小心好像非常害怕眼前的这个神秘男子。

  “我去过两次医院了。医生说邵云德是中风,恐怕这辈子也下不了床了。依我看,他已经不再是威胁了,如果时机成熟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接管第七部门了。”

  “是你接管!我不会参合进去的。”神秘人纠正道。

  “是、是、是。这个我自然明白。一切由我搞定就是了,您放心吧。”李昊文带着一股谄媚的语气说。

  神秘人似乎对他这种说话方式并没有太多的反感,只见他慢慢站起身来问道:“莫违天怎么样了?找到了吗?”

  “这个从上次零号仓库发生的那件事开始我就一直派人在寻找他的下落,可是”

  “可是没找到是吗?”神秘人问。

  李昊文一听神秘人这么问脸都吓绿了,赶紧说道:“属下一定竭尽所能寻找,请您放心!”

  神秘人冷哼一声:“算了,这件事情我也有错。我没有想到他会找到零号仓库去。看来他的脑子还是不够用啊!不过这样也好,至少除掉了一个邵云德,没有他的话下面的jihua实施起来就会顺利许多了。至于莫违天嘛,先不用管他,我相信他不会放弃的。只要他不放弃就还有机会找到他。到时候只要盯紧他就是了。”

  李昊文见神秘人没有难为自己便放下心来:“属下明白,这是欲擒故纵是吧?这招真是高明之极。不过,属下好奇的是那零号仓库的东西究竟”

  “放肆!别忘了你的身份!我可以把你弄出来也可以再把你送回去!”神秘人一听李昊文问起仓库的事立马改变了态度,大声呵斥起来。

  李昊文吓得腿都软了,一下子瘫倒在地:“属下该死,属下属下再也不问了就是了。求您求您宽恕!求您宽恕啊!”

  “赶快给我滚出去!我暂时不想见到你!”神秘人一摆手便不再说话了。

  李昊文见他摆手如获大赦一般连滚带爬地离开了屋子。

  李昊文走后,神秘人并没有挪动身体,他默默地望着窗外车水马龙的景象发呆。

  “对不起,我只是为了这个shijie。”良久之后,他自言自语地说道。</div>123xyqx/read/5/5244/ )